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20 脱离
    黑暗的地下河道向前蜿蜒,地貌特有的崎岖狰狞的岩层结构被腐蚀得光滑平整,黑水曾经涌过这里,却没有留下一滴残余。我就着小小的火光,很快就来到河道前段的大洞前,这个不知道有多深的洞穴无论什么时候来看,都觉得很不可思议。它也许不是自然形成的,但是,它存在于这里,也一定有过某种意义吧,但是,这并非是我亲眼所见,所以到现在也仍旧有很多谜团无法弄清楚。不久前,我和阮黎医生来到这里,也正是因为这个洞穴的存在才能从黑水中脱身——我总是在紧张的时候,下意识忽略阮黎医生的所见和我不同,她当时看到的情况,所说的话,所产生的想法,也必然是以她所能观测到的世界为基础,那么,当时的她到底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呢?

    我无法透视她人的内心,哪怕利用意识行走,所能在意识层面上看到的,也不过是意识折射后,更容易被自己理解的形象表现而已,有一点是必须明白的,在意识态的世界里所看到的一朵花,一个盆栽,一个怪物,都并不仅仅是物体形态上的意义,而是一种形而上的意义。所有从形象上的理解,都是片面而肤浅的——是的,哪怕利用意识行走的力量,我仍旧无法真正看穿一个人的内心,我所看到的,都不过是奶糖上那一层薄薄的糖纸而已。

    我无法去思考自己观测不到的东西,无法理解自己不能认知的事情,更无法确认自己和他人观测世界的视差所带来的差异有多大。曾经有一个近代的著名哲学家,总结自己的思想成果,写了一本名为《视差之分》的代表作。先不提内容如何,仅仅就“视差之分”这个名字所包含的意义。就不由得触动了我的内心。

    尤其是此时此刻,这个名字从我的脑海中浮现,让我不由得生出不合时宜的感性。

    我在这个深不见底的垂直洞穴前停留了不到一秒,脑海中浮现万千的思绪又如潮水退去,只剩下感性的痕迹残留心头,这份复杂而惆怅的情感和冰冷的理智交织在一起。催促着我迈开脚步,投入速掠之中。能够观测到的前路是如此的狭窄且短暂,从小小的火光外围蔓延,也不超过十米,幸好,在速掠中,我的感知和反应永远处于一个和自身速度同步的敏感状态,不至于像是用笨拙的身体去驾驶超速的跑车,狠狠撞上十米外突然出现的障碍上。

    只要我的意识没有受到侵蚀。哪怕可以看到的路只有十米长,也已经足够了。

    无形高速通道的碎片以十米为一个接续点不断拼接,我在其中奔驰,感受着地下河道的起伏和转折。阮黎医生说过,这是一条蔓延到半岛之外的内地的河道,她曾经做好了沿着河水漂流的准备。当然,在数据对冲的环境里,哪怕这条河真的通往内地。单纯沿着河水的流向走也不一定可以顺利离开。我将自己通过的地方,以记录地图的方式在脑海中呈现出来。试图找出其中是否有什么隐藏的古怪,例如nog会将整条河道改造后,利用其走势构成某种魔法阵之类,又例如这条河道在数据对冲后产生了某些不自然的变化,让其得以成为半岛数据对冲空间的出入口之类,但是。这个脑海中呈现的地图印象,似乎就仅仅是一条自然形成后,又被黑水沿着原有地势冲刷的河道而已。

    没有来自nog的更多信息,也没有遭遇想象中阻拦的敌人,亦或者接应的人马。仿佛除了自己之外,已经没有第二个生命还存留于这条地下河道中。在那无法观测的黑暗中,所有若隐若现的恐怖都似乎只是一种心理上的错觉。我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呼吸声和心跳声,仿佛要融化到这片死寂的黑暗中。

