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75 我的乐园
    阮黎医生最终拿出来的“乐园”是紫红色的,一如我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看到的那些“乐园”。

    紫红色的液体,在晃荡中不时闪烁着残酷而冰冷的光。

    外表虽然相似,但是,其功能性和副作用上,到底和我过去见过的,又有什么区别呢?亦或者,最终制造出我所熟悉的那种“乐园”的人,并非研讨会,而就是阮黎医生本人?然而,即便如此,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无论这是怎样的“乐园”,它都是阮黎医生专门为我而特别制造的药物,这里面所蕴藏的,是她至今为止最大的努力和期盼。

    我选择,去拥抱这颗温暖的心。

    “这就是……乐园!”我在阮黎医生的注视中,拔掉塞子,将里面的液体一口气喝了下去。

    冰凉的液体沿着喉管滑落。

    “感觉如何……”阮黎医生的声音传来时,后面的声音就好似退后到了很遥远的地方。

    最初时没有特别的感觉,但是,当意识到的时候,眼前的一切都在摇晃,出现重影,甚至出现了融化的迹象。我下意识伸出手,阮黎医生那张模糊的脸好似变成了蜡做的一样,在我触碰到之前,就已经开始融化了。

    一种非常人可以忍受的灼热,好似突然被引爆的燃气,席卷了每一条神经。身体的细胞,在这一刻发出哀鸣,仿佛整个身体,就要分解成最小的微粒。

    我感觉不到手脚,继而感觉不到身体。我听到的声音,就如同被拉长了,而变得苍白、沙哑又沉重,但我仍旧认出来了。那就是试管摔落地上,四分五裂的声音。残留在试管中的紫红色水滴伴随着裂片飞溅起来,就像是整个空间变成了一匹画布,而这点点的紫红色就沾在上面,为画作的内容带来了瑕疵。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的感觉彻底中断。再一次恢复意识的时候,身体的剧烈反应仍旧没有结束。我感觉到有人在拉扯我,应该是阮黎医生,但她此时的样子,已经蒙上了一层幻象,变成了一个狰狞可怖的怪物,它有着女性的性征,但却衣服和皮肤完全融在一起的蜡像。

    它还在融化。它说出来的语言,就如同是听不懂的诅咒。

    我没有因为这种幻象而排斥这个“怪物”。因为,我内心中明白,它就是阮黎医生。

    我的身体出了问题,我的精神也出了问题。而这种问题,正是“乐园”产生的副作用。阮黎医生为我特制的“乐园”,哪怕是四级魔纹使者的身体也不能免疫,副作用的影响比我过去任何一次服用“乐园”的经历还要严重。

    然而,正是因为有过去的经验。所以如今才能在这种可怕的幻象中,维持最后的清醒。

    我喘息着。觉得自己的肺好似一下子变得强力又庞大,稍稍一呼吸就会撑开胸腔。但是,这也仍旧是错觉的一部分。在连锁判定的自我观测中,我的外表没有出现太大的变化,真正发生变化的,是内部各种器官的运动。

    我所看到的一切。时而陷入黑暗,时而闪烁着光点,大概三五秒后,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光感,笼罩在自己的身上。

    我觉得有什么东西。正从天空飘落。

    接着又有扑腾翅膀的声音,非人的阴影在眼角惊鸿一瞥,仿佛在自己不经意间,有某种可怕的东西从头顶晃过。那种突如其来的,毫无征兆的恐惧感,强行让人意识到,在自己的身边有那么多怪异的东西隐藏着——它们潜伏在视野的尽头,潜伏在昏暗的一角,潜伏于不经意间,而在潜伏中窥视着自己。

    “恶魔……”那怪异的,仿佛错觉一样的东西,下意识就会被冠上这样的称呼。

    它们似乎是存在的。过去许多服用了“乐园”的人,都信誓旦旦地声称,自己看到了它们,而这个世界的真相就是“地狱”。

    虽然对没有服用“乐园”的人来说,这一切都是幻觉。但是,我也有想过,制作原料、方法和效果都十分特别的“乐园”,它让服用者看到的“恶魔”,和因为一些神秘的仪式而诞生的灰雾恶魔,又有多少区别?仅仅是前者完全是“幻觉”,而后者则实际可以接触到?那么,会不会因为某些神秘现象,而让“幻觉”中的恶魔变成实际可以接触到的存在?

