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99 猎魔
    锯齿在巨大的刀身上旋转,刺耳的摩擦声中溅起大量的火星。对我来说,这把刀的重量也是十分惊人的,想要单手挥动,远远没有之前的长刀那么便利。不过,这些质量、旋转的锯齿和火星都并非是物理现象,其所具备的神秘性也和此时可以观测到的声势成正比。它所体现的,是“四级魔纹使者也无法自如运用”的力量。在这个概念的前提下,比之上一场对诺夫斯基时所使用的ky3001,锯齿大刀其实具有更强的攻击力。

    我对四级魔纹的运用,总不可能停留在对战诺夫斯基的时候,不过,这把锯齿大刀的构成,也同样具备针对性。它针对的是眼前的羊头恶魔,倘若用来对付诺夫斯基,效果是否比ky3001更好,却也无法肯定。

    羊头恶魔的体积巨大,所具备的“神秘”和诺夫斯基截然不同,末日真理教通过之前我和一众神父和信徒的交战,收集到的即时数据,将其召唤出来,而我在此之前所做的准备就相对显得有些死板。倘若只是三级魔纹,就无法即时性做出变通,这是三级魔纹使者最明显的弱点,但在四级魔纹的时候,这一弱点就可以得到部分弥补。

    通过汲取即时性的临时数据对冲余波,构建临时的新武器,针对性提升自身的全部基础能力亦或者大幅度提升某一项能力,都是可以做到的。至于在战斗的时候,应该如何应变,该制造出怎样的神秘现象或武器装备,来针对性破除自己所面对的困境,完全依靠魔纹使者本人的经验和判断。

    眼下的情况,完全出自我的直觉和判断。四级魔纹将我那朦胧的无形的念头。以更为确切的有形的形态加以呈现。最终就变成了我如今戴上的面具、衣装、盾牌和锯齿大刀。也许这些东西的外形上还保留着原有特色,但内地里的功能和质地,已经产生了剧烈的变化。

    我扛着锯齿大刀,感受重压下所带来的那可怕的破坏力,便举起盾牌,再次进入速掠状态。一如我所想。无形高速通道内天然具备推动力,大幅度减轻了自身的负荷。在平常状态下,扛着这把锯齿大刀,无论是跑动还是闪避都有些艰难,不过,速掠超能的神秘性,让我仍旧可以让我做到“相对快”。

    “半秒”的时机,仍旧是存在的。

    速掠超能的承受能力到底有多强?我一直都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使用超能时,自然而然会产生一种直觉般的感受。让自己明白当下使用速掠时,到底能够承受多大的负荷。过去的末日幻境中,也有过仅仅是携带一个人,就有些难以为继的情况,而之后的末日幻境中,也有过超光速和超意识的快速移动,以及携带多人和重物的体验,更有本能避免超光速移动的感受。

    这种模糊的感受。虽然也可以视为“不稳定性”,但同样的。正因为不稳定,所以哪怕在理论上最绝望的时候,也仍旧可以让人心怀希望。我并不认为,能力上的模糊,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而保持这种模糊。是一种愚蠢的行为。反而,相对于一切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更加倾向于,一切都不清楚。一切都有可能——这样的想法,或许就来自于我在病院现实中感受到的绝望和恐怖,但它的本质也并非是迫使自己做一个糊涂蛋,而是一种“世界和命运本身充满无限可能,进而自身充满无限可能,因此,所有一览无遗的东西,其一览无遗的体现正是其极限所在”的思想。

    思想本身并没有绝对意义上的正确和错误,我只是依循着那些能够给自己希望的想法,而已经不再去在意,这样的想法是否符合客观规律。

    因为,仅以理论而言,最遵循客观规律的结论,就是“世界必然末日来临,‘病毒’无法战胜。”哪怕‘病毒’并不存在,我所设想的一切,包括我所看到的世界,以及“神秘”的定义,其实都是我见识浅薄,病入膏肓所导致的错觉——但这么假设,对我而言又有什么意义呢?

