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81 如龙
    距离不超过五米,异化右江在移动,我也紧随而上,三丈红绸在旋转中扩大,从她的头顶、脚下、四面八方席卷而去,矛头从这鲜艳而猛烈的红色中跃出,化作点点寒星扎在异化右江身上。我可以感受到反馈回手腕的力量,进而判断这一击可以达到怎样的效果。我和异化右江的战场,就如同在如梦似幻的红色异空间中又分割出一个更加鲜艳的红色异空间,在我的感受中,这就像是一个不断旋转的圆球,我和异化右江就是从内部带动这个圆球旋转的力量。

    我们在运动,在纠缠,在相互抗拒,有一种无形的斥力在我们之间产生,试图分开我们的距离,又有一股从意志中诞生的吸力,硬是让自己更靠近对方。这种距离的忽远忽近,是如此的急剧,在短短的一秒内就完成成百上千次,这同样是一种震动,是一种频率,天空的夸克利用连锁判定观测着这个频率,反馈我的脑海中,就如同我和异化右江所身处的这一个圆球状的战场,不断膨胀压缩,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向外辐射,越是靠近中心,被红色侵蚀的空间就产生更多的裂缝。

    我认为,这是在没有临界兵器的战斗中,我所发挥的最猛烈,最酣畅淋漓的一次进攻,哪怕是用四级魔纹炼成的枪炮阵列,仅就这五米的攻击强度上也要甘拜下风。而且,想要如此精确的观测、设计并引导异化右江的行为,也只有在这个狭小的范围内才能做到。范围越广,所要计算的因素越多,给予这个怪物反应的时间和空间也越多,效果就会大大降低。枪炮阵列的密集覆盖虽然也威力强大,但是。炮火离膛而出后的路线并没有近距离接战的灵活性,速度上也居于劣势,乃至于几乎无法避免异化右江的红色围巾所化作的红光侵蚀。

    我对自己的选择和直觉总是抱有肯定的态度,我觉得自己此时所做到的事情,就已经是我在当前状态下,所能对异化右江做出的最大干涉。我更肯定。异化右江并没有因为如此猛烈的打击而陷入颓势,这一波的攻击释放,也绝对无法直接取得胜利。尽管如此,我也已经竭尽全力。我的大脑已经烧得一片空白,内脏翻滚,肌肉撕裂,七窍流血,只是仗着一鼓作气的意志,不断地出枪!出枪!出枪!

    一秒。两秒,三秒——

    我已经失去了出枪的计数,连锁判定的观测在脑海中形成的线构图也一一崩断,我觉得自己榨干了每一滴血,一度在神经中奔涌的电流也濒临干涸。我甚至呼不出气来,仿佛肺部已经干瘪成了一张白纸。我对痛觉有一种麻木的感觉,对尚未消失的恐惧,也再也生不出太多的抗拒心理。

    我终于停手。脚下乘着的妖风灰雾也彻底瓦解,和天际的烟云彻底分割开来。重新化作披风连接在铠甲上。我从天空跌落,却没有任何要防止坠落冲击的念头。那仿佛无止尽的矛光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长长的红绸所化作的漩涡也彻底消散。我一动都不动,仍由自己坠落,不仅仅是身体,就连产生“动弹”的想法也感到无比的艰难。我觉得自己实在做不出更多的事情了。这样的感觉一产生,就席卷了每一个细胞。

    连锁判定构成的观测画面,从我的脑海中,如潮水般消退,一点一滴都不剩。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睁开眼睛,去看那如炮弹般,伴随着我的坠落一同斜斜砸向地面的身影。

    ——真是怪物。

    我没有任何胜利的感觉,甚至于之前那一连串猛烈的攻击到底有多少可以奏效都无法预测。我竭尽全力,但丝毫没有尽全功的感觉,留给我的只是一种什么都无法确定的茫然。然而,看到那个身影飞出,比我更快地砸落地面,我却仍旧觉得,自己的付出并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至少,在这三秒內,这个可怕的敌人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而包裹四周百米范围的红色,也已经撕裂了大半,露出半岛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那阴沉沉的荒原的原始色彩。