    时间感很快就消失了,自身相对于环境的坐标定位也在迅速变得模糊——哪怕是在类似的环境中,倘若不存在任何神秘的话,我也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感觉。所有正常环境因素引发的感知混乱和心理压力,都绝对无法干扰一个身经百战的神秘专家。但反过来说,既然连一个神秘专家的观测和感知都被削弱到了这个地步,反而更能让人相信,这里真的就是半岛数据对冲空间的出入口。

    如果我和阮黎医生一同前来的那一次,没有遭遇到黑水涌潮,是否真的就能按照阮黎医生的计划那般离开半岛呢?我忍不住去这么想,尽管也明白,这样对过去的臆想根本一点意义都没有。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失去对自己速度的判断,因为对周遭参照物的感知越来越模糊,确切的说,在这小小的火光照亮的范围内,以及通过连锁判定向外延伸的观测范围内,那些原本可以确认的轮廓,正在从视野和直觉中淡化,就好似有一个橡皮,正随着我不断前进,将前方的存在性物质擦除——我开始分不清,自己的双脚下是否还是坚实的大地,也无法确认,头顶上方的黑暗中,是否存在地下河道的顶壁,乃至于,哪怕自己故意去靠近侧壁,也没有明显的边界感,就仿佛四面八方的障碍全都消失了,变得无边无际。

    在无法确认自己的速度后,又渐渐无法确认自己是否真的处于前进状态,倘若自己在前进,又是否沿着自己事先确认过的路线。每踏出一步,自身位置相对于周遭环境的方向全都失常,淡化,消失。我甚至无法分清,自己是在一个显现为物质态的世界里奔驰,亦或者自以为在物质世界里奔驰,实际已经陷入深深的意识态世界中。

    此时此刻,我再次踏出一步的时候,眼前突然光明大作,头顶上方猛然有一条紫红色的电蛇窜动,紧接着就是凶猛的雷鸣。我下意识就确认了,这光和这声音就是雷电。而在产生这样的意识后,又进一步看到了铅色的厚重乌云。这些根本不可能在地下河道内观测到的自然现象一个紧接着一个浮现,有狂风大作,忽然吹来一片雨水,将我全身上下淋了个通透——我十分确定,衣服的湿度根本就不可能是突然闯入雨中所导致的。而更像是自己长时间暴露在这片狂风暴雨中。

    我不由得抬起手,挡住扑面而来的风雨,又抹了一把了脸,再次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时,身上穿的已经不是那一套在半岛数据对冲空间中的战斗服装,而是熟悉的病人服。淡蓝色,一件式,有些单薄,因为湿透了所以紧贴在肌肤上。传来阵阵湿冷。

    火机已经消失了,口袋里也没有香烟,两手空空,没有武器。唯一的照明,就是天空中窜动的闪电,在陡然的闪亮中,可以看到保持着野生自然状态的树林和草皮,以及几乎变成沼泽的湿泥地。五官感知似乎是一个接着一个恢复。我嗅到了潮湿的草木和泥土的腥味,这熟悉的味道。进一步点燃了过去的自己对这个半岛的记忆。记忆中的味道、声音、视物和此时此刻重叠,即视感是如此的强烈,然后才变成一个确认——自己的确站在一个看来完好无损的半岛上,而不是饱受摧残后形成的半岛荒原。

    我没有离开半岛。只是从半岛数据对冲空间回到了似乎还算正常的半岛上。所有在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里构成的现象和物质,全都宛如泡影般消失了,但是。这并非是区分现实和梦境的证据。任何一个神秘专家都不会这么做,否则,很容易让自己的心灵迷失。

    真是奇妙的体验,严格来说,这一次脱离过程中存在的那种感知消失。以及通过之后“一切都变得正常”的印象,更贴近于过去的末日幻境,也近似于过去的高川所留下的进出于统治局遗址的印象。明明是同一个场所,却仿佛一个存在于噩梦中,一个存在于现实里,进出就是“做梦”和“从梦中醒来”,但却又有一种冥冥的感觉,让人确认那并不仅仅是“做了一场噩梦”这么简单飘渺。

