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65 KY3001,无限炮
    四级魔纹比之三级魔纹更强大的地方,并不在于进一步强化身体和原有能力,而在于它可以对数据对冲进行更进一步的利用。目前为止,所有产生过的数据对冲现象,都是可以被四级魔纹干涉和利用的。固有的对冲效果总会产生多余的“波动”,也意味着,每一个神秘现象的产生,几乎都无法完全将即时产生的“数据对冲”完全利用起来,而四级魔纹正是窃取了这一部分的力量——无论是自己的“神秘”,还是他人释放的“神秘”,那多余的原本无法被自己,也无法被他人掌握的那部分“数据对冲余波”,可以在四级魔纹的干涉下有效组织起来,产生额外的“神秘”,而至于要产生怎样的“神秘”,却又可以是根据实际情况和自身意识灵活多变的,反过来说,不产生固定的“神秘”,而是产生“干涉对手神秘效果的神秘”也是可以做到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四级魔纹的数据对冲利用,就是所谓的“废物利用”,然而,仅仅这么看待的话,就形同鸡肋。实际上,让这个能力变得强大的另外一个因素,则在于它能够利用的数据对冲“没有上限”。

    简单来说,“神秘”越是惊人,神秘效果越是强烈,神秘事件的波及范围越是久远,其“神秘”产生的时候,四级魔纹能够利用到的“余波”就越多,而其最终呈现的效果也就越强大。

    越是强大的“神秘”,就越难以完全掌控,无法控制而泄露出来的部分,就会被四级魔纹窃取,而窃取的部分越多,四级魔纹额外为魔纹使者提供的“神秘”就可以更加强大。在一个波及深远的神秘事件中。面对一个超强力的敌人,四级魔纹的额外神秘提供,可是超乎下位等级的神秘专家的想象的。

    这就是我的底牌,一张在理论上可以无限大的底牌。

    不过,理论只是理论罢了,实际上。我已经亲身实践过,在正常的战斗中,并不会产生如此强大的数据对冲余波,而有的神秘专家更是对自身所拥有“神秘”,有着让人惊叹的掌控力。那并非是锻炼得来的效果,而是“神秘”本身就附带的效果。拥有那样的“神秘”,就可以天然具备极强的控制力。面对这样的对手,四级魔纹的“废物利用”特性也完全就是鸡肋。

    这样看似有无限可能的力量,拥有太多不可控的限制。但是,正如我之前所做的那样,制造出一把长刀,还是随手就能实现的,根本不需要敌人释放“神秘”,而只需要利用“速掠”本身产生的数据对冲就足够了。

    不过,既然面对的是可以动用中继器力量的怪物,那么。无法成功启用四级魔纹的这张理论上无限强而实际被严格限制的底牌,是根本就没有胜算的。不。应该说,自己在这一次的战斗策略中,选择了一种十分冒险的方式。

    我任由对方拖延时间,完成“神秘”的构筑,而同样将时间的筹码,压在富江身上。

    于是。我必须承担比之前还要恶劣的处境,以及更加危险的攻击——现在的情况,如果不使用底牌,死亡的几率会上升到七成,而哪怕使用了这张底牌。也仅仅是将“自保”当作期待而已。

    我可不觉得,在当前的处境下,利用诺夫斯基这个怪物的“降维”所释放出来的数据对冲余波,以及大环境下的“灰雾”,就可以战胜它,说到底,四级魔纹所利用的也仅仅是“残羹冷炙”而已。哪怕是让它受伤,也应该很难做到吧,不过,仅仅是牵制和防御的话,应该足够了。

    我故意提醒了诺夫斯基,正是为了刺激它。如果可以让它在我的“神秘”完成之前袖手旁观,那就是最好的情况了。

    我想,既然它喋喋不休了那么久,就绝对不是为了“在敌人出招之前就解决对方”。我的应对,也仅仅是做一个保险而已。

    我抬起视线,仰望着变得古怪而高大的诺夫斯基。它在拘束服下的身体,就好似吹起一样膨胀起来,而显得肌肉轮廓分明。一根根青筋,凸浮在它的额头上。

    “你不认为,这个时候还有香烟,是一件很扯的事情吗?”我如此说着,打开了四级魔纹使者本质能力的开关。

    “哪怕是自造的二维囚笼,也仍旧是神秘力量的运用,也是临时数据对冲的现象。这种高强度的数据对冲,真是让人吃惊,但也多亏了如此,所以才让我可以使用额外的力量。”我丢下香烟,烟头掉落地面的时候,就如同掉落水中一般,融入其中,泛起阵阵涟漪。

    “临时数据对冲限定,ky3000改,魔方系统展开!”只剩下我的声音,伴随着涟漪回荡着。

    我脚下的地面——肉眼看去就好似一片片的网格构成的,完全失去了泥土的质地,植物、雨水、石块和各种杂物,就如同描绘的图案,完全没有半点触感——就是这样的地面,在一层层的涟漪中隆起,以“网格”为基础,以“线条”和“阴影”描绘出“立体的翻转”,这是令人难以言喻的表现。

    魔方一样的东西,的确在展开,ky3000最基础的“行李箱”形态,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了。

    但是,既然我的意识没有弄错的话,这样的东西,的确是ky3000。而且,大概是结合我的想法、潜意识和当前的环境情况,以及四级魔纹所能干涉利用的那部分对冲数据的情况,自然呈现出来的结果——

    一个巨大的ky3000就藏在脚下,并且,只在展开魔方系统进行“重组”的现在,才屹立于大地上。

    虽然我更早之前就已经开始构思它的存在,并给它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但是,拥有可以制造出来的环境,并实际地将它制造出来。也仍旧是第一次。

