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01 递进仪式
    射出的子弹在击中异化右江之前就已经被混乱的波动吹飞,异化右江看似没有任何停顿,但在极短时间内的复数加速中,我带着江川已经抵达五十米之外。江川的身体传来温度,给我强烈的真实感,仿佛在对我说,她真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然而,我连低下头看一下她的机会都没有。我仿佛疾风刮过怒涛,于黑水、裂缝、石峰之间穿梭,大地发出的咆哮掀起巨大的气浪,黑色的,红色的,灼烧的,冷澈的东西,混淆在一起,却没有相互传递温度,而变得无比分明。

    我的连锁判定可以观测到异化右江在背后的移动,魔法阵的巨大动量和潮水般兴起的神秘现象,在她的面前就仿佛一层没有任何伤害力,一捅即穿的薄膜。她在观测我的移动,同步我的速度,如跗骨之蛆,试图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弥漫在四周的红色,也在试图浸染整个魔法阵中弥漫的色彩——那些不定的灰色,憎恶绝望的黑色,以及苍茫的黄色,就好似被巨大的力量撕裂,流淌出妖异的血液。

    魔法阵还在变得更加复杂,还在膨胀,越是变化就越是激烈,面对异化右江的神秘反击,彼此冲突所形成的现象已经割裂了空间,让人分不清哪里是天空,哪里是大地,哪里是真实,哪里是幻觉,用肉眼已经无法分辨出自己所在的方位,甚至于几乎让人觉得身在诸如地狱般的异世界,连锁判定的观测也已经模糊到了一个极点,本来可以分清的运动纠结起来,犹如一条条扭动的巨蛇,而我的运动位于其中,不过是鳞片上的一丝纹理。

    正常人身处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一瞬间就会被打个稀烂,哪怕身体没有在冲击中死亡,意识也无法承载如此疯狂的信息——闭上眼睛,堵住耳朵都是没用的,看似幻象的东西会从肌肤的每一处毛孔中渗透,那些画面和声音就仿佛直接在脑海中播放。完全将自己隔离于外界环境是否有效,我也并不知晓,因为,这种渗透是连带异化右江自身的神秘都混杂其中的结果,从那浸染的红色来看,哪怕是此方和彼方的界限概念也无法阻挡吧。

    我没有用眼睛去看,没有用耳朵去听,我没有再进行任何物质信息的观测,而仅仅将这一切都当作是意识态的变化在物质现象上的体现。然后通过意识行走的方式,将自己想象成融入这片混乱之海的一滴水。意识行走者在这样的环境中拥有天然的优势,相对的,不是意识行走者的人,哪怕竭尽全力去想象这一切都是唯心的意识变化,也是无法逃离这可怕的摧毁吧。因为,想得到和做得到,并不总是可以划上等号。

    大多数人都习惯了用唯物解释唯心。用方法论去描述世界的一切,将所有意识态的问题。都当成是物质态存在运动的反馈。也许,这样的道理也是存在的,而且针对眼前强烈冲击的方法也是存在的,然而,只是知道却无法洞悉起原理,行为无法企及变化的速度。就没有任何用处。

    换做是数十秒之前的我,大概也无法做到眼下的程度,那时的我对意识行走能力的控制犹如镜花水月。可是,为了获得对抗异化右江的力量,我竭尽全力用唯心哲学去审视自己的过去。去解释我所知道的任何科学道理,去想象整个世界是如何通过心灵意识的描绘去构成的——我做到了,所以,我还活着,而倘若是知道却无法做到的人,就没有任何幸理。

    一前一后,带着江川飞驰的我,以及身后的异化右江,以不同的角度抵达五千米外的魔法阵边缘地带,尽管如今由黑水作为源动力构成的魔法阵已经扩展到八千多米的范围,并且极限看似要抵达一万米,但是,来到这个边缘后,魔法阵内部反应所产生的冲击和压迫的确有了明显的减缓。异化右江和我始终维持着五十米的距离,在某一处黑水如喷泉般涌起,被分隔在另一边。

