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59 守鬼门2
    一间不出奇的木屋。

    我站在屋外的门前,而根据阮黎医生的说法——只有从这扇门进入,敌人才能观测并抵达她真正所在的位置,听起来有点“神秘”,但对阮黎医生来说,这样的陷阱,其实是利用药物,针对这些“精神病人”的“精神幻觉”所布置的。

    不过,她仍旧将这扇门命名为“鬼门”。

    “鬼门”吗?

    排除阮黎医生所谓的“用药物引发白色克劳迪娅侵蚀精神病患者的幻觉”之外,从神秘学的角度来看,这栋木屋的坐落和门窗的朝向,也十分符合风水之中号称“鬼门”的方位。阮黎医生出身自中央公国,也探究过民俗学中的风水和心理学之间的关系,而心理学、生理学和药物研究的关联性,比外人想象的还要紧密,进而有可能,她会把民俗学,乃至于上升到神秘学中的“风水”概念,以她所认定的“科学角度”,和心理学、人体生理以及药物作用统合起来,形成如今这种“只要守住鬼门,敌人就无法侵入实地”的效果。

    我不知道“鬼门”对神秘专家,尤其是这一次来袭的神秘专家是否有效。理论上,阮黎医生的手段是值得信任的,她的身份背景特殊,而又处于当前的特殊环境下,以“剧本”的角度来说,必然会有一段让她发光发热的情节。

    不过,考虑到富江的情况,以及“剧本”的可能性,其中必然暗藏着某些意义,让我不得不去猜测,这一次来袭的敌人之中,有可能混进来了某些惊人的怪物——哪怕不是“最终兵器”。也有可能是类似和接近等级的家伙。

    通常所说的神秘专家,和普遍范围内视之为“强者”的神秘专家,与这种不知道该说是“怪物”还是“魔物”的家伙,在正常情况下,完全没有可比性。除非自身预先设置有一些针对性的保险措施,否则。遇到这些“怪物”和“魔物”的话,就算是“强者”,也有可能在一个照面下就被摧毁。

    以我死后,其他“高川”所用的,也被这个末日幻境中的大多数神秘专家通常使用的等级判定而言,现存已知的所有使用神秘力量的人,根据其正常情况下的理论强度,都可以从弱到强分成五个等阶“纸、并、强、凶、狂”,和两个特殊等阶“神、论外”。

    我比较熟悉的灰石强化者普遍在“并”以上。可以抵达的最高上限,是“强”级。

    只要掌握神秘力量,活着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神秘专家,那么就会从“强”起步,一直升格为“狂”级。

    “狂”级就是所谓的“强者”了,而“狂”级继续细分的话,也会出现“上中下”三个更为细致的判定,被判定为“狂上”的。大概是在面对任何敌人,任何恶劣的环境。都有一战的余力吧。

    在正常范围内,“狂上”就被视为终点。理论上,“三级半魔纹”的席森神父,曾经使用六六六变相的爱德华神父,都被划分在这个等阶。乃至于“四级魔纹”也仍旧被划分在这个等阶。而把“六六六变相”强化为“九九九变相”后的爱德华神父,似乎也仍旧没能超出这个等阶。

    然而。沙耶病毒的超巨大形态,以及没有固定形态的瓦尔普吉斯之夜、最终兵器和中继器等等,却被视为超越“狂”级的存在。

    它们的存在方式和力量呈现,远超过正常人可以猜想的范围,并且其自身具备的某些特殊性。也让它们无法列入正常的“纸并强凶狂”五等划分中。于是,“论外”和“神”这两个等级就有了意义,而处于这两个等级的怪物、魔物和无可名状的东西,也通常视为“隔离”,而不在正常情况下谈及。

    因为,就算盘算得再好,因为无法完全衡量它们的特殊性,也无法判断它们的爆发力和最终效果,因此,风险度是很高的,再加上,在正常情况下,哪怕这些怪物、魔物和无可名状的东西成为敌人,与之战斗的时候,在更多时候都不会出现“面对面”的情况。

