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16 不
    山顶祭台上的景象没有出乎我的想象。五十一区的人正在主持仪式的进行。魔法阵的风格近似末日真理教的早期风格,和矩阵形状的魔法阵相比,通过山顶祭台原有纹路进行补完的魔法阵充满了古代神秘学的味道,但大概不是出于“效率”方面的考量。我不太了解科幻风格的矩形魔法阵和古代神秘学风格的芒星魔法阵到底有哪些差别,说到底,我虽然研究过神秘学,但这些神秘学的资料无法解释“神秘”,而仅仅是起到一种促进联想的作用。

    神秘专家的想象力和接受能力,决定了在一起神秘事件中,自身的心理因素,以及对神秘现象的适应能力。倘若一个神秘现象,在神秘专家的记忆中,可以和某个神秘学知识靠拢,哪怕其本质不同,也比面对一个完全未知的神秘现象时,更占据心理上的优势,进而让行动变得更加果断和有效率,但反过来,完全依赖大脑中的神秘学知识也是极为危险的。

    这其中有一个度的问题,当一个神秘现象和自身的神秘学知识靠拢时,如何处理相似的问题,如何将两者划分界限,期间的度也并非是通用的,而必须针对当时的情况进行把握。这是一种极为考验直觉、经验和运气的问题,很少可以做到预先提防,因此,真正身经百战的神秘专家才如此之少。

    我一直都在和神秘专家打交道,看起来似乎周围全都是这样的人,但我也十分清楚,这仅仅是一种错觉而已。

    能够经历多次神秘事件洗礼的神秘专家,是极为罕见的,就拿过去的我来说。在上一次末日幻境里,拥有三级魔纹和使魔的我自己也没能活过一年。在这一次的末日幻境中,一直幸存下来的走火和锉刀等人,在上一次末日幻境比我死得还早。别看这一次侵攻拉斯维加斯中继器,nog集合了一直上百人的神秘专家团队,看似势力极为庞大。但真正活到了现在的神秘专家又有几个呢?

    根据早先约翰牛的情报,nog队伍的幸存者如今只剩下三分之一,预先说明的“九死一生”的几率,在决战到来之前都快要达标了。nog队伍作为一个极有实力的团队,都不得不接受这样的战损,其他的神秘组织也不会好过到哪里。我知道,只是自己无法观测到他们的死亡,因而才有一种“敌人无穷无尽”的感觉。

    敌人也是有极限的,我和他们所争取的。就是在各自的极限到来之前将事情办成。

    在半岛和噩梦中,被我杀死的神秘专家不下十个,但也就仅仅是这样的数量,都足以让敌人不得不谨慎再三。如果他们可以重拳出击,一口气将我打死,他们肯定会这么做,而他们使用添油战术,最终被我斩杀了这么多神秘专家。看似是一种不智的行为,但在他们最终的目的暴露出来前。我又如何能将他们视为愚蠢?更甚者,在一起神秘事件中,各方的目的有可能都不会暴露出来,如果只看到对方损失了多少人手,就认为其是失败的,这种判断其实也谈不上明智。

    想要衡量一个神秘组织。一个神秘专家,在一场神秘事件中是否取得了“胜利”,其实并没有一个关键性的标准。每个人只能衡量自己,当自己的目的达成时,可以认为自己是胜利者。但却无法评断对方是否失败者。

    五十一区的人损失了不少,在nog队伍进入拉斯维加斯之前,他们就已经独立行动。当时我还在nog队伍中,以组织的方式判断过,他们的损失是真实的,也并非是刻意的。之后五十一区陆续在这个中继器世界中进行投入,更是强势主导了一次大计划,这样的大计划在众多神秘组织的环视下,必然要承受巨大的压力和代价。

    因此,哪怕眼前这些军人打扮,拥有十分明显的五十一区风格的神秘专家还不到十人,我也不觉得他们是诱饵。如果他们死亡,五十一区也不可能毫不在意。那么,到底是什么理由,让他们确信我不会在这里动手呢?

