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22 梦醒时分
    诺夫斯基在一个照面下就被月神吃掉,这是谁都无法预料到的情况,我不觉得这位命运之子就这么死掉,按照神秘学中所描述的一些经典战斗,进入对方体内不失是一个克敌制胜的好办法。但我也不能就这么眼睁睁任由两者施为,而自己什么都不做。之前和诺夫斯基的战斗是一回事,和月神的战斗又是另一回事,两者所代表的意义和自己必须肩负的责任完全不能混作一谈。

    锯齿大刀在砍到月神的手腕上时,就被那古怪而强大的反作用力击飞,但这并不是什么让人觉得惊讶的事情。正好相反,哪怕可以一刀斩断它的手腕,我也不觉得这种程度的伤势对它来说有多么不得了,更不可能是会影响它的战斗力的伤势,也许没有这种硬度,也会以“强大的自愈能力”体现出来。

    攻击无效的结果,早就在预计当中。我没有半点迟疑,持盾翻上月神的手臂,向它的颈脖速掠。在如此接近的距离,速掠超能的相对特性和之前判断的一样,彻底失去效果,而以此时的速度,对比起月神自身的特异现象产生的速度,完全快不到哪里去。我可以感受到脚下的肌肤宛如泥沼,双脚踩上去就如同被蛛网站住的蜜蜂。连锁判定可以观测到,仿佛毛发一样的东西正从遍布皱褶的肌肤下钻出,它们充满了活性和攻击性,紧贴着我的脚后跟席卷而来。

    这些毛发席卷过的地方,露出了干净光滑,拥有紫色光晕的鳞片。鳞甲化的部位,和单纯只是肌肤皱褶的部位,截然是丑陋和美丽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观感。

    我只比这些毛发的席卷快了一步,这一步就是最终的距离。当我冲到月神的肩膀时。它的大半个身体都已经鳞甲化,看上去就如同某种冷血的四足两栖动物。它的另一只手拍向肩膀,对我来说,不算很快,但实际应该是极快的,倘若被击中。肯定会变成肉酱。我在千军一发之际跃起,抓住尚在空中回旋的锯齿大刀。

    月神已经拍中自己的肩膀,顿时有巨大的冲击以那处为中心扩散,肉眼的视野一片扭曲。我将身体缩在盾牌后,这股冲击的力量就好似击鼓一样,猛然撞在盾牌上,将我推出十几米外。我可以感觉到,速掠超能的相对快特性又起作用了。

    我没有停步,多年的经验让我在击中之后的瞬息间就重新找到平衡。冲击波无法越过盾牌对我造成任何伤势,仅仅是达到击退的效果。落地的同时,我保持这十几米的距离绕着月神疾驰。如我所料,月神稍稍探出上半身,那张遍布黑洞,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头部陡然绽放光芒。

    就如同激光扫射一般,凝聚的光像是利箭,像是栅栏。毫无规律地向四面八方射击和倾轧,地面眨眼之间就被洞穿。被犁出一条条交错的沟壑,空气的温度也在剧烈上升。从天而降的灰烬原本就带着火星,这一下火星被彻底引爆了,不时有脑袋大的火光在空中绽放。我以比这些现象产生更快的速度,在彼此距离不断变换的火和光之间穿梭,换做是其他的高速移动能力者。大概也要饮恨在这种大范围,密集又毫无规律的攻势下。

    倘若我没有保持这个可以让相对快特性发挥作用的距离,哪怕手持盾牌,也会变得十分狼狈吧。闪避的时候,我尝试用盾牌接触这些光束和火焰。表面很快就产生了焦灼的痕迹,落在人体上,大概只需要一秒钟都不到的时间,就能把骨头都化作灰烬。

    然而,即便是这么可怕的攻击,仍旧没有体现出我所想象的,一个“纳粹利用中继器力量调制的怪物”的真正实力。中继器的力量有多可怕,并不在于这种直接的光热现象,而是那种通过人类集体潜意识层面去改天换地的力量。时间、空间、因果、各种用科学来描述的规律,乃至于只存在于概念,因为现象过于复杂而无法直接清晰呈现出来的东西,和只有在人们的想象中才存在的东西,都会以一种超过当前人们可以理解范围的方式发挥作用。