    倘若真的“面对面”了,那恐怕就是这一生中最危险的时刻,而几率大概和买彩票差不多吧。

    基本上,“高川”的情况,尤其是如今在伦敦的那个义体化高川,其义体和加速特性,再由活跃起来的桃乐丝和系色进行配合,被视为“论外”是很正常的。我的话,如果不引发“江”的力量,凭借“四级魔纹使者”的身份,充其量也只是“狂上”而已。

    是的,各种意义上,身在伦敦的义体高川,都是继承了我的一部分力量,我之后的数个高川的力量,甚至统合了我之前的“高川”的资讯,再经过特意的优化和改造,所完成的在预期内比过去的我更强的高川。哪怕是复活之后,再次升级魔纹的我,也无法说更强。而这本来就是“高川”一次次更替,所要达到的效果。

    而因为富江的出现,以及阮黎医生的场合,所产生的一些涉及“剧本”的要素,让这一次的作战从更大范围内具有特殊意义。进而,出现“论外”的怪物和魔物,也完全不奇怪。

    不久前,直接引导我,将我驱逐的怪物,正是外界的玛索和这个世界的玛索进行融合后诞生的新型“玛索”。虽然她当时应该没有出全力,环境也在制约着她,但考虑到伦敦中继器的力量,其理论强度,不是“论外”就是“神级”。

    既然已经有这么一个真正意义上,和最终兵器类似的怪物出现了,那么,再出现第二个,第三个也不是问题。

    如果要更多的理由,那么——

    纳粹方面已经确认有“异化右江”和“噩梦拉斯维加斯深处的怪物”。

    爱德华神父的沙耶病毒在这个中继器世界的“厕所怪谈”事件阶段,就已经借道统治局遗址的“维多利亚重工物化区”,完成了超巨化的沙耶体。

    这一次半岛事件,若各方神秘组织的默契合作得以完成,也会出现至少和这种程度的纳粹相抗衡的力量。否则,就算选定了战场,也不可能胜过拥有最终兵器“异化右江”和“噩梦拉斯维加斯深处怪物”的纳粹。

    因为这一次事件,nog队伍完全只是配合五十一区,末日真理教也躲在五十一区身后,所以。拥有中继器的五十一区会拿出一两个怪物,也完全是合理的。

    这些理由,已经足以让我产生足够强的预感,去猜测这一次“守鬼门”会碰到怎样的敌人了。

    至少是“论外”吗?也就是说,有可能会超过上一次所见到的义体高川的强度。

    与其用“最终兵器”作为标准,我更愿意用“完美状态”的义体高川作为标准,去猜测敌人可能抵达的强度。

    没有临界对冲兵器的话,果然会很棘手。但也想不到理由,去降低碰到“怪物”的几率。

    如果阮黎医生的特效药已经研究出来。服用之后,我大概可以期待一时片刻的“论外”吧。但是,目前来说,这也只是奢望而已。反而是我必须挡下有可能出现的怪物,才能让阮黎医生获得足够的时间。

    这么在心中感叹着自己的时运不佳,我彻底放开了连锁判定的束缚,以最大效率运转中着这份才能。

    脑中生出的荒诞而扭曲的形象,和肉眼所见的实景。存在十分明显的反差,但在这种反差中。似乎又有某些肉眼所看不见的情报在产生,然后被我以“直觉”的方式接受。

    尽管已经预想到敌人可能会很强大,但是,我在过去,碰到过超规格的怪物,也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大概说起来。我比其他的任何神秘专家,直面这些怪物、魔纹和不可名状的东西的经验都要丰富。

    这种经验,同样以“感觉”的方式,附着在连锁判定上,让连锁判定所观测到的景象。变得更加丰富、细致而充满了针对性。

    这一切,没有太多的刻意,只是觉得有必要,于是就这么做到了。虽然“连锁判定”在魔纹系统中,仅仅被视为“才能”,但是,它可是我最拿手的,而且无论在什么时候,其重要性都绝对不弱于我所掌握的其他任何“神秘”。

