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41 转格
    我的故事,是缺乏逻辑,没有证据和真相,超乎常识的。我相信,大多数人倘若有机会阅读我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编撰而成的故事,一定会被卷入错乱的漩涡中,而无法相信,这一切都曾经是事实。哪怕是我自己,在重新阅读自己的日记时,也往往会觉得,这一切的确就是某种无法理解的不可思议又高高在上的生命,对一个卑微的生命所开的玩笑。

    我一直都在反思自己的过去,去猜疑任何可能成为真实的东西。最终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一个精神病人,但即便如此,我也不觉得,会有多少人可以在同样的情况下,可以做得比我更好。

    为了让自己可以保持理智,在不得其解的无尽思索中,让自己得以坚持下来,而不是选择放弃,单纯以眼前的一切表象为真相,而这么从生到死。我选择了一些在其他人看来十分不正常,极度疯狂的东西,作为自我的支撑物和标杆。

    然而,这样的情况,我也同样无法单纯用语言,去让其他人都明白。

    哪怕我从头到尾,以时间线述说我的经历,我对自己经历的理解,以及我基于自身接收到的情报而做出的猜测和判断,也很难让他人感同身受。进而,当我认为一切都已经讲述清楚的时候,聆听的人一定还会问出更多的“为什么”吧。

    为什么不这样做。

    为什么要那样做。

    为什么不这么想。

    为什么要那么想。

    这些行为、思考和判断的基准又为什么一定要取决于那个听起来无比荒谬的怪物。

    “江”是真的存在吗?

    除了自己生存的这个世界以外,真的还有其他世界吗?

    如果这些回答都是肯定的,那么证据在哪里?不是基于某个人自身所见所闻,而是让所有人都能切实接触到,看到和听到的证据。

    然而,我并没有足够的。让所有人都能信以为真的证据。因此,哪怕我无数次阐述自己的观点,最终也仍旧会被认为是精神病人的呓语,而无法取信于人。

    我学习过心理学,并能熟练运用,我知道。我所说的一切,哪怕是我认为真实的,也会被人质疑。他人让我给予一个解释的时候,倘若对方无法相信这个解释的话,那么解释的意义又在何处呢?仅仅是被人视为“荒谬”而让他们获得心理压力的释放?亦或者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致使他们只为了猜疑而猜疑?

    所以,我很少去解释有关于“江”和“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哪怕“江”是以人形江的形态,而变得似乎可以捉摸。我也十分清楚,这仅仅是表象而已。

    真江的癌性繁殖。让三井冢夫、占卜师和健身教练感到惶恐,虽然之前他们也参与过一些神秘事件,亲眼看到那些非常人所能做到的事情,就如同生活在平凡世界里的普通人,突然看到了神秘学中的现象,就这么明明白白地展现在自己面前,而突然变得头脑混乱。然而,在那个时候。他们的身边还有阮黎医生,用最朴素最坚固的无神秘视角。去给予他们一个更适合他们既有世界观的“合理”的解释。

    一旦阮黎医生不在,而又碰到了类似的事情,眼前的三人态度,就是理所当然的。

    他们之所以变得比过去更加恍惚、慌乱、激动,还在于,展现神秘的并非是一般说来的神秘专家。而是“江”。

    真江作为“江”的人形体现,其一旦存在,就无时无刻不再散发出巨大的影响力。尽管在这之前,三井冢夫三人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的样子,而只将她当成是普通的女性精神病人。但这份影响力,仍旧存在,并且一直都在对他们产生作用。

    如今,三井冢夫、占卜师和健身教练突如其来的剧烈的情绪波动,不过是之前积蓄的影响,宛如溃堤的洪水,一鼓作气释放出来而已。

    我一点都不为他们会是突然这么一种激烈的反应而感到惊讶。或者说,当目睹到真江的癌性繁殖时,能够轻易地理解,平静地接受,反而才是让人惊讶的事情。这可不是什么“以前就有想过”,或是“在电影里看过类似的桥段”,亦或者是“反正让人惊讶的事情已经够多,所以不差这么一次”等等理由,就可以轻易避开“江”的影响。

