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59 解构
    异化右江和富江是不同类型的最终兵器,虽然我所见过的最终兵器也存在仿佛一个模子塑造出来的复数存在,并且,有可能是以“复数”这种方式的去体现其神秘性,但是,被我认知过的最终兵器,都存在各自不同的特性。我观察,思索,寻找它们身上那些神秘所体现出来的概念,从概念的层面上去摸索对付它们的办法。正因为,无论如何都无法避开它们,所以,无论如何也必须找出能够抵挡这些神秘的办法,否则的话,一照面就会死亡——在此之前的所有和最终兵器的遭遇中,死亡几乎都是必然的下场,据我所知,似乎也没有真正意义上,在正面作战后还能存活下来的神秘专家。

    站在我的角度,很难真正去理解,比其他神秘组织都要更早拥有最终兵器的末日真理教为何很少出动最终兵器,也许和最终兵器的本质有关。但是,种种结论也只是局限于自己所知的片面情报所做出的猜测,我始终明确一点,这些猜测也许是真相的一部分,但却绝对不会是真相,就如同盲人摸象般,不能对这些结论抱有很大的期待,并完全依据这些结论作为行动的指导。

    尽管最终兵器就是这么一种,无论自身有何种特性,无论要面对的情况有哪些不同,由始自终都似乎利于不败之地的存在,但是,我仍旧想要战胜它。不,先不提如何取胜,对我而言,能够保证自己在正面对抗中不会落败身死,就足以让自己觉得是胜利了。

    眼前的异化右江,就是这样的最终兵器。无论它是不是异化的存在,和“江”存在多少关联。她都和曾经杀死高川的最终兵器没什么不同。我告诫着自己,绝对不能被自己为她起的称呼,这个“异化右江”的字眼所迷惑。

    绝对不能有半点犹豫,也不能对结果有太多的奢望,不能抱有侥幸的心理,去对她的内质抱有期待。也不要认为,他人所带来的变化会带来什么转机。

    失败就是死。

    一定会死。

    自己所谋划的一切,也都会因为自己的死亡烟消云散。

    这是一场不能逃避的战斗,如果觉得抱有觉悟,不去逃避就可以取胜的话,也太过于天真。

    无论事先做了多少准备,真正投入战斗的时候,察觉到自己所做的种种准备都是徒劳无功,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应该惊讶,或者说,不要让这种幻灭感抓住。

    四级魔纹的运转提升到一个极致的水准,并且稳定在这个濒临某种界限的程度,似乎再过一分一毫就会发生更进一步的变化——或许是有利的,但更多的可能性是崩溃。如果要赌上这一丝有利的可能性,也一定要瞧准时机。

    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在异化右江苏醒前,布置好阵地。

    我抬手将左轮枪中的六发特种弹发射出去。子弹分别在异化右江的前后左右上下炸裂。溅射的破片牵连着丝状的光线,这些光丝交错编织,一个又一个的符号流光中浮现,继而在真空的宇宙环境中呈现出“燃烧”、“流质”、“风声”、“尘埃”、“亮光”和“阴影”六种现象。以神秘学的角度来说,这些现象可以附会成“地水火风光暗”这六种“世界构成的基础媒介”,不过。这样的结论也仅仅是附会而已,就我制造出这些特种弹的目的而言,并非是遵循神秘学的原理,而仅仅是依靠神秘专家的直觉,去刻意触发“一定会发生的神秘现象”而已——所触发的神秘现象。到底是不是“地水火风光暗”的体现,事先完全没有答案,只是,直觉感到现象一定会产生,并且,所产生的现象,也一定是符合自己所需的。