    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曾经完成类似于“世界线跃迁”的现象,五十一区的中继器通过诺夫斯基产生类似于降维般的现象,伦敦网络球总部的中继器虽然在目前为止,都没有在玛索身上体现出什么直白而强大的效果,然而,既然玛索已经抵达这个中继器世界,就证明它已经开始产生作用。

    如此推断,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月神”绝对具备类似的能力,而那才是“月神”真正让人感到棘手,被久远以前的末日真理教称为“末日的领航者”。眼下的战斗强度,对大部分神秘专家来说,已经是难以负荷,但对于眼前的这个怪物来说,仅仅是小菜一碟。

    覆盖了方圆百米的攻势完全没有任何削弱的迹象,连锁判定的观测却让我感受到山体的龟裂和颤动。这座支撑祭台,被削成了一根柱体的山峰即将崩塌。而距离月神的反击,也不过才不到十秒的时间。

    我可以在当前的相对快特性下,自由穿梭在快速激发的光束和火焰之间,然而,一旦越过这个十几米的距离,贸然接近月神,很可能就会瞬间失去速度上的优势,被这一波攻势吞没。不过,如此猛烈的攻势,同样意味着高强度的临时数据对冲的发散,让我可以同时感受到,四级魔纹就如同饕餮一样,源源不绝吞噬着无数不在的某种东西。

    下一刻,我感到脚下一沉,身体开始倾斜,在保持平衡的同时,山体的倾塌更加明显了。祭台上的裂痕更加深重,不断向四周蔓延,破碎的石板翘起,另一半又在下沉,岩石松脱出来,掉出悬崖。巨大的轰鸣声从山腹中传来,沉闷如同雷鸣。

    然而,哪怕是山体崩溃,对月神也没有任何妨碍,因为它一直是悬浮在半空的。我在瞬息间,就绕着它转了七八圈。却找不到半点有效的近战机会。锯齿大刀是一把好武器,然而对眼下的战况已经无能为力。我确认了这一点,迅速向后撤去。脚下的岩石开始破碎,我在主动跃出悬崖的同时,看到了整个山体的彻底崩溃。

    距离地面有一百多米,十秒左右的时间,足以让我完成再战的准备。在速掠状态下,时间的流动对我来说,既不稳定。也不迅猛,它就像是一条涓涓的小溪,而我在间或的一刻,甚至可以跃出溪面。可无论我是在小溪中游荡,还是跃出溪面,所观测到的“月神”都是极其稳定的,这就是一种神秘,一种异常。一种可怕的力量。

    我在下坠,四级魔纹传来灼烧的痛楚。呼吸之间。月神朝我俯冲下来,它那巨大的体格就让人感受到,哪怕它什么都不做,仅仅是撞中,也令人难以承受。我还有力量,之前主动后撤拉开的距离。足以让速掠超能所的速度值提升到一个让我和月神之间的距离缩小速度极度延缓的程度,在这个时间长度内,我完全可以进行伪片翼骑士的转化,亦或者构筑ky3001的枪炮阵地。

    我自信可以和它周旋更长的时间,可是。我不觉得有战胜这个怪物的机会。

    我不清楚这个至深之夜对月神来说,到底是一种增幅还是一种限制,可是,我十分清楚,各方神秘组织并不打算将这个至深之夜做为最终战场。众人在至深之夜的计划只是为了将月神硬生生从噩梦拉斯维加斯里拖出来,到此为止,整个作战计划,只完成了一半。

