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75 囚体
    我觉得自己就像是站在悬崖的边缘,身体已经在狂风中摇摇欲坠,哪怕手中拿着趁手的工具,也无法让自己的处境再好过一些。我每一次都觉得自己似乎下一次就要坠落悬崖,但是,下一次又变成了下下一次。我总是可以在间不容发的时候,硬生生用速掠将时间和空间拉扯,在诸多攻击同时产生,却不完全同时完成的节奏中,找到右江必然击中,却又最不可能成为决定性一击的攻击,以承受这个攻击为代价,换取脱身的机会,然后,再通过魔纹对缺损的身体进行弥补。

    虽然身体已经是我认知中最坚固的材料所构成,然而,面对右江那充满侵蚀性的力量,仍旧感到力有不逮。右江每一次完成吞噬后,都会变得更加强大,尽管我猜测她的存在和神秘所体现的本质是“差异性”,不过,在大多数时间里,她用以攻击的方式,并不会十分明确地体现出这种“差异性”。尽管认为“概念逆反”才是她最本质的神秘,然而,她直接使用“概念逆反”的时间和时机,以及使用的方式,都让我觉得有些模糊。

    除非一些太过古怪的现象,否则,大多数时候,我都可以将自己面对的攻击划分为“思维锁定”、“newtype”以及“沙耶和黑水的力量”这三个范围,也正因为可以被这三个范围概括的现象占据了绝大多数,反而让我感到这场战斗十分别扭——我无法忘记“概念逆反”的存在,可是,越是刻意将自己所面对的问题和“概念逆反”扯上关系,在面对其它方式表现出来的力量时,就不由得有些顾此失彼。

    但是。另一方面,将注意力更多集中在对抗“思维锁定”、“newtype”和“沙耶黑水的力量”上,这样的想法从一开始就不得不否决了。因为,我直觉感到,这样的想法十分危险,或许在一定时间段内的确会让自己的战斗更顺畅一些。却更容易在战斗节奏的牵扯下,倏忽了“概念逆反”的力量——这种倏忽并非大意,但在节奏加快的战斗中,很容易成为压垮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见识过许多人形江的力量,也存留有高川和许多最终兵器战斗的印象,然而,在这种种体验中,并没有哪一个最终兵器,哪一个人形江。展现出和如今的右江这般,复杂又多样化的神秘。如果说,过去所遇到的最终兵器,都依赖于同步性的神秘,过去所认知到的人形江,都以一个相对单纯的神秘为核心,以一招鲜的方式直接摧毁敌人,那么。如今同样身为最终兵器的右江,则更像是中央公国特有的神秘学中“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说法。

    以一种本质的神秘为核心,却并不直接使用这种神秘作为攻伐力量的体现,而是以此延展出更多的神秘,另一方面,又通过吞噬不同的敌人。获得不同的神秘,又利用某种“工具”将自己所拥有的神秘拆开,再以更复杂的方式,重新组合成各种充满了杀伤力的现象。

    右江拥有最终兵器所共有的神秘,拥有人形江所特有的神秘。拥有自己所吞噬的月神、黑水、沙耶等怪物所拥有的神秘,能够使用末日真理教巫师的法术。这些神秘的多样性,让我找不出她外在的弱点——我曾经认为,末日真理教的巫师因为其法术的多样化,在怪异现象频发的战斗和生活环境中,拥有比任何神秘专家更强的适应性。这句话放在如今的右江身上也是可以成立的,甚至于,右江的多样化,已经在极大程度上弥补了末日真理教巫师的法术施展上的弱点。可以说,她就是巫师中的巫师,是可以想象的巫师的顶点,我觉得,哪怕末日真理教的人亲眼看到了,也会承认这一点吧。

    异常的血肉不断侵蚀我的构造体材质身躯,从我身上脱落后,魔纹又会再度填补构造体材质,如此循环,这些洒落在宇宙虚空中的异常血肉在不断增加。这些血肉会化作黑水,成为法术的原料,所带来的结果,就是源源不绝的法术铺天盖地的涌来。右江在法术造成的异常现象中,毫无压力地移动,因为“newtype”的力量,让她完全使用这种已经十分复杂,还在变得更加复杂的战斗环境,而我在这种异常的环境中,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直接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倘若将这一方战场看作是一个世界,就不禁会生出“整个世界都在针对自己”的感觉。

    我知道,这绝对不是错觉。

    右江逐渐扭曲了战场,改造成最有利于自己,也最能够牵制住敌人的模样,她的战斗在无法一击就摧毁敌人的情况下,正在硬生生地制造出属于自己的天时和地利,而我这边也谈不上“人和”,因为,就只剩下我一个人还在战斗了。身体已经变得如同残骸般的四天院伽椰子似乎连精神都即将崩溃,只是停留原地,不停地喃喃自语。“失败了失败了失败了失败了……”这个声音就好似魔咒一样,在本该无法传递声音的宇宙虚空中扩散,仿佛在预言着某个更坏的结果,仿佛在述说这场战斗的胜利无望,让人感到异常的烦躁。

    我虽然还对四天院伽椰子抱有期待,就如同我对阮黎医生抱有期待一样,觉得她们会在某个时候,突然又可以振作起来,做出某些让人振奋的事情,但是,在期待变成结果之前,始终就只能由我一个人来阻挡如此可怕的右江了。

