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37 四天院伽椰子
    约翰牛说到和涉及到研讨会的许多人都已经死亡,我不禁想到三井冢夫、健身教练和占卜师等人,可是,死掉的人是如此之多,约翰牛也不完全清楚每个人的情况。目前还有少部分是处于“下落不明”的状态,但因为临时数据对冲的缘故,最终能够幸存下来的人究竟有多少,也是十分不乐观的。

    如今半岛上的普通人,无论是什么身份,基本上都已经死光了。我在至深之夜救下一个女孩,但是,却难以肯定,她在如今的半岛上也能够存活下来。不过,相比起其他病人,她呆在人形系身边,安全应该更有保障。

    我没有多提至深之夜里的事情,只是安静地听约翰牛讲述当下半岛上的情况。这次重逢本该是让人感到欣喜的,但如今只有一种惆怅的沉默。

    阮黎医生对研讨会的下场没有发表任何看法,因为,她之前就已经对我说过“研讨会的人有不少已经被白色克劳迪娅侵蚀”这样的话,我这个时候,不由得想,也许她从一开始就对研讨会的存亡不抱有期待。她所做出的各种布置和行为,如果是基于研讨会此时的下场为前提,那就更加容易说得通了。一群随时都可能被白色克劳迪娅侵蚀的人,以及一群已经被白色克劳迪娅侵蚀的人,在竭尽全力地研究对抗白色克劳迪娅的方法,这就是这个半岛上的研讨会的本质。

    那么,这些人和病院现实中研究“病毒”的那些人又有什么不同呢?这里正在发生的情况,让我觉得有一种隐约的预兆,仿佛暗示着病院现实中的研究,也将步入这个半岛的后尘。该不会,病院现实中的阮黎医生和安德医生他们也在面临着同样的绝境吧?末日症候群已经在病院的管理层中扩散了吗?虽然从来都没有想过这方面的变化。但是,却又必须承认,病院现实里的病院本就是和“病毒”最接近的一批人,研究“病毒”却无法针对“病毒”做出有效防范的研究人员,最终患上末日症候的未来是存在的。

    在我的眼前逐渐陷入崩溃的末日幻境和中继器世界,就像是在冥冥中向我预言。病院现实的世界也必然走上末日的进程。

    病院现实对我来说是特殊的,它的存在,让我可以用一种截然不同的角度去观测末日幻境,将自身的遭遇,用一条清晰的脉络联系起来。有很多时候,病院现实相对于末日幻境,是处于一种俯瞰的位置,更接近一种终点般的真实,然而。我一直都对此抱有疑虑,它真的是真正的最后的真实吗?是一切神秘、未知和精神幻觉的终点吗?但在我得到确定的答案之前,我就已经再次感受到它也必然迎来末日的先兆了。

    虽然我的思考十分复杂,但是,在得出结论的时候,十分简单——倘若无论是真实还是虚幻,都必然是迎来末日,那么。真实和虚幻又有什么差别呢?这已经不是“身处哪里,哪里就是真实”的问题了。我观测世界的时候。总是希望真实是没有末日的,至少,真实的世界应该是可以得到拯救的,但如果病院现实也已经响起末日的脚步声,那么,将病院现实和末日幻境联系起来。以一方去拯救另一方的设想,又还有什么意义呢?

    同样陷入末日进程的病院现实,是没有资格去挽救末日幻境的,反过来,想要通过末日幻境去拯救病院现实。就必须抢在病院现实的末日降临之前完成末日幻境里的计划。我不确定,自己的计划,以及系色中枢和超级桃乐丝她们的计划,哪一个更快,亦或者说,哪一个才能抢在病院现实的末日之前完成。

    我无法确定病院现实的末日进程,系色中枢可以观测病院现实的末日进程,但其自身却必然受到影响。

    我感觉到时间越来越紧迫,然而,我这边已经无论如何也无法加快进度了。

    阮黎医生有些苦恼地思索着,我不知道她在思索什么,是在思考自身的问题,还是在思考研讨会的问题。但是,我有点儿觉得,她觉得自己被白色克劳迪娅侵蚀的这一状态,也必然和病院现实的阮黎医生的身体状况有关,也许,病院现实里的阮黎医生也已经成为了末日症候群患者,而且病情不轻。

    说实话,当我感觉到病院现实的状况发生巨大变化的时候,的确有些束手无策,所能推想到的东西,也让我有些丧气。不过,这样的变化,仍旧没有超出我的计划所基于的最坏预想。反而是我所了解的系色中枢和超级系色她们的计划,很可能会早一步被这种变化逼迫到一个失败的临界点。

    毫无疑问,倘若对“病毒”的抗争,不得不落入绝境,那么,我的计划拥有更强的包容性和绝境底线的承受力。如果系色中枢和超级桃乐丝的反击计划,在开始之前就已经被严峻的事态掐灭其成功的可能性,那么,我的计划,就是绝境反击的唯一可能了。

    我用这个理由,对自己进行心理调整,尽快从可以预感到的严峻事态的压力中恢复斗志。我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很快就要再次步入战场。

    “你知道五十一区的情况吗?”我调整着自己的情绪,打破沉默,向约翰牛提起四天院伽椰子的事情。

    “当然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约翰牛冷笑一声,显然,四天院伽椰子这个名字也让她的心情不是很好,我觉得,可能是nog队伍已经在她的手中吃过亏了,“她可是拉着五十一区的虎皮干了一场大事。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五十一区还隐藏有这么一个人物。”说到这里,她叹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头,表情中的苦恼根本就不可能是伪装出来的,“末日真理教是什么情况,我不清楚。但是我们这些人,全都被五十一区给骗了。命运之子被五十一区当成了幌子来用,真正的杀手其实是那个四天院伽椰子。”

