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11 宏观调控
    在这个巨大而混乱的战场上,神秘专家们逐一被分割,要不独立战斗,要不结成临时的小团体,但哪怕是团体,在这个非人者密密麻麻涌动的区域里,也宛如随时会被倾覆的小船。哪怕一时释放出巨大的力量,也无法压制蜂拥而来的险情。众人就好似被大水冲垮的蚁群,一下子就深陷在捕食者的沼泽中。

    而发展到如此这般景状,也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仿佛也只有我始终没有忽略过头顶上方的巫师和“天门”。

    夸克在更高的地方飞翔,借助它的眼睛,连锁判定在我的脑海中构成一副俯瞰的景象:万米范围的地域隆起成为一座山城,这座山城由纵横交错的管状物构成,就仿佛是被砍掉了枝干的大树仍旧存活,强健的生命力,让粗大复杂的根系在泥土中穿插,探寻所有可以利用的营养。根系,树状,管状物,构造体,巨大的螺丝和喷口,宛如监狱般房间开启小窗,又有曲折的阶梯四处盘旋,道路是无规则的,看似可以行走的地方,会在某一处变成死胡同,时而又有巨大的高墙矗立,将内和外分割成两种不同的风格。

    这是怪诞的世界,充斥着光怪陆离的现象,怪物横行,天空阴沉,常年不断的灰雾和灰烬,让人难以用肉眼看清百米外的东西。那些隐约看到的轮廓,就仿佛是某种外来的,陌生的,不存在于常识中,却富有生命力的不可思议之物。这就是统治局遗址的一部分,维多利亚重工物化区的色彩。过去在那片区域曾经看到过的人和人造物都没有出现,反而是安全警卫和素体生命穿梭于建筑和巷道中,强烈的冲击敲击着无形的巨鼓。发出雷鸣般的声响,又有啃噬的声音,惨叫的声音,断裂的声音,种种不言而喻,只带给人绝望、疯狂和恐怖的声音。在这座万米范围的山城中回荡。

    无论跑到什么地方,都找不到干净的地方,无论藏在哪里,都一定会碰到死亡的惨状,就算可以飞起来,也会被不知道滋生的现象吞没。奔驰不会带来生机,而站在同一个地方,则一定会遭遇袭击。有时可以从外表上分辨哪些是敌人,哪些可以是暂时的朋友。但是,敌人总是比朋友更多。敌人就如潮水般,也有退去的时候,但一定会在某个让人惊讶的时刻反击回来。

    山城还在扩张,朝着万米之外的大地蔓延,吞没涌动的黑水,构造体便从裂缝中长出来,也不知道究竟是大地被构造体撕裂。还是构造体转化了泥土。但是,这些灰白色的。灰黑色的,无机的,充满机械感的物质却并非是这区域的主色调,从高空俯瞰的时候,可以清晰看到大量如同的血肉攀附在管状物上,在安全警卫的残骸上蔓延。人形的有机尸体仿佛被某种无形的力量咀嚼,变得血肉模糊,却又重新活过来,怦怦地鼓动,形同肿瘤。

    最大的肿瘤已经覆盖了山城的五分之一。宛如菌毯一样,沿着建筑的轮廓还在向更广阔的空间增殖,时而可以看到肿瘤的某一处肉膜分开,露出嘴和眼睛的形状,以及一张张浮肿的脸。这个巨大的怪物发出令人作呕的声音,释放让人宁愿窒息的味道。它似乎在**,又似乎在述说,用的是无人知晓的语言,让人滋生幻象,浑身冰冷,只让人觉得自己的整个生命已经堕入了苦难的深渊中。