    或者说,排除“江”之外,只是凡人的我,本该是连超能都无法自我觉醒的,参照大多数人的情况,拥有一项“才能”就是我的极限了。亦或者说,这个抵达极限的“才能”,才是属于我的真正而本质的力量。

    “那么,给我运转起来,让我观测到更多!更多!更多!”我用手掌按着脑门,已经不需要用肉眼去观察了。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超负荷态连锁判定,直接将超过五十米范围的风景烙印在我的脑海中。其中,就包括富江和其他人的战场。

    很好,虽然吃力了一点,但是,总算是将富江纳入观测范围了,希望这会有点用处,出来的怪物不会是“最终兵器”。

    在我离开的这一小段时间,明明有能力一口气击溃所有人的富江,似乎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富江的强大,让敌人不得不增派的增援中,出现了更有针对性的“强者”——只是“强者”吗?虽然没有观测到更多,但我仍旧不那么认为,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怪物,是不可能抵挡富江的。

    所以,加上我这里,场面上有可能存在的超规格怪物,至少有三个吗?

    那么,目标是“鬼门”的怪物,藏在什么地方?

    明明是在倾盆大雨中,但是灰色的雾霭却已经变得清晰可见,无论范围还是浓度都在增加。只用肉眼的话,再过一会,就很难确认十米外的情况了吧。

    不过,这种阻碍对我无效。

    观测到了!

    我单手拔起刀柄。

    右后方有高能反应,与此同时,三个物体在灰雾中生成,而就在我所在位置的正上方,出现了两个——

    我向上看去,同时挥起刀刃,似乎斩断了什么,被斩断的东西,变成了灰雾四散开来,让周围的雾气变得更浓了。而就在正上方,两个身影的背后,灰雾的漩涡还没有完全消失。

    “末日真理教,精英巫师?先遣就是这个程度?”真是让人吃惊,但又在预料之中。

    不过,真是让人笑不出来的处境。

    笼罩四周的灰雾在没有明显外力操作的情况下,产生了新的巫师法术,正因为是从四面八方而来,所以,如果没有再其收缩包围圈之前击溃或逃离,就没有办法躲开了。这种不拘一处的攻击方式,应该是两名精英巫师联手操纵的。因为,我所看到的这两人,正手牵手立于半空。如果没有理由的话,我还真没有再其他巫师身上看到过这种牵手的情况。

    而且,两人的身材曲线、高矮和巫师面具形象,都有很明显的相似感和对称感。

    这样的一对精英巫师,当然和普通的两个精英巫师联手不太一样。理论上,如今碰到的这对搭档会更强一些。

    速掠超能在察觉到法术发动的瞬间就已经启动了。

    不过,在穿过还未来得及释放的法术后,立刻就遇到了一种强硬的无形阻碍。

    一击之后,未能打破阻碍,不过,连锁判定已经在脑海中,以更形象的方式,呈现出这个无形的阻碍。

    又是很熟悉的法术。

    防护罩?不是保护自己,而是反过来囚禁他人吗?我这么想着,防护罩猛然向内收缩,就像是要把我压回去一样。各方向的法术也已经准备就绪,要在狭窄的空间里引爆——我的直觉是这么告诉我的。

    想法是很好,但是,如果连“爆炸”本身都变得缓慢,同样没有意义。

    在法术释放的同一时间,速掠的无形高速通道已经贯穿了各个法术产生点,刀锋过处,灰雾法术结构即刻被分解,直接化作灰雾散去。在接下里的十分之一秒内,我对防护罩的同一点发动了三十次挥击,直接将这部分壁障击碎了。

    无形的高速通道,在下一个十分之一秒,攀沿着尚未完全瓦解的防护罩,直抵两个精英巫师的身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