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67 右手
    高川不是天才,这种事情我早就知道了,高川是一个愚蠢的,不成熟的高中生,放在全世界范围来看,也是最普通不过的学生,哪怕缩小到国内的某个城市中,也只能算是一个普通的优等生而已。其优秀的程度或许还没有达到英才学校的尖子生的普遍水准,在获得魔纹之前,其才能也就只能一隅之地充当一个老实本分的学生而已。哪怕获得了魔纹,开发出连锁判定这样超乎寻常的才能,但其本来固有的素质,也只停留在原本身为优等生的程度而已。魔纹带来的力量,就像是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增幅和开发,但是,原来的基础也限制了之后发展的基础——不是说,无法抵达和天才同样的高度,而是,在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努力内,只会和真正的天才越来越远。

    是的,哪怕认定自己只要可以不断增进自己,就一定可以抵达某个天才所在的高度,但是,人所拥有的时间是有限的,无法在有限的时间内抵达的高度,就只是一种妄想而已。而在更多时候,人能够增进自己的时间,往往要比人自以为自己拥有的时间更少,这并非是因为生命的时间有限,而是人是会衰弱的。

    老了会衰弱。

    病了同样会衰弱。

    情绪上的不稳定会让人衰弱。

    理性上的失衡也会让人衰弱。

    这些衰弱会比死亡更早发生。

    因此,不是天才的高川,在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努力中,无法得到和天才一样的收获。哪怕走了好运,在真正的天才。不,在真正的怪物眼中,也只是“勉勉强强”而已。

    无聊,普普通通,勉勉强强,马马虎虎。不算差,还行……这类的描述在我的耳中,已经听到过不止一次,每一次都觉得:啊,这可真是对自己最准确的描述。

    所以,当身为怪物的右江对我说:本来觉得觉得无聊,但却在交手后,意外觉得似乎有些小看了——这样的话让我多少有些高兴。至于她究竟是不是真的有这些情绪,是不是真的这么认为。是不是一种冷嘲热讽,我全都没有理会。因为,我的脑容量太小了,哪怕拥有一些心理学知识,也一直在应用这些知识常识去审时度势,辨识他人话外之意,但面对这么一个难以理解其存在的怪物,仍旧是十分局促的。对人的时候。我都无法完全判断对方的真意,对怪物的时候。又哪来的那么多闲暇呢?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更想集中精力在更单纯的战斗上,只是,我的思维运转在许多时候都不受到控制,哪怕觉得应该更收束一些,却无法真正做到。

    所以。我虽然自称喜欢思考,但实际上,有很大程度是因为不得不思考,不得不将发散的,宛如狂想、猜想、幻想一样的心理活动。勉强收束在一个和眼前对象有关的范围内,否则的话,这些思维只会漫无目的地发散开来,进一步影响自身的运动状态。

    我想,应该没有人喜欢去思考没有答案的问题,也应该没有人愿意用一个自己的极限状态,勉勉强强去面对一个几乎要超乎自己才能的困境。然而,真的要面对这些困境的时候,就已经不是喜欢与否,愿意与否的问题了。

    我不得不站在这里,不得不注视着右江,聆听她的每一句话,去猜测她所透露的每一个信息,去联系每一个潜在的可能性。这是辛苦又痛苦的事情。

    我很笨,在这些日子的冒险中,脑子里堆积着许许多多似是而非,不明不白的东西,然而,不去理会是不行的,也没有办法逃避,因为这些本来就是已经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是一个既定的结果。所以,哪怕勉勉强强,我也来到了这里,位于此时此刻,不得不去思考那些在其他人眼中“根本没有必要”的问题。

    真的很狼狈。

    真的很困惑。

    我所见到的每个人都受到了伤害,但在那之前,我和那些受害者也没什么不同。最终导致了,明明有那么多可以战斗的人,却最终只剩下我一个的原因,仅仅是因为,我比他们更看重这一时刻,并且,也有了勉勉强强可以参与其中的力量而已。

    虽然勉勉强强,但是,也已经达标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反而要感谢这种“勉勉强强”,因为,也许在某些地方,有某些人,正因为连“勉勉强强”的力量都没有,所以,无论他们心中如何想,都无法亲自参与进来。

    所以,从这样的体验中,我收获了一个道理:所谓的“勉勉强强”、“还行”、“普通”并不非是贬义词,而是一个更高标准的最低限度,在更多时候,甚至可以认为是一种褒义,一种意外,一种承认。对于不是天才的我而言,反而就是我可以做更多事情的基础。

    其实,自己是个有点儿幸运的人吧。我这么想着。

    “是啊,能够让你开心一下,哪怕是小丑也算是够格了吧。”我的目光一点都没有从右江的脸上挪开。她的断臂已经恢复,但是,掉落的手腕,仍旧被我抓在手中,“就算是勉勉强强,也是可以做一些事情的。”

    “没错。”右江似乎有了谈话的兴致,也许是在拖延时间,但对我而言,时间也同样是重要的,无论她是不是真的想要这段交谈的时间,我都比她更重视这个交谈的时间,“所以,吃吧。”她如此说着。

    “吃?”我不太明白。

    “为了可以让我更愉快些……”右江的笑容就是人们所形容的恶魔的笑容吧,尖锐,宛如嘲讽,带着极端的恶意,一看到就让人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往往会发展成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的情况,而自己却不得不做,对方就如同看穿了这一刻的命运。如同翻阅着故事,戏谑其中的角色。我看到了,她的目光落在我抓住的,她那只断落的右掌上。我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却又不觉得应该惊讶。

