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85 大规模偏差干涉
    “交谈者”被我重重击倒,撞碎了近侧的墓碑后,一直都没能爬起来。他的身体在过去可没有这么弱,而且,看起来这具身体也并不是什么幻象,至于到底是不是他的真身,就难以断定了。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他是真的。

    为什么一直保持强势的“交谈者”会在这一刻变得如此孱弱?是我变得强大了吗?也许是和富江的谈话,让我稍微在战斗态度方面有点儿不同,但是,真正神秘力量之源头“魔纹”已经被猎人封印限制,我不觉得自己比正常情况下的自己更强。那么,让“交谈者”变得弱小的原因,还在于他自身。

    他趴在地上,抬起头盯着我,那目光中充斥着的情绪,愈加让他更显得外强中干。而且,这样的眼神充满了即视感,让我有一时片刻的恍惚。我想起来了,在“病院现实”里,那些深陷痛苦和绝望中的末日症候群晚期患者,就是这样的眼神。

    现在的“交谈者”,从“末日幻境”的角度来说,是被这个噩梦的“神秘”所滋生的绝望所侵蚀,但是,从“病院现实”的角度,却更像是病症已经到了晚期,自身即将崩溃的,那些孱弱的病人。

    他还想活下去,甚至不理解自己为什么突然就变成这副模样,他还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再来几个回合,甚至于本应该经历一番苦战后,可以将我杀死。可事实是,我还没有使出全力。他就已经倒在地上了。

    我想,他很难接受这样的结果。这才是他的脸色如此苍白的原因。

    他呢喃着,我听不清他到底在说什么。而且发音之古怪。似乎也并非是正常的语言。

    我没有觉得奇怪,眼下的场合尽管突兀,却又不让我觉得是意外。

    尽管“交谈者”似乎爬不起来,但我绝对不会就这样让他活着躺在这里。哪怕他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但对一个神秘专家来说,只要没有彻底退场,就有重新崛起的可能性——他们置身于“神秘”之中。受到“神秘”的侵蚀和威胁,但也因为“神秘”而获得比普通人更大的可能性。

    虽然我认同这个世界有一个“剧本”存在,每个人都在扮演自己命运中的角色。但是,对于“剧本”是不是一定会让“交谈者”自然退场,我可没有一丁点的把握。

    说到底,我只是一个高中生而已。去探究所谓的“剧本”和“命运”。已经是我的能力范围之外了。

    面对没什么交情,也不打算利用的敌人,能够直接处理掉,就直接处理掉比较好。

    我依循本能和直觉,根本不做多想,在“交谈者”想通之前,一口气将长刀插进他的脑袋,一直深入到地面。将其头颅死死钉在地面上。

    “交谈者”的身体迅速而有力地抽搐了几下,就如同回光返照。我一直都在戒备。这种致命的攻击会不会引发这个意识行走者可能早有准备的“神秘”。但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生。

    “交谈者”的身体停止抽搐后,我将长刀拔出,甩掉刀刃上的血迹。眼前的尸体很快就失去了血肉的色泽,裸露在衣服外的部分,似乎在呼吸间就变成了灰烬捏出来的一样。继而,这个身体龟裂,四散,化作灰烬在风中消散。我抬起右手,这些灰烬立刻被吸入魔纹之中。一股灼烧的感觉,从手腕的魔纹处产生,窜入身体的时候,又因为额头的猎人封印产生某种感觉而迅速消退了。