    还有妖异的红色在空气中飘散,侵占着已经被灰雾占据的领地,那些如雪花般飘落的灰烬,在下落的时候就有一部分已经被这红色浸染,仿佛有意识般沿着和身旁其他灰烬截然不同的轨迹移动。不时会在这些被红色浸染的地方,看到复数的人形一闪而过,随之是巨大的破坏,喷涌的蒸汽,强烈的闪光,有时会传出声响,有时则是寂静无声,坚固的管状物会翘起,断裂,墙壁粉碎,建筑倒塌。倘若有人目睹到此情此景,还会在某一刻,突然产生这仅仅是“一幅画”,而并非是“正在发生的事情”的错觉,但是错觉总是不会持续太久,当“画面”变成“实体”的时候,更剧烈的冲击波就会朝四面八方释放,形成巨大而狂暴的风,扯断那些摇摇欲坠的物体。

    还有仿佛全由雾气构成的黑色犬形怪物在已经变成废墟的地方跳动,在它的周边,那些看不清的角落里,有着更加奇形怪状的,说不清是活着还是尸体的东西钻出来。它们就好似从空气中无中生有,也随时都会解体。

    山城的上方,夸克的下方,身穿长袍,脸带面具的巫师被巨大的魔法阵勾连,描绘魔法阵的丝线散发出不详的荧光,仿佛在吞吐传导着什么。而这些被吞吐传到的东西,则仿佛是来自于巫师本身。这些巫师在眼下看起来更像是落入蛛网的猎物,它们本身将化为某种营养,被魔法阵正中央的一扇怪异大门吸走。这扇大门的轮廓越来越清晰,就仿佛是从虚幻的影像拖出来,越来越逼真,越来越给人实体的感觉。

    那是末日真理教的“天门”。天门的显现和补完,在我看来,就是在暗示着末日真理教中继器对这个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侵入状态。这种侵入是如此直接,让人不禁产生“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内强行打开了一个后门”的想法。

    最初掀起剧烈声势的黑水,不是被吸走,就是堕入裂缝中,亦或者被截流,转化成其他的物质,其本身“流动的黑色液体”的形态正渐渐从观测画面中褪去,却无法让我觉得,它就会这样消失。我有一种极为强烈的预感,黑水还会再一次涌来,潮涨,变成诸多末日传说中都存在的“大洪水”。这一次“退潮”,不过是一**的涨退中没什么不同的一次。

    战场被彻底改造。在这个山城中奔驰的我,也仍旧作为一个定位点,存在于连锁判定的观测中。但是。头脑中的这副画面也时不时会失真,丢失一部分画面,甚至于偶尔会彻底黑屏,而在黑屏的时间段里——哪怕这个时间段极为短暂——我的意识总是会处于一个迷蒙的状态,念头也会仿佛无休止般膨胀。这是意识行走的侵蚀,只能通过意识行走的手段尽快摆脱。却无法完全屏蔽这种影响。

    没有人会喜欢在激战中恍惚,我也一样,但是,倘若无法阻止恍惚,无法让自己的精神完全集中起来,就只能去适应,在“自己随时都会恍惚”的前提下,重新调整自己的运动姿态。

    山城的道路和阶梯是无规则的,但在无形高速通道面前。任何“常人无法行走的地方”都会变得畅通无阻。我根本就没必要去考虑道路状况,因为我可以翻越高墙,穿过空隙,于空中滑翔,所谓的“千钧一发”和“间不容发”,都是描述时间和机会的紧迫,但这种紧迫,会在速掠面前变得宽松。看似紧凑的过程,也会被速掠拉长许多倍。而失去其原本的意义。

    只要无形高速通道还在构成,我和他人的速度就存在差异,我和他人的时间刻度也会变得不同。但是,相对的,倘若我无法限制这种速度上的无上限激增,也同样会给其他联手的同伴带来大麻烦。因为。异化右江总是会同步即时最快的速度。她似乎盯紧了我,利用着我,进而压制着我。

    我可以继续加速,却无法冲动地加速,速度上无法拉开优势。因此,我不得不去思考更多的战术,去做出更精密的判断。与此同时,我还必须小心异化右江之外的其他东西——安全警卫、素体生命、不熟悉的神秘专家、熟悉却不知道其在想些什么的神秘专家、以及反复出现的幻觉、现象和各式各样的侵蚀性神秘。