    又一个巨大而怪异的轮廓扑向异化右江坠落之处,那是多臂人形的灰雾恶魔,与此同时,一股力量揽住我的腰肢,以更平缓的速度落在地上。抱住我的人形,完全就是一团毫无暖意的光芒构成,来者正是名为诺夫斯基的男人。和我们落地的同时,灰雾恶魔的体积已经疯涨到了十多米高大,当异化右江砸入地面,释放出一阵冲击,巨岩般的拳头也已经砸穿了这股冲击波,径直落在异化右江坠落的地方。

    巨大的爆炸声轰然响起,灰雾恶魔的拳头就好似点燃了巨量的炸药,更凶猛的冲击波向四周辐射开来,地面的砂石就好似抛锅里的菜羹一样掀起来,向着更前方的数十米涌去。向其他方向倾泄出来的力量就如同一股逆向吹拂的狂风,只是冲到我和诺夫斯基的面前时,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下来。

    仿佛有一个无形的罩子包围着我和诺夫斯基,狂风和被狂风带其的砂石、尘土和烟云只能从两侧掠过。

    只用眼睛去看,我已经看不到被沙尘遮蔽的前方,只剩下灰雾恶魔那高大的轮廓若隐若现,但是,那轮廓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让人心中感到不安。直到烟尘稍稍落下,可以看清前方的动静时,已经过去了五六秒,四级魔纹使者的身体强度,让我已经不需要诺夫斯基的扶持,虽然吃力,但我还是用自己的力量站起来。只是想要使用连锁判定的时候,只觉得脑仁剧烈作痛,什么想法都被这痛苦吹得烟消云散了。

    即便如此,我也做好了随时速掠的准备。灰雾恶魔的毫无动静,让人生不出任何良好的预感。倘若之前的追击有效,更猛烈的追击就会产生,与之相反,大概就是贸然的靠近。导致自己反被袭击。

    这里的每一个神秘专家都应该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何等强大的敌人。异化右江也许会受伤,但是,之前程度的攻击,只能持续三秒的话,却无法判断她会受到何种程度的伤害——哪怕我是点燃了这一波反击的主攻手。也没有足够的自信,认为异化右江会身受重创。

    又过了一秒,席卷大地的风,又再度充斥着疯狂又绝望的味道,仿佛有一股鬼斧神工的伟力,将那一场激战所留下的痕迹全都抹去。在这个百米的范围内,一度被撕裂的如雾似幻的红色,再次流动起来,在流动中渐渐弥合。只是。这些红色没有继续扩散,甚至不再维持原来的覆盖范围,有明显的流动感,让人感受到,它正迅速朝异化右江坠落的地点汇聚。

    当疑似和席森神父有牵扯的灰雾恶魔可以用肉眼看清的时候,它全身上下都覆盖了一阵浓郁的红色,让人怀疑这片红色是不是浸染到了它的骨头里——倘若它真的和正常生物一样,是由骨架和肌肉更成的话。这般形象自然不是什么好消息。我的长矛虽然也系着红绸,但是这红绸的红色和红围巾变幻的红色有着颜色和质感上的清晰差别。而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明白异化右江所操持的“红色”,到底有着怎样可怕的侵蚀力和破坏力。

    被红色侵蚀的灰雾恶魔,处境当然不会很好,但也足以让人明白,它为何一动不动。

    凝聚在异化右江坠落之处的红色。再次凝聚成一条长长的带子,重新构成围巾织物的纹理,一端缠绕在灰雾恶魔身上,另一端则被那令人恐惧的身影抓住。异化右江的体格相对灰雾恶魔是如此的渺小,但是。从她伫立于凹坑裂缝中心的身影上释放出的压迫感,却让灰雾恶魔那高大的身形变成了虚弱的一方。

