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73 温暖的尸体2
    还在中央公国的时候,我也曾经把富江带回家里,那时在阮黎医生的眼中,“富江”就像是一个只有我才能看到的幽灵。没想到,这一次真江用癌性繁殖侵蚀了神秘专家“虫师”的**,进而呈现出富江,这样的富江在监控设备中的影像,会是这样一种形态。

    ——尸体。

    这样的场面让人稍稍一想就不寒而栗。对正常人来说,将尸体当成是自己的亲人和爱人,与之展开互动,绝对是一种极为怪异的情况。我不太记得,在过去的时候,以这种形态存在的富江,于监控画面中被观测到时,是否也一如现在这般,仅仅是一具被侵蚀者的尸体。不过,当时和我们相处的人,似乎都没有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疑问。

    仅仅是因为阮黎医生的影响吗?只在阮黎医生身上,才会对富江的存在,产生这种观测上的排斥吗?

    另一种可能,那就是我真的在精神上出了问题,亦或者,富江真的只是以一种精神层面的形象,出现在我的身边——不过,我同样很难接受,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和自己亲热的,只是一具尸体。

    从过去到如今,我已经接触过许多稀奇古怪,异常绝伦的情况,但是,看到阮黎医生播放的监控录像,所能联想到的东西,还是让自己觉得有点不舒服。

    “那个女病人的尸体我已经处理了,你要去确认一下吗?”阮黎医生平静地对我说:“不过,如果说真的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那具尸体在处理的时候,还十分温暖,内脏也很新鲜,除了脑波之外。细胞的活跃度和器官的运作,都没有停止。所以,倘若不是脑波已经完全消失的话,大概可以算是植物人吧。”

    “温暖的尸体……”我从屏幕上移开视线,不由得捏了捏手掌,那里仿佛还残留着。对富江**的触感。

    “这个叫做克拉赛特.本.密特朗的女病人在这一次验尸之前,所有的记录都表明,她的病情虽然严重,但并没有什么太过特别的地方。但是,她的尸体却和其他病人的尸体不太一样。”阮黎医生似乎在斟酌着用词,“也许,在你和她接触的期间,在精神层面上的互动,促成了她的身体变化。对正在进行的‘人类补完计划’来说,是相当重要的样本。我认为,‘富江’的出现就是变化前后的关键点,想确认一下,你看到富江的时候,克拉赛特究竟是活着还是死的?”

    “……她死了之后,富江才出现。”我沉默了片刻,还是回答到。

    “是吗?”阮黎医生也沉默了一会。“真江呢?在你所记录下来的日记里,真江和富江的联系。要比左江更加紧密,两者一前一后出现的几率是很高的。这一次,真江也出现了吗?”

    “是的。真江杀死了克拉赛特,侵占了她的**,才转变为富江。”我平静地回答。

    “嗯,这个过程……也许你不记得了。但是,阿川,其实你有在日记中记录下来。情况往往是这样:真江是产生异常的开端,而富江则是异常情况被确定后的结果。”阮黎医生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本小小的笔记本。笔记本打满了便条和书签。封面更是充满了浓郁的个人风格,一看就知道是私人用品。她似乎将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都记录在这个笔记本中,此时翻开来,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确认的东西。

    “是的,虽然最初的记录是富江,但是,算上后面的记录,真江单独出现的次数,和富江单独出现的次数差不多,两者先后出现的几率,高达百分之九十……让人不解的是左江,相比起真江和富江的联系,她的出现和消失,显得有点儿孤立化。”阮黎医生喃喃自语,“其实,我比较倾向于,真江和富江才是真正代表着心理层面上偏向于异常的表现,而左江更多的是表达一种憧憬和渴望,是阿川你对母性的渴求,以及对理想女性的想象。倘若真的如此,其实左江才是正常的你最喜欢的形象,而你对真江和富江的追求……”

    她抬起目光看向我,直白地说到:“你是因为生病了,所以才会产生对真江和富江的渴求。”

    “我以为妈妈你会说,我对真江和富江的渴求,证明了我是一个变态。”我抱住脑袋,虽然阮黎医生这么剖析我的内心,让我有些坐立不安,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觉得她所说的话才是正确的。只是,无论正确还是错误,这样的表达都同样令人尴尬。

    “不。逻辑上的顺序很重要。真江早已经死亡,而你如今所看到的真江和富江,都是建立在你的精神病态上的幻象。你并非渴望她们,而是,你生病了,才产生了她们。”阮黎医生强调道:“说到底,你的精神本来就是不安定的,当我找到你的时候,你的精神状态就已经出现了一些不好的征兆。或许,真江的死只是一个诱因,而并非最初患病的成因。”

    “妈妈,你的意思是。其实在真江之前……”我不太了解阮黎医生在此时所提到的“真江之死”,尽管我成为了“这个中继器世界唯一的高川”,但却对“这个中继器世界的高川应该拥有的记忆”没有太过深刻的记忆,对自身所可能存在的“过去”,都是以一种“朦胧印象”的方式存在的。

    所以,在这个中继器世界里,真江到底是怎么死的,期间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只是在阮黎医生提起后,才有一种“啊,的确是有过那样的事情,但是,具体情况记不起来了”的感觉。

    “是的。从最近的研究成果来看,你的病情,不仅远在白色克劳迪娅的侵蚀之前,更远在真江死亡之前。虽然具体是几岁的时候,还没有足够的证据,但是。我有假设过,其实你是先天性的精神病患者。”阮黎医生用一种沉痛的目光看着我,“而这种先天的精神疾病,是因为你的基因、神经乃至某些器官组织,有先天而隐形的缺陷。你的精神病态,不是因为经历了某些事情而产生的。而是因为先天就是有缺陷的身体。”