    我不觉得自己一个人可以战胜右江,虽然一直都有着,不依靠他人的力量,完全由自己来战胜最终兵器的想法,不过,在战斗开始之前的种种准备,都并非是基于“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战胜对方”的想法去进行的。期待和结果的不一致,会导致何种崩坏,我也同样十分清楚。从目前的状态来说。哪怕是抵抗都举步维艰。我可以清晰感受到那致命的气息越来越旺盛,可以感受到自己的防御姿态正随着激烈的碰撞,一点点地变形,可以清楚认知到,自己单纯依靠速掠的绝对速度和构造体材质的坚固,已经越来越难以适应还在变得更加复杂的怪异现象。当神秘的多样化和差异性。全都集中在一个时间段里爆发时,仅仅依靠“一个方面的极致”就会显得捉襟见肘。

    更快的速度,在不存在速度概念的神秘面前无法发挥优势。

    坚固的物质,在无视物质属性的神秘面前无法发挥优势。

    高速的再生,在更加强力的侵蚀面前也无能为力。

    “江”没有回应,近似于临界兵器的刀状武器所产生的力量,也会被一些古怪,完全让人摸不清头脑的现象中削减。

    而这些克制着我的情况,在右江那复杂而多样化的神秘中根本谈不上什么稀奇——我可以感觉到。她并没有刻意针对我使用哪些神秘,而是一口气让神秘自行延展,滋生,产生化学反应,在我所能确认到的每一个最短的时刻,这些神秘的数量都在以次幂的程度倍增。就仿佛从一个奇点产生的爆炸,眨眼间就诞生出一个瑰丽多彩的世界。

    这个瑰丽多彩,怪异无穷。光怪陆离又危险重重的世界,将我的行动束缚在一个相对狭小的范围中——大概是几万米。这个范围不断变动,但基本上,越是想要去往更远的距离,所要面对的阻力就会更强,总会在抵达某个距离时,产生看似偶然的情况。而迫使自己不得不转向,而一次次不得已的转向,其轨迹就好似划着一个巨大的圆形,而以速掠移动的高速,所描绘出的无数个圆形的轨迹。堆积起来又会形成一个球形。

    这个轨迹的球形,不断向外挤压,又向内缩小,无法硬生生撕裂的移动范围,便是我所身处的牢笼。

    我和右江的战斗,以常识中的秒为单位,但每一次力量的碰撞,则是在百分之一秒到万分之一秒的范围内。每一秒的结束,都会让我意识到“一秒钟”究竟是多么漫长的单位。而在这每一秒的“漫长时间”中,右江已经很久没有以近身的方式,和我进行正面冲突了。上一次,她使用概念逆反来到我的正面,是在多少个百分之一秒之前呢?

    右江在我可以清楚观测到的视野中消失的时间越来越长,有时可以感觉到,她就在视线的死角,有时则完全无法感应她的方位,甚至于无法感应她的存在,让人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在这极短的时间中脱离了战斗。然而,在这个战场中,明显作为她的敌人存在的,就只剩下我和四天院伽椰子而已,但是,在我感受不到右江的存在时,也无法在四天院伽椰子的残骸那边找到她的身影。而明明已经感觉不到她的存在,那复杂而怪异的,充满了杀伤力的各种现象,仍旧追逐着我,围困着我,仿佛有意识地,明确地,将我作为唯一的目标。

    我所可以辨识的现象,大都集中在一些看似物理现象的现象上,但是,在此时的战场,哪怕看似物理现象的现象,其发生过程也明显有着许多无法用我的认知去解释的情况,火不是火,水不是水,风不是风,扭曲也不是扭曲,而看似什么都不发生的平静,也绝非是一无所有的平静。明明看似一无所有的“真空”,却会在连锁判定中呈现剧烈运动的状态,而从“真空”中,仿佛无中生有的怪物更是比比皆是。这些怪物的形象穷尽了我的想象,我起初还为之感到惊奇,但很快就会被种类的繁多而变得麻木。这些怪物有的和我认知中的恶魔一样,有的则根本没有不同点,有时会充满了即视感,依稀觉得在过去的某个时候见过,但想要找出一个清晰认定自己绝对见过的怪物,却又根本做不到。

    暧昧,朦胧,危险,简直就像是在做噩梦。

    是的,噩梦……我不由得想。仿佛有一个声音,在试图提醒我,让我从这么一个提示中,去寻找摆脱挡下处境的方法。

    我还有什么?只剩下意识行走了吧。为了对抗思维锁定,而将意识行走的力量全都收束起来,但实际效果已经被证明,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处。右江的意识力量甚至已经超过月神,面对那无孔不入,难以察觉的侵入,自己的意识行走所构筑的防线就好似一个巨大的筛子。

    意识行走的力量,一直都没有产生足够的作用。虽然有够多次超乎想象的表现,但也都是偶然的情况,难以用主观形态去催动。毕竟,我只是一个半吊子的意识行走者啊。不过,即便如此,在其他的力量都已经发挥到极限的时候,也就只剩下意识行走的力量还有不确定性。

    我又一次从复杂怪异现象的碰撞中,以极快的速度穿行而出,但身体已经被分成两截,如果不是时刻用连锁判定观测着自己,我甚至没有感觉到自己竟然已经处于这种切断的状态。下半身从断截面处滋生出异常血肉,随即整个轮廓都被更加肥大的血肉吞没了,在这一大团血肉化作黑水之前,我已经挥动刀状兵器,让其在空间的震荡中解离。

    右江并没有出现于我的感应中,她又消失了,但是,新的现象已经开始生成。这一次,我没有和之前一样,利用速掠脱离这个地点。四级魔纹飞速运转,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填补身体部分,但是,填补的方式同样被我强行改变了——殖生的构造体材质从腰部的断截面涌出,如同泡沫一般将上半身也盖住。

    快速增殖的构造体材质,以我的脑袋为中心,凝聚成一个巨大而坚固的球状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