    异化右江的右拳抵住了灰雾恶魔的拳头,左手抓住的红色围巾缠绕在灰雾恶魔的身上,就仿佛牵着一头牲畜。

    灰雾恶魔宛如岩石般一动不动,但仔细观察它的身体细节,却让人不由得生出它的体内正在产生一**剧烈变化的感觉——就像是幻觉一样,我依稀再一次听到它体内齿轮转动的声音,然而,这种转动是如此生涩,就如同轮齿错位,杠杆断裂,看似结构完好的部位也生了锈。它就如同一台年久失修的机器。

    异化右江身上的衣装有多处破损,但是透过破损处看到那健康的肤色,却没有半点伤口,甚至于看不到一丝丝之前的攻击留下的痕迹。明明是看起来鲜嫩的肌肤,其表现出来的坚韧却完全超乎常理。我对自己之前的凶猛攻击可能造成的破坏力有一个感觉上的预测,那是以身躯坚硬著称的素体生命也无法完全豁免的力量。

    但眼前的情况似乎在嘲笑那中良好的感觉。我已经竭尽全力,但也只是撕裂了红色异域,将那个怪物从空中击落而已,并没有给她的本体带来任何确实的伤害。

    “这是……何等的防御力。”诺夫斯基不知何时已经变回了人形的模样,一直紧绷着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瞠目结舌的表情。

    “那个灰雾恶魔是什么?”我不知道如何回应他的惊愕,只能另外找了个话题,以宣泄眼前场景给自己带来的冲击。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是nog旗下的黑巢提供的东西。”诺夫斯基说出这话时,神情总算是平静了一些,“那个叫做席森神父的人,你认识吗?听说他是爱德华神父的弟子,也曾经是末日真理教的人。他和我们五十一区有其他的合作协议。我原以为他们提供的东西应该有点看头,但现在似乎不太理想。”

    他的话音刚落,就见异化右江左手一扯,缠绕灰雾恶魔身体的红色围巾便从它的身上滑了出来,下一刻,就见到灰雾恶魔的体内有什么东西在窜动,猛烈地冲击着这个躯壳,看起来很坚实的身躯顿时有七八道凸起,连带着整个身体都被撑大,只让人觉得,它就如同一个过度充气的气球,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刚这么觉得,那股巨大的力量就撕裂了恶魔的身躯。高大十多米的身躯化作无数的碎片向四周炸开,就宛如放了一个巨大的烟花。而这些碎片有不少已经彻底变成了红色,飞出没多远,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扯回来,落在异化右江的脚下,迅速融化成一团,又从这一团中拉伸出一个具体的形状,那便又是一个三米高的灰雾恶魔,和原来的灰雾恶魔在外表上几乎完全一样,除了肤色是邪恶的深红色之外。

    “被逆反了。”我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虽然直觉到这样的变化也并非不可能,但在感性上,仍旧是对这只和席森神父有关系的灰雾恶魔抱有更大的期待。然而,这个期待就这样被异化右江轻易打碎了。我十分清楚,这个下场并非是因为灰雾恶魔不够强,而是因为异化右江的强大要远远超过任何人的预期。

    “不行了,不可能撑住的!”诺夫斯基这个也堪称是怪物的家伙,在目睹这一幕后,也隐隐流露出恐惧的色彩。他之前屡战屡胜,至少也能处于不败之地,带给他十分强烈的,任谁都能感受到的自信,如今却给我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我十分清楚这种恐惧感一定会放大。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与“江”、“病毒”这种异常存在有关联的东西,都会给人带来恐惧感,和正常情况下的恐惧不同,这种恐惧几乎是强制性的,充满了恐怖的侵蚀性、黏性和传染性。如今诺夫斯基产生了恐惧的念头,这个情绪就已经不可能再从他的心中消失,哪怕拥有再坚强的意志,也难以避开这种恐惧感对内心的影响。

    不能和恐惧战斗的话,就相当于已经失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