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65 新型
    在混乱的神秘现象中,异化右江就如同游鱼一般行动无碍。没有一个神秘专家可以在这般混乱中毫发无损,即便他们是导致这一混乱的元凶。神秘和神秘之间的战斗是存在一定规律的,一般认为神秘性更高的会获得胜利,但实际情况是,获得胜利的一方被认为是神秘性更高的一方,而神秘性之间的胜负所产生的现象,也大部分体现为,神秘性低的一方失去效果,如此一来,多种神秘相互干涉进而导致混乱现象的情况,其实是十分罕见的。

    在充斥着神秘的战斗中,外在的现象表现得如此激烈,连释放力量的本人也被波及在内,在更多情况下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也因为会在理论上带来种种不可测的结果,因而被大多数神秘专家严禁。然而,我不觉得,之前的大规模混乱,是因为如今存活下来的神秘专家发了失心疯,假如是他们有意为之,那必然有自身对异化右江的判断,但假如他们并非刻意导致那一切,那么,其中就必然存在异化右江的影响。

    异化右江的特质倘若是“异化”,那么,鉴于富江、真江和左江她们的情况,异化右江本身也必然有一种作为寻常力量表现的神秘。过去的我从义体高川之中分离之前,对应这个末日幻境而存在的高川就已经和异化右江打过交道,甚至于,在我的印象中,当时的右江甚至还不是异化右江。

    简而言之,在当时,右江和异化右江的神秘似乎是不同的,很难说后者是完全在前者的基础上产生进化,也因为不觉得是进化,所以才称其为“异化”。如今的异化右江在我看来。属于二次异化,那么,此时的她又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神秘呢?

    这个思考从异化右江和神秘专家发生碰撞的同一时间就开始进行了,我挖掘着过去的高川存留下来的,对于这个站在纳粹一方的最终兵器的印象。

    不过,在得到具体的概念前。异化右江就已经变得势不可挡。她的速度和力量都处于一个最终兵器所应该具备的水准之上,但这并非是她在战斗中游刃有余的原因。我尝试过用速掠参照她的移动,发现一个有别于过去所见的最终兵器的情况——异化右江的力量提升似乎不是相对性的,她甚至没有将这里的任何一人当作参照物。

    最终兵器在过去一直都表现为,同步自身的各项素质和神秘性,以保持每一方面都不弱于目标。而身为最终兵器999的富江,则是在这个基础上更进一步,变得“每一方面都比目标更强”。就概念而言,临时提高自身的力量。这种相对性是极为好用的手段。具备同样最终兵器身份的异化右江,却从这种能力特性而言,和真江一样,似乎有着自己的模式。

    说得形象一些,真江在所有的最终兵器中更像是原型机,编号999的富江就像是最终兵器的最高级成品,而之外编号的最终兵器则是富江的弱化和量产,异化右江却就像是以量产机为基础而进行特化。最终把机能提高到最高级别成品的强度。

    最终兵器所具备的,异化右江全都具备。但她在这电光火石般的瞬间接战中,让其表现如此惊艳,完全让人在一时半刻间想不出任何办法的源头,一定是在于她相对于其他最终兵器的“特化”,或者说“异化”上。

    如果只是普通的最终兵器,这里的神秘专家中一定存在拥有交手经验的人吧。虽然最终兵器的特性对任何一个神秘专家来说都极为棘手,但是联起手来,一定可以坚持更多的时间,绝对不会如同刚才的交锋那样,如同被纸张一样撕碎。

    在异化右江身上。那些她所独有的东西,让神秘专家事先做好的准备,以及过去针对最终兵器的经验完全失效了。

    面对这样的异化右江,我的身体全然不顾主观意识的需求,传达着过度浓重的恐惧。这种恐惧的味道,过去的我也只在和精神混乱的真江对视时,在直接感受到“江”和“病毒”的存在时才会产生。我认为,面对富江的敌人,一定也会有这样的恐惧感,但事实上,富江从来都没有将这种让人恐惧的东西,表现在我的面前。