    不过,哪怕如今这个保持着原生态的半岛更具有真实感,但也仍旧是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世界里,也仍旧是在末日幻境之中。仍旧持续运作的四级魔纹,就如同是一个直白的警示。

    连锁判定,确认周边情况。

    速掠超能,构成无形高速通道的碎片。

    使魔夸克,并不存在于此间的天地。

    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余波大幅度削弱。

    比起那妖魔鬼怪肆意疯狂的半岛,眼前的半岛在神秘性上的确有着明显的削弱。

    不过,真的一个接应的人都没有吗?我不由得大声喊起几个熟人的名字:“约翰牛!接头人!铆钉!谁在这里?”

    通知我撤离的是声音是以nog的名义出现的,当然,也不能排除假借名义的可能性,不过,我从感性和判断上,更倾向于是nog队伍的决定。在这个更加真实的半岛上,太多的平静和正常,反而让人感到不自然。在半岛数据对冲空间里了解到的外界,可没有这么自然。哪怕仅仅是四天院伽椰子的黑水,就足以弄得个天翻地覆了吧。

    我有假设过,倘若自己此刻所在的地方,即是通往半岛数据对冲空间的入口,也是离开数据对冲空间的出口,那么,有八成的可能会遇到黑水横流的景象。然而,放眼望去,没有任何四天院伽椰子出入的迹象,没有半点神秘现象留下的痕迹。

    “半岛以及周边地区正在经历季候性的暴风雨”这一状况,自然且完美地在眼前所见的事物上呈现出来。

    如此一来,这一带虽然是从半岛数据对冲空间的地下河道离开的出口,但却并非是进入半岛数据对冲空间的入口,这样的判断无疑更显得准确一些。

    眼前的一切是如此的自然而正常,栩栩如生,充满了生命气息,虽然四级魔纹的运作,每时每刻都在提醒着我,这个地方存在神秘,但是,却足以让人将之前那些惨烈的战斗视为“一场噩梦”,而自己是在这个时候才回归了“现实”之中。

    我静立了三秒,磅礴的雨声和轰鸣的雷声,掩盖了同样存在着的其他声音。我的声音发出,直觉也没感到可以传递多远。我擦了把脸,但很快就又被雨水打湿,我徒步向前走,没有明确的方向,我对这里的环境没什么印象,似乎是之前没有去过的地方,因为缺乏光线又林叶层层,根本看不到太远的地方,无法找到熟悉的景物,也就无法通过参照物确认自己所在的位置。只是,有一种悄然涌起的感觉告诉自己,这里不仅仅是半岛之内,更是在半岛精神病院的范围内。

    我走了几步,才察觉自己光着脚。于是,尝试着用四级魔纹做了一双鞋子,之后确认了,四级魔纹仍旧可以运作的感觉并非错觉。虽然用肉眼看不到半点神秘现象,也没有不自然的景状,但是,仍旧存在数据对冲的余波,从四级魔纹的运作效率来判断,数据对冲的烈度虽然不如半岛数据对冲空间中那般强烈,但也谈不上轻微——更像是半岛数据对冲空间被各方神秘组织作成前,这个半岛已然具备的神秘性的延续。

    粗略换算一下,也可以看作是存在三级魔纹使者这个等级的角色的战斗环境。

    暴风雨是自然的,但是,藏匿在黑暗中的东西,可并不全都是自然的。

    这些不自然的东西,就好似打定了心思,要一直藏匿在黑暗中,除了窥视之外没有更多的动作。我向着随便选择的方向前进了百米,都没有解除到理应存在的那些诡异而异常的事物。不过,运气不算坏,一片熟悉而巨大的轮廓,如同酣眠的巨熊般,盘踞在前方的阴暗中。

    是半岛精神病院的病栋群。(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未完待续。)

    ps:作者后台改版了,隔天才注意到没发文成功。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