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20 月神降临
    不断注入“高川”的篝火给人一种越来越沉重的感觉。我抬头看向血月,噩梦拉斯维加斯仿佛快要从月面上坠落。猛然间,我似乎听到了咆哮声,但我十分肯定,那绝对不是常识中的声音。它带有巨大的信息,这些信息仿佛让其充满了情绪。紧接着,从血月那边传来一种蠢蠢欲动的感觉,无法看到切实的现象,就像是一时的错觉,但是,呆在另一边的铆钉等人也全都绷紧了身体。他们一直处于临战状态,注意力十分集中,而现在就更像是将这种状态再一次收缩凝聚起来。

    他们也开始抬头,唯一什么都没有做的,就只有玛索一人。玛索仿佛空壳一样,仅仅是站在人群中,哪怕我看过去,她也没有任何动静。我不知道她到底是怎样的状态,我有点担心,尽管理智告诉我,其实我更应该担心自己,玛索已经不仅仅是这个中继器世界的玛索了,她也同时是末日幻境中的玛索,两者早已经以我所不明白的方式结合在一起,我猜测那是人格保存装置或精神统合装置的作用,不过,具体情况到底如何,也无法进行确认。

    玛索在这个末日幻境中,已经拥有比正常状态下的我更强大的力量,她可以保护自己,而她此时的状态,在我的想法中也并非坏事。尽管她站在了网络球的那一边,但我也认为,这对她来说已经是很好的结果。

    无论玛索想做什么,亦或者做了什么,哪怕是让我的计划破产,我也打心底从来没有责怪她的想法。我只是担心她,希望她可以活得更好。只是,在末日幻境中。又有什么是最好的呢?一切都差劲极了。

    我的注意力又转回到血月上。这颗巨大的球体正在膨胀,给人一种高度正在降低的错觉,它显得越来越沉重,就好似快要无法漂浮在空中。抬头看着它,就觉得仿佛是月亮坠落,随时都会砸在自己所在的地方。我已经见识过许多大场面。但是,眼前的景象仍旧散发出一股让人惊悚的压迫感,恨不得立刻逃离此地。

    这种压迫感是极为不正常的,根本就不是眼前的景状给人带来心理上的压力这么简单,这股深入内心的力量,就是一种“神秘”,因为若是正常的情况,哪怕真的是月球砸下来,我也不会有半点动容。我仿佛听到心跳的声音。并不是自己的心跳,而是整个至深之夜所遍及的大地和天空都在鼓动,还在拉扯着我的心脏,也按照相同的频率跳动。

    我不由得想起聚集地中,产生异变后的礼拜堂,当时的那处地方,也让人不禁联想到心脏。在“神秘”的世界里,不存在孤立的神秘事件。哪怕当时会觉得是偶然的一起事件,在往后的遭遇中。也经常会感受到,和过去的某个事件有一种依稀的联系。倘若可以仔细观察每一次神秘事件中所出现的细节,就往往能够将之和其他的神秘事件连系起来,呈现出一副更深邃,也更为令人战栗的可能性。

    聚集地的异变绝对不是孤立的,礼拜堂的变化。在当时让人难以捉摸,但到了如今这个时候,也会仿佛揭开一层层面纱般,让人看到其背后的关联。

    “要开始了!”铆钉那边的人大声喊道,我不清楚。他到底是喊给谁听,但很显然,达到他那种程度的神秘专家绝对不会无的放矢。

    弥漫在山林间的灰雾一改平时漫无目的发散,绝望而疯狂的风推动它们朝同一个中心汇聚,站在山顶上俯瞰,就好似一条悬浮在半空的大河,形成了无数的支流,无论它们的源头是何处,最终都会汇聚到同一个地方——那就是已经被大火覆盖的聚集地,而在此时此刻,我才意识到,从这个高度看去,燃烧的聚集地本身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篝火。

    遍地的磷火开始瓦解,在磷火中燃烧并异化而成的“高川”,伴随着磷火的瓦解,也逐一崩溃。它们就好似由极微小的微粒构成,而在失去了凝聚的力量后,被绝望而疯狂的风一吹,便如松散的沙子般崩溃。崩溃是如此迅速,几个呼吸间,从山顶到山脚列队而行的“高川”们已经失去形体,迅速消失在眼前,仿佛之前那庞大的队伍,不过是一种幻觉。