    “这……就是ky3000改?”我不由得喃喃自语,就在同时,ky3000改完成了形态变化。在巨大的,形如蜘蛛的基座上,堆积着犹如杂物,完全看不出秩序的。各种口径的发射管。我就站在蜘蛛的头顶上,被无数大大小小的炮台簇拥着,新的长刀就插在身前,当我抓住刀柄的时候,无数红色的流光,在漆黑的底座和发射管上的流淌。那越来越急促的循环,带给人极度强烈的压抑感。

    那是“可以想象出来的巨大而可怕的力量”所带来的压抑感。

    即便如此,我平时着已经悬浮在半空,一副漫画角色般夸张造型的黑白色诺夫斯基。它由衷发出的惊讶,也没能让我对预测战况有半点改观。

    对手是真正的怪物。仅仅是“可以想象的可怕”,无法战胜“不可想象的可怕”。而我从它的惊叹中,也听不出任何慌张的味道。反而,这样夸张的态度和行为,才是“游刃有余”的最好证明吧?

    一身拘束服打扮,仅仅是咬碎了“口球”的诺夫斯基,在“ky3000改”的四周到处乱窜。不时用脸摩擦着那漆黑而狰狞的表面。凸起巨大的眼球,对在发射口里向内窥视。

    “还是有点料的嘛。高川先生。”它用轻浮的语气说:“不过。实际用起来如何呢?可别是银枪蜡头哦,难得我网开一面,让你准备了那么久。我真的很无聊啊。你也觉得我太烦了吧?太烦了吧?嗯,这是重要的事情,所以要说两遍。其实我觉得,如果你可以再多……”

    在它住嘴之前。我拔起长刀。在刀柄离鞘的一瞬间,在那“锵”的一声响起时,第一声炮击也同时激发了。

    正朝发射口内窥探的诺夫斯基没能躲闪开,尽管连锁判定在这个降维环境已经难以使用,但是确认这近在咫尺的情况。还是可以准确做到的。它没能躲闪,因为炮击的速度太快了。虽然是以“实体炮弹”的方式呈现的炮击,但是弹道初速度仿佛带上了“速掠”的性质,并在实体弹药发射出去后,继续保持着这样的性质。

    也就是说,哪怕诺夫斯基用“光速”闪避,炮弹仍旧相对更快地击中了它。

    我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是这样。明明可以切实感受到自身的“速掠”被当前环境严格限制,但是,用四级魔纹利用数据对冲余波构建的ky3000改,却看起来完全没有受到相同的限制,反而显得威力比预期的更大。

    是因为,这是因地制宜,就地取材所制造出来的“神秘”,所以本身就对自身所处的神秘环境,有着最高的适应性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四级魔纹的这一力量,其潜力比我之前所认为的还要高。

    就如同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们,其法术生效之慢,是其他神秘系统力量的使用者难以认同的,但是,他们的确是这个末日幻境中最强大的一批神秘力量持有者。正是因为,那变化多端的灰雾法术,拥有着超出其他任何神秘体系,包括魔纹使者在内的适应性。

    不过,倘若四级魔纹能在过去那便捷而强大的超能特性上,强化了额外的适应性效果,那么,四级魔纹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而且,据说末日真理教的巫师系统,正是基于魔纹系统进行了重构,那么,眼前这种四级魔纹的适应性,不正是侧面证明了这个传闻吗?

    末日真理教的巫师系统,至少参照了第四等级的魔纹,这也意味着,很可能,末日真理教是知道四级魔纹使者的底细的。

    不过,看来末日真理教并没有将这样的情报,交给它的暂时合作者“五十一区”。否则,诺夫斯基大概就不会做出之前的表态了。说到底,四级魔纹的确是一个值得重视的情报,能够有四级魔纹的情报作为标准的话,也可以去验证“站在当前神秘圈前沿的神秘”究竟是怎样的程度吧。

    如果他们足够细心,一定会意识到四级魔纹真正强大的特性,以及其和末日真理教的巫师系统相似的地方,再加上一些情报碎片,对进一步理解“末日真理教到底有多强大”一定有所帮助。

    不过,那都是五十一区自己的事情。

    我这边的现况——

    炮击持续了整整一分钟,其实还是持续更长的时间,我没有感觉到上限,仿佛只要立足于当前的环境,就能不断地炮击下去。其名为“无限炮”,是很应景的名字。以速掠的相对特性,达到超光速的炮弹,在物理理论和常识中,都拥有人们印象中最大可能性的威力。然而,在眼前这么一个封闭的降维环境中,不可理解的神秘性,以及无法理解的科学性,所呈现出来的结果,也完全让人感到难以释怀。

    周边的环境被彻底破坏,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弹道路径上的一切,全被碾为灰烬,也是完全可以想象的。但是,就只有这样的程度而已。没有更可怕的,更加难以置信的效果,呈现在我眼前的攻击效果,虽然可以说“威力强大”,但却远远没有达到我心目中,可以让“怪物”受创的那种的强大。

    诺夫斯基镶嵌在方形巨石上,而这个巨石是本来不存在的,它就像是一堵即兴而造的简陋城墙。诺夫斯基嵌入其中,巨大的龟裂在石头表面蔓延,但是,正是这么一个看似石头材质的东西,阻止了“超光速炮弹”的力量蔓延。

    如果说,其中没有降维环境的约束,我是绝对不相信的。

    诺夫斯基的外表看起来有些惨淡,拘束服已经有许多破损的地方,但是,仍旧没有彻底被摧毁。让我最为警惕的,在于眼前的怪物,虽然一副“败者”的姿态,老老实实被镶嵌在巨石里,但却让人觉得,它是故意的。

    故意呈现这副姿态。

    就像是在演戏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