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31 真江的三人2
    在这里遇到三井冢夫等人,并不完全在意料之外,将已知的细节串联起来,他们的遭遇和行动,都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他们在经历了这种种的事情后,对任何人都抱有怀疑,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即便如此,能够看到他们还活着,哪怕对我也有怀疑之意,也让我感到由衷的高兴。

    相比起三井冢夫的迟疑,占卜师更为冷静的旁观,健身教练的表现更加情绪化,而这也十分符合他们各自的性格。

    健身教练的情绪很激动,虽然我们曾经一起行动,可以称为同伴,但实际上,我们过去之间的友情,在正常的情况下,也许会得到一个拥抱,但绝对不会如此强烈。

    大概是因为他们一直以来的压力,终于得到了释放。我也同样知晓这样的情绪,不需要再对过去的同伴严防死守,甚至于将对方视为对自己别有恶意的存在,我的确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我觉得,我释放出来的善意,被他们清晰接受到了。我喊他们为“朋友”,并不是违心的,也不是什么客套的礼貌用语,更不藏有阴暗的心思。正因为是朋友,所以,在经历了重重危险后见面,冲上去给予拥抱,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

    我如此理解着。没有避开紧压着脸的胸部,同样还给健身教练一个有力的拥抱。

    “让我进去吧。”我闷着声音说。

    健身教练放开我,雨水已经浇湿了她的头发,沿着面庞滑落下来,她的眼中,一如脸上这般湿润。

    “好久不见了,高川。”她只是这么说到。

    我拾起长刀。让三人都有些在意,但仍旧默许了。他们将我带到客厅中,重新锁紧大门。窗外炸起的雷光,让客厅一片白亮,但继而又被阴影吞没。没有人开灯,仿佛在惧怕着。有什么东西循着光亮找来,和这样的恐惧相比,似乎黑暗更能让人安心一些。

    他们之前,只在房间中开灯,似乎别有用意。我不太明白,但没关系,他们会解释的。

    客厅中,缩在角落里的女性抬起头来,她的目光就如同暗夜中的猎食者般。明明是幽深的黑色眼瞳,却仿佛在黑暗中发光,让人可以清晰看到。甚至于,这双眼睛,占据了她全部的存在感。我再一次从那幽深的注视中,感受到那熟悉的,让人打心底感到恐惧的恶性。没有错,的确是真江。那种隐藏在美丽的人形躯壳中的恶性,是所有见过的人形江中。独属于“真江”的特点。

    “江。”我在众目睽睽中,走到她的身边。我不理会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因为,她可以出现在任何情况中,也可能消失于任何情况中,“应该”和“不应该”在她的身上。没有任何意义。她以真江的身份出现,也从来没有规律。对我而言,她的出现,本身就意味着一些信息,而对我来说。她回到了我的身边,这就是我所需要的,全部的意义。

    “阿川,阿川,阿川,阿川,阿川……”她喃喃地念叨着,发出疯子一样的低笑声。即便如此,她看着我,却像是看着别的什么东西。她的视线开始涣散,像是陷入了某种癔症中。而这正是我所熟悉的,她的样子。

    “你们认识?”占卜师插入进来,疑惑地说:“是朋友?她是一个奇怪又危险的精神病人。高川,你看起来还有理智,最好离她远一点。”

    “理智?”我反问,但随即笑了笑,“她是我的妻子。”

    是的,真江是我的妻子,不仅仅是真江,目前出现的人形江,几乎都是我的妻子。这仅仅是因为,“江”才是其真正的本质。

    自己喜欢的人久别重逢,一定会让人生出无比的喜悦,比往时更加激动吧。距离上一次真江的出现,再退一步来说,距离富江的离开,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然而我再次看到真江,却没有这样巨大的情绪波动。

    无论是真江、富江还是左江,她们的出现和消失都有着我所难以理解的必然原因。甚至于,她们自身的存在方式,对我来说也都是难解之谜。可无论人形江何时出现,何时消失,“江”就在我的身体中,这一点却是不会改变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江”从未离开过我,而她们也当然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

    在经历了那么多的神秘事件后,人形江的消失,在我看来,最大的影响就是无法再直接对“江”进行观测。无法观测“江”,也就意味着,无法定义“江”,在人形江消失的时候,“江”会成为真正意义上无可名状,无法理解的思想外之物。反过来说,人形江这个形态本身,哪怕仍旧是“怪物”,也会带有一部分“人”的性质,在我看来,正是因为,其具备一定程度的人性,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被人所认知和理解,所以,人形江的形态才能成立。

