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94 超速意识疾走3
    我是场内唯一可以在即时性上比异化右江更快的神秘专家,同时也是在意识行走中比其他人更快恢复的神秘专家。

    我竭尽全力阻止异化右江脱离攻击范围,竭尽全力让她必须比其他人更重视我这边的攻势,竭尽全力阻止她产生攻击其他人的念头。我没有半点直接依靠自己的力量战胜异化右江的想法,我十分清楚自己正在面对的是怎样一个怪物。我的任务就是拖延时间,让各方神秘组织的底牌可以凑足发动的时间,也许这些底牌到头来也会对我有影响,但是,我也同样相信,异化右江尚未展现全部的实力,而她的怠慢也同时意味着,她期待并拥有对抗各方神秘组织底牌的力量。

    在我的构想中,异化右江和各方神秘组织的冲突是处于一种动态制衡的状态,而我自己则必须作为最后的平衡破坏者。此时充当先锋的姿态,也恰恰是作为最终平衡破坏者的掩护。

    我不能肯定自己的想法有没有被其他人看穿,但是,在面对异化右江这样的强敌时,哪怕摸清楚了我的算盘,也难以确定可以破坏这个算盘吧。最初我之所以在危险的境地下,仍旧坐视月神和异化右江的变化,正是因为期待着,眼前的异化右江有足够的力量,让各方神秘组织拿出底牌之后也无暇他顾。

    我的亲身体验已经足够让我清楚,为了维护这种预判上的平衡,究竟是多么危险的事情。但直到现在,我却仍旧可以肯定,冒着如此大的风险后,总算是让事态仍旧处于自己的计划当中。

    每一秒的流逝,都意味着我愈加靠近最终成果。我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执行自己的计划。倘若仍旧被他人所破灭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因为,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天才,也不是什么精明人,而仅仅是一个学校的优秀高中生的水平。排除身为神秘专家所拥有的力量,我的才智也就仅此而已。我从来不高估自己。也不低估他人,我从来都不对侥幸的事情抱有期待,只是期望好运站在我这边而已。

    我用整个生命去战斗,正是因为,这本来就是不得不这么做的战斗。

    我不认为自己的整个生命所化作的力量,是整个世界最强的力量,因为,这本来就不是什么都围绕我转动的世界,也不是所有的矛盾和纷争。都是以我为核心的剧本。

    我不是主角,也可以说,根本就没有哪一个人类是主角。

    正如那首诗歌所描述的:人们如走马灯般声讨着飞虫,因此,飞虫才是剧幕的主角啊。

    飞虫就是“江”,是“病毒”,是导致末日症候群蔓延的罪魁祸首,是病院现实的感染源头。是末日幻境中的末日,是我所能看到的任何一个非人存在。

    因此。我们正在对抗的这个异化右江,才是这一幕半岛之战的主角呀。

    在正统而爽快的冒险故事里,和主角作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但是,也并非每一个冒险故事都并非这么爽利的吧。我希望,在这个我所注视的。自己并非主角的故事,足够奇诡怪诞,足够意想不到,足够文艺思想的故事。

    我挥着长矛,朝着眼下而言。绝无取胜可能的敌人突进再突进。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传世的名著中,那个揣着长枪,骑着老马,向风车发起冲锋的可笑又怪异的骑士。

    我在心中呐喊,我在意识的一次次膨胀中行走,我在反复闪烁的念头中,找寻让自己可以鼓足勇气的思维,在一切负面的情绪中,挖掘让自己可以直面绝望的热血。

    是的,我必须让自己一鼓作气,因为,哪怕只有一次觉得自己不行,没有希望,那就真的无法再振作起来了吧。所以,哪怕只是用固化的思维,用让人嘲笑的自恋,用不为人知的自我催眠,用这些种种被他人视为自欺欺人的手段,去欺骗自己也没有关系。

    “因为,我早就承认,自己只是一个病人。”我如此这般,注视着那在千分之一秒内做了无数次闪避和回击的身影,注视着那一抹抹交错的,不同深浅的红色。在高速移动的世界里,被那红色侵蚀,抗拒,来回激荡,又千变万化的红,就仿佛是我的灵魂,我的血,我的意气,我的觉悟,我的妄想,我的生命。

