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82 拉斯维加斯的消失
    拉斯维加斯附近,被称为五十一区的秘密军事基地。

    气囊足有几个足球场大小的巨型飞艇正在上空盘旋,战斗机从更高的位置俯冲而下,地面上也有战车和火炮仰天射击,密密麻麻的焰光向飞艇所在之处聚拢,继而绽放出极为猛烈的冲击。高热的风在飞艇周边肆虐之后,爆炸的声音才姗姗来迟,然而,看似笨重而脆弱的飞艇外壳拥有一层肉眼难以辨识的防护,让看似猛烈的攻势并没有取得理想的效果。即便如此,五十一区的地面部队和空中部队也没有停止攻击的意思,在更早之前,因为“没有理想效果所以先缓一口气,以待重整旗鼓”的做法,让五十一区吃了大苦头。

    “补给还跟得上吗?”长有浓密络腮胡的观察员向随同人员确认,他那满脸风尘的脸上写满了疲乏,这一点身边的其他人也没什么两样。在原来的设想中,他们是不应该呆在地面上吃土的。纳粹的攻势如此猛烈,所动用的兵力中更不缺乏超常规的情况,与之开战的时候,就已经确认了“以深埋地下的军事基地为中心,牢牢钉死在拉斯维加斯,从一开始就必然全力投入防御”的战略方针。以当前的科技水平而言,哪怕深藏于地下,也可以通过各种先进设备,例如高空的卫星和遍布战场的移动摄像系统,对地面战场进行监控。

    这样的想法在制定方案的时候,看起来很理想,但实际战争打响之后,在短短的三天内,能够让人远距离观察战场的科技设备全都失效了,原因至今还没有找到。因此,为了掌握战场的即时情报,除了深入战场中心的情报人员之外,去往地面,于战场边缘区域观察整体动向的观察员也必须走马上任——络腮胡大汉的军校是少校,但也不过是这个观察员机制中普普通通的一员而已。他除了作为中继点。把自己所看到的东西传递到五十一区内部,还需要做出战事走向的评估,哪怕这个评估只是一种参考,也不清楚规划战略的高层人员如何对待,但这就是他的职责。

    来到地面已经是第三天,前两天派来的观察员运气很不好,几乎连一天都没能坚持,就被卷入奇怪的现象中,虽然人还是活了下来。但听说精神已经崩溃,等到战争结束时能不能治好还是一个问题,完全派不上用场了。呆在外围,随时准备好撤退的观察员都变成这副模样了,深入战场内部的士兵们的处境当然不会更好。地面就是如此的危险,哪怕纳粹只在美利坚开辟了拉斯维加斯这一处战场,并且在战争打响时,拉斯维加斯本地的军事组织。除了五十一区之外不是被彻底摧毁,就是战损率惊人。整个建制都濒临崩溃,最终只能让五十一区负责整个拉斯维加斯战区——哪怕这样一来,五十一区可以得到国内的全力支持,但是,以怪物一样的家伙作为战争对象,己方的战损率也是十分惊人的。

    一般而言。战损超过某个比例的时候,整支部队就会崩溃,而目前为止,五十一区派往最前线的部队都没有逃兵的迹象,并不是因为五十一区动用了什么非常规手段去控制士兵。也不是这些士兵勇猛到了以身殉国都没有怨言的地步,而仅仅是因为,在这个战场上有这么一种力量,让直接发生碰撞的敌我双方陷入一种非常识的狂热中——死亡也无法打击这种战斗狂热,士兵的精神在承受恐惧的同时,也仿佛陷入恍惚中,虽然还能够接受战术指令,但是,根据事后的调查,这些士兵完全记不清楚当时自己正处于怎样的一种状态,又或者具体做了什么事情。

    越是深入战场的核心,就越是像“做梦”一样,而最终可以活下来的人则少之又少,哪怕活下来了,若没有一点特殊的本事,也会面临严重的精神问题,如果只是精神崩溃也就罢了,但是,据说在其中找到一些在思想上发生扭曲的情况,连常识都有些和过去的他们自己格格不入,这些人拥有严重的******反人类倾向,几乎可以肯定,一旦释放他们,他们就会立刻成为人类社会中,真正意义上的刽子手、恶徒、叛党和邪教分子——为了确保普通民众的安全,他们的下场就是戴上镶嵌了炸弹的项圈,接受心理学专家的进一步研究。

    情况就是这样恶劣,陷入战斗的人们,哪怕能够活着撤离,也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再难以当成是正常的士兵参与后继的作战,仅以这一点,每一支部队的战损率就近乎是百分之九十。