    所以,现象的出现是必然,具体为何种现象是偶然。这才是我用四级魔纹所制造出来的特种弹,和以往的特种弹之间,和他人的特种弹之间,所存在的决定性的不同。

    不去思考其道理,是因为我是如此的愚笨,就算知道了答案,反推其原理也都觉得难以为继,但是,没有关系,既然只能依靠直觉得到的“答案”,那么,只要这个“答案”可以生效的话,就可以心满意足了。因为,自己已经是竭尽全力。竭尽全力却无法办到的事情,那就无论如何都是自己无法办到的,而“竭尽全力”本身就已经是自己面对难题时,所能给出的最终答案。

    六种现象在名为“真空”,实际并不真正一无所有的宇宙空间中奔驰,光丝的编织越来越复杂,将这些现象和异化右江一起封锁在内部。我觉得,这个牢笼对异化右江而言,是十分脆弱的,但是,脆弱的牢笼之内的环境,只要可以支撑哪怕一秒的时间,就已经足以让我提高胜率。

    无物而燃烧的宛如幻觉的现象,看不见却能感受到的莫名物质的流淌,依稀送来歌声的风之幻听,灰雾恶魔死后产生的灰烬,好似吐丝一样细腻的光芒,以及因为光芒存在而被衬托出来的阴影,尽皆堆积在异化右江的四面八方。这种堆积似乎是无序的,固定的,但是,只要仔细凝视某一处的一个现象,就会发现那里并不总是只存在一种现象。现象不是物质,这些神秘现象也不依赖于物质,不会和物质一样占据某一个空间位置,它们复数存在于同一个坐标,并在相互之间转换。倘若将这片空间用坐标分割出来,那么,分割的数量在理论上应该是“无穷数”——没有具体的理由,我就是如此感觉到——而在这无穷数个坐标中,所同时进行的现象的变化,也无法通过分割时间度量来确认,因此,这个被“地水火风光暗”填充的牢笼,堪称是目前为止我所见过的,最难以适应的神秘环境。

    如果面对同一个困难。对我而言,是束手束脚,而对敌人而言,是游刃有余的话,那么,最极端的选择不是消灭困难。而是将这个困难的难度,提升到对所有人而言,都是“致命”的程度。正因为,对手是最终兵器,是我从未战胜过的敌人,我深深知道这个敌人有多么可怕,而且也知道,它或许比我所认为的还要可怕,其恐怖的程度无法真正揣测猜度。所以,才必须做出这么极端的选择。

    不去营造对自己有利的条件,去扭转自己和敌人之间的不平等,而是制造一个残酷的绝境。在这个绝境中,大家所要面对的问题都会最大化到对自己而言的“致命性”,于是,大家就公平了。

    针对异化右江的“newtype”,制造这么一个极端的环境。是我所能想出的最好的办法。

    损己又损人,这是邪道。我一直都这么认为。但是,如果不这么做,我连战胜最终兵器的一丝自信都没有。

    我不断打入特种弹,加剧这个牢笼内部的神秘现象,让这个牢笼扩张到数千米的规模——正因为异化右江的移动轨迹都是延续性的,而非跳跃性的。也意味着,她虽然可以用“仅逊色于我的速度”进行移动,但并不具备“毫无过程地从一处突然就抵达另一处”的能力,那么,牢笼内部的空间大小。对她同样也存在制约。

    异化右江适应环境,脱离环境,都需要时间。这个时间的长短决定了我所拥有的机会的多少,距离胜利或死亡又有多远。

    然后,是针对异化右江的“思维锁定”,这种能力会让对手的思想朝限定的某一个方向膨胀,而和对手的主观意志毫无关系,也不会被对手“希望怎么想”所影响,不,确切的说,当思维锁定产生效用的时候,“按照既定的某个方向去思考”本身就是思考者本身的期待。如果没有意识行走的力量,根本就无法意识到“自己的思考为何局限在这一层面上”,而哪怕拥有意识行走的力量,也只是会怀疑“会不会有更好的思考方向”以及“为何不去朝其他方向思考”,但是,想要付之行动,却也仍旧是极为困难的,因为那个时候,“会不会”和“为什么”本身,就会成为当时思考的主体,更会因为执着于这样的想法而陷入“失神”状态。虽然思考的结果不会被引导到对异化右江有利的地方,但所纠结的问题,也不会对自己有利。