    大概也会有人认为,科学可以解释一切,“病毒”、“世界”和“末日”最终会纳入科学道理之中,但是,末日已经迫在眉睫,死亡和绝望让人疯狂,科学可以解释一切的那一天,或许永远也不会带来。

    我只能感受到,自己要面对的对手,包括可见的敌人和不可见的怪物,正在步步紧逼,而每个人想要存活,最缺乏的就是时间——而没有时间,就是每个人都必须承认的客观事实。

    在这种绝望中,我无法再去冷静而逻辑地思考,所有思考得出的结论,也都只会让人崩溃。

    那么,就放纵自己的思想吧,强行去认为,一切虽然正在崩溃,但其最终的命运仍旧在模糊之中,从模糊不清的未来,去汲取假想的可能性,而不要去理会那些让人崩溃的客观性。

    我的能力,我的希望,寄托在“超出自身想象之事物”中,寄托在“模糊不定的思想”中,寄托在“超越一切有智者之物”中。因此,我的确是一个精神病人。

    而眼前的羊头恶魔也好,之前所遭遇的命运之子也好,未来必然面对的最终兵器也好,我都会用这种思想所凝聚的力量去一一击败。

    我自觉疯狂,但又冷静。刺耳的声音,剧烈的震动,从肩膀上的巨大武器不断传来。我注视着羊头恶魔,的确,它的动作并不完全受到速掠超能的约束,我只有“半秒”的优势。但是,第一次遭遇恶魔的时候,彼此之间的差距比现在更大。当时还没有获得魔纹,也没有遇到富江,那只恶魔的速度完全在我之上,但我却仍旧从恶魔手中活下来,并将其斩杀。如今的优劣对比,难道比过去还要巨大吗?

    当然是不可能的。我从一开始就不认为,末日真理教针对我而召唤出的这个羊头恶魔可以杀死我。

    哪怕在最开始试探的时候,也没有认为是束手无策。对我而言,只要还活着,真正束手无策的情况,就必须不存在。这并非是客观事实。而仅仅是一种想法而已。

    我调整着呼吸,稳定地迈动步伐,左右游走,引诱它先出手攻击。先行攻击有先行攻击的好处,而这样的好处,必须建立在对方的任何反击,自己都能及时做出应对的前提上。倘若羊头恶魔还有更强的爆发力,那么,我不确保自己在完成攻击的同时。是否可以确保一击致命,亦或者可以躲开对方的反击。

    反而,假设它先行攻击,只要是之前所熟悉的攻击模式,我就可以充分利用“半秒”的优势,进行错位攻击。错位攻击也不代表可以一击致命,更不代表对方只能束手就擒,但是从概率上的优势仍旧更大一切。

    我不完全相信概率。然而,我的想法和判断也无法彻底排斥概率。我认为。自己可以承受这个判断的后果,哪怕这个判断是错误的。

    所有的想法和判断,在速掠之前就已经完成。

    无形的高速通道缠绕在羊头恶魔身上。与此同时,它也再一次高举起巨斧,有一种无形却能清晰感受到的压力,似乎要让教堂如同过度充气的气球般。从内部炸开来。剧烈的冲击全方位向外辐射,速掠所承受的压力也相应变大,这是一直以来,速掠所无法避免的缺陷,而最先利用上的。是过去末日幻境中的席森神父。

    相对快的优势哪怕在这种情况下也是存在的,但是可以实际利用上的速度差值,已经连维持“半秒”都无法做到。

    大概只有半秒的十分之一?