    我能想到的答案不多,但是,我还是想要试探一下,他们仅以这样的战力配置守护祭台的理由。

    比眨眼更快,无形的高速通道已经连接了这八个军人。

    但是同样快的,还有一道光。

    在我绕着祭台奔驰的时候,这道光突然出现,在此之前,它并未被连锁判定观测到,就如同从虚无中诞生出来般。我可以比这道光更快,但这没有意义,在它出现的时候,我就已经明白这道光到底是什么。

    我停下脚步,光也回退到五芒星魔法阵的中心。然后,光有了形体,在有了形体之后,光迅速退去,留下熟悉的身影。

    “诺夫斯基。”我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不过,这位打过好几次交道的命运之子,看起来却没有一决胜负的想法。

    “高川先生。没必要这么匆忙。”诺夫斯基的样子,又和之前有了许多变化,仅仅就相貌来说,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人,然而,我绝对不会错认。它的存在性是如此独特,而就整个半岛来说,可以阻止我的人也不多见,它是寥寥数位中的一人。

    它可以和我对抗,甚至在正常情况下比我更强,并不是因为它可以用光的形态移动,而在于它拥有的那种类似于降维的神秘,已经不是“达到或超越光速”就能突破的,那已经是不属于“速度”概念的神秘。

    在富江已经离去的现在,我自信不会被它杀死,但也没有把握可以突破它的拦截。因此,当它出现的时候,我的进攻变得没有意义。除非在我对其进行牵制的时候,还有其他人对五十一区展开行动。在我的设想中,最有可能采取行动的是纳粹,而独立行动的爱德华神父也是极端条件下的天然盟友。

    然而。我没有在祭台上观测到两者,倘若他们隐藏起来,也绝对不会轻易出现。

    爱德华神父有怎样的目标,我多少可以猜出来,但是,纳粹方面对我们这些人的行动一直表现得无动于衷。又是出于怎样的理由,就很难判断了。但只要没有确切的情报,就能认为,目前看似对侵攻中继器的各方有利的局面,对纳粹方面也来说,也并不是一种劣势,反而,必须考虑“他们也期待这样的发展”的可能性。

    我从来都不觉得其他人都是笨蛋,但正因为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反而觉得越是靠近最终决战的时刻,局面就越是诡谲。

    由百鬼夜行异化而来的“高川”们不断被祭台魔法阵“消化”,成为五芒星的五个定点的火,这团火也并非是让这个至深之夜的万物异化成“高川”的磷火,更像是“篝火”。

    篝火平静地燃烧着,在这片阴冷昏暗的至深之夜中,就像是充满了希望的光和热。就好似这个噩梦中所失去的所有美好,都汇聚在这火焰中。这样的感觉。让祭台魔法阵似乎变得不那么邪恶。但是,在神秘学中,凝聚的希望也往往会带来最深沉的绝望,而把希望变成绝望,也历来是末日真理教拿手也热衷去做的事情。

    我对这一群群没有认同感的“高川”们被消化成篝火的景象,没有太多的抗拒心理。但也不会觉得,五十一区做出这些事情,是为了拯救什么。五十一区的行动往往充满了政治意义,对于他们来说,哪怕是牺牲了许多东西。也要获得中继器,是一种极为正常的思维模式吧。而要获得中继器的理由,也当然不会是和网络球那样,纯粹是为了拯救世界。从国家暴力机关的角度来说,“拯救世界”也可以只是一个手段,一个口号而已。尽管在我们这些神秘专家来看,世界末日的钟声已经敲响,但这也仅仅是我们从自身的角度去观测这个世界的结果,在其他人的看法中,“世界虽然变得混乱,但只是一种社会性的历史重复”这样的想法,也肯定是存在的。

    纳粹的侵攻也许很猛烈,但并非无法抗拒,而在纳粹的侵攻之前,人类社会虽然有种种问题,但也仍旧在持续发展。因此,以意外的方式,从月球复出的纳粹余孽,也不过是看起来凶狠,但迟早会被解决,那么,在解决纳粹的过程中,针对全球形式的各种问题,以及解决了纳粹之后的问题,都必须尽早有所准备。

