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27 再一局
    我觉得没什么不好。或者说,我觉得,事关咲夜和八景两人,可以如此安置就已经足够好了。咲夜和八景是不幸的,但相比起其他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却又并不是最不幸的。哪怕在这个中继器世界里,仅仅是普通人的她们也比更多的神秘专家幸运。

    对我而言,她们就是家人,是我必须要保护的人,我希望她们可以比其他人都更幸运,比其他人都过的更幸福。是普通人又有什么关系?无法战斗又有什么关系?无知又有什么关系?拖后腿又有什么关系?是的,这些看似重要的,仿佛可以让她们更好地生存下去的东西,对我而言,根本就不重要。或者说,为了让这些东西都变得“不重要”,所以我才要战斗,才要承受,才要去向那深深的恶意挑战,去做没有人愿意做,也没有人看好的事情。

    “我去和她们说一声。”我回复了约翰牛,走回咲夜和八景身边。

    咲夜和八景好奇地张望弥盖了半岛内陆的黑暗,她们似乎有些胆颤心惊,但这种恐惧似乎没能打消她们心中的冲动。如果这里除了她们之外再无其他人,我认为,她们是有胆子走进那片黑暗中的。不过,这么危险的事情还是不要做比较好。

    “阿川!阿川!”咲夜抓住我的手,似乎这一路行来所发生的那些惊心动魄的事端,都没能消耗光她的精力,反而让她处于一个亢奋的状态。“那里面有什么?”

    “妖魔鬼怪。”八景插口,但一听就知道是随口一说,不过。哪怕是随口一说也被说中了。

    “没错,里面有许多吃人的危险东西。”我故意用一种轻松的,仿佛编造故事的口吻说。

    “哎,真的?真的?它们长得怎么样?”咲夜追问到。

    “很难看,丑陋,恶心,充满恶臭。就好吃刚从大便池里泡出来一样。”我用一本正经的腔调回答。

    “讨厌了,阿川就知道唬人。”咲夜轻轻拍了我一下,“大家都说这里是最后一块安全的地方。所以我就想着会不会是故事里的乐园一样,但是……”咲夜看向黑暗的目光有些忧伤,“看起来根本就不是那样。就算阿川故意插科打诨,我也知道的哟。里面很危险吧。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

    “如果我所料不错。这里就是当前世界上所有危机的最核心地带吧。即将毁灭世界的东西,都是从这里流出去的?”八景倒是十分镇定。

    “嗯……有点儿出入,不过**不离十。”我只能这么说,因为这个故事实在太过离奇、诡秘、庞大又复杂,从头说清楚大概要几天几夜的时间吧,但是,两人已经没有这么多时间了。半岛是危险的,集中了这个中继器世界中最大的恶意。我只想着让两人去往更加安全的地方。

    “和那个女人说了些什么?”八景没有追问半岛的事情。但却用一种透彻明亮的目光看着我的双眼,让我觉得自己无法说出任何谎言。

    “这里只是中转地。你们还要去更加安全的后方。”我没有说谎,只是偷换了概念。

    “后方?是什么地方?”八景的问题紧追不舍。

    “那些人的基地。玛索和桃乐丝会照顾你们的。”我说。

    “玛索?桃乐丝?是什么人?”八景有些疑惑,但我觉得她不是在疑惑我和那两个女孩的关系。

    “听起来很熟悉……我们之前有见过吗?”咲夜也在一旁说到,“虽然我觉得是第一次听到,却觉得是十分亲切的名字。”

    “嗯,的确是个亲切的好名字。”八景也没有任何掩饰地附和道。

    “玛索和桃乐丝是我的家人,很快也是你们的家人了。”我将咲夜和八景一起抱在怀中,“不要担心,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会去看望你们。我在这里还有不得不做的事情,所以,就暂时不陪同你们一起过去了。”

    我放开咲夜和八景。八景若有所思,并没有出现太过抗拒的表情。咲夜却竖起小拇指,对我说:“说好了,阿川做完自己的事情,一定要过来,拉钩,说话算话。”

    我也伸出小拇指,和咲夜的小拇指勾在一起。

    “说话算话。”我说。

    咲夜露出笑容,就像是由阴转晴。

    “回到船上去,会有人告诉你们该怎么做。”我将两人朝着船只的方向推了推,示意她们应该上船了,尽管她们才刚刚下船。如果这个半岛真的是休假圣地,或许会是十分高兴的旅行吧,不过,这是一场世界末日的逃亡,所以,就算想要开心也开心不起来,刚见面就要分开,哪怕逗留多一秒钟也可能带来危险。

    “阿川你呢?你留下来,真的有用吗?”八景仿佛要再一次确认我的想法般,严肃地问到。

    “我可是要拯救世界的人!”我故意露出夸张的自信,用拇指点了点自己,“况且,妈妈也还留在这个半岛上。我要找到她。”

    八景沉默下来,我就知道,八景对许多事情都有怀疑,但是,只要抬出阮黎医生的话,她便再也没有理由阻止。因为,我在这个中继器世界里的身份,是“阮黎医生的儿了”呀,虽然是养子,也同时是她负责的病人。

    “左川呢?不和我们一起吗?”咲夜看向一直默默立于一旁的左川。

    “不,她也必须在这里帮忙,否则我可顾不过来。”我解释到。

    “是只有左川可以做的,但是,我和八景都做不到的事情吗?”咲夜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出固执的孩子气。

    “……是的,这里有必须左川才能做到的事情。”我觉得自己说谎了。其实我并不觉得左川应该留下来,但是,左川离开的话又能去什么地方呢?作为一个既定存在的战斗力。其诞生也本就是为了战斗的需要,左川根本不可能在这种时候离开。虽然没有必须她才能做的事情,但是,她的身份和性格也决定了,她有着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就如同本以为已经死亡,但却在关键时刻归来的江川一样。

