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39 虫师
    直接催眠身体,削弱意识对身体的影响,进而让幻觉对身体也具备强大的,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巨大杀伤力。这是眼前的女性神秘专家使用神秘力量的方法,却并非是她所具备的“神秘”的本质。我不觉得她是挣脱了这个世界神秘体系的那一批神秘专家,假若她的确不是,那么,她的“神秘”必然已经转化为电子恶魔,以电子恶魔使者的方式催动这种“神秘”。

    我用连锁判定仔细观测,寻找任何像是“电子恶魔”的东西。“电子恶魔”不过是一种统称,而并无限定的形态,其中有人形的电子恶魔,当然也有非人形的,那么,既然有一眼就能确认其异常的电子恶魔,自然也应该有无法在第一时间确认其异常的电子恶魔。例如之前网络球的接头人合流的安娜等人,就有人的电子恶魔,是以“光”、“灰烬”和“概念”之类的形态呈现的,哪怕展现出来,其存在感也极为晦涩的电子恶魔。

    并非是以无形态或概念形态出现的电子恶魔,就一定拥有决定胜负的强力。电子恶魔的力量效果大多数仍旧是单一的,而电子恶魔使者的战斗经验和意志,也会时常改变战场上的强弱对比。不过,无形态和概念形态的电子恶魔的确在某些方面,具备超乎寻常的潜力,进而展现出一些特别的能力。

    我觉得,眼前这个女性神秘专家倘若真的是电子恶魔使者,那么她的电子恶魔就有可能是无形态或概念形态的电子恶魔。将“催眠术”推动到这种超强力的程度的神秘,虽然并非独一无二,但也是极为罕见的。而罕见的效果,本就是一种提示。

    电子恶魔使者一般会将电子恶魔藏在自己的影子中,这是有原因的。从神秘学的角度可以罗列出一大堆说明,但这并不重要,只需要明白,这么做的结果,就是在使用电子恶魔的时候,必然有一个“将电子恶魔从影子中放出”的过程。如果是技艺精湛的电子恶魔使者。哪怕电子恶魔藏在影子里,也能使用部分电子恶魔的力量,但总的来说,电子恶魔完全离开影子,才是最强的状态,有一半藏在影子中,效果就会减半甚至更多,而彻底藏匿在影子中,就是其力量影响最为薄弱的时候。

    不过。既然这个女性神秘专家既然早已经埋伏在这里,那么,她提前放出电子恶魔的可能性也存在,然而,我的连锁判定从一开始,就锁定了周遭的区域。我不觉得,当这个女性电子恶魔使者用催眠术袭击三井冢夫等人的时候,是通过操作超过连锁判定观测范围外的电子恶魔使者达成的。反而。当时的电子恶魔使者仍旧藏匿在她的影子中的可能性才是最大。

    如此一来,当对付我的时候。她也应该已经将电子恶魔完全从影子中释放出来了。而我没能在第一时间意识到,必然是中了一些障眼法,而并非是因为,这个电子恶魔是“隐形”的——就像是变魔术一样,一边吸引观众的眼球,一边在观众不经意的时候。拿出正确的道具。

    那么,在她催眠了三井冢夫等人到催眠了我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呢?我回忆着当时的每一个细节。

    虽然是回忆和寻找,但也不过是用斩开幻觉的火焰,以速掠冲向女性神秘专家的短短时间。

    战斗意识控制着身体。在她完全无法反应过来的状态下,用技巧打破她脚下的平衡,抓住她的头部砸在地上,刀锋紧贴着她的颈脖扎在地上。我拄着剑,看到她的目光露出惊叹的神色。我不打算就这样干掉她,但她也显然不觉得自己已经彻底败落,因此,在那惊叹的目光中,不存在任何消极。

    反击一如我所想的那般到来,我的眼前有那么一眨眼的恍惚,就像是光在水波上荡漾,水滴落入水面溅起涟漪,水中的倒影一度变得不完整。虽然只是眨眼之间,但是,刀锋压制下的人体已经消失了。与此同时,我嗅到香烟的味道。

    是香烟——不,是烟雾吗?

