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12 妄梦与现实的狭缝2
    世界末日的阴影正在逼近,病院末日的阴影已经成形,阮黎医生不清楚,在这个病院里,和自己一样已经患上末日症候群的研究者还有多少。应该不止自己一个,只是和自己一样,在尽可能的范围内隐藏了病况,院方也并非对这样的情况一无所知,毕竟,这是一种绝症,无论如何隐藏,病情恶化之后所造成的影响,是一定会被外人察觉的,如果没有院方提前收拾残局,并将情报隐藏下来,关于这类情况的风言风语应该传得到处都是。

    然而,就阮黎医生的自身经历来说,若非自己也患上了末日症候群,反而难以察觉这些被相关人群可以联手隐瞒下来的状况。说是风险控制也好,情报管理本身也有强化抗压能力的目的在内,总而言之,变成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研究人员,大概是和其他普通病人不同的处理方式吧。

    而在彻底无法工作之前,这种被绝望压迫的情绪,反而会让研究者全身心投入到私密的试验中,而这些试验在研究者死亡后,同样会被转化为病院的资料。

    霍克医生的情况多少也可以视为一种典型。

    病院是相当黑暗的,许多秘密在无知者的眼皮子底下进行,这些私密被更大的私密遮掩,倘若只是一个健康的普通人,或许会对这样的生存状况感到反感,但是,直到自己感染了“病毒”之后,才能明白,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任何一个末日症候群患者,无论是普通的患者,还是身为研究者,其最大的敌人并非是人心的险恶。而是“病毒”本身。人心险恶也许会造成生命威胁,但也可能不会,环境对每个人的限制和要求,都是相对公平的,但只要适应了,就能如鱼得水。可以好好地活下去。然而,“病毒”不一样,只要换上了末日症候群,无论身份和能力有多出众,都必然要承受那异化的苦痛和最终的死亡。它同样是公平的,但是,这种公平只会让人感到无处发泄的恐惧。

    阮黎医生对这种绝望和恐惧所带来的压力有了切身的体会,这是她还是一介正常人时,哪怕精修心理学。也无法钻研到的深度。如今面对病人,她都能清晰听到,每一个病患者在内心深处发出的疯狂的尖叫声。

    这种绝望、恐惧和疯狂具有十分强烈的感染性,能够将这种巨大的压力转化为动力的人少之又少。而阮黎医生正是其中之一。

    她以连自己都吃惊的效率,去补完和修正霍克医生留下的实验项目“至深之夜”。她要看看,霍克医生在理论假设中,所提到的可能会出现的结果——人体进化至今的力量,那积蓄了几千年。于今天被视为“无用的因子”,在特定的环境下。会激发出怎样的爆发力,以让“人”这个多因子结构体继续演变、适应并最终生存下去。

    “至深之夜”并非是通过药物增强免疫机制,也并非是通过药物给生病的人体修修补补,而不是硬生生改变人体的基因。而是从一个更深的层次,通过药物刺激,解放人体那复杂因子结构的生存适应能力。以期在短时间内促成大幅度的进化或变异。这种做法已经完全超出心理学的范畴,但是,霍克医生的研究也从来不停留在心理学方面,他同时也是生物学的专家,是将生物学和心理学深入联系的尖端研究者。

    身为霍克医生的弟子。阮黎医生虽然一直都在做纯粹的心理理疗工作,但学识方面,当然不可能仅限于心理学。

    阮黎医生知道,这种通过药物刺激人体,以在短时间内促成巨大变化的方式,存在多少不可控性,成功的几率更是少之又少。但是,问题并不在于通过这种人体自发变化的方式有多少可行性,而在于,这么做是暂时来说是最有可能找到突破口的方法。哪怕几率只有千分之一,也总比什么都不做,无处下手更好。

    病院也好,世界也好,对“病毒”活跃性的检测,已经证明人类的时代已经处于一个生死边缘,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用更加缓和,更加安全,更加人性化的方法,去寻找对抗“病毒”的答案了。

    谁也不确定,“病毒”的爆发,会在什么时候,会以多大的规模,最终会导致怎样的结果。只是稍微设想一下,都会让人觉得苦涩。而正是这种未知,让人觉得大难临头,难以从容面对。

    必须做点什么——这样的想法,是促成现在的病院中躁动气氛的重要原因。

    阮黎医生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但从自己的情况,反推更多的情况,也可以想象,有更多同样处境的人,正在竭尽全力,甚至可以说是歇斯底里地去尝试攻克自己所提出的假设,他人提出的假设,争分夺秒的去求取生存的机会。人和人之间,是可以妥协,可以诚服的,可是,面对“病毒”,却是没有这样的机会。

    其他人,那些自己所不知道的人们,到底都在做些什么呢?病院的支持者们,对于病院的现况,以及病院对世界的观测结果,那十分明显的末日论,又有怎样的看法呢?阮黎医生在正式启动“至深之夜”试验之前,不由得如此想到。

    可是,她当然得不到答案。世界是很广阔的,可是,她的世界,就只在这个孤岛的病院中。在这个矗立于岛上的高塔中,在存放这些“高川复制体”的实验舱里,在这个基于系色中枢构建起来的局域网络中,以及,在这个局域网中流淌着的,描述着“高川复制体”**和精神状态的数据中。

    用来完成这次“至深之夜”试验的所谓的高川复制体,在霍克医生还在世的时候,他手中一共保存有五十三体,具体的提供者身份不明,但一直都是用院方的名头,经由安德医生的签署转交到他手中。如今剩下的二十四体,全部被移交到阮黎医生手中,之后又在试验准备工作中,陆续增加到了三十四体。