    当人形江消失的时候,我所要面对的神秘,就是真正的难以预料和不可捉摸,乃至于随时都有可能遭遇“最终兵器”之类的怪物。哪怕表面上没有任何动静,也会让我必须考虑,以自己当前的能力都难以对抗的危机会出现的可能性。

    用一句话来说,人形江的消失,预示着巨大的威胁,不明的恶意,比起可以观测到人形江的情况下,所处环境的恶劣程度,以及各种不确定因素的恶性发展,都要上升至少十倍。

    这样巨大的压力,当然是不会给人任何安全感的。

    我虽然已经成为四级魔纹使者,但我仍旧在许多时候觉得,自己同样和那些脆弱的人一样,需要足够的安全感。真江的出现,带给我巨大的安全感。

    是的,我努力坚强,或者说,也许在其他人眼中。我已经足够坚强,但我仍旧十分清楚,自己到底有多脆弱。无论在末日幻境中,人格可以重生多少次,能力可以成长到多强大,也仍旧有一个无法确定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的“病院现实”。提醒着我,自己只是一个脆弱的末日症候群患者罢了。

    倘若没有去过“病院现实”,这种脆弱的感觉,大概不会存在吧。“病院现实”的情况,所释放出来的信息,以及从病院现实的角度可以理解的理论,都带有强烈的存在感,让我完全无法忽视它,而仅仅将其所有的一切。都当作是一场纯粹的噩梦。

    我还记得自己最初进入“病院现实”的心态,那是一种小心翼翼的怀疑,用否定的视角,去验证那个世界,到底是真实,亦或者只是某些敌人刻意为囚徒打造的逼真幻境。我在进入“病院现实”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认为自己其实并没有被“最终兵器”彻底杀死,而是处于濒死状态后。被末日真理教捕获。对方将我投放到一个逼真的幻境中,意图对我进行洗脑。让我变成他们的信徒。

    而“病院现实”的种种情况,哪怕是现在看来,也有许多地方符合“末日真理”的理论,哪怕是有差异的地方,也都可以视为“末日真理”正在萌芽的先兆。

    我在那样的“病院现实”里,经历了一场直到死亡的探索。然而。在找到线索,似乎可以更进一步的时候,就发病身亡了。再度复苏的时候,就已经抵达如今的末日幻境中。

    这一切,又像是一个轮回。

    而在这个轮回中。只有“江”和“末日”始终贯穿着全部,就像是一切都以其为核心,向更广阔的地方延展。

    仔细想想,虽然从“病院现实”的角度,“病毒”的概念是优先于“江”的概念的。但是,从“末日幻境”的角度,“江”的概念优先性,却一度在“病毒”之前,而“病毒”这个概念,仅仅是在“末日幻境”中是不存在的,亦或者说,是隐形的。单纯在“末日幻境”中,“江”的概念,在人形江出现之前,也很不明确。反过来说,当我意识到“江”的存在时,它并非是我所认知的这个样子,也没有“江”这个名字。

    在诞生我的末日幻境中,比起“病毒”和“江”,最优先存在,且极为清晰的概念,只有两个“最终兵器”和“末日”。而最核心的,最强大的神秘,也一直围绕着这两个概念旋转——因为末日存在,所以出现了最终兵器,因为存在最终兵器,所以末日的到来,变得无比的清晰。

    所谓的“江”,最初指的是代号为“江”,实际则是“最终兵器999”,是末日真理教以统治局的技术完成的末日兵器。其最初的归属为“末日真理教”,并拥有目前仍旧无法确定数量的复数人格。第一次在我面前出现的人格,被称为“富江”。

    倘若以自己的经历,对概念的变化,进行线性记录,那么,以上就是“江”的最初概念。

    之后的种种,包括“病毒”的存在,“末日幻境”不是作为异空间,而是作为一个巨大精神世界的存在,“江”这种不可名状的异物的确立,乃至于咲夜和八景等人复杂身份的认知等等,在这个线性记录中,都是在这个最初概念的基础上完成的。

    在我的眼中,“高川”这个名字,最初也只是指向自己这个人格。咲夜和八景她们,也同样是以独一个体的身份存在,并没有如今如此复杂的背景。

    最初的我,所观测到的最初的世界,是一个似乎很复杂,但又其实很简单的世界。

    而如今,我所观测到的世界,却已经变得让人头晕目眩,乃至于根本无法辨认真实和虚幻。它太过于复杂,反而让人难以找到一个最本质的观测基本点。

    过去的我,从未想过,自己观测的世界,竟然会膨胀到这种程度。

    然而,无论再怎么向往简单的世界,当世界在自我的观测中,变得复杂起来的时候,都很难再回到过去了。

    在将自己的经历,当作冒险小说记录下来的时候,我偶尔会这么想:如今的自己,是否才是真正中了敌人的陷阱呢?有没有可能。其实世界一直似乎简单的,而仅仅是我的观测,因为某些敌人的有意引导,才变得复杂而无所适从呢?

