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60 一夫当关
    巫师学徒,正式巫师,之后是精英巫师和更在之上的片翼骑士,这就是末日真理教的神秘系统,据说是使用了一部分魔纹系统的底层资料,只是因为一部分资料缺失,而另一部分资料对于时代的适应能力也有所欠缺,所以在这部分底层资料上,末日真理教加入了自己的东西。说起来,末日真理教并不完全是继承了“某个遗迹”,而是追求着在旧有已经毁灭的体系之上,去制造适应自身组织和宗旨的东西——如果说,在末日幻境中,真的存在“创造神秘”的神秘组织,而并不仅仅是存在于“历史的传闻”中,那么,最有可能做到这种事情的,除了末日真理教之外没有其他。

    在自我增进和研发实力上,网络球虽然号称集结了全球的正面力量,但是,对“神秘”的发掘和研究,可不是“人多”就能成事的。古往今来,做出超乎寻常的研究发现的大科学家,就只有那么寥寥几人,他们对文明的贡献,也绝对不是随便几个普通的科学家凑在一起就能比拟的。

    至少在这一点上,“神秘”和“科研”有着那么一点点相似。

    如果不是独特的人,在特别的地方,产生了某些宛如命中注定板般的灵感和发现,那么,某样东西就不会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这样的说法,大概会惹怒那些认为“没有什么人是不可取代”的家伙们,但对我来说。这种宛如命中注定的特别,占据着某个不可取代的位置的角色,有着非凡的魅力。

    这个角色。可以是单独某个人,亦或者是一群人的互动。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末日真理教在这方面接近于我的理想——从某个角度来说,它比网络球更加特别,更加不可取代,更加拥有宿命性。

    大概正是因为拥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在巫师体系中走到最后,成为精英巫师和片翼骑士。乃至于更上等级的神秘力量使用者,在我看来,就有点儿像是“被世界选中的人”的感觉。

    毫无疑问,无论我的这种想法是否正确。但这样的人总是具备比大多数人更强的东西。或许是才能,或许是运气,或许是体质或思想。对于大多数神秘专家来说,碰到末日真理教的精英巫师绝对不是什么时常打交道的人物,更不是什么可以轻松应对的角色。

    在神秘事件中遭遇精英巫师这个等级的敌人,绝对意味着,这个神秘事件比之其他有某些不寻常的地方,也同样意味着自己的运气十分糟糕。哪怕是视为强者的神秘专家。在碰到这些教徒的时候,死亡几率也在百分之五十左右。更别提。精英巫师这一等阶之中,还存在更为稀少的,更加特别的人物,那就如同“爱德华神父”与其他神秘专家的差别,这种差别会让与之敌对的神秘专家失败死亡的几率上升到将近百分之八十。

    尽管话是这么说,不过,我遇到精英巫师的情况也比其他神秘专家多上好几倍,好几十倍。我自身的特殊性,似乎总能吸引这种高危险的角色,掺和到自己的行动中,亦或者说,是会让自己卷入有这种高危险性的角色参与的游戏中。

    我啊,虽然还是觉得“精英巫师”是很特别的角色,但是,这种特别的味道,就如同吃了太多的辣椒一样,而让精神和身体有些麻木了。

    与我遭遇精英巫师的次数成正比,我在应对他们的经验上,也比大多数神秘专家更多。

    如今,我已经不会太在意,站在面前的精英巫师是不是在这个等阶中也堪称“强者”或“怪物”的存在,也不会太在意对方到底有多特别,而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或她承载了这样的角色。

    既然已经成为敌人,就必须在第一时间打倒才能。

    被他们威胁的,可不是我,而是我更加在意的人们。

    “此路不通。”我对倒悬于空中的仿佛双子般的两个精英巫师说着,但他们大概还没能听到吧。

    因为——

    我的速度比声音的传播更快!