    那些没有吸收的灰烬,也会渐渐化作灰雾,变得不再清晰可见。即便如此,之前斩杀了那么多的怪异,也落下过那么多的灰烬,但灰雾在抵达一定的浓度后就不再有变化了。

    地面只剩下血迹,而血迹也很快就被从天而降的,如雪花版的灰烬掩埋。

    我的心中不免有些唏嘘。

    曾经捕获并折磨了一批nog队伍的神秘专家的“交谈者”,就在这样的日子里,如此轻易地被干掉了……

    上一次碰面之后,我就曾经想过,将来会有一场大战。然而,结局变成眼前这般,似乎也没有任何好意外的。

    神秘专家要处理神秘事件,前提就是自己要对神秘事件中的“神秘”具备抵抗能力,而神秘事件的神秘性也并非总是一成不变的,就如同现在的这个噩梦,当至深之夜确实降临的时候,其神秘性的确变得和之前不同了。“交谈者”被绝望侵蚀,并不是他自身不够强,而仅仅是因为,他特别的针对当前已经变化了的神秘性所产生的恶性没有抵抗力。

    在面对无限未知概念下的“神秘”时,没有人是全能的,没有人可以保证自己针对任何情况,任何恶性都拥有相对更高的抵抗能力。因此,落得个这样的下场,也只能说,他的运气真是太差了。

    “这是偏差的结果。”新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

    来人的身份,我已经知晓。正是网络球的接头人——性别女,具体姓名和代号都不明确,只是因为她是我在半岛精神病院活动时,被派出来和我接头的网络球成员,所以才称之为“接头人”。

    之前,我和她有过一段短暂的共事,曾经在“交谈者”手中将她救下来。当时,她和交谈者之间的战斗胜负差距还是很明显的,但是,现在“交谈者”死了,而她还活着。

    “偏差?火炬之光?”她的说法,让我不由得想起那个和“偏差”最为密切的神秘组织,“安娜如何了?”安娜是当初在研讨会捕捉“失格者”的事件中,和接头人合流的四人之一。她隶属于火炬之光,当时和她同一组织的同伴是一个称为“特纳”的男人。不过,在进入至深之夜的噩梦后,特纳最终还是死亡了。直接和特纳的死有关的凶手之一,就是“交谈者”。根据我的现场调查,特纳当时还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而这样残酷的下场,对安娜他们来说,却是他们自身的神秘力量造成的——安娜和特纳联手制造了偏差,躲过了一场灾难,但却又导致更为恶性的灾难。最终两人之中,只有安娜一个渡过了这种恶性的灾难。

    火炬之光的成员倘若死亡,似乎大都是这种“自食其果”的下场。然而,因为制造了“恶性偏差”,所以得到了非常大的好处,杀死了正常情况下无论如何都无法干掉的对手。这样的情况也是存在的。

    最终考验他们的东西。在他们看来,仍旧是自己对“偏差”的承受能力而已。

    正如安娜一样,他们不会为了“偏差”的恶性作用到自己身上,就觉得是不可忍受的。相反,自己和其他人一样,都必须承受“偏差”的恶性,他们认为,这就是“偏差”的本质和力量。

    “没有付出的力量。是孱弱的。”这样的观念在火炬之光中也很盛行。

    当时从“交谈者”的陷阱中救下的人,全都被我带到了这里的聚集地。安娜和接头人当然也不例外。我记得还有好几个神秘专家,不过,当我这一次进入噩梦的时候,并没有在礼拜堂看到他们。如果他们没有躲进宅邸里,对我的造访听而不闻,那么,他们就一定是带着某些目的和想法,离开了这个庇护所。

    “交谈者”用意识行走的力量,对这些人进行过拷问和折磨,在我发现他们的时候,这些人包括安娜和接头人在内,精神状态都十分恶劣。在我离开了噩梦后,能够毅然重新投入作战中,足以证明这些神秘专家的意志之顽强。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大概会在心理阴影下瑟瑟发抖吧?

    “安娜归队了。”接头人说:“nog再怎么不想插手五十一区的事情,也必须在这里布置人手。无论什么情况下,情报和快速反应行动的人手都是有必要的。火炬之光在某处开启了祭坛,准备大规模的偏差干涉,在这个噩梦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大规模的偏差干涉?”我的心脏快速跳动了几下,虽然“偏差”很难以直观的方式体现,因为,相对“偏差”而言的原有参照物——那些事物的运转——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哪怕转化成数据来研究,也仍旧让人觉得不直观。不过,只要不认为“火炬之光”是骗子都理所当然会相信他们的神秘。

    大规模的偏差干涉可不是开玩笑的,在当前的情况下,唯有真正干涉到各方神秘组织的“怪物”,才能称呼为“大规模的偏差干涉”吧。在这之前,我一直都只考虑系色中枢,但现在,似乎火炬之光也准备要从“末日幻境”的角度来大干一场?