    与其说,这是世界观被摧毁的表现,不如说,这是根植于人们身体内和心灵中,仿佛自诞生以来,就深深烙印在基因里的,最为本能的恐惧——并非是真江的癌性繁殖这一过程的怪诞可怕,癌性繁殖不过是一个引子,引爆了他们自己因为各种心理因素而不自知,但其实已经积蓄已久的恐惧感。

    “这到底是什么?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她到底是什么人?”三人激动而絮叨的话语,反反复复都是这么一个意思。

    三人希望我可以给出一个让他们也能理解的解释,不仅仅是想要理解现况,而是想要理解隐藏在现况之下的真相,包括真江的真相。但我的确无法给予他们这些真相,因为,即便是我自己,也仍旧没有找到。

    我也同样有许多不理解的事情,以至于,我知道自己只要进行解释,就会没完没了地被他们质疑。

    “真江是我的妻子,她是一个怪物。”这是我认为,自己唯一可以告诉他们的事情。

    他们当然不会满足这么点东西。

    换做是过去的我,或许会想,自己不用话语来解释,因为自己无法单纯用“交谈”的方式,说明所有的一切。那实在是太复杂,太不可思议了。之后有机会的话,或许可以给他们看看我的日记,如果是当作故事来阅读的话,哪怕是无法解释,但也仅仅是故事而已。但现在。随着我对自己的日记更深入的了解,已经不再有这么天真的想法了。

    眼前的三人和阮黎医生在理解能力上有着本质的差距,阮黎医生可以阅读我的日记,而仅仅将其中记载的故事,当作是精神病人的呓语,而眼前的三人一旦看到那些日记故事。就会渐渐被搅乱了思维和神智而变得疯狂吧。

    我的那些日记,一旦放在任何一个意识态世界里,都会成为噩梦的源头。在意识到这一点后,我就已经决定不再给除了阮黎医生之外的其他普通人看了。

    其实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我有些惋惜,我记录日记,而打算将之编撰为故事,是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初次遇到富江。和她搭档的那一段时间。作为一个刚接触“神秘”的新人,当时的我既热血又天真,以单纯而美好的想法,去看待自己生活的变化,享受着刺激又新奇的一面,从而生出,要把这份经历出版成畅销书的念头。

    如今,我仍旧在做日记。编撰成故事,但是。这些用纸笔描绘下来的东西,其内容和隐藏在内容背后的疯狂,已经不再适合正常人阅读了,理所当然也不可能再出版成畅销书——我惋惜着这一点,但并不认为,自己的记录是白费的。

    至少。阮黎医生还需要它,而或许在更久的未来中,也会有人需要它吧——我是如此期待着。

    我带着忐忑,而又无法放弃的心理,记录下自己的故事。但也正因如此。我十分明白,自己的读者应该具备哪些资质。

    很明显,眼下的三井冢夫、占卜师和健身教练并不具备这种资质。一旦看了我的日记故事,只会让他们更加难以接受,更加无法理解,自己所处的境况,最终从人格、精神、心理和观念上,被彻底摧毁,支离破碎,不再为正常人。

    作为同伴,我极力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

    因此,面对他们激动的质疑,和歇斯底里的情绪,我只是坚持着“真江是我的妻子,是一个怪物”这句话,而对其他任何问题,都保持沉默。

    我不知道,除了沉默之外,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

    三人在暴风雨中大叫,挥动手臂,走来走去,惊恐地看一眼伫立地上,一动不动的女性神秘专家,又迅速把视线移开。这样的目光,就像是还害怕着什么,寻找着什么,确认着什么,却不敢光明正大地去做,生怕自己也遭遇不测。

