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59 全频阻塞
    目前为止,月神的神秘都没有直接展现出来,最为直接的表现,也就是让人的思考难以为继的精神侵蚀,但如果它只有这种力量,就个人的感觉来说,难以匹配传闻中的威名。就个体而言,月神的体积巨大,力量和速度都骇人听闻,它所使用的攻击大部分是利用这种物质性上的优势,而精神侵蚀这样的手段一直都作为辅助作用。

    在我的感受中,月神的精神侵蚀并不是一**间断的方式,而是一直存在,只是针对每个人都有一个强效期,这个强效期和个人自身的特质,精神素养和身体素质,以及方位距离等等因素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要详细判断月神对某个人的精神侵蚀效果有多强,几乎是无法做到的,乃至于自身经历了那种精神侵蚀后,也难以肯定,自己对这种精神侵蚀的抵抗力究竟可以达到多强。

    我不否认现在的自己比过去的自己对神秘,尤其是精神层面上的神秘更有抵抗力,然而,自己会在什么时候,何种情况和距离下,突然遭到月神的精神侵蚀,却一直难以预判。

    然后,就在和诺夫斯基的战斗中,在这么一个看似稍占上风的状况下。月神的袭击毫无征兆地出现了。连锁判定并没有观测到月神的特别举止,诺夫斯基正被我摔在地上,显得有些狼狈。我们周遭的空气就开始涌动,在极短的时间内加热到一个可怕的温度。

    我下意识在第一时间速掠到尽可能远离月神的地方。一秒后,我开始恍惚,当我觉得自己要醒来时,却发现自己的脚下所踩着的并非大地。我无法述说自己站在什么地方,我想要思考,可是。我只知道“思考”的概念,却似乎忘记了该如何深入进行下去,最清晰的认知,就是对自我存在的认知。

    我仍旧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可以对之前的所有变化作出理性的思考和分析,然而。却无法对当下的情况作一个笼统的总结,更无法对未来的应对进行预期。我知道自己是存在的,但是,也就止步于这种认知。

    我知道自己浑浑噩噩,却无法做出半点改变,因为,当我“想要作出改变”的时候,脑袋就会茫然一空,片刻后。才突然惊觉,自己在不知不觉间,连“想要作出改变”的想法都忘却了。那一阵阵的失神,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我好几次失神,每一次失神,都是卡在试图让自己清醒的时候,而这段时间到底有多长?却完全没有一个衡量的标准。只是在感觉上,时间线仿佛被拉长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已经不需要再去计算时间的程度。

    我突然就明白过来,这一次月神的精神侵蚀比过去更为强效。这种突如其来的强效。就好似在坚硬的防壁上找到了一丝缝隙,钻开了一个孔,又像是在狂风骤雨中找到了一个不被倾覆的节奏,进而通过了那最为严密的防御,最终深入腹地。

    我感觉到了,月神的精神侵蚀是不断在变化的。也许在实际上,并不存在一个绝对的防御方式。而针对这种精神侵蚀的防御无法跟上精神侵蚀的变化,就必然会被瓦解。很遗憾,现在的我虽然在全方位上,比过去的我更强。但是,这样的我也仍旧只是半吊子的意识行走者,无法及时而有效地调整自身的意识行走力量。

    仅仅就精神层面来说,我的程度,就仅仅是扣下扳机,举起盾牌,利用现成的模式来攻击或防御。而无法如同利用四级魔纹那样,以自己的主观想法和潜意识,去制造各种各样具有针对性的武器和防具。

    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似乎慢了一步。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从来都没有小看月神,这次的失误,也正是因为“神秘难以估测”的原因。这一下可真是风水轮流转,情况一下子变得恶劣起来。

    我无法即刻清醒过来,也无法针对这种无法清醒的情况作出任何应对,当产生“倘若这个时候被攻击的话,大概也是无法进行躲避的,就只能依靠鸦骑士的铠甲进行被动防御了。”这样的念头时,更具体的思索就无法进行了。

    我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正处于怎样的情况,仿佛随着时间的延长,自己的灵魂就脱离了躯壳,沉溺在自我思维的泥沼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巨大而朦胧的身影从白茫茫一片的眼前出现。

    我知道,那是月神。而我为什么会知道呢?我不由得沉溺在这样的思考中,当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又完全没有答案,就像是仅仅为了思考而思考,为了这个思考就拒绝了其他的思考,而思考的过程也是模模糊糊,懵懵懂懂。

    但是,当巨大的身影变得清晰后,的确可以肯定,这样的外表的确就是月神没错。

    之前它从来都没有出现在我的意识态中,而此时它的出现也绝对不可能是什么好事。

    哪怕是清楚自己正处于自我的意识态中,也对目前的情况无能为力。在过去,人们总是想象着,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自己就是“神”一样的存在,然而实际情况是,人们从来都没有从主观上完全掌控自身的意识。人的自我认知是充满缺陷的,以这种充满缺陷的自我认知,存在于自我的精神世界中,根本无法如同“主人”那样,彻底而细致地调动自身的精神。

    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心理学的诞生,本就是因为人类无法控制自己的心理,对自身的精神状态感到不解。如果可以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成为“神”,那么,在理论上至少要在正常状态下,也能够主动而有效地调整自己的心理状态和精神情绪,完全且彻底地控制沮丧、悲伤、喜悦和痛苦等等感受。并非是失去这些东西,而是彻底将其掌握,想要怎样就能怎样。就情绪来说。例如喜悦的时候,可以用痛苦的情绪取而代之,痛苦的时候也可以突然就高兴起来,而无论这些情绪和实际情况有多么复杂,却又不被这种复杂而混乱的关系干扰自身的神志。