    怪异在消失,磷火在消失,山林大地好似被刮去了一层,只剩下一片砂石裸露,毫无生气的荒野,以及在荒野上燃烧,形如篝火般的聚集地,再就是我们所在的山峰。哪怕是山峰,也同样在这种溃散中,失去了大量的山石,四面都只剩下险峻的悬崖。

    地貌被彻底改变了。

    而这宏伟得难以置信的变化,是在几个呼吸内就完成的。也只有如此可怕的变化,才让我更加清晰地认知到,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噩梦。哪怕自觉得自身有血有肉,有许多细节都呈现出物理性和实物性,但是,这里仍旧是一个噩梦。

    之前那种从天空,从血月传来的蠢蠢欲动的感觉,如今已经变得越来越清晰。

    风变得更大了,我甚至需要抓住锯齿大刀,也没有那种随时会被吹飞的感觉。对面的神秘专家们也大都抓住了外物,以此来稳固身体,他们看起来也相当狼狈。

    山顶祭台的五处“篝火”和山脚下的聚集地燃烧所形成的“篝火”交相呼应,我开始觉得,自己不是站在山顶,而是站在一个巨大的不明存在的身体上。它就如同山峰一样巨大,不,应该说,整个山峰就宛如是孕育它的蛋壳,是曾经埋葬它的坟墓,而此时此刻,它正在苏醒。

    眼前的一切看似旧的逝去,新的到来,又像是已存的被抹去,更久远之前存在的正在苏醒。

    我突然就理解了,这就是“解放”。当至深之夜开始的时候,其实这个噩梦中的一切。都已经处于这种“解放”的神秘的包围中,并深深受其影响,各方神秘组织就是打算利用这股力量,去完成自己的计划。他们的行动,并非是偷取,而是引导。是加速,是以最激烈的手段,让“解放”加速到来,然后——

    天空中出现了大量的灰雾传送门,那一个个的漩涡,大口大口地吞噬着灰雾和灰烬,然后吐出一个又一个的末日真理教巫师。巫师的人数在眨眼之间,就从无到有,由少到多。已经完全超过了我所猜测的,留在噩梦中的总人数。

    最低估算,也超过了一百人。末日真理教终于掀开了自己的第一张牌,在此之前,五十一区就如同他们的声喉,而现在,它们总算是自己说话了。

    山顶的气氛变得十分凝重,我已经不再是众人最为忌惮的对象。声势浩大的登场势力末日真理教才是众所瞩目的焦点。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顶着猎猎的山风。从地上拔出锯齿大刀,又将盾牌举起来。

    血月已经庞大得占据了视野所能看到的天空的五分之一,噩梦拉斯维加斯的全景从未如此清晰过,城市中的黑烟之脸密密麻麻,穿街过巷,给人一种躁动感。它们的聚合和运作,就如同将街巷变成脉络,将集团化的黑烟之脸变成符号,最终构成一个复杂而固有规律的巨型矩阵,这个矩阵因为重要构成部分之一的黑烟之脸的躁动。而给人一种濒临极限运转的感觉。

    我感觉到,情况似乎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

    仍旧没有人攻击那些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们,这些巫师也仿佛对山顶上的众人毫无防备,陡然间,彼此交错地飞翔起来。他们就如同穿花蝴蝶,在一种古怪的协调中,用自身的运动轨迹,交织成另一个立体状的复杂图案。

