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86 分割线
    接头人自称自己不清楚系色的事情,但我却不觉得系色在这个末日幻境的体现会隐藏得特别深入,无论系色想要做什么,都需要和其他人进行交互。从过去的末日幻境中,系色的先知身份就可以推断出她之后的各种形象。也许并非是先知,但也一定是和“先知”有那么一些相似的地方。这种身份并非是自己想怎样就能怎样的,我也好,桃乐丝也罢,以及我的熟人们都遵循某种规律,而让大家在新的末日幻境中,哪怕改变了身份,哪怕际遇不同,但仍旧会抱有某种本质上的即视感。

    我不清楚接头人在网络球中担当怎样的职位,但是,理论上说,为了确保nog队伍的正常运转,以及网络球在nog队伍中的话语权。加入这只nog队伍的网络球成员在能力上绝对不弱,这种不弱的能力放在平时,也足以让他们获得网络球中的地位。而其他的神秘组织,也大多会遵循这种规律。

    nog队伍中有许多自由活动的神秘专家,但是,在行动的主导上,仍旧会预先考虑成员的配比,继而确保身为nog常任理事的神秘组织能够对整个行动进行有序地组织和规划。网络球和火炬之光这类明明没有身处拉斯维加斯,却能够介入拉斯维加斯的事态的大型神秘组织,就是依靠这些看似人数较少,但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精锐的成员们,进行幕前和幕后的各种干涉。

    这样一种情况,足以确认接头人在网络球中绝对不是“无名小卒”。这样的人,已经有八成的可能掌握了一定程度的所谓“高层秘密”。就算系色一直以来都保持“潜伏”的状态,但只要她在网络球,就一定会和这种“高层秘密”扯上关系。

    我觉得。系色仍旧在网络球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十。毕竟,网络球仍旧是末日幻境中仅次于末日真理教的神秘组织,无论在人手还是背景深度上,都可以给她的干涉带来便利。

    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系色身为先知,接受过网络球的创始人之一“梅恩先知”的指导。其能力暂且不提,背景可是极为深厚的。哪怕是末日幻境已经改变,我也不觉得,她会放弃这种优势。

    我对“病院现实”中的系色中枢了解不多,但是,对于过去的末日幻境中,那个系色先知可是有过极深的接触。对她的性格、能力、判断倾向等等特点,都可以称得上熟悉。

    因此,我认为接头人在说谎。

    不过。即便她在说谎,我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反过来说,倘若她真的在说谎,那就证明系色的身份、地位和作用,在如今的网络球中有着比过去更加巨大的影响力。进而可以证明,她可以动用的干涉力量,要比过去的末日幻境要大得多。

    可怕的家伙,已经一个个都行动起来了——我再一次确认了这样一个严峻的事态。

    ——系色中枢。超级桃乐丝,可以动用中继器力量的玛索和走火。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特化怪物“丘比”和它的魔法少女十字军,不明其真正实力的梅恩先知。

    ——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玛尔琼斯家的巫师系统,最终兵器系列。

    纳粹的异化右江,拉斯维加斯噩梦怪物,和末日代理人“卡门”同化的电子恶魔夜鸦夸克。

    ——五十一区的“命运之子”诺夫斯基。

    ——火炬之光的“大规模偏差干涉”。

    ——名义上被定性为“第一个大规模使用神秘的社会性组织”的统治局非人种群遗物“素体生命”。

    ——哪一边都不是朋友。可谓是所有人和非人的最终之敌的“病毒”体现,和与任何神秘组织相比都带有更明确目的性,去研究“病毒”,并对其赋予概念的“病院现实”的研究团队。

    当这些从各种角度来说,都是非常人可以理解的团队。同时对某一特定事物展开行动的时候,所最终产生的走向根本就不是我个人可以想象的了。展现在我眼前的,是几乎不可能抽丝剥茧的混乱,然而,这种混乱的最终导向却有是明确的,那就是“末日”。

    我一个人,再加上“江”的力量,最终可以做到什么地步呢?虽然富江提起过“理想乡”,但那样如同幻觉、幻象和幻想的东西,到底该如何才能抵达呢?

    在幻觉中,和“理想乡”有关联的歌谣“黄金碑文”,我是记得的,而且,从我下定决心的那一刻起,除了“黄金碑文”之外,其他的诸如“金苹果之歌”和“飞虫”等诗歌,都已经无法再听到了。

    让我不得不产生一种错觉:

    之前和富江见面的那一刻起,当时所做下的决定,就是我的人生中最为关键的一个抉择。而在此之前所做下的任何决定,所产生的任何觉悟,都仍旧是有机会改变的,唯有之前那一次,决定了是什么,我自身的命运,就会被引导到仅关乎那个决心的路线上——在这之后,哪怕反悔也已经是不可能了,尽管我并不觉得应该悔恨,做出那样的决定并非是一时冲动。当我想要获得最理想最完美的结局时,摆在我面前的路,就只剩下一条。

    我可以理解,完美就意味着唯一,意味着梦幻,意味着奇迹。

    可是,哪怕可以理解,可以接受,也不会反悔,有朦朦胧胧的线索和引导,可是,具体而确切的步骤到底该如何去做,却又很难弄明白,只能按照自己最初的计划走一步算一步。

    这种时候,反而会希望有一个更明确的指示,亦或者是“当我有了想法的时候,路线就已经确定,而确定的路线会让一无所知的我,自然而然走到尽头”。

    “简直就像是明明剧本很长的冒险游戏,却只设定了一个决定最终结局的选项。”我轻声自言自语,“不过。或许这个决定性选项到底是几选一,是由之前的各种选择所决定的。”

    “你说什么?”接头人问,哪怕她听清了我的自言自语,也大概不了解我是什么意思吧。

    “不,只是无用的题外话而已。”我平静地笑了笑,但她看不到。因为我戴着面具。而且,除了平静和笑容之外,我不知道还能怎么做。身而为人的我,拥有极限,抵达极限的我,无论生活是怎样的怪诞、无稽和恶劣,除了坦然面对之外,还能做什么呢?