    我无法做到这种事情,或者说。我从来都没有看到有哪个人类做到了这样的事情。也许有人可以控制自身的**,洞悉自身主观思想的源头,剖析自己在每一个情况下所存在的心理精神状况。但是,这种控制、洞悉和剖析,都会让这些人承认心理学的复杂,以及自己无法彻底了解自己,控制自己的现实。

    我认为,月神的意识侵蚀如此强效,正是被侵入者这种对自己的不理解。无法彻底掌控自身意识态所造成的。

    只是,现在这个被入侵者,就是我自己罢了。

    我十分清楚,现在的自己,根本无法将月神从这个自我的意识态世界中排除。月神接下来会作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给我带来强烈的刺激。我甚至有一种直觉,这种刺激并不一定是情绪上的,也不会有过多的表象。甚至不会出现“某种虚幻而逼真的景象而让自身产生动摇”这么充满了幻想浪漫气息的情况。

    在中央公国传统的神秘学故事中,总会有人将表象称之为“心魔”。然而。这样的“心魔”在这些描述中,也是极为下等的情况。只是因为更容易被人们认知和理解,所以才被引用得最多。

    然而,我的直觉正在发出警告,这一次月神的精神侵蚀要更加直接而强效。当我浮现念头,这个念头就开始膨胀。一下子让我觉得自己陡然开始浮想联翩,可是,到底是怎样的浮想联翩,到底想到了什么,却没有一个具体的形貌。我感受到自己的思绪不断跳跃。在一个思绪成形之前,就已经出现了第二个思绪,没有一个思绪是可以想得彻底的,也没有一个思绪是有具体内容的。

    不知不觉间,我猛然察觉到,月神那庞大的身影,在这白茫的世界中已经变得清晰入微。而自己正在和月神对视。月神的脸没有五官,只有一个又一个的孔洞,然而,我却觉得从那孔洞中有目光笼罩在自己的身上,又有一种巨大的吸引力,让自己的视线无法从那孔洞上挪开。

    亦或者说,当我刚刚产生“挪开视线”的念头时,这个念头就已经在急促变化的思维中,跃迁到了其他的念头。

    就这样,一个念头紧接着一个念头,一个思维成形前就成为另一种思维,伴随着思绪的激增,情绪也在剧烈波动,因为太过剧烈,让我无法分清在某一时刻,自己到底是怎样的情绪,进行了怎样的想法。

    我无法阻止,也无法为之痛苦,我无法去想像接下来的变化,也无法剖析自己当前的情况。我觉得自己的大脑被堵塞了,过热了,膨胀着,在某个时刻,自我就会抵达一个极限,然后如同爆米花一样炸开,也许不会粉碎,但却会变成另一种东西。

    我无法叫喊,也无法活动,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根本就无从知晓。

    当我猛然从恍惚中惊醒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地上,身体几乎没有触感,随着视线下滑,只看到铠甲处处龟裂,几乎一动弹就会彻底化作碎片。我头晕脑胀,无法思考,又过了一会,才感觉到钻心的痛楚,然而,伴随着这份痛苦的,却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我感到有灼热的液体流出鼻腔、眼角和耳孔,等到手臂可以挪动的时候,我擦了一下,满手的血。

    等到可以爬起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距离自己倒下过去了多长的时间。我逐渐可以去想想事情的来龙去脉,当我环顾周遭的情景时,也渐渐可以去做出一些判断。然而,要达到受创前的敏锐,还不知道要花费多久时间。

    不一会,我找到了月神。它的体格还是如此巨大而显眼,就如同山峰一样,然而,和它作对的已经不再是神秘专家,而似乎是异化右江。异化右江原本的对手,中继器玛索和其他的神秘专家已经偃旗息鼓,被月神和异化右江的战斗所造成的巨大声势掩盖了。两者的战斗是十分独特的,和之前你来我往,清晰可见的缠斗不一样,这一次,在表面上只有一个变得疯狂的月神。

    异化右江在月神身上,就是一个极其渺小的点,也很难看清她到底对月神做了什么,然而,月神似乎遭到了巨大的刺激,身形不断变化,动作也变得狂乱,一**的冲击就好似要毁灭这个半岛,数据对冲现象就像是切裂了大地和天空,产生无数的断层。这些冲击不仅仅针对表现为物质性的事物,也对精神产生影响,我虽然受了伤,但这种伤势反而让我对精神层面上的波动有着更为敏锐的感受。就如同播弄着伤口,传来一阵有一阵的痛楚。

    月神越是狂乱,就越是证明异化右江对它的伤害巨大。眼前的景象没有出乎我的意料,纳粹在这种时候派来异化右江,根本就不是让她来配合月神的。也许会有人觉得,纳粹也不清楚异化右江会对月神出手,眼前这同僚相残的一幕,仅仅是纳粹的失误,但对我来说,有这样的想法,才是轻视了纳粹的野心和手段。

    我不清楚,之前月神的精神侵蚀到底波及了多少人,不过,我不认为,如果真的还有人承受了我之前那种程度的攻击,还能有多少个可以活下来。如今还残存的神秘专家,哪怕不是“怪物”,也是即将成为“怪物”了吧。

    我尝试着走起来,但是神经却似乎传达了错误的信息,手脚乱作一团,好不容易理顺,却有一种刻意而为的僵硬感,完全不似平时走路那般自然,甚至于,一旦不去梳理动作,这个身体就不会走路了。虽然正常的动作出现问题,但是所有的神秘都还能调动,使用速掠的话,哪怕手脚不便,也可以利用无形高速通道中的推动力进行高速移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