    为了挣脱这种恐惧感,我已经下意识驱动四级魔纹和速掠超能,在感应到各方神秘专家的围聚时,疾驰于一个百倍小于一秒的时间长度内。在这个速度下,我还在加速,在没有任何参照物的情况下,我觉得自己的爆发简直远超于过去的任何一个时候,可即便是这种程度的发挥,仍旧不足以让我获得安全感。

    因为异化右江已经在连锁判定中消失了,相对于其他四名最先抵达的神秘专家,其中还包括nog队伍的最高指挥官铆钉,她的消失更让人觉得喘不过气来。一般而言,能够相对于我此时的速度,做出没有明显延缓的行为,就足以证明对方的速度绝不弱于我,亦或者并不具备速度上的概念,然而,一旦相对于我此时的速度,表现出来的行动,也仍旧是“一瞬间的消失”,那么,她的速度到底有多快?

    因为速掠的特性,我虽然没有及时捕捉到异化右江的动作,却能在第一时间感应到,她的行动到底是否存在速度概念。虽然连锁判定的捕捉失败,但是注意力一种集中在异化右江身上,在她消失的一刻,我的加速度比之前的加速度都要更快。

    世界彻底凝固下来,而我只是在无形的高速通道中跑出了十多米,就看到身后如同定格的画面中,诡异地多出了一个身影——异化右江就站在他们的身后,已经洞穿了其中一个神秘专家的心脏,掐住了另一个神秘专家的脖子,然而,所有的神秘专家都毫无感觉,只是凝重地看着前方。异化右江曾经站在的位置。

    怎么会那么快!

    不对,不是单纯的快。我感受到一种压抑的感觉,仿佛有一个谜团就摆在眼前,却无法解开。然而,无法解开就无法前进。

    异化右江的表现太异常了,她应该是强大的。但是,这种强大的程度却让人感到不自然,不真实,仿佛还要超过富江所展现过的强大。可实际上,我并没有感觉到,异化右江比富江更强。

    我咬紧牙关,过去面对“江”的体验,让我在短时间内,摆脱了超乎寻常的恐怖感对身体本能的钳制。我停止速掠的时候。已经离开了将近五十米的距离。不过,这个范围没有超出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因为速度变得正常,所以肉眼可以看到的事物再一次变得正常。

    异化右江站在一名眼看熟悉,可说不出名字的神秘专家身后,右手直接洞穿了他的背脊,从胸口穿出,还抓着一颗血淋淋的心脏。剩余的三名神秘专家,包括铆钉在内。似乎才察觉到了,连忙从原地跃开十多米。虽然慢了半拍,但异化右江也没有追击的紧张感。她只是轻轻捏爆了那颗心脏,失去心脏的神秘专家七孔流血,还没有死亡,他想说点什么,然而。整个人倏然被一股怪力卷成一团,就如同平时人们甩动手臂,将衣服卷在手臂上。

    卷在异化右江手臂上的人体又开始变异,就如同树木长出根须和枝桠,大量的无机质触须如潮喷般涌出。短短的眨眼间,原来的神秘专家,就从一个扭曲的人形变成一个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触须怪物。它离开异化右江的手臂,漂浮在半空,发出“噗噗”的声音,以正常人类的审美观而言,都可以说是丑陋的,却又不给人半点攻击性,仿佛只是一个诡异恶心的玩物。

    异化右江似乎也对这东西感到不耐烦,在它噗噗靠上来的时候,随手一拳,就将这一大块血肉和无机物质混杂的东西打得粉碎。巨大的冲击更是刮了一路的地皮,沿着拳头的方向,在地上犁出一条宽达十多米,深有好几米的扇形沟壑。