    我从来不会因为看到“恶魔”,就感到惶恐,这是神秘专家和普通人的差别。但是,这种由药物制造出来的,强烈的恐惧感,却不会因为服用者既“熟悉错觉”又“心灵坚强”,就不会出现。

    只是,见识多广和一颗坚强的心,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克服这种突然出现的强烈恐惧。

    狰狞的恶魔“阮黎医生”抓住了我,我没有反抗,正因为它是“阮黎医生”变成的。我的直觉阻止了我的所有反击的想法。我觉得,它不会伤害。但是,环绕在我周围,出现在我视野中的恶魔,已经不止这一个。

    这个房间,就好似一个舞台,灯光“啪”的一声,打在自己和“恶魔”的身上。一瞬间,光彩夺目,掌声响起,在晕眩中,只觉得自己被密密麻麻的眼睛注视着,而这些“眼睛”没有一个是属于人类的。

    怪异的观众,怪异的舞台,怪异的自己,怪异的身旁角色。分不清谁是主角,谁是配角,而这样戏幕又会以怎样的方式落下。

    怪异,可怖,恐惧,怪诞,无稽——

    涌动的情绪,沸腾的血液,却好似只是仅此而已。自己想要做出更进一步的举动,却发觉完全动惮不得。

    “……川……高川……”我听到依稀的声音,伴随着天光而降。

    当我抬起头,去寻找源头时,本应该是天花板的地方,正在龟裂,眨眼之后。裂开过程被跳过,只留下被某种力量凿开的一个大洞。从外边洒落进来,取代了狂风骤雨的,是宛如雪花般飘扬飞洒的灰烬和火星。

    天空之上,层层叠叠的火烧云,真的在燃烧。

    未完全燃烧的余烬落在肌肤上。顿时带来一种针刺般的刺痛感。而这种刺痛感,让我意识到,自己再次恢复了对身体的感知。

    饶是四级魔纹使者的身躯,饶是自认比过去更加健壮刚强的人格、精神和灵魂,也无法抗拒如此强烈的副作用。我擦了擦鼻子、眼角和耳朵,那里全都流出血来。我想要说话,但是喉咙就好似塞入了红热的火炭,沙哑又干涸,几乎发不出像样的声音。

    只有一点。阮黎医生说对了。

    我那只本只是缝合完毕,却无法立刻恢复的右脚,已经恢复活动能力,让我重新站起来。只是,在这片无法抗拒的幻象中,这两只腿,就像是某些动物的蹄子。

    当我发现这一点的时候,继而猛然看到。不知何时,自己的身体也长满了鳞片。而手臂也同样变成了非人的利爪。

    我转过身,透过一些光滑可鉴的物体表面,看到了自己此时的样子。

    当然,也已经不再是人类的样子。

    “¥¥%¥##!!”我说出的,也非是我自己可以听懂的话语。

    我不由得停止说话,和同样身为“恶魔”样子的阮黎医生对视着。

    我想。她当然不明白,我此时到底看到了什么,但是,大概她仍旧监控着我的身体,从她的角度去理解。我此时正在发生的变化。

    虽然对任何一个正常人而言,哪怕只是幻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也很难去理解,很难去形容,也很难去接受。当他们看到这一切的时候,他们大概已经疯了吧。这是药物从**到精神上,给服用者带来的改变,而不仅仅是“知道最初服药的缘由”就能承受的。正如同,人们很难用意志去客服绝症本身,以及绝症带来的苦痛,也无法拒绝切割掉部分器官后,给人体系统带来的变化,以至于最终带来精神上的改变。

    在现代科学的心理学治疗中,也有“去除病灶”的说法,用手术去切割某些视为病情发作根源的神经器官。

    乐园,已经对我的身体产生作用,它所带来的变化,哪怕是这个四级魔纹使者的身体,也是强制性的。或者说,正因为这本来就是针对我的情况而特别制造的“乐园”,所以,才更加难以抗拒。