    “所以,交谈者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我知道接头人的意思了。交谈者其实就是被这种大规模的偏差效应所摧毁的,在和我碰面之前,就已经有什么特别的,让他意想不到的恶性情况,给他以沉重的打击,虽然他当时渡过了那种恶性的偏差效应,但自身受到的影响比他想象的还要巨大,最终导致他失陷于此处。

    “这是报复。”接头人十分肯定地说:“虽然火炬之光的人接受恶性偏差也会给自己带来灾难的事实,但是,直接作为‘恶性’的体现,对安娜和特纳他们动手的‘交谈者’,也会被视为凶手。他们的大规模干涉还没有完全展开,但是,在过程中,仅仅针对‘交谈者’一个人直接产生致命的偏差,却是小菜一碟。我不太清楚他们到底是怎么做的,不过,已经从安娜那里确认了。”

    “交谈者可是一个意识行走者,而这里是一场噩梦,本就是意识行走者最擅长的战场。”我不由得捏了捏鼻梁,火炬之光的那些家伙制造的偏差,只是稍微泄露的力量扫过,就直接处理掉了“交谈者”这样的意识行走者。最终将会完成的偏差干涉,到底会强到怎样的地步?不,如果无法理解作为原初参照物的“剧本”和“命运”,而仅仅谈论“偏差”是没有意义的。

    而火炬之光制造“偏差”最终想要得到的结果,也并非是直观的利益可以体现。对于火炬之光来说,什么才是他们最想要的局面?什么才是付出如此巨大,去制造大规模偏差干涉后,能够心满意足的收获?

    这些问题都无法确定,因为,从过去以来,在人们的审视中,火炬之光一直都表现得“只对偏差本身”有浓厚的兴趣,并且,也往往只为了体现偏差而制造偏差。

    “现在的情况是,无论哪些人,愿意或不愿意,这种偏差都已经开始了。”接头人说,“不仅仅体现在“交谈者”身上,也许你没有切身感受,但是,对于每一个在至深之夜里行动的人来说,无论是组织还是个人,情况都在变得诡异而危险。太多不确定的东西,一些原本是理论上存在,而实际不会体现出来的东西,一些几率性很高,但可以被控制的情况,都已经开始脱离最初的预计,制造了许多让人措手不及的意外。”

    “所以,每个有所想法的人和组织,其行动都会加速?”我反问到,我一点都不觉得惊讶,因为,这样的加速本来就是可以预料到的情况。接头人没有回答,我转开话题,看了一眼已经彻底被灰烬掩埋的脚边,问到:“这个……是交谈者的真身吗?”

    “也许。”接头人耸耸肩。

    “我有一个问题。”在她说出这一次的目的之前,我问到:“网络球里——是不是有一个叫做系色,或者和‘系’这个名字有关的,十分特别的存在?是先知,亦或者,拥有先知的一些特性。”

    “系色?系?”接头人有些惊讶,她似乎很意外我突然问起这个问题,不过,她还是用一种认真严肃的表情想了想,才说:“抱歉,我不确定。”

    “没事。只是突然想要问问而已。”我没有得到答案,但其实,就算没有回答,我也仍旧相信之前的思索带来的答案,虽然,现在看来,当时的确是受到了绝望侵蚀的影响,但就思考的结果而言,我觉得可信度仍旧是相当高的——因为,那是坏事,而并非好事。

    对所有可能的坏事都要警惕,对所有似乎的好事都要谨慎,这本来就是在神秘事件中,所必须保持的心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