    详细去琢磨具体的数值毫无意义,因为我已经确定,自己可以完成交错攻击。

    就在千军一发之际,我用盾牌敲击了巨斧的侧面,让其稍微偏向,并利用翻滚拉开距离,卸去余下的冲击。巨斧在侧旁一米外砸落,飞溅的石块,在眨眼间变得近乎凝固,唯一还在正常活动的羊头恶魔,正作势收回巨斧。

    我伏地前冲,旋转身体,双脚从地面获得力量,这股力量推动腰部旋转,然后一直贯穿肩膀和手臂,层层叠加,以富江所教导的,最标准的人体最大发力姿势,挥动锯齿大刀。

    旋转的锯齿瞬间砍在羊头恶魔的手腕上。

    摩擦声变得更加剧烈,迸射出的火星也愈加灼热,羊头恶魔发出嚎叫,我认为那是因为它感觉到痛苦。因为它那坚硬的肌肤,正被层层切入,一个眨眼的时间,手腕就被切进了一半。这可并不容易,哪怕是如此疯狂的锯齿转速,也没能直接斩断这只手腕。反馈回来的力量,甚至让我觉得手臂有些酸麻。

    但终究是有效的,我没有贪功冒进,直接放弃一击斩断这只手腕的想法,将锯齿大刀拔出后,向斜后方速掠以拉开距离。

    斩断羊头恶魔的手腕算不上什么大伤害,这样的恶魔倘若失去手腕,也不会立刻变得衰弱,也不可能失去攻击能力。更甚者,它可以短时间内恢复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不过,能够斩断它的手腕,基本上也意味着,如今的这把锯齿大刀,同样可以斩断它的脑袋。

    既然它是以这种有脑袋的形态呈现,那么,“头颅”本身哪怕不是弱点,也会是弱点之一。完全只是装饰的“头部”,哪怕在恶魔之中也是很少见的,不,几乎可以说,过去从未见过。

    尤其是在意识态的战场上,任何有形的形态,都拥有无形的意义。那么,“羊头脑袋”的意义又是什么呢?无论是什么,那都是在这个羊头恶魔的形象中,占据着绝对重要的部分。

    羊头恶魔似乎因为受伤而变得更加疯狂,它的速度又加快了,之前一直保持的“半秒”优势,在它受伤之后的反击中,仅仅能维持在平均“四分之一秒”的程度上。并非每一次都能有“四分之一秒”的可利用速度差值,有时更多一些,有时更少一些,只要有一次判断失误,就避免不了被击中,最差也是被擦中。

    羊头恶魔那爆裂的攻击,哪怕只是擦中,也会给这个四级魔纹强化的身体带来严重的伤势。幸好,我的盾牌也是针对性经过了强化,只要妥当利用,就可以进一步避免或减少伤势。直接去用盾牌抵挡,当然是不可能奏效的,但是,一如之前那样,从侧面进行打击,转移它的攻击路线,避免承受最直接的冲击,同样是屡试不爽。

    哪怕只有四分之一秒的速度优势,亦或者更少,但只要这个优势还存在,我就可以把握住,转移直击而来攻击——无论是物理性的还是非物理性的。因为,盾牌本身同样具备神秘性,四级魔纹按照我的想法构建它时,就是将所有的防御力凝聚在这么一小块的范围中。

    羊头恶魔挥动斧头,嚎叫,冲撞,攻击动作十分简单,但又速度极快,威力惊人,每一下都会产生全方位的冲击波。除此之外,它还能从嘴巴喷出火焰,尾巴甩动的时候,那如同匕首一样的尖端仿佛可以切开空间,如果没有用盾牌挡住,我的身体每一个部位,都会被直接斩断。它不会如同程序那般,有固定的动作规律,更会突然爆发出更快的速度,让人措手不及。

    的确,它一如末日真理教的预期,将我的速度优势削弱到了极点。倘若没有晋升四级魔纹,大概除了退避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而退避是否可以让自己脱离此时这个不知真假的聚集地呢?是否可以找回其他人呢?我觉得是不可能的。末日真理教既然在这里设伏,就不会让我轻易脱离。

    斩杀羊头恶魔是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脱离方法,末日真理教通过重重布置,才完成这一次召唤,这可不是想要准备更多的后手,就能准备更多后手的情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