    充当囚笼的防护罩被击碎,在其完全碎裂之前,无形的高速通道已经穿过豁口,于尚未龟裂的防护罩表面部分盘旋,在一个小小的弧度之后,直抵两名手牵手的精英巫师的身后。在我的喃喃自语传达前,我已经在无形高速通道内部的推动下,跃居其上。

    眨眼之间,劈砍出一百五十二刀。当电闪雷鸣再一次让阴沉的风景变得惨白时,两名精英巫师身周的防护罩,于显现中龟裂。

    果然,就和我预料的那样,虽然之前已经有防护罩作为囚笼,而且,那个防护罩的力量也比正常的巫师护罩法术更强,但也有可能只是一个人所释放的法术呢。

    一个人释放出如此强大的防护罩做出囚笼,而另一人也会用相等强度的防护罩保护自己两人——这是一个攻守兼备的组合,如果只因为之前接触到的力量,而觉得两人的配合,是用来放大进攻能力的话,一定会吃亏吧。

    下一眨眼,地上天下的两个防护罩尽皆破碎,虽然没有声音,但是空气却明显振了一下,就像是一种无声的哀鸣。然而,法术效果并没有就此结束。

    在破坏防护罩的同时,我继续推进,在他们的身体刚刚出现反射反应的时候,就已经斩过了他们的身体。然而,他们的身形眼看着变成两半的时候,就变成了纸张般,完全没有立体感的形态,之后仿佛被疾风撕裂了,碎片随风一卷,立刻化作灰雾一样的漩涡,瞬息间就消失在原本所在的地方。

    而被破除的防护罩在重新弥散成灰雾的时候,周遭的灰雾又剧烈地涌动起来。新的法术效果。毫无间隔地释放出来,再一次追逐着我的位置,从四面八方袭来。

    雨滴、碎石和疾风。似乎在这一刻,被灰雾添加了神秘性,而让我感受到威胁——这一部分的雨水、碎石汇入风中,下一个眨眼,就构成了两人环抱粗细的龙卷。

    一共三十八道龙卷,以宏大的声势朝我扑来。

    啧,脱身了吗?

    我如此想着。再一次展开速掠疾走,比起雨滴和碎石的数量密集,当它们汇聚在风中。构成破坏力更大的龙卷时,对我来说反而是破绽增加了。数量更多的话,就能填补更多的空间,而让我必须用更多的精力去避开它们。但是。三十八道龙卷听起来也挺多,但之间的缝隙可是很大的。

    这种攻击不可能对我起效,除非它们本身还在酝酿另一种形态上的变化——我不认为,精英巫师会蠢到单纯用这种龙卷来应对高速移动战斗的神秘专家。

    之前的交手,他们利用我斩破防护罩的停顿,完成了另一个逃脱法术,不过,防护罩被破除后。想要再生也是需要时间的。我不考虑他们可以同时完成这种规模的法术发动和形态变化,以及防护罩的重构——以两人来说。一人负责一部分,是理论上可以做到的事情。但是,巫师的法术相对其他神秘力量,需要更多的时间,也是不争的事实。

    巫师这种变化多端的灰雾法术,可以强化其自身对战斗环境的适应能力,但是,缺点也很明显,就是发动的速度。哪怕是灰雾法术可以放弃咏唱,完全抽取灰雾来取代媒介,发动法术的速度,也绝对不可能超过意念间发动的超能。

    巫师系统的优点和缺点都十分明显,其普遍意义上的克星,当然是在“速度”上超乎寻常的家伙。

    很不巧,我就之一,而且,还是比大多数“速度超常”的家伙,还要犯规的存在。

    连锁判定,在他们再次成形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对他们位置的捕捉——在一个用肉眼无法看到的死角,但这种程度的躲藏在连锁判定面前没有意义。

    这可是我引以为豪的“才能”。

    虽然已经尽量高估这一对双子般的精英巫师了,但是,只有他们两个的话,想要突破“鬼门”是不可能做到的!