    我仍旧抱有希望,我虽然身患绝症。死又活来,是一个精神病人,却没有对绝望低头,这已经是我的最后战斗,也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战斗。

    “你打算改变形象?”接头人问。

    “为什么这么说?”我问。

    “因为你戴上了面罩,说实话,这样看起来有些像是末日真理教的巫师。”接头人说。

    “你应该知道这个面罩样式的起源,那和末日真理没有任何关系。”我说。

    “欧洲中世纪的大瘟疫事件……据说末日真理教在当时就有活动了。也有传闻说,正是因为当时如同末日一样的混乱。才促成了末日真理教的诞生。最初的成员,就是那些实际投身于阻止瘟疫蔓延和侵害的医生、学者、神秘学专家、宗教的信徒和传教者。”接头人说:“据说,在那个时候,任何一个敢于戴上这种鸟嘴面具,亲自走入瘟疫之地去实践的人,都被视为疯子。都有可能就是末日真理教的创建者。”

    “是吗?可是,倘若这是事实,那么,谁也不会想到,当时那坚强的意志、美好的愿望和非常的魄力。会随着时间,变异成如今的表现形式吧?”我不由得说到。

    “最初的末日真理……只有从席森神父那里,才能看到一些端倪。但是,虽然如今大多数人都认为,席森神父的末日真理是原教主义,但实际上,他的教义距离最初的末日真理有多大差距,根本就无法辨认。”接头人说:“信仰这种东西,其实一直都在变化。”

    “算了……怎样都好。”我中止了这个话题,不管末日真理教的起源到底如何,是正义还是邪恶,是恶性还是美好,其现在都变成了众所周知的模样,我们要对付的,也只是如今的末日真理教,而并非消逝于历史中的他们。

    “有什么事情吗?”我问。

    “约翰牛让我通知你,不要插手至深之夜,孤身寡人的你太过深入,下场不会很好。”接头人平静地说。

    “这是警告?”我反问。

    “不,只是鉴于一直以来的情分所做出的劝告。”接头人说:“其实我也觉得最近越来越不对劲。”

    “你无法离开这个噩梦,也能收到约翰牛的消息?”我记得,接头人他们一度被研讨会视为“失格者”,正是因为他们无法进入这个噩梦。尽管,之后也仍旧迫于形势,而被卷入了至深之夜的噩梦。而除了我之外,所有进入至深之夜的人们,都不会在正常的半岛精神病院中醒来,在上一次分别的时候,接头人也没有例外。正因为她陷入了噩梦,所以,在半岛精神病院中的处境反而暂时变得安全了。

    “我们有特别的方法。”接头人露出一个保密的笑容。

    “是玛索吧。”我说:“中继器的力量,通过玛索进行渗透,只要至深之夜的观测坐标仍旧位于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中,就能通过伦敦中继器的力量进行干涉。你们不用做太多的事情,这是因为,你们有玛索。”

    接头人的微笑变得有些僵硬,但很快就缓和下来。这种轻微的变化,在连锁判定中无法隐藏。我知道自己说对了,“玛索”就是最关键的中继点,换做是八景和咲夜,都是无法做到的,因为,她们和中继器无关。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八景和咲夜的生活才是相对平静的。

    “在这个中继器世界里,没有走火他们,却有玛索……我很想知道,伦敦中继器建设之初,网络球是如何确定使用玛索为人力柱的。”我顿了顿,在她开口前说:“不要说,完全是梅恩先知的预言。我了解先知,也了解梅恩先知,她无法针对某个人进行预言,而且,基本上先知的预言都是随机性的,基本上,都是以某种涉及世界命运走向的关键结果为中心。不仅仅是玛索,恐怕连五十一区的命运之子,都并不是先知预言的范畴吧?”

    接头人的眼神产生波动,明明表情平静,却让我有一种“她在惊愕”的味道。

    “你们借用了梅恩先知的名号,去掩饰第二个类预言能力。”我凝视着她的双眼,“那是系色,对不对?或许你们不叫她系色,而且,也不一定是人类的形态。”

    “……这是机密事项。”接头人最后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但是,已经足以证明我的判断。

    我不再继续提起这件事,因为对方的态度,让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也只会陷入进退不能的尴尬而已,对我们双方的关系没有半点好处。

    “我不会放弃的。”我沉默了半晌,给了她一个明确的答案:“约翰牛的提醒或警告,算是我承情,但是,我也有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必须从这里得到。不只是我,所有来到拉斯维加斯的人,所有干涉当前事态的组织,都有着不可退避的理由。哪怕是对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最没有需求感的火炬之光,也因为自身的另一些需求,而进行了大规模偏差干涉的仪式。我不觉得,会有谁会觉得这是危险就放弃行动——说到底,对神秘专家来说,危险才是常态,而追逐可能性就是其本质之一。”

    接头人叹了口气,有些苦恼,说:“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回答。”

    “你走吧,接下来会变得很危险。我们是朋友,就算未来会是敌人,也是未来的事情。”我转过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