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38 压害
    拦截我们的女性神秘专家拥有独特的催眠术,普通的催眠术对我们这样的人没什么效果,但她的催眠术却是以某种“神秘”推动的。哪怕催眠术本身也只是一个伪装,但是,达到的效果却仍旧类似。这样强烈影响意识的神秘,却不是意识行走的力量,在过去种种冒险中,也并非是第一次出现。我不觉得,眼前的女人对自己能力的描述是在说谎,也许正如她所说的那样,此时她的每一句话,都是启动自身“神秘”的引子。

    如果“神秘”不是催眠术,那也一定是一种大幅度强化催眠术的力量。

    明明三井冢夫三人表现得十分清醒,但其眼中所见,身体所感,都已经陷入这个女人制造的陷阱中了。

    体感时间进入延迟状态——这是女性神秘专家对眼下三人状态的描述。所谓的体感时间,简单来说,就是身体所产生的时间感。虽然每一天都被精确划分为二十四小时,一小时六十分,一分六十秒,人们度过的每一秒,都是相同的。以这个物理划分的刻度来说,人的时间并不会延长,然而,人体对时间的感受性,却会因为环境因素而产生变化。

    所谓的“度日如年”,便是对感觉上的时间变化的一种描述。虽然物理性的时间没有改变,但却让人“觉得”很漫长。三井冢夫三人因为的时间感产生变化,其动作自然也就产生相应的变化。他们或许此时还觉得自己的动作没有任何不正常的地方,但在我这个旁人看来,却是无比的缓慢。

    然而,如果按照女性神秘专家所说,这是一种针对“身体”的催眠,而并非是针对“意识”的催眠。是从身体方面去间接影响意识,那么,直接对三人进行意识行走,也可能无法让三人恢复正常。

    其实,对于意识和身体关联性的研究,在病院现实中已经十分深入了。而安德医生的“人类补完计划”更是从人体着手。进而影响实验对象的意识,再反过来利用实验对象的意识,进一步对身体造成影响,如此循环,试图制造出所谓的“完人”。

    而我作为“高川”,也曾经是实验体之一。所以,我十分清楚,眼前女人所描述的情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到底想做什么?”我问到。虽然我自信。只要使用速掠,就可以在瞬间带三人离开,但问题在于之后,是否可以使用意识行走,解除三人身上的催眠术。眼前的神秘专家,是利用神秘力量完成的体感催眠,那么,就有可能会出现意外。而且。既然她已经说了,是针对我而来的。那么,我也想知道,到底是怎样一个情况。

    三井冢夫、占卜师和健身教练,都是为了牵制我而存在于这里的?这样的说法,不得不说,让人有些在意。

    “该怎么说呢。”女性神秘专家一副为难的表情。就像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好:“就这么说吧,高川先生,我们不希望你在这种时候回到精神病院里。既然都已经出来了,又何必回去呢?”

    “我们?”我并不意外这个答案,在某种程度上。并没有完全脱离我所设想的情况:“你说的我们,到底都是些什么人?”

    “你所能想到的所有人。”女性神秘专家耸耸肩,说:“如果你当我们是敌人,那么,这就是警告,如果你当我们是朋友,那么,这就是劝告。”

    “果然,精神病院里有一些我不得不掺和的事情。”我平静地拔出长刀,“看来只能用暴力的方式了,虽然我一点都不喜欢暴力。”

    “是威胁吗?”女性神秘专家无所谓的笑了笑,“你不——”在她说完之前,我已经展开速掠,从她身旁穿过,长刀切开了她的衣物。因为还有想从她的嘴里了解的事情,所以并没有斩杀,的确仅仅是威胁。回到原地的时候,她的上衣完全开裂,袒露出整个上半身,然而,这并不能让她产生半点动容,更没有半分害羞的意思。她甚至没有用手挡住胸部,而是用脚勾住下坠的布料,从口袋中掏出香烟和火机,从容点燃吸了一口。

    她吐着烟圈说:“这样的威胁对女士可不礼貌。”