    “吃掉吧。吃掉我的右手。”右江撩开自己披散脸前的长发,露出那空无一物的左眼。那是无法用“空洞”来形容的,深邃、黑暗又仿佛藏匿着许多东西的窟窿,“我允许你吃掉它。吃掉后,你就不再是勉勉强强的程度了。”

    在一般人听来根本难以接受的事情,在右江的口中却宛如平常。

    “但是,如果吃掉了我的右手,还是无法干掉我的话。”右江狞笑着,“我就会一口口吃回来。吃掉你的身体,挖掉你的眼睛——左眼吧。就是左眼,不是全部吃掉,而是留下你的左眼,镶嵌到这个眼眶中。”她指着自己那空洞的左眼窟窿说到。

    “左眼?为什么是左眼?”我反问,当她露出左眼时,我就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对其他人而言,左眼是没有意义的,但是。对我而言,左眼却意义非凡。在这颗左眼上,发生了许多有关于“江”的故事,在某种意义上,这颗左眼更可能视为“江”的某种活动体现。我的左眼不是我的,而是“江”的,挖出左眼的痛苦。至今还残留在我的记忆中,虽然当时的场景到底都有什么细节,我已经差不多想不起来了,真江的脸也变得十分模糊,但是。只有这颗左眼,却一如往日那般,用抽搐和疼痛,让我清楚记得它的存在和异常。

    我不认为,右江此时提起左眼,是没有意义的。

    只是——

    “不知道。”右江不假思索地回答道:“虽然不知道,但我就是很想要这只左眼。不是收藏品的那种,虽然,这份冲动越来越强烈了,但是,却又觉得不能强取豪夺,你觉得是为什么呢?高川。”

    我不说话,只是凝视着她那空洞的左眼眶。

    “也许……”右江再一次狞笑起来,“那本来就是我的左眼,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在什么情况下,为什么就在你身上了。不过,我已经知道你的情报了,虽然你身在这里,但实际上,在中继器外面,在伦敦,也还有一个高川吧。你的存在,显而易见不是正常的情况,甚至于,你根本就不是你自以为的一个独立存在的人。啊,是这样吗?我明白了,一定就是这样,你呀,只是一个自认为是人的傀儡而已。”她的目光移开,仿佛在看远处的某种东西,又自言自语起来:“不,你看起来还没有笨到那个地步,所以,说不定你也认识到了,自己不是正常的存在,那么,你的所有行动,都是基于自己不正常为前提进行的吗?”

    这么说着,她再度看向我,问到:“喂,小丑,高川,你觉得自己是什么?是人?是怪物?亦或者,只是一堆残渣?”说到这里,她就像是在说一个笑话,却连自己都被这个笑话感动了,抱着腹部狂笑起来,可是,我一点都不觉得这些话的笑点到底在什么地方。她的说话和行为都让我有些发冷,但是,我觉得自己其实没有动摇,而仅仅是因为她在这份肆无忌惮背后的恐怖,实在是让人遍体生寒。对于她的提问,我早就有了自己的回答,这是思考了无数次,得到了答案,却又无数次自我怀疑后,再度反复思考,重新确定的答案。

    “我不是人,不是怪物,不是残渣。”我说出自己得出结论,也许不是最正确的结论,但却是在不停重复的质疑中,一直都没有动摇的结论,“我什么都不是,我就是高川。”

    “……”右江的笑声停止,她那深邃的目光,仿佛要穿透我的灵魂,“看来,对于高川是什么,你有着不同于常人的想法。”

    “高川就是高川。”我说,但是,我也十分清楚,对自己而言,所谓的“高川”已经早已经不是某一个独立人格,而是一种更加高度概念化的,复杂而凝聚的象征。他可以有无数种自我认知,无数个人格,不同的思想、手段和行为原则,但是,无论高川是人还是怪物,是什么人,是什么东西,都必然肩负着相同的责任,一个相同的愿望,其思考和行动的尽头,是同一个目标。

    高川什么都不是,高川就是高川,我就是高川——这样的回答看起来不可理喻,不求甚解,不明不白,无理取闹,遮遮掩掩,但是,在我的心中,就是最好的最正确的答案。无论他人是如何看待我,看待“高川”的,我就是这么看待我,这么看待“高川”的。完全没有必要,将不同的高川,将这些暧昧的东西,分出个条理层次。

    “所以说,高川到底是什么?”右江再一次追问到,她似乎真的感到困惑。但我却不明白,这到底有什么困惑的,我觉得自己的话,虽然是一种浑浊的表述,却在浑浊之中,涵盖了我想表达的所有意思。倘若不能理解的话,我也不打算解释更多。

    况且,我也不认为,右江真的是在困惑。困惑这样的情绪,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右江这样的怪物身上,不,或许应该说,右江是不会有困惑的,所有情绪化的表现,都只是一种伪装而已。我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不是我的偏见,而就是事实——其实,右江知道我在说些什么,想要表达什么。她逗弄我,就像是逗弄小丑,带着深深的恶意。

    而我从来都不打算跟随她的步调应对。

    交谈本身的内容,对我而言,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目的,不过,从右江的表现来看,她想要我的左眼,却又是不得不去相信的事情。她是作为右江而存在的,在我如此接近地,直接观测她的情况下,她相对于真江、富江和左江她们又是独立的,虽然独立,却又在更深层处,接受着相同的信息反馈,进而产生更符合右江这个存在的想法和行为——我对她的认知就是这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