    异化右江似乎放弃了追上来。我带着江川绕着更复杂的路线行进,在这条路线上,我们经过的地方,都被异常的现象和爆发式的冲击吞没,宛如被断去了退路。虽然我不觉得这些障碍可以阻挡异化右江的进击,但却至少可以让自己感到安心。

    我退出了万米之外,从这个距离,已经无法感知其他的神秘专家,整个世界似乎就只有我和江川在面对眼前这吞噬了万米范围的超巨型魔法阵。我可以清晰看到,一条光柱直贯天际,而我们之前,就身处于这条光柱之中。极为复杂的光状符文编织成链状,链状的条纹彼此交错,释放出的空填补每一处缝隙,才形成了这么一处仿佛被光填满的柱体。

    天际被洞穿了,滚滚的云层被搅出一个大洞,黑压压的深处仿佛通往另一个世界,让人感到压抑和恐惧。因为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在想象中,魔法阵的变化只会越来越恐怖,而被充斥着绝望情绪的风一吹,就会不由自主地在心中滋生各种负面的情绪。我不知道是否有人可以完全无视和屏蔽这种负面情绪,我自己是做不到的。我只是感受到,它们沿着一条仅仅凭借意志无法解除的渠道,直接灌注到自己的心灵中。

    无法承受这种负面情绪的话,就会变成疯子吧。不,可能连变成疯子的机会都没有,自身的生理机能就已经彻底崩溃。

    声音开始消失了。我看向江川,对她说话,可是,我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哪怕是脑海中,也没有出现自己想说的话——所有在付诸语言想到的东西,就好似在诞生的一刻就已经风化,被心中满溢的负面情绪冲刷着,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并非无法思考,只是,刚想到的东西立刻就会消失。

    我的思维没有停顿。只是,没能持续下去。

    而这一切并非我自主的,有这么一种力量,正在抹平任何智慧性的,思维上的波动。江川在我的面前露出茫然的表情,她就如同木偶。仿佛所有构成起性格的东西都已经失去,只剩下一具无法自己的身体。而我凭借意识行走的能力,在这只能从结果上去感受,而无法感受其扩散源头和路线的神秘力量中苦苦抵抗。我从茫然中惊醒,不知今夕是何年,又在恍惚中持续着意识行走。我知道自己正在进行惯性意识行走,但我并没有在清醒的时候,感受到过去进行意识行走时所产生的现象。

    我只是知道,也仅仅是知道。

    我猜测。这股直击意识态的力量不仅仅来自于魔法阵,更来自于异化右江吞噬了月神后所拥有的特性。然而,这个猜测给我一个熟悉的感觉,就好似我在过去极短的时间里,已经做了不下数十次的类似猜测。

    仅仅是,当我有所知觉,可以去思考的时候,下一刻就会陷入茫然。猜测的结论也会随之消失。

    有谁可以在这样的状况下保持活动吗?

    或许是有的,在我从恍惚转醒的一瞬间。我看到了魔法阵的光柱中正浮现某种轮廓——像是巨大的建筑,又像是某些怪异的人形。有的时候,我还会看向天空被光柱击穿的那个黑洞,在云层的翻卷中,也仿佛有某个巨大的东西正从那黑压压的深处穿梭而来。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重复茫然和清醒了多少次。我开始意识到,自己保持有意识的活动时间正在延长。于是,我再一次带着江川逃窜。一万米?不,不够,我在茫然中,身体失衡。摔倒地面,撞中石块,若是没有意识控制的话,速掠超能哪怕可以使用也是失控的。我差点就撞地头破血流,但是,四级魔纹使者的身体迅速完成自愈,我紧紧抱住江川,就仿佛她是失而复得的珍宝。