    真江是怪物——他们对女性神秘专家的窥视,也只会在他们心中愈加肯定这一点。

    尽管真江撕开了女性神秘专家的后背,整个人钻了进去,但是女性神秘专家的体型并没有明确的变化,而她的后背本该存在的裂缝,也完全看不到。在皮肤表面的种种异状消失之后,她的整个身体,包括曾经被洞穿的胸口,全都恢复到了毫发无损的状态。

    女性神秘专家的双眼无神,仿佛就是她曾经受到致死重伤的唯一证明。

    不过,这种双眼无神的状态,也没有持续太久,就仿佛得到充电而猛然苏醒的机器,女性神秘专家抬起头,所有在这个时候窥视她的目光,就好似受到了莫大的刺激,一下子全都缩了回去。三井冢夫、占卜师和健身教练下意识远离她几步,心情的起伏,完完全全写在脸上。不过,大概是因为,真江的形体已经消失的缘故,虽然完全可以想象,真江就在这个女性神秘专家的躯壳内,但是,三人直面施展神秘的真江时,所产生的恐惧感,得到了极大的舒缓。

    他们警惕着,烦乱着,恐慌着,但脸上的表情渐渐平缓下来。即便如此,他们仍旧对如今这个女性神秘专家有着极大的排斥感,这种排斥,明明白白就写在他们的眼神和动作中。

    而我觉得,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和行为,完全是正常的,可以理解的,也根本就不需要去为真江说好话。

    我认为,让他们充分明白真江的恐怖,明白这个世界已经和他们曾经知道的世界已经截然不同,是十分必要的。

    女性神秘专家活动着手指,就好似被冻僵了一样动作僵硬。不过,只是轮流弯曲了几次手指,整支手臂的活动就猛然变得灵活起来,柔软舒缓地如同蛇一样。然后,她活动起颈部,肩膀,胯部和腿部,整个人就如同做着艺术体操一样,摆弄出各种对关节压力极大的动作。

    渐渐地,这些动作越来越用力,看上去完全不再是之前女性神秘专家给人的那种神秘、自信又平淡的感觉,一股澎湃的,如同格斗选手一样的力量感,陡然散发出来。假若之前的女性神秘专家只是一只狡猾的猫,那么,如今的她就像是一个凶猛的母豹。

    这样的气息,根本就不是属于真江的。但也仍旧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富江!?”我猜测到。三井冢夫、占卜师和健身教练三人一下子就将目光聚集在我身上,我想,他们应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也不清楚这个名字代表的是怎样的一个人。他们或许还认为,侵蚀了女性神秘专家的真江,将会是这个躯壳的主宰,我也一度有这样的想法。但事实证明,出来的会是另一个人形江的人格。

    “当然是我,阿川。”女性神秘专家略带着兴奋的情绪回答到。当她这么说的时候,女性神秘专家的脸廓和五官,都产生了一些微小的变化,却足以让她的相貌变得介于原来的相貌和富江的相貌之间。盯着这样熟悉又陌生的面孔,三井冢夫三人的表情,似乎更无法理解,眼前的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她是富江。”我对三人说。

    “怎么又变成了富江?富江是谁?真江呢?”三井冢夫有些恍惚。

    不过,经过了这么一场打击,终于可以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的占卜师和健身教练,似乎有了新的,可以让她们自己接受的猜想。

    “这是……多重人格?”她们问到。

    “多重人格?对,对了,的确是这么说的,这是她患上的复数精神疾病的一种。”三井冢夫也一脸醒悟的表情,“所以,现在的她叫做富江?”这么说着的三井冢夫,就像是完全忘记了之前真江的恐怖行径,只将她当成是普通的精神病人。虽然在我看来,转变得突然而又怪异,但他却表现得非常自然。

    如果真的因为刺激,而下意识选择遗忘,重新拼合记忆,我也觉得没什么不妥。或者说,忘记了可能更好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