    约翰牛说到这里,顿了顿,对我说:“你知道,五十一区一直在这里发展黑烟之脸。”

    我点点头。于是她继续说:“黑烟之脸看起来是由命运之子领导的,五十一区的举措,就像是要让命运之子结合大量黑烟之脸的力量,作为月神的对手。但实际上,这些举措都不过是为四天院伽椰子打掩护而已,黑烟之脸也没有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

    “黑水。”我知道,约翰牛的言下之意。

    “是的,黑水。五十一区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里留有后门,四天院伽椰子就是后门的负责人。她对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研究十分深入,已经到了可以在满足一定条件的时候,利用中继器力量的程度了。在纳粹回收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后,很可能没有察觉到四天院伽椰子留下的后门。就算末日真理教和五十一区有关系,也无法从五十一区那里得到这个后门的情报。正因为四天院伽椰子是掌握这个后门的人,所以,她和五十一区才是一种对等的合作关系,也才会取代命运之子。成为五十一区的底牌。”约翰牛说这些话的时候,我一边在观察阮黎医生的情况。阮黎医生的表情恍惚,我觉得她没有听我们的交谈,换句话来说,她有可能没有接受我和约翰牛带来的关于末日幻境的情报,我不觉得,这是偶然的。

    倘若说。在前往地下河的时候,阮黎医生感受到“神秘”,是她在这个中继器的特殊性受到了干扰,那么,现在的情况又让我觉得。这种干扰并不彻底。

    只听到约翰牛继续说到:“我这里已经找到一些线索,都指向一个可能性:神秘在这个世界的扩散,最主要的推手就是四天院伽椰子。因为我们nog和五十一区的动作太大了,反而掩盖了她的存在。高川先生,电子恶魔使者进入噩梦拉斯维加斯之前,是要先遭遇鬼影噩梦的。而人们成为电子恶魔使者,渡过鬼影噩梦,进入噩梦拉斯维加斯,再返回现实的过程,是会改变他们自身存在性质的,而黑烟之脸的种子,五十一区称之为‘特洛伊’的病毒,就在这个过程中植入每一个电子恶魔使者的体内。”

    “特洛伊。”我重复着,因为,这个名字的确富有深意。

    “特洛伊木马的故事,想必你也知道。”约翰牛沉着脸说:“四天院伽椰子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开了后门,促成了电子恶魔使者的变化,又以黑烟之脸为掩饰,用特洛伊病毒在电子恶魔使者体内开了后门。”

    “我明白了。”我点点头,过去诸多难以理解的情况,这个时候都似乎有了答案,“那么,你说的,我们无法离开这个半岛……”

    “是的,半岛已经被封锁了,不是因为异空间,而是因为四天院伽椰子。”我察觉到,约翰牛此时的手有些发抖:“半岛之外的正常人已经十不余一,当他们接触神秘,成为电子恶魔使者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成为黑水的一部分。就算是神秘专家,一旦成为电子恶魔使者,也会在这个转化过程中伤亡惨重。如今,半岛之外的地方,已经被黑水淹没了,那是由四十多亿人构成的黑水,四天院伽椰子就是这股力量的拥有者。她没有因此和五十一区分道扬镳,因为她对你们中央公国还有更多的想法,所以,她的胜利,也代表五十一区的胜利。”

    四十多亿人构成的黑水——这句话说出来是很轻巧,可是,它的意义之份量,完全让人透不过气来。哪怕黑水的神秘比不上中继器,但是这个中继器世界本就是中继器神秘的一部分,而这个世界中的人类又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四十多亿人构成的黑水,不仅仅在数量上骇人听闻,也同时意味着,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力量已经被四天院伽椰子狠狠地咬下了一大口。

    在这之前,我想,也没有人真的见证过“四十多亿人”这种份量的神秘。然而,它现在出现了。约翰牛提起这件事,手就开始发抖,我对此深有同感,因为,这的确是可怕得几乎没什么真实感的情况。

    空气再度陷入沉默中,四天院伽椰子的力量比任何人想象的都更要强大,“四十多亿人”的份量,也足以让她成为战胜月神的最强力单位,也同时是占据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最强有力候选。而她和五十一区的合作关系,也像约翰牛说的那样,她的胜利,也同时意味着五十一区的胜利。假设四天院伽椰子夺走了拉斯维加斯中继器,那么,对末日幻境的形势来说,她的意志就会成为变革的关键点,中央公国的实力再强大,也必然会被四天院伽椰子的影响力干涉,而五十一区也必然会影响扩散之后重启亚太战略。

    拥有黑水的四天院伽椰子,无论在理论上、感觉上,还是在实际能力上,都肯定要比命运之子诺夫斯基更强,诺夫斯基虽然得到了五十一区中继器力量的支持,但其本身的来历就是最大的弱点之一。

    那么,现在的四天院伽椰子和末日真理教的最终兵器相比,哪一个更加强大?真的很难判断。但无论如何去敌视她,都必须承认,她已经是一个了不得的超强角色。

    “算了。就算是四天院伽椰子,也得先干掉月神和所有竞争者,才能放出大话。你看,她现在不是多做少说吗?”我对约翰牛说。

    “这可不是安慰。”约翰牛苦笑着。

    “本来就不是安慰。”我说,“我之前在地下河遇到她了,能活下来,就意味着,她的准备工作还没有结束,否则四十亿人构成的黑水,不可能就这么轻松然让我渡过。但既然她没有展现出四十亿这个份量的力量,那就证明,我们还有机会。”

    约翰牛沉默了半晌,说:“对了,黑水有一个正式的名称:特洛伊木马群连构体。”

    “还是黑水比较朗朗上口。”

    “说的也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