    我可以想象这个女性神秘专家是如何摆脱的,大致就是落入下风的一刻,发动了催眠术,在我恍惚的一瞬间摆脱了禁锢,亦或者是更早之前,就已经完成催眠,让我的攻击轨迹产生偏差。我的速度很快,这个优势几乎大部分神秘专家都应该已经知道了,眼前的这位,当然不可能没有任何防备。在“自己无法反应过来”的前提下,布置一个“哪怕自己无法反应过来,也能躲开”的防御计划,我想,这是每一个站在我的敌对方的神秘专家,都应该想过的事情。

    这个女性神秘专家是专门被派来拦截我的人,能够做到这种程度,根本就不需要惊讶。反而,如果连这种计划,以及将计划完全施展的能力都没有,对上我的话,也不过是自寻死路而已。除非给她分派任务的人和她之间有某些龌蹉,否认,根本就不可能会发生这种自寻死路的事情。

    眼看已经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走了,但我的心情却十分平静,缓缓将长刀拔起来。连锁判定在之前的眨眼间,已经再次确认了女性神秘专家的位置。而这个女人也十分谨慎,完全没有想要一鼓作气连续反击的动作。

    她已经来到三井冢夫、占卜师和健身教练的身边。三人的动作僵硬,哪怕勾起一只手指,也仿佛需要好几个小时,这样的三人,成为人质已经是必然的事情。所以,我也不为此觉得懊恼。我可不觉得,自己碰到的敌人,都是开场就会被压制的小人物。反而,在充斥着“神秘”的战场上,早有预谋,又充分解读过情报的一方,占据开场优势其实是很符合情理的。

    如今女性神秘专家占据优势,并非完全是因为她更强。也并非是我产生失误,而仅仅是因为,她的准备比我更加充分。

    这可不是什么小心谨慎就能避免的事情。

    如果连这种事情都会懊悔,我早就连命都没有了。

    在产生任何负面情绪的时候,敌人可不会因此停下来等待和嘲弄。对神秘专家来说,任何看似“多余的话”和“多余的动作”。都一定是有意义的。反过来说,他们也不会做任何没有意义的行动,例如浪费时间去嘲弄他人,等待公平较量等等。

    虽然描述起来十分复杂,但实际发生的事情,前后不过三秒。

    女性神秘专家吐了一口烟圈,这可是我也没能练成的招数。我有点羡慕。不过,目光还是转到三井冢夫、占卜师和健身教练的身上,因为。烟圈已经扩大到,如同绳索般,将三人彻底禁锢的地步。

    “果然是烟雾吗?”我看向女性神秘专家。

    “其实是虫。”完全不理会上半身**的神秘专家慢悠悠地说:“这是用虫草做出的香烟。点燃后的烟雾,全都是细小的虫子构成。它们不怕火烧水淹,对任何类型的腐蚀都有极强的抗性。它们的成体你也应该看到过了,就是之前将你们赶过来的那些甲虫。”

    “真是奇妙。”我不由得多看了她手中点燃的香烟几眼,哪怕是在这样的狂放暴雨中,也未能让烟头熄灭。已经明显湿了的纸筒,也仍旧可以点燃。现在看来,这些香烟从头到尾都是特制的。

    女性神秘专家微微一笑,说:“雕虫小技,迟早会被看穿。”