    “威胁本身就不礼貌。”我如此回答。

    “可是,你会这么做,也在预料当中呀。”女性神秘专家仿佛故意般,用手揉了揉胸部,对我说:“不如我们去别的地方做点有趣的事情,这可比回到精神病院好多了。上面让我来对付你,其实让我挺为难的,因为高川先生同时也是一名意识行走者呢,有点克制我的能力。”

    “如果你可以告诉我实话。”我说:“我想知道更多。”

    “如果你非要这么说的话。”女性神秘专家弹了弹烟灰,一瞬间,我和三井冢夫三人就被熊熊的火圈包围了。

    是幻觉吗?我伸手靠近火焰,但是,热力却能明显感觉到。就连磅礴的大雨,也无法浇灭这些熊熊燃烧的烈焰。

    “就算是幻觉,但是,只要身体当真了,也是会被伤害的。”女性神秘专家说,“火焰的设定是内部两千度,而且,火焰的热力不会散发到一厘米外的地方,可以说是热力高度凝聚。如果你想冲出来,就必然会遭到两千度的炙烤,无论多快都没有办法避开。”

    哪怕自身意识知道这些火焰都是假货,但是身体被催眠了,所以仍旧将其当作是“真实”,因此会产生相应的灼烧效果吗?一般的催眠可达不到这种程度,因为人的身体和意识的结合是极为紧密的,这个女人的催眠,其本质正好和“人类补完计划相反”,不是让身体和意识的相互影响变得更加强烈,反而是将两者之间的关系进行削弱,以达到意识不能让身体“回醒”的程度吗?

    不过,这样的效果。对上一般的神秘专家,除非有对应的“神秘”,否则大概是无敌的吧,因为其意识和身体的紧密度就只是“普通”而已。但是,对我这个“人类补完计划”最直接的体验者而言,意识和身体的连系可是超乎寻常的。否则。也无法达到安德医生所设想的那种意识和身体在“末日幻境”的考验中循环促进的效果。

    没想到,明明在病院现实中,只是一种理论上的实验,却在这种情况下,表现出实在的价值。我不禁想,有可能连“人类补完计划”本身的理论,也已经被“末日幻境”汲取了,才会诞生出眼前女性神秘专家的这种“神秘”吧。

    而且,也正因为是这样的“神秘”。所以,才对我没有太大的效果。

    我平静下来,对女人说:“为什么要阻止我回到精神病院?”

    “为什么?真是傻话。高川先生在的话,无论想在病院里做什么,都会碍手碍脚吧。”女人也不紧不慢地回答我的问题,而没有一点想要立刻对我发动攻击,结束这场战斗的想法。我可不觉得她是会和敌人废话,而让敌人做好反击准备的那种人。那么。她眼下的这副态度,自然是怀着不为人知的目的。不过。不管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对我来说,能够与之交谈,自然是求之不得。

    “我不觉得自己可以妨碍那些蓄谋已久的行动,事实已经证明,虽然我也有过妨碍。但结果并没有什么不同,不是吗?”我反驳道。

    “那是过去,现在不同了,火炬之光的那些人制造的偏差效应,比所有人预想的都更加猛烈。他们真的是什么都不去想。而只专注让所有人的计划都产生偏移呢。”女人又吐了一口烟圈,手指点了点三井冢夫说:“就连一个普通人也能穿透献祭仪式的秘密防线,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既然这个普通人都会因为偏差效应,开玩笑一样就穿透了神秘组织精心布置的防线,那么,高川先生这样的人,就有可能带来更大的麻烦。原本高川先生不可能改变的情况,眼下也已经有可能改变——对正在布置并执行计划的人来说,是一个近在咫尺的威胁,所以,必须将你拦截在行动范围之外。”

    “偏差效应的范围很广泛,你觉得我不在精神病院,就无法对精神病院中的事情产生干扰吗?”我反问。

    “偏差效应是以一个中心向外辐射,逐渐降低强度的,让你停留在病院之外,就是目前最好的应对,这样的看法,其实我也是赞同的。”女人虽然这么说,但表情却不以为意,“高川先生是四级魔纹使者,所以,一旦认真起来,正面对抗,我们这边有胜算的人也不多……所以,只是牵制就足够了。”

