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47 鬼影重重
    现在的半岛局势没有太多可以扭转的地方,能够保护一部分人就已经是我的极限,甚至一旦对手的动作更大,超过我所能预料的界限,哪怕我接近全力,能够保护的人数也会直线下降。这既是“神秘”的不可预测,也是人手上的劣势,同样也象征着“病变”无法挽回的意义。末日幻境本身就不是什么正常的地方,决定这个世界走向的非常识性因素太多了。网络球等神秘组织可以做到的事情,并非是我能做到的,正如我并非不清楚一个大型组织的意义和所能带来的帮助,如果有足够多的神秘专家站在我这一边,而被严密组织起来的话,面对当前的景况,大概会有更多更好的处理方式吧。过去我也一度思考过耳语者存在的意义,以及它的发展模式,这一次末日幻境和过去末日幻境的“耳语者”有一些区别,但我最终所得到的答案,仍旧是无法将它变成类似于网络球那样的大型神秘组织。

    耳语者只是一个偏门的,更趋向于“神秘组织”本身词汇含义的小型神秘组织,也只能是如此。决定这个结果的因素有很多,能力上的不足,和一种类似于命运般的束缚,都是其中之一。从病院现实的角度去观测末日幻境,很容易就能得出这个结论:耳语者在发展自身组织结构上有先天的劣势,而这种劣势取决于耳语者的成员本身的情况,以及耳语者相对于“病毒”所拥有的意义。

    很显然,网络球和末日真理教能够成长,是因为它本身就拥有这样的意义,而并非是由什么人所决定的,而是一种“病变”的象征。只要一天没有研究出针对“病毒”的有效血清。末日真理教就会不断扩大,虽然网络球也在扩大和反击,去又注定了一定会在总体形势上落入下风。

    那么,耳语者呢?耳语者其实什么意义都没有,它的核心成员从“病院现实”的角度来看,虽然也是特殊的末日症候群患者。但其自身无法具备更强的竞争力。

    如果要给只剩下人格碎片的咲夜和八景如此大的压力,那就实在太过残酷了,也远超出“高川”本身的想法。她们可以竭尽全力自救,但并非是拯救者,我从认知到这一点后,就再也不热衷于发展耳语者。耳语者仅仅作为她们的栖身之所,目前来说已经足够了,假设耳语者还有成长的可能性,我也拒绝让它去承受伴随着这种可能性而来的。更可怕的未来。

    这里是末日幻境,而不是以和平为主题,没有任何神秘的理想中的现实,所有的奋斗,都会面临末日坠落的恶意,而不可能有一个好结局。

    是的,末日幻境从诞生的开始,就决定了。这是一个悲惨的世界,想要改变它。仅仅依靠人力从内部进行推动,是根本做不到的。这也是网络球和末日真理教之间决定性的不同,网络球无论如何壮大,如何优秀,如何高尚,都必然落后于末日真理教。而只能成为一个悲壮的英雄角色。

    现在或许还很难确认这一点,但我相信已经有许多神秘专家已经感受到这种苗头了,这种无论如何挣扎都只会催化恶性结局的命运,从每一次神秘事件中,都会流露出一丝气息。而越是去解决神秘事件,就越是会呼吸到这种气息,最终导致任何抱有希望的神秘专家都会步入绝望。

    仅以末日幻境为自身世界的人来说,大多数人都会认为,堕入末日的几率不会是百分之百,而只要自己找对机会,增强自身,就能窥见改变命运的节点,而这也是网络球建立的初衷,并且,无论是过去的末日幻境还是现在的末日幻境,都被许多人所相信。但末日幻境的“剧本”是极度残酷的,比网络球的先知和神秘专家们所能预测到的,感受到的,还要残酷得多。