    即便如此,我仍旧相信阮黎医生。相信她已经做好了准备,而不可能放任那些明显异常的副作用继续扩散。她应该有一套系统性的后继观测和调整手段,全面发挥已经收集到的,那些关于我的病情资料的作用。

    虽然我感觉阮黎医生的目光一直盯着我,但她的动作,其实一直频繁转向另一边,按照记忆,那是仪器和显示器所在的方向。她应该是在观察,在思考,她的这些动作,在我看来都充满了攻击性和威吓性,就如同一只充满恶意的怪物,正在朝我张牙舞爪,又有大量的负面情绪,冲击着我的内心,仿佛在催促着我干掉它。

    普通人大概是无法抗拒这种冲动的吧,但是,我却意外的,在这种情绪起伏的深处,获得了一种久违的平静。

    阮黎医生终于有了实际的行动——幻觉中,这只恶魔,这只怪物,这个完全由蜡做的,不断被融化,却始终无法完全融化,仍旧保持着女体轮廓的东西,拿出同样面目狰狞的器具。它的动作,和不断滋生的,完全不正常的恐惧交融在一起,就像是要施以一种极为残酷的刑罚。

    正常人是一定会抵抗的吧。但是,我没有抵抗。

    我什么反应都没有做。就任由它将这些施为,全都付诸在我的身上。

    另一股冷如骨髓的感觉,顺着击穿我身体的“长矛”注入全身。我觉得自己无比虚弱,快要晕厥,意识好似中断了一秒,再度清醒过来的时候,自己正剧烈地扭动身体。

    我正被拘束器禁锢在一个石台上,上半身的拘束已经完全扯断。我就在这个时候,意识到这里并非之前看到的幻象,也并非阮黎医生的研究室。但同样也不是什么陌生的地方。

    熟悉的景物,熟悉的人物,都环绕在身边。

    “这里是……”我停止动作,喘息着,环顾四周,“礼拜堂……至深之夜?”

    我被拘束的地方,正是早先被扯入这个噩梦时,那个既是手术房又是祭坛的地方。

    昏暗的房间,唯一的光源是一个手臂粗的烛台,红色的蜡烛只剩下三分之一,火光只能照明五米方圆的一块,房间的角落,全都沦陷于黑暗之中。而我就躺在大概是房间最中心的石台上,我借着蜡烛的光,可以看到粗糙的台面上,镌刻着大量如魔法阵一般的纹理,印刻的线条,就如同一截截导流管,上面凝结的红色和紫黑色的斑点,散发出腥臭味。

    这一次给我动手术的,可不再是那个猎人“老霍克”,因为他已经“死”了,并将自己埋葬在附近半山腰的坟墓中。

    这一次陪伴我醒来的,正是这个礼拜堂最后的主人,仿佛人偶一样的少女,被我视为“系色”的另一种表现形态的存在。

    人形系。

    她正虔诚地跪在石台下方,双手合握,放在胸前像是在祈祷。

    在某种意义上,她的形象、动作、说法方式、置身之所在和给人的感觉,就如同引导众人的先知。

    “先知”——本来就是系色最常用的角色形象。

    此时的人形系,更具体地表现为,宛如是专注于这个至深之夜的“先知”。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我问到,虽然之前的感觉很不好,但那些痛苦却完全没有残留下来,更没有半点虚弱的感觉。曾经似乎要被“摧毁”的一切,此时都已经完好无损。我下意识摸了摸手腕内侧的魔纹,以及额头代表着“猎人”的烙印,当两者彼此接近的时候,产生了极为明显的灼烧感,就像是在抗拒,在排斥,在宣告彼此独立且对立的立场——过去虽然也有这样的感觉,却没有如今这么强烈,而在强烈之中,似乎还存在某种更深刻的变化。

    在这个至深之夜中,身为猎人的我,比之前更强了。这种认知是自发的,下意识的,毫无疑问的。

    “尊敬的猎人,您刚刚经历了一场可怕的猎杀,而没有被猎杀本身迷惑双眼。今后也继续这么保持下去吧。”人形系的声音从一旁传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