    到底是谁制造了这么多的“高川复制体”,又是如何将其情报封锁至今的,已经不需要去追根究底了。因为。从结果来看,如果连“高川复制体”都不存在,如今的诸多试验,在高川本人死去之后也就无法展开,换句话说,哪怕是做为以防万一的保险,制造“高川复制体”这样的行为仍旧是正确的。

    即便在感性上不舒服,对高川本人而言,说不定也是一种伦理上的亵渎。可是,却又从理性上不得不承认,不得不去接受。

    阮黎医生的心情复杂,然而,她很快就抛去了这些杂念。这一天,实验室里就只有她一个人,表面上只有她全程参与这一次“至深之夜”的观测,至于实际知情者有多少。无关紧要,她必须做好自己的份内工作。就如同死去的霍克医生一样。“病毒”这样可怕的对手,不是自己一个人可以对付的。同时对安德医生的团队,以及潜伏者的团队都有一定认知的阮黎医生,更是十分清楚,哪怕集合全病院的研究者,研究进度也依旧朦胧。可是,这是不得不去战胜的对手,所以,就算自己的工作无法成为关键的一步,仅仅是添砖加瓦也好。阮黎医生已经做好了这样的觉悟。

    她寄望着,会在这一次试验中出现奇迹。

    阮黎医生深吸一口气,离开窗边,合金的帘幕放下,将整个实验室密封起来。至此,阮黎医生与世隔绝,预计在大约一个星期左右,试验会得出一个结果——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收集到足够的数据。

    “末日幻境系统隔离确认。”阮黎医生对麦克风说到。

    “模拟机导入,隔离确认。”反馈回来的声音,是一个电子风的少女声音。阮黎医生已经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系色中枢”。

    “局域网重启,旧有情报全部删除,导入新系数,公式……”阮黎医生犹豫了一下,说:“公式启用第三修正案,同时启动至深之夜相关记录。”

    “网域重启中,新系数导入——设定完毕,第三修正案全公式导入完毕。”系色中枢的声音传来:“请确认剧本,阮黎医生。”

    “不需要确认了。”阮黎医生说:“我根本就不清楚什么剧本不剧本的,那并非我的工作内容,如果有问题的话,记录下来,转交给相关负责人。”

    “确认。”系色中枢毫无情绪起伏的声音回答到。之后,实验室内所有的设备逐一点亮指示灯,运转所带动的风声,让实验室内不再平静,一旁的温度计,在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就上升了五度。

    有些气闷,阮黎医生扯了扯领口,之后干脆解开了胸上的扣子。她坐在椅子上,掏出香烟。

    “抽烟可以吗?”她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可以。”系色中枢回答了,却让阮黎医生皱了皱眉头,仿佛她并不期待系色中枢的回答。

    “竟然可以抽烟?”阮黎医生讽刺般笑了笑,但还是麻利地点燃了香烟。她十分清楚,自己此时在做的一些事情,完全违反了实验室规范。然而,至深之夜并非正常的试验,所有外在的因素,包括她这个人站在这里,做了某些动作,抽了烟,都有可能产生影响,进而导致不同的结果——可是,这样的不同结果,到底是好的,还是会坏的,是完全不能预先判断的。

    至深之夜的试验,当然不是这种外在因素的影响越多就越好,所以,才将整个实验室封闭。但是,也并非是,要保证没有任何外在因素的影响那么严格,所以,无论阮黎医生呆在实验室里的这段时间想要做什么,都没有问题。哪怕她突然打开实验舱,将几个高川复制体杀死,都只是会被视为“环境因素”的一部分。

    阮黎医生十分清楚这些事情,所以,反而没有那种“为所欲为”的想法。

    “系色中枢,还在吗?”她突然问。

    没有回应。

    “高川死了,你变成这个样子,心里没有怨恨吗?看到这些高川复制体,有怎样的想法?”阮黎医生吸了几口烟,突然问到。

    “没有想法,因为,高川并没有死亡。”系色中枢的回应,让阮黎医生的手指顿了顿。

    “没有死亡吗?真是感性的说法,系色,你果然还活着。”阮黎医生说:“但是,只是沉湎于过去,是看不清未来的。高川已经死了,这次的试验是基于这个前提才进行的。”

    系色中枢没有回应。之后,阮黎医生又说了一些事情,不乏刻意的刺激性言辞,但系色中枢仿佛彻底离开了一般。

    阮黎医生沉默下来,将烟头在烟灰缸里捻熄,对麦克风说:“最后一次自检,确认无误后脱离系色中枢。”

    “自检开始……自检完成,确认无误,开始脱离系色中枢。”系色中枢的声音响起,顿了顿,似乎自行添加了一句:“祝您好运,阮黎医生。”

    好运吗?阮黎医生笑了笑,这一次,实验室内彻底安静下来。不久后,机器运作的声音,也越来越响亮,指示灯的闪烁也越来越频繁,所有的显示屏开启着,窗口和文字,不断打开又消失,全自动化的运作,带来了巨量的数据。这些数据从某个固定屏幕,自下而上升起,又在另一个屏幕上,自上而下落去。而所有的数据,都由可以认知的数据码和无法确认的乱码构成。

    阮黎医生十分清楚,随着工作进度的推进,乱码还会在总体数据量中增加。在某种意义上,这些乱码才是最有价值的东西。

    五颜六色的灯光,让整个实验室变得古怪迷离。阮黎医生静静地躺在椅子里,迷离的光映在她的脸上,让她的表情也变得迷离。

    突然,她咳嗽几声,她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可是,这个实验室里,本该不存在自己之外的其他人。

    她稍稍转过视线,却有一种什么人从背后闪过的感觉。她猛然去看,却又一无所获。

    幻听和幻觉吗?阮黎医生心想,第一管抑制剂的效果,已经不足以抑制病情的恶化了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