    尽管我不认为,到了如今,还有什么可以让我惊讶。不过,当我听到阮黎医生做出了这么一个判断后,仍旧不由得长大了嘴巴。

    我想说点什么,但是,什么都想不出来。心中对阮黎医生的结论,多少觉得有点可笑,但却又完全笑不出来。把它当作荒谬。却无法让自己可以全然不在意,亦或者假设它是真有那么一回事,但又让人觉得,或许根本就没有这样一回事。

    说到底,这里只是末日幻境的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内部而已,这里的阮黎医生所做出的判断……

    就在这时,阮黎医生开口了:“如果你不把这个世界当成是真实的,那么。无论我怎么说,你都会下意识感到排斥吧?但是。如果这么做能够在你的内心深处留下一个钉子,让你在未来的某一刻,会对这一刻十分在意的话,跟你说这些话的目的也就达成了。一个人对世界的认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在意什么。而不在意什么,想要拥有什么,而又想要忘却什么,这些因素,会塑造人们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决定自己会成为怎样的一个人。也许,一个人免不了要遇到自己不想接受,不想承认的情况,但是,那反而意味着,他首先要拥有想要接受的,想要承认的东西。”

    “如果我在意的话……”我不由得顺着她的话问到。

    “如果你在意,那么,无论你又会迷失在怎样的幻觉中,也一定可以再次于这个世界醒来。无论,这个世界对你而言,是幻觉或者是真实。”阮黎医生微笑着摸着我的头,“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是真实的,不会因为你觉得它是幻觉,而就此消失掉。可以毁掉这个世界的,只会是末日,而不会是你,阿川。你必须谨记这一点,如果搞错了,就会白费工夫。就如同那些病人……如今那些研讨会的人一样。”

    “那些人到底是……?”我有些疑惑,阮黎医生对状况的掌握,似乎一下子就超过了我的情报和判断。

    “他们受到白色克劳迪娅的影响,认为自己的幻觉会成为真实,但实际上,真正在改变世界的,是白色克劳迪娅,而不是陷入幻觉的他们。他们以为是自己的幻觉驱动了白色克劳迪娅,亦或者可以影响到白色克劳迪娅,进而影响末日。但是,这样的认知,正是白色克劳迪娅的精神侵蚀带来的错觉。”阮黎医生露出难能可见的苦笑,“人类,会因为自身的想法杀死自己,但却不会因此带来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末日。人类,还远远没有抵达可以摧毁世界的程度,而只是身为这个星球上最高级灵长类的地位,产生这样了错觉。面对一个真正意义上可以带来末日的白色克劳迪娅,他们自以为自己可以像过去一样,在短期而激进的计划中,无限制将自己拔高到同样的地位,进而取代白色克劳迪娅,但这也不过是身而为人的狂妄而已。”

    阮黎医生十分慎重地说:“也许,人类真的可以中止末日,但是,绝对不是因为,人类可以战胜白色克劳迪娅。虽然白色克劳迪娅带来了末日,但是,这两者是可以分开对待的,也必须分开对待,否则,人类没有胜算。”

    我沉默了半晌,回答道:“真是复杂啊。”

    “没错,就是这么复杂,要在复杂中理清头绪,才能明白自己的目标到底是什么。”阮黎医生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悲伤,“但是,哪怕明白了,也还有更多的困难挡在前方。说实话,阿川,我有时会希望,这个世界真的只是你的一个幻觉,然后,只需要你的一个想法,一次祈祷,一种心理上的变化,就能改变这个世界的命运……很消极,对不对?但是,每一次对白色克劳迪娅的研究得到一定的成果,就让我禁不住去这么想。”

    阮黎医生的表情,让她本来挺拔的身姿,在这一刻看起来分外柔弱。我不由得紧紧抱住她,说:“我不知道,这种事情,怎样都好。其实我已经不在意,究竟哪些是真实的,哪些只是幻觉了。我写下的日记,对我而言,就是最真切的经历,是构成了我这个人的全部。但是,如果它被记录下来的时候,就意味着,它所牵扯到的情况,会让人痛苦的话,我也可以将其付之一炬,而毫不犹豫。”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到:“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你们。我希望你们,乃至于更多的人,无论是在哪一个世界,只要是被我所身处,所看到的地方,都能露出笑容,平静而快乐地生活着。为此,我可以付出我能付出的一切代价!”

    是的,无论是幻境世界也好,真实世界也好,区分两者而做出选择,让某一边的人们是快乐,而另一边的人就要痛苦,这样的做法对我而言,早就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我早就无法区分,哪里才是幻觉,哪里才是真实。

    所以,我只能选择,让天平两边的人,自己所爱着的那些人,都获得同样的快乐,同样的平静。

    所以,我才会去追寻理想乡这样不可思议,乃至于在常识中不切实际的存在。去追寻不详的魔女,去观测非人的“江”,去确认那么一个超乎想象的“病毒”的存在。

    只有这些不可思议的东西是存在的,才有力量创造出不可思议的结果,达成不可思议的愿望。而真正的,普通的人类,无论如何,都是无法完成真正意义上的“奇迹”的,不是吗?

    我不得不这么做。而我也是唯一一个,踏上这条道路的高川。与此同时,也希望着,走在另一条更“稳健”的道路上的高川、桃乐丝和系色,可以阻止我——如果我真的错了,那么,至少希望他们是正确的,但是,如果他们不能阻止我,那么,我就只能竭尽全力,不能回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