    沙耶的异化血肉随时都在增殖,它并没有敌我的概念。安全警卫也会敌我不分地攻击非己类的人和非人。

    混乱是这个战场,在此时此刻最显著的特征。以异化右江为中心的圈子所造成的动荡最为剧烈,但是,脱离了这个圈子也无法获得安全。若是试图彻底离开山城的范围,也不知道会不会成功,因为,通过连锁判定,我并没有观测到有什么东西离开山城的迹象。

    我挥舞双刀,砍断飞跃而来的安全警卫的手足,又以超过其观测能力的速度,抵达另一个素体生命的身边,撞开它的枪口,救下已经奄奄一息的神秘专家。之后我就开始恍惚,清醒的时候,异化右江已经近在咫尺,我只来得及做出防御姿态,就被她抓住手腕,砸向地面,在脑袋被她踩住之前,我翻滚,挥刀,朝她的下身急斩,却被其一脚踢中腹部。我被她的这一脚压在墙壁上,进而砸穿了墙壁。

    整个山城的建筑和管道都是由构造体制成的,可在足够强大的神秘面前,也同样如同豆腐渣一样脆弱。异化右江本身就是如此强大的神秘,她所激发的力量,哪怕只是表现为单纯的“力气”,也足以打碎这些构造体。

    我浑身剧痛,脊椎似乎都已经断裂了,只是在速掠的无形通道中,固有的推动力仍旧按照我的意志,推拉着我的身体,去争夺生存的每一分每一秒。有时我会禁不住这么想,异化右江并不把我当作最主要的敌人,也许是因为,我的加速在她的同步面前,仍旧有着巨大的作用吧。只要我还活着,她就可以通过对我的同步,保持比他人更快的速度,尽管,她一定会比我慢一线,但对其他人来说,却是快了好几倍。

    尽管我这么想,但其他人却没有时间去想,亦或者并没有想过这种事情,总而言之,对于我协助进攻和防御,其他人没有发出任何异议,反而显得我是庸人自扰。

    不过,就算不是庸人自扰,我也绝对不会因为他人的厌弃、愤怒和反感,就停止自己对战斗局面的干涉,因为这种干涉正是我执行计划的重要一步。是否由我个人战胜异化右江,对我而言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对战场进行全面而宏观的观测,并及时做出必要的,符合自己计划的调整,以确保让战斗的此方和彼方处于一个脆弱的胶着状态。想要从所有窥视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势力手中夺走中继器,就必须彻底地让所有潜在的竞争对手都浮上水面,让他们拿出所有的底牌才行。

    短短几秒内,我身上那些看似沉重的伤势都已经开始自愈。四级魔纹使者的身体素质足够强大,正体现在这种强大的自愈能力上。我和异化右江的战斗,比其他所有人的战斗都更加剧烈,也比所有人的用时更短,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更高次数的攻防,让我在一瞬间就会收到可怕的重创,想要从异化右江手中救人,也需要在重创之后完成高速脱离。速掠超能、连锁判定和四级魔纹使者的强大体质,是让我可以做到这一点的保证。

    只要不在第一时间死亡,我就可以通过速度争取时间和距离,以确保伤势得以复原。我不仅仅会通过意识行走抵抗异化右江的意识干涉,也会用意识行走的力量入侵身边其他人的意识,去干涉他的行为,以确保在宏观调控下,此人的行为有助于计划的展开。在某种意义上,我和异化右江一样,面对的敌人并非某一些人和势力,而是正在以“同伴”身份作战,亦或者以“敌人”身份面对的所有人和非人。

    素体生命也在依靠自身的能力剪除周遭的所有存在,无论是神秘专家还是异化右江,哪怕是对它们没有表现出攻击**的安全警卫,也同样在它们的攻击序列中。唯一例外的,就只有悬浮半空的巫师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