    这个图案是用肉眼难以察觉的,不过,只要可以将他们的运动轨迹描绘出来,就能明白那是什么东西。

    这些家伙和噩梦拉斯维加斯的黑烟之脸正在做的事情,在本质上极度相近——他们在构建一个巨大而立体的魔法阵。

    而在这个魔法阵成型的一刻,突然从血月中投射而来的光柱,贯穿了噩梦拉斯维加斯城市魔法阵和巫师立体魔法阵的中心,没入山顶祭台。

    然后,我看来了,一个双足双手,直立而起的怪物形象,从血月的表面浮现。它一出现,就迅速脱离了血月表面,给人一种更加立体,更加充满血肉的实质感。

    噩梦拉斯维加斯一直隐藏的怪物终于现身了。

    它张开双手,就像是要拥抱整个至深之夜般,徐徐从空中滑落。它的体积之大,初步判断足足有一栋摩天大楼的高度。

    我听到歌声,听到吟诵声,虽然不明其意,但却能感受到,仿佛整个噩梦都在歌颂它,赞美它,迎接它。它的整体轮廓给人一种神圣的感觉,可是,若是仔细去瞧,它的身体细节去给人极度的厌恶感,觉得那是极度丑陋的。不仅是丑陋,而且还在表达着一种极端负面的东西,只要凝视它,就觉得自己快要发疯,想要发泄,想要将一切都消灭掉,无论是这个怪物亦或者是自己人。仿佛只有湮灭其存在的痕迹,不留下可以证明其曾经存在的东西,包括自己在内,才能让自己得到解脱。

    毁灭一切,然后毁灭自己的恶意,在我的心中膨胀着。我十分清楚,这并非是自己的意志,但却无法阻止。我抓住盾牌和锯齿大刀的手都在颤抖,和我一样颤抖的,还有其他的神秘专家和已经停止飞翔的巫师们。

    如果说,这就是恐惧,应该也是正确的吧。

    唯一不受到影响的,似乎就只有玛索和诺夫斯基这两个和中继器密切关联的怪物。

    从天而降的,仿佛恶魔,又如同神祇的怪物,比前一阵子被诺夫斯基压制的时候,所感受到的压迫感还要强烈。哪怕是面对中继器玛索、命运之子和巨大沙耶的时候,都不会产生这种恐惧感,若要进行对比的话,除了心灵深渊之下的“江”之外,就是在这场侵袭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庞大作战计划开始之初,被末日真理教找到的那个藏匿于集体潜意识深处的怪物吧。

    不,现在直面这个从月面降临的怪物时,所承受的恐惧和压力,也仍旧隐约小于当时面对人类集体潜意识深处的怪物时所感受到的恐惧和压力。但是,哪怕对比出差距,也无法阻止手脚的颤抖。

    为什么这个怪物比玛索和诺夫斯基的影响力更加强烈?我猜测,很可能因为,这里就是它的主场。

    是的,这个藏匿于噩梦拉斯维加斯深处的怪物,是在这个中继器世界刻意孕育出来的,而且,它还被至深之夜的解放之力提前唤醒了。

    “哪怕是发育不良的状态也有这样的声势,我越来越觉得,这次计划是正确的。”铆钉突然说:“如果让它按照纳粹的步骤孕育出来,在这个中继器里的我们全都要死,没有半点活路。”

    “那么,在开战之前,我们应该怎么称呼这个怪物?”一个神秘专家问到。

    “月神。”应声的是一直保持沉默的爱德华神父,他的表情有些奇怪,“没想到纳粹真的完成了这个东西。”

    “你知道这玩意?”一旁的神秘专家不由得注目过去。

    在我看来,爱德华神父在天然的立场上,和我一样,是和所有人都不对付的。其他人看向他的目光,或多或少都有审视和谨慎的味道。爱德华神父在成为独立行走的神秘专家之前,可是末日真理教的一员干将,而且,哪怕是脱离了末日真理教的现在,也仍旧自视为末日真理教的人。一如他的弟子席森神父,仅仅是对“末日真理”的理念差异,才导致了最后的分道扬镳。

    可是,他仍旧虔诚地信奉着,理解着,遵循着自己所找到的末日真理。

    “真是可惜了。”爱德华神父叹了一口气,一副述说辛密的口吻说:“这是存在于很早以前,末日真理教的记录中的东西。那个时候的末日真理教和现在的末日真理教完全不同,太过详细的记录没有流传下来。所以,我只知道,它叫做月神,是末日的领航者,曾经有过摧毁世界的机会,可惜,因为某些原因,它被放逐了。”

    “也就是说,并非是纳粹制造了它,而是纳粹找到了它?”铆钉皱起眉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