    上一次和异化右江交手后,我一直在思考该如何化解这种意识层面的干涉,但结论也只是:不去思考。

    不去思考,不以主观的思想和客观的意识活动,去引导自己的身体行动。但是,在我的想法中,这是不可能完全做到的,因为我认为,统合身体运动的客观意识是存在的,人的每一个行动,哪怕只是迈出一步,都是由身体的诸多环节配合运动来完成,而这些环节的配合运动,在我的认知中,便是以一种客观存在的潜意识——也往往视为本能——进行驱动,一旦连这部分意识都失去,就会让自己的动作失衡,就如同搭错线或短线的木偶。

    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异化右江的“思维锁定”说不定连这种规划身体运动环节的意识部分也能干涉。

    所以,“不去思考”不是“放弃思考”,而是将所有用来思考的意识,都压缩在“维持身体运动环节”这一层面上。为了不在战斗中,被异化右江锁定思维,那么,就在战斗之前,自我锁定思维在一个充满了局限性,但又十分关键的层面上就好了。虽然同样还是会被干涉,但是,只能祈祷自己的意识行走力量,可以在提前锁死自己思维的情况下,发挥出更多的防御作用。

    然后,就是“概念逆反”。异化右江的“概念逆反”足以破坏任何敌对者的既有神秘,这种破坏是从概念层面上进行的,而不会受到任何可观测现象的阻挠,而无法直接确认究竟是如何运作的。它没有征兆,只在生效时,才会让人感受到“已经被逆反”的结果。起始和过程都十分不明确,所以,哪怕给予了这么一个“概念逆反”的名字,也完全不让人觉得,它的作用就只会是这个名字的字面意义这么简单。可是,就算想要去思考更多的可能性,也会因为其正体和过程的不明确,而无法得到有意义的答案。

    异化右江所掌握并已经在过去体现出来的神秘之中,“newtype”无疑是最可能有效克制的,而“思维锁定”还有办法可以尝试抵抗,只有“概念逆反”这个最先确定,却又最不明确的神秘,最让人感到苦恼。倘若将“newtype”视为游戏中增益法术,那么,“思维锁定”和“概念逆反”就是减益法术。倘若,“思维锁定”是主动攻击性的持续作用的减益法术,那么,没有征兆也无法确认过程的“概念逆反”就更像是一个被动永久存在的光环。

    强化自己,削弱对手,却以削弱对手为主,异化右江和富江的不同点,从这个层面来分析的话,就会多多少少可以看得清楚了。

    富江的特质隐藏在魔纹超能“心理解析”中,直到不久前,才被我确认其本质是全方位的“相对强”,针对性全方位的对自身强化而让人看不到尽头。真江的特质看似是“恶性繁殖”,但其实在于她位于所有“江”之人格的顶点,也代表着所有人格的连接点和原初点,是延续和繁衍的源头。那么,“右江”隐藏起来的特质,又是什么呢?

    也许,问题的答案,就是这个“概念逆反”的秘密所在。

    找不到答案的话,想要真正做到针对“概念逆反”,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就算不可能,也必须尝试一下。

    我想试着认为,“概念逆反”所体现出来的,代表“右江”最本质的东西,就是“相对差异”,既是代表了不同的“江”的人格之间的差异性,也是确立了“繁衍”所包含的“多样性”的划分。是“江”不同于“病毒”的关键。举例来说,是看似相同的存在和存在之间所隐藏的不同,是“意想不到的不同点”的体现。因为全部相同的话,也意味着不会产生变化,如果是可以想象的不同,那么,变化也是可以想象的,所以,其也代表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因此,右江才会异化,因为,她的特质是“相对差异”,所以自身本来就是“没有被限定必须是什么”。

    虽然这么假设,但是,并没有绝对证据,去证明我的猜测的正确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