    原来如此,我已经明白他们的意思了。恐怕之前约翰牛对我的求援,也已经是在这个牵制计划当中了吧。用“玛索”对我进行实力试探,在确定无法歼灭的情况下,刻意设计,让我脱离精神病院,再利用其他人,包括三井冢夫三人,对我进行牵制,让我无法无所顾忌地行动。也许,三井冢夫三人之所以可以脱离精神病院,出现在别墅区,并不完全只是为了牵制我而做出的布置,但他们的确被因时制宜地利用起来,发挥了牵制的效果。

    正因为他们是有利用价值的人,所以,才不会被立刻清理掉。这也意味着,眼前这名女性神秘专家的调派,她的能力和交战计划,完全不是为了“战胜高川”,而是为了“牵制高川”。所以,一开始,就不考虑彻底的交战和完全的胜利。

    我的确不能扔下三井冢夫、占卜师和健身教练不理。之前抛弃其他别墅里的人,只是因为他们是陌生人,但如今,哪怕不成为英雄,我也没有理由放弃这三人。如今我的力量比过去的自己更加强大,但如果反而无法维护更多的人,那么,力量的价值,不就变得廉价了吗?

    无论是什么理由,是因为理性或是感性,做出保护三人的决定就是最终的结果。而对方预见了这样的结果,所以针对这个结果,对我进行拦截,这就是这个女性神秘专家的作战方略核心。

    “真可惜,如果是其他人的话,大概就真的只能原地不动了。”我缓缓对她说到:“但是,我的话,至少有三种应对方法——”我在把话说完的一瞬间,正视女人的双眼,激活了意识行走的力量。不过,这名女性神秘专家显然早有准备,有一种保护的力量,将我的意识弹出来。她吃力地移开视线,不再和我对视,不过,只是移开视线的这一瞬间,已经足以让我钻出火墙。

    按照女性神秘专家的说法,我的四周其实什么都没有,火墙只是一种幻觉,但是,使用这种力量的高手,能够以假藏真,真中藏假,都掌握着极强的话术技巧。那么,火墙幻觉之中存在真实的火焰,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硬闯的话,百分之七十的可能,会受到预想外的损伤。不过,我又不是没有武器。

    长刀出鞘,瞬间斩击。斩击的力量形成的冲击虽然没有太大的伤害力,但却足以搅动空气,让火焰变得紊乱。真实的火焰倘若存在,也要和虚幻的火焰保持变化同步,否则,就有可能区分出来,但是,倘若同步的话,“火焰”这一整体被扰乱,就是必然的情况。

    一次斩击,搅动的气流就让火焰仿佛被割裂般,产生偏移和衰减。就如同大风刮过之后,火焰会摇摇欲坠,面临熄灭。而我就趁着这一短暂的机会,以速掠穿透这片火焰薄弱的地方,来到女性神秘专家的跟前。

    她之前移开了和我对视的视线,就意味着,她对我的观测视野变得狭窄。我只是压低了身体就能,藏匿在她的可视范围外。

    此时,这个女人的视角尚且来不及改变。她脸上的低沉警惕的表情,也才刚刚做了一半。我扫过她的小腿,肩膀顶住她的胸口,在她失衡的一瞬间,左手抓住她的脸,狠狠地砸在地上。这是从富江那里学到的连贯技巧,用来制服敌人,没有直接的杀伤力,但是,如果爆发力足够的话,让人伤残至昏迷,都是很容易做到的事情。

    虽然脑袋被砸在地上,发出的声音,哪怕是在泥水地中,也让人感同身受般觉得又晕又疼。不过,身为神秘专家,她的身体素质也远超常人,这样出其不意的打击,只能让她呆愣了一秒左右。换做是其他人来,一定会遭遇反击,不过,我在行动前,就已经计算好了每一次攻击所能产生的效果。在她恢复正常之前,刀锋擦过她的颈侧,被我拄在地上,深深扎入泥土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