    “你把它们吸入肺里?”众所周知,正确吸烟的方式,是彻底吸入肺中。和只在口腔打转的雪茄完全不同。一想想,这些细小的虫子就这么被吸入肺里,的确有点儿惊悚。

    “仅对我而言,它们其实是有益的,哪怕进入肺部。也可以强化我的心肺功能,和通常的香烟是两回事。”女性神秘专家说。

    “所以,其实烟雾,或者说虫子,就是你的电子恶魔吧?”我说出心中的猜测。

    “没错,虽然我不觉得可以隐藏太久,但你察觉的速度比我想象的要快。”女性神秘专家并不意外自己的“魔术”被拆穿,但很显然,她又用了话术。

    “这些虫子并不全都是你的电子恶魔,而只有其中一部分是……不过,假若只有一只虫子是电子恶魔,是宛如母虫一样的存在,其实也不让人感到惊讶。”我盯着那于暴雨中缭绕的烟雾说。

    “也许。”这一次,女性神秘专家只是暧昧的应对着,“之前你被我的虫群追得那么狼狈,现在……来了。”她中断了自己的说话,视线抬向我身后的天空,不用她说,我也已经听到了,那连雨声都无法彻底掩盖的嗡鸣声。甲虫扑天蔽日地,超越了树冠,朝我们的方向汇聚。

    “高川先生,看来情势已经扭转了。”女性神秘专家平静地微笑着,“多谢你陪我聊了那么久。”

    “不,我只是有许多事情想要确认,所以,打算击败做好准备的你而已。”正因为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对所谓的形势扭转完全没有任何负担。

    “是吗?那么,我再提醒一点。”女性神秘专家弹了弹烟灰,对我说:“催眠术是通过虫术强化的,虫术是通过神秘来施展的,所以,在被催眠的一刻,这三人的体内,都已经寄生了神秘性的虫卵。高川先生或许可以在一瞬间,就把我干掉,但是,假如我真的死了,这些虫卵就会从内部破坏他们的身体,在一分钟只能,把他们吃得干干净净。这样也可以吗?高川先生,你拥有清理他人体内异物的能力吗?如果没有的话,还是老老实实呆在这里吧,不需要太久,这样,我的任务也可以完成了。老实说,我一点都不想和一个四级魔纹使者战斗。您也曾经是电子恶魔使者,明白电子恶魔的好处和坏处,我的身体比起过去,可是要差了一大截,碰到你这种速度型的魔纹使者,还是第四等级……真的很危险呢。”

    我的手稍稍提起,就被女性神秘专家警告了:“所以说,高川先生你只要动一下,我就不得不提心吊胆,所以,还是别动了吧。”她严肃地盯着我,似乎真如她说的那样,连眨眼都不敢。

    甲虫的乌云在我们的头顶上盘旋,但完全不落下来。之前由甲虫构成的人形,也完全没有出现的意思。现在看来,那个人形其实是眼前的女性神秘使者对这些甲虫进行精密操作所产生的形态。

    明明当前的形势,是她的计划得逞而占据优势,还把持着三名人质,但她看起来却比我还要紧张的样子。连虫子似乎都被她的这种心情影响了,不再如之前的虫潮那般暴躁,在上空盘旋了一会,仿佛顾忌着什么,而没有对我发起进攻。如果换做是其他人,可能也会对我说“不许还手,否则就杀掉人质”之类不知所谓的话,不过,眼前的女人看来是深明“人质”意义的。

    人质失去性命就没有任何作用了,但反过来说,虽然人质的性命可以作为要挟,但是要作为交换一名神秘专家性命的筹码,却并不怎么足够。

    “其实——”我沉默了片刻说:“其实你从一开始,就忽略了一个人……明明是精通催眠术和魔术的高手,却没有意识到吗?”

    是的,人质对我来说,是有效的,我也的确没有把握解开眼前这个女性神秘专家的虫术。但这并不意味着,在场中无人可以做到。我自认为是当前最强大的人,但是,却并非是可能性和意外性最高的那一个,有一个存在,既不是人类,也无法用人类的认知,去判断它到底可以做到什么,而做不到什么。

    “什么?”女性神秘专家皱了皱眉头,然而,下一刻,她的表情就凝固了。

    一只手从她的身后,钻出了她的胸膛。

    “怎么可能?”她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