    整个末日幻境上演的,是一出角色分明的悲剧,每一个特殊的角色都被赋予了特别的意义,而这些意义贯穿全剧,只是为了强化戏剧性和结局的必然性,剧本强力地摆弄着每一个角色,凸显他们的魅力,然后又从最终意义上摧毁它们。这是由人类主演,却又并非是属于人类自身的戏剧。

    “真正的主角是飞虫。”我呢喃着,这是一直回响在心灵深处的呓语,而我相信,这是来自于“江”的启示。

    所以——

    “真正能够拯救人类的只有飞虫本身。”我如此对富江说。

    然而,身为人形江的“富江”却似乎听不明白,她问:“你说了什么?”她似乎连听都没听清楚,这本就是很没道理的。以富江本身的能力,绝对不会犯迷糊。而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也不过是我过去所验证的,产生在人形江身上的众多特殊情况之一。人形江同样有自己的角色,而在角色所属以外的“台词”和“情景”,从来都没有对她们造成过影响。从这个角度来说,人形江虽然富有情感,充满血肉,个性分明而各有特色,还带着最终的神秘性,但却又是比任何人都要没有变化的角色。

    她们只会是人形江,而不会变成其他的什么,她们只会做人形江会做的事情,而不会做超出的事情。这一点,和理想中不断改造自身,试图创造奇迹的人类,是截然不同的。

    所以,只要不被她们的人形外表所迷惑的话,看穿她们“并非人类”的本质,其实不是太难的事情。

    她们不是“傀儡”,而只是“非人”而已。所以,任何从人性上去观测她们所得到的答案,其实大部分都是错误的。而不从“人性”去观测她们,却又是身而为人所无法做到的事情。也因此,“人形江也是人类无法理解的怪物”的结论就这么成立了。

    我的爱人,我的妻子,我的伙伴,我的搭档。我的安全阀,我的最终兵器,眼前这个叫做富江的,拥有健康靓丽的女性外貌的存在,其实不是人,而是怪物。

    因为是怪物。所以,去思考她做什么,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会在她身上出现那么多无法解释的情况,都是毫无意义的。

    我知晓富江身上,相对于人类逻辑,相对于正常人和正常的精神病人,乃至于超常识的神秘专家人类,有诸多不可理喻。无法理解的地方。但如今的我,已经不再去在意这种事情了,而只将这些情况当作既成事实而接受。

    富江问我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其实我更想知道,她有什么主意。我想,她的提案从她非人的角度来说,一定是有意义的,尽管我很可能无法理解这种意义。而觉得那些主意没什么用处,甚至于不切实际。但是。既然前提就是假设其一定有意义的话,或许可以让人想明白一些东西。

    哪怕想清楚,或者自以为已经想清楚,对于实际的状况改变没有任何意义。但这么做,也已经是我的一种习惯。

    “阿江,你想怎么做?”我问到。

    “如果不主动出击的话。就只能等待,见招拆招了吧。反正二选一,没什么好犹豫的。”富江的口气很随便,没有半点忧虑。她没有拯救谁的使命、想法和责任,和我因为想要尽可能救出更多人。而又同时等待着各方神秘组织的计划完成,两种打算产生矛盾的情况,是截然不同的。

    我是一个很矛盾的人。而我观测到富江,却十分干净,彻底,没有杂质,这也同样是她身上吸引我的地方。

    “我想了很多——”我这么说,但立刻就被她打断了。

    “没必要想这么多。”她说。

    我当然知道她的意思,但是,产生想法这一行为本身,已经在更早之前,就已经不再是我所能控制的了。我可以控制身体的行动,却无法阻止思绪上,如同火山爆发,海涛激荡一样的思维。我的脑海中每一刻都有无法收束的想法产生,并且,这些想法全都是发散的,无法集中在某一个问题上,而这样的情况,似乎并非只有我一个高川所有,而几乎到了现在,只要是“高川”就无法避免。