    另一半的计划,肯定是为了制造战胜月神的机会。

    我闭上眼睛,调动意识行走的力量,死亡近在咫尺,巨大的恐惧让我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都在颤抖。然后,眼前的一切,就好似关闭的电视,猛然陷入一无所有的黑暗中。我觉得自己已经不是从至深之夜的悬崖上坠落,而是在灵魂的黑暗深渊中坠落,同样是坠落,同样是巨大的恐惧感,可是,下方依稀可以感受到的某种可怕存在,以及感受它时所产生的巨大恐惧,却伴随着一种让内心平静而温暖的熟悉感。

    我知道,那是“江”。

    期间又产生巨大的痛苦,让我看到莫名的幻象,明明什么都没有的黑暗中,隐约有许多的脸浮现,我看不清楚它是什么相貌,但却直觉觉得,每一张都是我的脸。

    不,应该说,是“高川”的脸。

    然后,我听到了声音。

    像是“高川”在说话,又像是“江”在说话——没有任何证据,只是这么觉得罢了。

    可是,两种不同的声音,却又让人觉得不是在交谈,而是各自叙述着什么,同时讲述着什么。

    我感到烦躁,感到沉闷,感到难以忍受的痛苦,那些可怕的,从来都没有如此清晰过的负面情绪,从四面八方挤入我的身体,我的脑海,我的灵魂。我觉得自己被吹得肿胀,快要爆炸了。

    即便如此,我也无法开口,无法发出声音。我看不到自己的身体,却感受到,自己在融化,像是变成了液体,和其他液体混合在一起,然后又凝固起来。

    我在坠落中抽搐,翻滚。我似乎看到了,它在这个黑暗深渊的不知道有多深的底部,睁开了一只眼睛。

    视野倒转,现代文明的产物,隐约有熟悉感的天花板,空气中浓郁的消毒水味道,以及大片大片的指示灯,一下子涌入眼帘。我这才意识到,是自己睁开了眼睛。

    先是左眼睁开了,然后是右眼。痛苦的味道还残留着,身体无法动弹,可以感受到手脚、脖子和腰带被紧紧地束缚起来。

    阮黎医生的脸从侧上方钻入视野中,她拿起小手电,朝我的眼睛照来。我感到不适,下意识想要眼睛,却被她的手指撑着。之后才听到她说:“干得好,阿川,你总算是挺过来了。”

    她的话勾起我脑海中的记忆。我猛然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我服用了特制版的“乐园”,之后才进入至深之夜的噩梦,此时不过是从噩梦中醒来而已,但对阮黎医生来说,大概就是对药效的最好证明。我服药后的反应肯定很激烈,才被如此紧密地禁锢着。

    阮黎医生从我的眼角走过,在看不到的地方,摆弄着什么器具,发出零碎的碰撞声,一边说:“排异反应已经减弱。不用担心,阿川,那只是噩梦罢了。白色克劳迪娅的作用就是这样,给你一个噩梦,这个噩梦反映着你的身体各种异常变化,如果你能挺过来,就是胜利。当然,也不排除以后还会做噩梦的可能,但近期内应该不会再出现了。根据我的研究,白色克劳迪娅对人类的精神侵蚀,和做白日梦差不多,只是因为一些复杂的原因,让人们自身的潜意识无法意识到自身行为和意识的割裂。服用了我制造的‘乐园’,你会做一个和白色克劳迪娅密切关联的噩梦,然后彻底地和白色克劳迪娅的侵蚀说拜拜,当然,我还不确定时效有多长。”

    我不由得长长呼了一口气,并不是我不相信阮黎医生的说法,只是我和她看待世界的角度根本就不一样。对她来说,至深之夜仅仅是一个和白色克劳迪娅密切关联的噩梦,可对我来说,却有着更加重要的意义。我不会忽略在这个噩梦中,以及在噩梦结束的时候,所感受到的点点滴滴,那都是充满了暗示性的信息。

    不过,话又说回来,能够这么顺利就脱离至深之夜,还真是让人松了一口气。我并不担心自己,而是担心阮黎医生。和月神对战的情况不妙,证明了计划后继执行的必要性,我十分确定,半岛上的情况将会出现一个巨大的转折点。

    在这种时候,倘若我无法醒来,阮黎医生的处境会变得十分糟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