    异化右江的身体和意志都是如此的坚硬,无论是在物质态还是意识态中,哪怕被我手中的利刃击中,也米有任何破损,哪怕制造了一时片刻的失误,也不会再度让这种失误重演。我的每一次交锋,有百分之九十九是无用功,但是,从开战到现在,仅有的几次击退,就是我仍旧保持斗志的源头。

    我必须充当最猛的攻势,最及时的盾牌,因为,除了我之外,这里的人没有谁可以做到——这样的想法,也是我不至于在泥泞中停下脚步的动力。

    诺夫斯基似乎意图利用异空间的特性对异化右江进行牵制,但是,从我的角度来说,他的举动也是徒劳的。异化右江的“newtype”对神秘现象的适应性太强了,不过,虽然无法真正对异化右江完成牵制,但却让子弹的轨迹在我的观测中开始以奇怪的路线挪移。

    不能影响敌人,就和己方的人进行配合——现在的诺夫斯基是这样的思路吗?我这般猜测的,可是,准备s机关的枪械武器,对应此时异化右江的神秘性,却显得太过薄弱,哪怕击中了也大概不会有直接的杀伤效果吧。

    我就是这么觉得,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人都在做着更多的无用功——实际是否如此?理论上来说当然是不可能的,在这里没有谁真的会做无用功,完全的无用就意味着死亡的来临,我十分清楚,这不过是一种对自身战斗心态的维护而已。

    因为,不这么想的话。就无法竭尽全力。倘若不相信自己就是场内最强的那一个,不去承载作为最强的那一个,就必须去守护弱小者的信念,就无法突破自己,加速到那个让敌人都无法预料的境界。

    没有谁可以拯救自己,所以。就由自己去拯救谁。没有谁可以比此时此刻的自己更强,所以,自己必须作为强者,成为最前方的那堵最坚硬的墙壁。这就是“高川”。

    是狂妄也好,是无奈也罢,事到如今,只能用沉默以对。

    碎片在我的眼前瞬间消失,又瞬间再现,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运动的呈现正因为降维的神秘,产生截然不同于平时的变化,这些剧烈的变动,所带来的巨大信息冲击着我的脑海,让我感受到自己的负荷一次又一次累加起来,每一次的累加,都让我觉得自己已经站在悬崖的边缘,仿佛下一刻就要如同过量充气的气球般粉身碎骨。可是,就是这么一股意气。一种斗志,让我始终都站在这个边缘,而没有真的摔落。

    狙击的子弹从我的身边擦过,我的运动,异化右江的运动,诺夫斯基的运动。每时每刻都在干涉着这颗子弹的路线,但是,干涉的结果是眼前的这般,锲而不舍地直指异化右江——是哪个部位?手脚?身体?心脏?颈脖?还是脑袋?

    我的直觉告诉我,是异化右江的左眼!

    是的。异化右江的左眼一如她的围巾,充满了显而易见的特殊性,甚至于在某种程度上,比正在大放异彩的红色围巾更加显眼。她的每一次意识行走,都让人觉得,是以那颗左眼为核心发动的。实际情况到底如何,这颗眼睛是不是一个陷阱,谁都不知道,所以,才有必须尝试。

    我的攻击中也有针对这只左眼的,只是,从异化右江的防守反击的态度上,感受不到这只左眼对她的重要性。不过,不管是刻意的,还是无意的,异化右江的左眼从未被击中过,确实是不争的事实。

    这颗子弹可以建功吗?我不知道,但是,必须去尝试。

    我将自己所有的攻击,都当作是对这颗子弹的掩护,诺夫斯基大概也有着同样的想法,所以,才让这颗不怎么出奇的子弹,在以“刹那”为计时的路程中,走到了如今这一刻。

    在子弹擦身而过的一瞬间,我第一次主动对异化右江使用了意识行走。

    我凝视着她的眼睛,一如过去所做过的那样,想象着自己走进她的眼眸深处,推开藏在那里的心灵之门。推开一扇门之后,又是一扇门,一重重的门是如此的坚固沉重,期间完全没有多余的东西,每一重门仿佛是紧贴彼此,没有半点缝隙。