    这与其说是一种惯性行为或本能,毋宁视为一种“病变”的现象。和我所知的,精神病人产生焦虑症的情况有些类似。

    即便脑海里的想法不断再发散,但我仍旧对外界保持着足够的敏感,因而,很少会因为失神而疏忽什么,最终倒在自己的失误下。

    普通的精神病人可做不到这一点。

    尽管富江让我别想这么多,但我也只能摊摊手,表示无奈。富江没太大的反应,对自己的劝解无效,也没有半点激动的情绪,因为反应过于平淡,而显得不太像是人类。如果是陌生人,这样的反应倒没什么,可她是我的妻子。

    我不是在埋怨什么,因为,人形江本来就不是人,不是吗?所以,富江的反应,和一般的人类爱人不一样,反而才是正常的。

    富江坐在窗边,仿佛在倾听雨声,屋内的气氛变得更加沉静。封闭的环境和温暖的炉火,却让人格外有一种昏昏欲睡的安全感。

    “听见了吗?”过了一会,钻入耳中的声音让我猛然醒来。我像是打了瞌睡,也不知道是多久前的事情。

    “没多久,还不到五分钟。”富江说,她不知何时,已经来到我身后,而我正被她抱在怀里。她是这个屋子里最为精神奕奕的家伙,似乎有什么东西,引起了她的注意。我仔细聆听,果然不一会,就听到了偶发般的声音,在这样的暴雨天里,稍不注意,哪怕是神秘专家得到强化的五官,也会将其忽略过去。

    那声音很独特,地点也不规律,有时是在屋内,有时是在屋外,形容起来,就像是有什么湿漉漉又软绵绵的东西被割破的声音。可要分辨出那到底是什么材质被割破,却又无法做到。我聆听之后,只能确认一点:那声音正朝这里靠近。

    炉火里猛然暴起火星和脆响,壁炉里的火焰猛然高涨,伴随着呼呼的声响,屋内的光影都在剧烈摇晃。

    有怪事发生了!我的身体猛然紧绷起来,那种神秘事件特有的气息,正从我的每一个毛孔中钻进来。

    往窗外看去,只见到一个个身影突然就这么出现,距离木屋只有不到十米,被雨帘遮住而显得模糊。它们是什么时候在哪个地方的?根本无从判断。

    远远看去,像是高大瘦长的人类,缓缓地漂浮着,就像是幽灵。但那显然不是常识意义上的幽灵,我感受到恶意,而背后的温暖丰满的躯体,也在这一瞬间变得湿漉而冰凉。身后的人紧抱着我,但我已经不确定,那是不是富江了。

    我感受到视线,它们在盯着我,从背后传递过来,紧抱着我的力量也越来越大,宛如套上了枷锁。

    “富江?”我缓缓转头。

    “是我。”声音说,但不完全是我所熟悉的富江的声音。

    我彻底转过头,然而眼前的景象,已经和一分钟前完全不同了。

    像是富江的东西,仿佛就是从平面的地上坐起来的影子,虽然轮廓上还有富江的外型,却不具备更多的立体细节,看起来和纸片一样轻薄。可就是这样的东西,紧紧抱着我,亦或者说,用长得不自然的双手缠绕住我。

    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怪物嘛。这么想着,我心中有些动荡的情绪迅速平静下来。

    富江不可能就这么被击败,那么,很可能就是我被隔离了。

    “鬼影噩梦?”我不由得想到,这是直觉,而我也嗅到熟悉的味道。

    这么想的同时,躺在不同地方的三井冢夫,占卜师和健身教练的身形也都开始融化,褪色,变成了模糊的影子状的东西。它们纷纷转过视线,朝我看来。

    鬼影噩梦,伴随电子恶魔出现的神秘,也是特异性电子恶魔使者形成自身固有结界的“原材料”,和电子恶魔使者本人有着某种意义上的连系。而我记得,我的鬼影噩梦早就已经被破坏了。那么,是被拉扯到了其他某个人的鬼影噩梦中了吗?我直觉觉得,不是固有结界,而只是噩梦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