    尽管风声喧嚣,轰鸣不止,但我仍旧听到了,包括铆钉在内的三名神秘专家都发出吞口水的声音。在连锁判定中,所有正在赶来的其他神秘专家也不由得停下脚步。尽管异化右江表现出来的东西,在我们这些神秘专家的经历中,也并非是太过独特,但是,我相信,其他人和我一样,都从这样的现象中,更直接地感受到了,隐藏在这个现象之后的巨大恐怖。

    “玛索和诺夫斯基呢?”我问到。

    “这话不应该你来问。”铆钉没有说话,其他人帮他说了。

    我当然知道,之前还做为敌人干扰了各方神秘组织的行动,这个时候再由自己提出这两个核心人物,在其他人看来就是不要脸。不过,在我的计划中,无论异化右江有多强,如果中继器玛索和诺夫斯基都不行动,那就是最糟糕的情况。我希望在场每一个人,都能将全部注意力放在异化右江身上,而现在的异化右江的确有这样的能力,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的身上。

    “还有四天院伽椰子和爱德华神父。”我没有理会其他人投来的白眼,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又为什么不被他们待见,这不过是我做事后,必须要承载的后果罢了,我没有任何异议和顾虑,“只有我们的话,大家都会死。”

    我已经做好了没有说话时间的准备,异化右江的袭击,可以是十分果断而彻底的,不过,她就像是要看好戏般,冷眼环视着每一个如同饿狼般汇聚上来的神秘专家。她狰狞的左眼,瞳孔不断神经质地四下颤动,让我觉得,她虽然也在看其他人,但下一个目标肯定是我,不过,我也觉得,其他人也会有这样的感觉。

    之前的袭击让好几名神秘专家彻底消失与观测中,目前包围了异化右江的人,包括我在内也才七人,其中nog队伍的人占据了五人。铆钉、约翰牛、接头人等,我熟悉的都在这里了。

    “看过《七武士》吗?”大概不属于nog队伍的那名神秘专家一边说着,冷汗就从他的额头上留下来:“我觉得很有感觉。”

    “牺牲的感觉吗?”约翰牛调侃般笑着,但笑容也是扭曲的。

    谁都不知道,异化右江为何站在原地不动,也不清楚她会在何时突然发动袭击。之前她的攻势,以及那种穿梭于混乱神秘中,毫发无损的自在,都让人下意识恐惧着。面对她所拥有的神秘,仿佛这里的每一个人,哪怕是我这个四级魔纹使者的神秘,都变得不值一提。

    如果可以这样一直僵持下去,我倒是很乐意。不管这种僵持会给谁带来好处,但肯定不缺我们这些人一部分。问题只在于,虽然同样会让各方的准备更加充分,但是之间的差距却有可能再度拉大。在自己受益的同时,敌人的受益更多,计划的进度更快。当然,纳粹的计划进展顺利,异化右江的行动有其道理,这些都是让他们更加关注这边情况的理由。

    暂时对我来说,只要每一个人都将精力倾注在这个战场上,倾注在异化右江身上,就是最好的情况。

    也许我的想法很可笑,但我真的觉得,事已至此,倘若阮黎医生不在这个战场上,就没有胜利可言。反而,尽管不清楚阮黎医生如今在哪里,但只要她能够脱离人群视线,拥有一段安稳的时间,就一定可以实践她的理念,制造出逆转胜负的“乐园”。

    也许,在如今的半岛上,就只有我一个人,在相信着她,等待着她,在期待着她吧。

    异化右江的沉默持续了五秒,她那神经质转动的左眼陡然停顿下来,场内的气氛也随之一变。七名神秘专家有三名后退,消失于观测中,剩下包括我在内的四人,全都进入了自己的移动状态。我在速掠中观测着异化右江,除她之外的所有神秘专家,运动状态都如同一帧帧播放的影像,又如同高速相机洗出来的一叠叠轨迹照片。然后,异化右江闯入了这一帧帧的画面中,就如同一把扎穿了所有照片的尖刀。

    突然间,我想起来了一个过去的高川用来描述过去那个异化右江的字眼:newtype。(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