    在无法估计时间流逝的意识态世界里,我究竟推开了多少大门?我自己也不清楚,本来是有在计数的,却因为一股无形的力量,导致一阵阵的恍惚。我并不觉得怪异,因为,这种恍惚是如此的熟悉,我主动进行意识行走,却并不意味着异化右江就是被动的防守者。

    她在攻击。当我走进她的意识中,也意味着我离开了自己的阵地,而将自己完全呈现于她的面前。对于擅长意识行走的异化右江来说,反而是直击对手的最佳机会吧。但是,如果她有这样的想法,那就正合了我的意。这一次,我就是将自己当成了诱饵,再没有什么比敌人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我的身上更好的了。

    异化右江会以怎样的方式呈现于我的面前?这个念头浮现的时候,就开始迅速分裂,不可遏止的种种猜想,就如同一粒粒种子。这些种子发芽,生长,构成一具具具体而微的身体,一个又一个的异化右江就这么呈现在这个意识态的世界里。

    她们是我所设想的异化右江的种种可能存在方式,但是,却又并不仅仅是“我的想象”这么简单的东西。在我想象出具体的轮廓前,她们就已经自行补完,就如同我开了个故事的头,异化右江就接着写出了具体的内容和结尾。

    站在我面前的,这一个个异化右江,的确都是异化右江本身的呈现。

    几十个?几百个?还是几千个?数不清,我的念头还在不可抑止地跳动,分裂,便有更多的她在此呈现。

    我只见到,自己的上下左右,四面八方,全都是一个又一个的异化右江。我突然想起了曾经跟随在我身边的江川,那个雇佣兵协会仿制最终兵器失败的人造人形兵器,她的神秘“固有结界-自我牢笼”发动时,就是呈现出类型的景象,当她的敌人看到一个又一个的她走出来,所感受到的压力,也如同我此时所感到的一般吧。

    我又还想起了左川,以及她的“六道分身”,如果她在这个战场上,也能成为一个强大的战力吧。但是,江川已经死了,左川也被安置在耳语者中,和另外几个被“江”侵蚀过心智的女性一起充当咲夜和八景的守护者。在四十亿人被四天院伽椰子化作黑水的现在,我虽然担心,却也因此觉得,在半岛外的所有人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时,至少耳语者拥有比其他人更大的生存几率。

    我还想起在进入半岛之前,于巴黎进行调查时,所遇到的nog队伍中的其他神秘专家,例如负责监视地区事务的莱德和杏子,还有在进入拉斯维加斯前,于队伍集结时遇到的两位似乎带有中央公国背景的两位神秘专家,以及研讨会活动发起者和活动场地提供者的达拉斯。

    是的,有太多太多的人,仿佛应该拥有自己故事的人,但是,他们似乎在记忆中已经处于一个很遥远的位置,就如同是“很久以前的故事”。我的记忆……仿佛正在经历着数以倍计的时间的冲刷,正在变得苍白而单薄。本来印象深刻的东西,都在不知不觉的时候,下沉到记忆的深海中。

    此时想起来,却让我感到恐惧。因为,我觉得这就像是,有某种力量正试图将压箱底的东西翻出来,然后一个个摧毁。

    异化右江越是增加,我想起的东西就越多,而那种记忆被翻开的感觉就越是强烈。四面八方那仿佛无穷无尽的异化右江什么都没有做,却让我觉得,她的攻击已经开始了。这并非是过去常见的攻击模式,我的意识行走无法将这种攻击用更具体可见的形态呈现出来。我知道,自己的这一次意识行走必须到此为止了,我必须返回自己的世界。

    敌人不在眼前,眼前的异化右江正在增加,却并不意味着,这里就是她将最大份的力量放在这里。

    速掠的无形高速通道于这个意识态世界中成形,以最短的距离,穿过一个个异化右江的身边,我投入其中,迅速朝来路奔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