    左川也好,江川也好。和咲夜、八景是不一样的。她们是真正的战士,是游走于生死边缘的佣兵,是雇佣兵协会模仿最终兵器制造出来的人形兵器。无论是强是弱,无论有没有获得神秘,也都是nog侵攻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特殊部队的一员。战斗地活下去,亦或者在战斗中死亡。本就是她们自己都认可的生活方式。

    “我们还会见面的。因为我也是耳语者的一员呀。”左川终于开口了。她也逐一和咲夜、八景两人拥抱,用生硬却诚挚的口吻安慰着两人,“我不在的时候,也请照顾好自己。”

    三人的感情比我想象的还好,分离的时候,也比我想象中更加感性。她们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大概也发生了许多的故事吧。这样也挺好,我是这么觉得的。因为,我看不到她们之间的隔阂和痛苦。哪怕有故事,也一定是一些温馨感人的故事吧。

    八景定了定神,拉住咲夜的手,将她硬生生扯向船只,咲夜还是一副不舍的样子,不过,我觉得八景的心情也肯定没有她表现的这么坚定。我知道,无论是八景还是咲夜,都没有她们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不经世事,她们虽然还处于天真浪漫的年龄,但又不是笨蛋,而且,在黑水肆虐的日子里,她们所看到的世界也已经没有浪漫可言了。这个半岛是一个危险的地方,而我们将要做更危险的事情——这种事情想必是无法隐瞒的。

    “她们都知道。”左川突然说了一些没头没脑的话,但我能够明白。

    “没关系。”我只是这么回答到:“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确保她们可以安全离开。”

    “如我所愿,主人。”左川挽住我的手,露出动人的微笑,“我会保护你的,主人,这就是我与生俱来的使命。”

    我们目送咲夜和八景上了船,再也感觉不到那边的动静时,约翰牛也靠近过来。

    “分别总是让人失落,不是吗?”约翰牛说:“但这是我们唯一可以做到的事情。”

    “足够了。”我转过头,平静地问到:“那么,接下来需要我做什么呢?”

    “纠缠住爱德华神父,让他无法做多余的事情。”约翰牛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对我说:“我们这边可以抵挡爱德华神父的人都有其他的要事。所以,只能请您一个人挡下爱德华神父了。这种事不难吧?四级魔纹使者,高川先生。”

    只是缠住爱德华神父吗?只是这样的话,我当然不会没有信心。爱德华神父的九九九变相是从六六六变相进化而来的,但以我的了解,这种进化并不是在个体战斗能力上的提升。六百六十六只灰雾恶魔和九百九十九只灰雾恶魔的差别,并不在于数量堆积上所带来的质变,更多在于对战斗环境变化的适应性。不过,反过来说,如果九九九变相没有更进一步的变化,爱德华神父又为何进行这样方式的提升呢?

    “纠缠住爱德华神父没有任何问题,不过……”我说出自己的顾虑:“九九九变相可能只是一种中间态的神秘力量性质变化。”我突然觉得自己不太好描述自己心中的想法,顿了顿,才说:“九九九变相比起六六六变相,并没有太多的质变上的优势,所以,我怀疑爱德华神父的九九九变相并非是为了直接提升自己的战斗能力而存在的。”

    “这一点我们同样清楚。”约翰牛的神情也凝重起来:“九九九变相可能只是某种神秘的催化剂,最终会催化什么,以怎样的方式进行催化,我们这边也没有更多的资料。那可是一个深思熟虑的老狐狸。”

    “你们清楚就好。”我打心底有这么一种感觉,“哪怕在战斗现场纠缠住他,让他腾不出手脚做更多的事情,但却不一定可以阻止他要做的事情。有一些东西,倘若事先就已经准备好,那么,在当时只要点燃引线就足够了。”

    “是的,我们这边也有针对性的措施——高川先生的任务,只是为了杜绝其中一种可能性,其他的可能性,我们有其他的布置。”约翰牛虽然这么说,但对手是那个游走于末日真理教、五十一区和nog之间,一直以来孤身一人却仍旧游刃有余的爱德华神父,我觉得,无论怎么盘算,也都无法确定自己的准备可以确保自己正中靶心。

    反过来说,利用对手的布置,促进自己的计划,这样的手段也是爱德华神父的拿手好戏。并非是一开始就预见了对手会怎么做,仅仅是过去诸多的积累,在关键的时刻爆发出来时,会在一时片刻让人无法是从。而这一时半刻,就会奠定成功的基础。倘若能够清楚对方在过去积累了什么,那么,针对性的布置多少都会有些用处。但是,爱德华神父过去所做的事情,虽然到了现在,已经有许多迷雾被清空,却仍旧有一些看不清楚的东西。

    爱德华神父单纯以战斗能力来说,虽然可以称得上是世界上罕见的强手,却也并不是没有人可以对抗,甚至于直接在战斗中可以对其进行压制的神秘专家大有人在。可是,就如同打牌一样,他就是一个善于隐藏手牌的能手,如果无法在第一时间直击其要害,那么,越是往后,他的手牌就会积累更多,优势也会更加明显。

    至今为止,没有人可以用纯粹的暴力和精密的策划,在对局的前期就将爱德华神父击破,这也意味着,我们需要面对的,是一个已经成功积累起足够手牌,无法想象其可能性的爱德华神父。普通人的牌局里,王牌就这么两张,多副牌积累起来,也十分有限,可爱德华神父的情况,就像是将过去所有的牌局中的王牌都积累起来了,一次性投入现在的牌局中——一点都不符合规则,可偏偏这就是神秘圈的战斗,而不是纸牌游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