    可是,随之我就放弃了这样的思考,因为。它会否定复杂的世界所带来的苦难的同时,也同时否定在复杂世界中曾经存在过的,那些美好的东西。

    我必须按照如今的世界观来行动,这是毫无疑问的。

    而包括“真江”在内的人形江,作为直接观测“江”的对象,对我的意义,也已经不仅仅是在过去那个简单的世界中的意义了。

    另一方面,尽管它的概念和存在意义,一直都在变的复杂。但也与此同时,变得越来越重要,已经完全超过了最初作为“最终兵器999”的概念和意义,成为一种观测世界和自身的,最基础也最核心的参照物。

    只有一点,始终没有变化,它仍旧贯穿我所经历的一切,是我无法割舍的对象。哪怕“她”变成了“它”。我也仍旧爱着。

    “真江”是我的妻子。她的不正常,无理智。反而更诠释了她的本质——人类无法理解她,所以视其为精神病人。

    前者是我对自己和真江关系的解释,而后者则是我尝试对她的理解,却无法就这样说给其他人听,因为,其他人没有我的经历。也就不可能接受这样的理解。

    我的答案,让三井冢夫三人有些错愕,但回过神来,又是一副别扭的表情,仿佛有许多情绪和想法。但因为太过复杂,而难以用表情和语言来描述。

    “妻子?”健身教练重复着,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只是对另外两人耸耸肩。

    我没有说谎,当他们明显不相信。他们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陷入妄想的少年精神病人。不过,我对这样的眼神,也没有任何恼怒的情绪,因为,会这么看我也实属正常。反而,正因为他们觉得我不正常,所以他们才是相对正常的。正因为我知道自己不正常,所以,我仍旧拥有常识,仍旧可以分辨,什么才是正常和不正常。

    一个人要分辨“正常”和“不正常”,首先就必须具备用以区分的标准。这个标准理论上因人而异,但实际上,必须是作为“常识”而被最多的人所认可。在这样的前提下,“精神病人认为自己正常,其他人都不正常”之类,根本不成立,也没有意义,因为精神病人的常识,并不是被最多人认可的常识,这样的常识,在人类社会中,无法作为判断“正常”和“不正常”的标准。

    所有的怪物,其拥有的常识,也都绝对不是被大多数人认可的常识,其判断事物的标准,也往往无法被大多数人所接受,它是“少数”,从而被视为孤独而脆弱的东西。

    在所有的作品中,怪物总是孤独的,会被讨伐,最终被打倒,除非它能够拥有大多数人所认可的常识,才会“富有魅力”,“有人性”,从而被“解放”。

    这些作品,会让人不惧怕怪物,但实际上,倘若真正的怪物存在,却绝对不会一如人们所想。

    毕竟,人们审视怪物,是以人的常识出发,而人的常识,则是“数量优胜”,体现的是社会意识。

    因此,人类,并不清楚,真正意义上,彻底违背“数量优胜”这个定理的怪物,到底有多强大。

    而作为最接近这样一个怪物的人,却比大多数人,更能明白,那是怎样的一种强大。

    即便如此,我仍旧不想成为怪物,只因为,我的生理也许已经不属于人类,但我的人性和常识仍旧符合人类社会的标准。

    这样的我,可以理解三井冢夫他们的异样情绪和所有的小动作。

    “总之——”三井冢夫想要打圆场,但开了头之后,却又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只是叹了一口气,自己也坐在沙发上,像是骨头都被抽掉了一样。他们果然遭遇了让自己不知所措的情况,而到了现在还没能拿定主意,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又应该对我说些什么。

    占卜师从厨房转出来,扔给我一条毛巾,又进了房间,打算给我弄个一套干爽的衣服。

    “抱歉,这里已经停水了。”健身教练说,“我们想要洗个热水澡也办不到,真让人不舒服。”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我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问到。

    “不呆在这里,还能有什么地方去呢?”三井冢夫一脸颓然,说:“我们是逃出来的,那些人不会放过我们,如果不是真江,大概早就玩完了。”

    “所以说——”我看了一眼这样的三井冢夫,将目光转移到走出房间的占卜师,和坐在对面的健身教练身上,“可以仔细跟我说说,你们遇到了什么事情,才变成这个样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