    五十一区侵攻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理由,大概就是从国家政治角度来说,必须夺还领土,扭转战线局势,并为战后世界的再分配做好准备。

    五十一区是国家暴力机关,这也是五十一区和大多数神秘组织在本质上的最大差别,天然和大多数神秘组织有矛盾,也是他们可以和任何神秘组织进行合作,包括末日真理教在内的原因之一。

    大概也正因为他们的立场特殊,所以,在其表现出强烈的行动意志之后,也才被各方神秘组织默认由其主导这一次的献祭仪式。或者说,他们在这一系列的事件中,扮演着相当程度的“润滑剂”的角色。正是他们的存在,才让彼此间不那么友好,甚至带有强烈对抗性的神秘组织,可以用这种旁观和协助的方式,勉强统一力量,去对抗具备先天优势的纳粹。

    即便我可以想清楚其中的关要,明白五十一区所做的事情,对自己的计划也有推动作用,但是,五十一区也仍旧是我的敌人,这一点是从来都没有改变的。

    也许他们有着许多大义凛然的理由,要求我和其他人一样沉默,可是,这种理智上可以明白的东西,无法阻止感性上的反感。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仅仅是“对自己的计划有利”就可以压抑自己的感性,不去做那些在自己觉得必须去做的事情吗?

    仅仅是因为“阻止了对方,对自己不利。自己要做的事情,不会给自己带来好处,也不会真正改变他人的悲惨。自己的想法太过理想化,而无法拯救什么”如此理性明智的理由,就可以不去做那些自己认为应该去做的事情吗?

    每个人都是要死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悲惨和喜悦,我既无法阻止死亡,也无法让每个人都处于永恒的喜悦中,那么,我就应该用一种冷漠的态度,去应对发生在眼前的,让自己觉得不舒服的悲剧吗?

    倘若我的选择只有如此,那我到底是多么“无关紧要”啊。那样的自己,对这个世界,对于他人来说,岂不是“有没有都无所谓”吗?

    所以,我的行为有了矛盾,我在患得患失中,进行着自己的计划。我苦恼,我痛苦,我悲伤,我绝望的同时,又无法忘怀希望。

    我十分清楚,自己的行动会被利用,也有可能反而会造成更多的破坏和悲伤,自己的目光是局限的,也有许多愚蠢的地方。

    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也许发生了我不想让它发生的事情。可是,我仍旧忘不掉,在我可以看到的地方,已经发生的那些痛苦和绝望的事情。

    我站在这里,可不仅仅是为了计划而来的。的确,计划很重要,但是,我就是想要打上一场。痛痛快快地,抛却一切地,和我认为是“凶手”的家伙们,硬碰硬干上一仗。

    会被利用?会对计划造成影响?一大堆怪物还在黑暗中注视着?

    没关系。

    就像是富江所说的那样,战斗,其实是可以十分单纯的。

    “命运之子”诺夫斯基毫无疑问是极为强大的敌人,我毫无胜算。但是,哪怕它对我说“不需要这么匆忙”,我只是这么对它说:“不!”

    我就是要打!

    哪怕他们在做着“更有大局观”的事情,我也要打!

    哪怕无论胜负都对自己不利,我也要打!

    我不去想他们到底有什么深意,我也不理会他们有什么深谋远虑,也不理会他们有多么崇高的目标。

    我不理会他们有多强,也不去想,他们要站在哪一边,也不去听他们的辩解。

    自己的判断和行为是否正确?是否正义?是否英雄?不知道,这一刻,我抛却这些思考。

    “来战!”我将锯齿大刀狠狠挥动,速掠超能的无形高速通道,在整个祭台上蔓延,缠绕在这里的每一个人和非人身上。超负荷运作的连锁判定,沉重得让我流出鼻血,我擦掉。

    然后,我开始疾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