    呼吸——

    一鼓作气地激发速掠。世界开始变得迟钝,就像是快要停滞。

    双子巫师的目光仍旧停留在我原来所在的地方,他们从阴影的角落,窥视着我的应对,我可以确定,之前的龙卷,必然还有更多的变化,而哪怕再一次进行变化,也仍旧无法代表这两人的最高战力。

    大概还是处于试探阶段吧,两人的战术,似乎偏向于“先以法术的形态变化对目标进行试探,再确定某种形态发动致命一击”的方式。也不能说这种战术保守,只是,他们的对手更强罢了。

    若是以其他神秘专家做对手的话,哪怕对方拥有高速移动能力,十有**也有会被法术变化纠缠,而无法达到速度的最大值,足以让双子巫师藏匿在一边,重新构建自我防护的法术,并通过观察,找出对手的破绽了。

    然而,我的“高速”可不是普遍意义下的“高速”!

    两人的身体,在我接近的一瞬间,产生激发性的变化,其反射能力和自我保护本能也真是够超群的。但是,在做出具体的行动之前,我的刀锋已经再次斩下。

    这一次,刀刃切割肌肉,斩断骨头,最终一刀两断的感觉,十分切实地传递到了手腕上。我和他们擦身而过的同时,不远处声势显赫的三十八条龙卷在同一时间溃散。据说刀够快的话,会让被斩中之人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受伤,哪怕是在要害处的致命伤,也会维持一小段时间才会爆发出来。

    那样的伤者,仍旧可以进行思考和做出行动。

    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的刀无疑很快,产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想过,所以,既然是要第一时间斩绝,果然只构成一个切面是不行的。

    所以,在擦身而过的一瞬间,我实际斩出的是二十八刀,而且,特殊的发力方式,让切口就如同卷入了绞肉机一样,绝对不是平滑的。

    当我们错身而过之后,他们于神经层面上伤势,就已经再继续承担传递信号的功能了。

    我站稳脚跟,重新将最后一截刀刃压入鞘中。

    伴随着收刀的铿锵声,龙卷溃散的巨大冲击瞬间抵达,两名精英巫师的躯体也在这股风暴中彻底瓦解,飞旋的肢体、鲜血和内脏,洒得地面和墙壁上到处都是。

    “果然是这样吗?”我一边走向“鬼门”,一边按了按之前被富江用手指洞穿的伤口,那里已经止血了,看样子也不会留下伤疤。离开富江的话,那种不正常的神秘性压制就会缓解,但是,所谓的“精孔”没有发挥作用。真的只是单纯被富江教训了一顿吗?

    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已经将富江所在的战场包括在内,她那边的战况也要结束了,最多也不会超过十秒……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明明在斩除了双子巫师后,稍微平静下来的这一带,突然有那么一丝波动。

    我只觉得肌肤在这一瞬间生出了鸡皮疙瘩。

    那是真正逃脱肉眼视觉的移动。

    太快了!无法形容的快!而且很隐蔽,根本就不是人影,仿佛只有移动轨迹上,残留着一根细细的线。

    似乎是光线。

    但是,以物理角度来说,这条光线的存在太不正常了。

    连锁判定捕捉到了它,亦或者说,捕捉到它的轨迹,在扭曲而荒诞的脑海影像中,这根线虽然因为细小而难以发现,但其存在感相对于其他线构物,还是有些过强了。就如同在黑白的世界里,突然出现了细细的彩色,哪怕再不显眼,哪怕只是一瞥而过,也会下意识注意到。

    光线的方向是——

    鬼门!

    原来就是等在这个时候。

    这个时候,我的脑海里仍旧并非空白,而是想着:这个家伙虽然行动很快,但是,在产生行动之前,仍旧没能把握最佳的发动时机。这意味着,它不是每时每刻都这么快的,这么敏锐的。

    而且,哪怕是真正的光速,也仍旧在速度概念中,就无法逃脱速掠超能的捕捉!

    参照物确定。

    无形高速通道完成。

    如果对方是“光速”,那么,我就会“比光更快”。

    一直以来,我都尽量避免“比光更快”,因为这样超乎想象力的概念,让我感到不安。然而,必须要用到的时候,还是要感谢,速掠超能真的可以达到这种程度。

    捕捉开始!

    “这一次是真真正正的怪物?就让我确认一下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