    当我有一种感觉,那种对意识的冲击已经再无法干涉我自身的意识时,我已经彻底离开超巨型魔法阵的范围。距离魔法阵的边缘大概有数千米,即便如此,魔法阵中那声势浩大,光怪陆离的光景,仍旧是如此的震撼人心——铆钉他们真是做出了一个不得了的计划,仅仅是边缘的体验,就足以确定,无论这个魔法阵是否是用来直接攻击异化右江的,其最终达到的效果,都将是史无前例。

    这个时候,我反而不由得想,倘若这个魔法阵不是用来直接攻击异化右江,那么它的功效到底是什么?各方神秘组织到底想要达成怎样的结果,才会完成如此可怕的东西。如此巨大的工程,绝非是临时起意,从中可以看出,在异化右江到来之前,他们就已经有了如此作为的主动性。从至深之夜的献祭仪式,到整个半岛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化,再加上眼前的超巨型魔法阵,联合性质的仪式活动一个紧接着一个,仅从规模和现象来说,有着明显的接续性和递进性,也就是说,眼前这超巨大的魔法阵之所以可以完成,完全是之前那些活动有意识铺垫的结果。

    那么,在这个超巨型魔法阵之后,还会否有更大的递进仪式呢?想想看,考虑到纳粹和异化右江可能会做出的事情,这种递进式的联合仪式反而是具有针对性的——无论敌人的计划如何顺利进行,实力如何增长,自己这边只要维持相应的增长,就还有胜利的机会。关键在于,在彼此都在增进的过程中,谁的效率更高更快。既然纳粹拥有先天地利上的优势,那么,就要想方设法利用其留下的漏洞,将整个中继器世界的“人”都化作支持己方仪式递进的资源,大概就是在这种想法下,最极端的一种做法吧。

    的确,除了“把人变成黑水,进行高速消耗”之外,再也找不到更有效率的办法。可是,我虽然可以理解,但却无法从感性上赞同。

    可是,除了我之外,有多少人可以在生死和胜负面前,用感性去绸缪和执行计划呢?

    没有人想要失败,因为失败的话,就会死亡,而在这个被纳粹掌控的中继器中死亡,彻底失败,自己又会变成什么呢?死亡是否就是终点呢?让人生不如死,死也无法解脱的神秘,从来都不能说没有。只要仔细想想,就会不寒而栗。

    可即便如此,我仍旧十分确信,自己并不赞同这些可以想到的,不折手段,根绝人性,仅仅将人当作“资源”的做法——不,大概那些神秘专家,并不把这个中继器世界当作真实,也不把这里的人当作是真实存在的生命吧。只要视之为虚幻,那么,如何利用都不会有愧疚感。

    真是讨厌的想法。

    我不喜欢这种方式的思考。大概是因为,如此思考便是对他们自身的一种否定,哪怕他们自己并不知道,在“病院现实”之中,也有着许多人用这样的想法对待身处末日幻境中的他们。我无法界定虚幻和真实的界限,因为我去过那些自称现实,将他者视为虚幻的世界。正因为如此,我才将所有可以观测到,能与之相处,有着情感交流的世界,都视为真实的世界,所有存在于其中的生命,都视为真切存在的生命。

    哪怕从科学理论的角度来说,所为的“物质”便是世界存在的一切,而“存在”本身,就是“物质”最朴素的概念体现。无论这种存在是以何种现象表现出来,每一个可以观测到的现象,其背后都必然有某种存在和意义。所以,哪怕是仿佛梦中梦的中继器世界,既然里面的人和事都存在着,可以接触,可以观测,那么,即便它们被称为是“虚幻的现象”,在这个虚幻的背后也必然是拥有真实的存在吧。那么,用“虚幻”去称呼,就是一种不谨慎的做法。

    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末日的征兆。

    我觉得,自己虽然是个精神病人,而且还是一个深入接触“江”的疯子,但是,和自己相比,这些理智地将中继器世界中的“人”都当作“资源”进行高速消耗的神秘专家,已经是病入膏盲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