    短短的十几天,就死了十几万人。从全球各地发来的情报,除了纳粹完全没有理会的亚洲区,欧洲、美洲和非洲都已经深陷泥泞,战况也并不比拉斯维加斯好到哪里去。虽然也有胜利的消息,作战勇猛的部队,屡屡取得优秀战果的实绩,也并不是十分少见的情况,但是,从整体局势而言,纳粹的攻势仍旧迫使各方的防御圈不断收缩。

    络腮胡观察员和他的直属部下躲藏在一座石山的弹坑中——这座石山原本没有这么矮,也长满了植被,但如今只剩下一半高,到处都是灼烧过后的灰黑色——他们仍旧可以切身感受到炙烤肌肤的热力,他们也十分清楚,这种热力实际上有不少是辐射的结果。哪怕事先服用了药物,也穿上了更有防御效果的衣物,但到底能够起多大作用,心中还是没底的。

    可即便没底,该是自己的任务也必须执行,如果不认真去做,在被辐射杀死之前,同样会出现更多要人命的情况。

    “第三州际公路被重新打通了。”提起补给的事情,一名部下说了个好消息,这个部下是一个年轻的女性,虽然年轻,但却早早就获得了上尉的军衔,不过。她此时也同样灰头土脸,身材也被裹在严实的军服样式的防护服中,完全看不出姿色。

    “哦,挺能干的嘛,我还以为他们还要打个三天三夜。”络腮胡观察员闻言有些惊讶,之前有情报显示。纳粹增加了阻断补给的军力,他们直接从大气层外投放士兵,而不是继续利用飞艇,但是,想要截击这部分增援,似乎还有许多问题有待解决。换句话来说,只要无法解决专家们提出的问题,就不可能对纳粹真正做到半路截击,也意味着。纳粹可以用更快地的速度弥补兵力损失,阻止五十一区夺回以这条州际公路为核心的补给线。

    “听说是联合国的增援部队抵达了。”女上尉如此说到。

    “联合国?”络腮胡少校又是愕然,视线从原本是拉斯维加斯城,如今已经连残骸都已经所剩不多的地方移回来,“不是亚洲方面的援助吗?是用联合国名义的部队?”

    “不,不是亚洲方面的。中央公国的主力部队正在压制不听话的亚洲地方势力,外遣舰队‘三仙岛’已经抵达澳大利亚,正式接管了那边的防线。所以也没空过来。”另一个消息也特别灵通的部下接口道:“所以,来的是不列颠的部队。以联合国的名义派遣出来的非正式部队。”

    “不列颠?非正式部队?我怎么没听说?”络腮胡少校一脸不高兴的表情。

    “这不正是长官您专心自身任务的证明吗?”男部下奉承了一句:“您将精力都投注在眼前的战场上,所以才不清楚其它地方的情况。”

    “哈?是这样吗?”络腮胡少校故意看向女上尉,“我有这么敬业吗?”

    “是……是的!长官!”被上司死死盯着,女上尉猛然改口,斩钉截铁地应声到。

    “放屁!”络腮胡少校一脸嫌弃的表情扫了两人一眼,狠狠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以后有什么新情况,不管是这里的还是外面的,都要第一时间通知我。知道吗?”

    “是!长官!”两名部下异口同声。

    “这年头,越是敬业就越是死得早,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就回老家了。”络腮胡上校以只有自己可以听到的声音咕哝着。不管外来的援军打着联合国的旗号有何用意。但目前的拉斯维加斯就像是绞肉机一样,一旦派上了前线,可不管你是怎样的来头。所以,就算不是正式的部队,是雇佣兵也好,还是别的什么监狱犯人凑成的死士营也好,总之多多益善。

    至少,在这个时候,这名少校对增援了己方,帮忙夺回一条补给线的不列颠来者没有太多的兴趣。

    “要我多注意一下这支部队的情况吗?”男部下追问到。

    “啊,随便……不,如果你真的觉得很有空,那就注意一下好了。”络腮胡少校呲着牙说,对于这两个还有空闲去关注眼前战场外的情况的部下,他只觉得心里憋着一团火,不过,也正因为两人都不是什么临时派遣来手下当差的组队人员,所以,这团火也不能仅仅通过训斥或惩罚就能宣泄出来——他十分清楚,两人的表现在平时绝对不值得称道,但是,在这个战场上,却又是十分宝贵的,至少要比过度紧张更好,他看到过专家统计的数据,这些数据证明着这个战场的不正常,越是紧绷起来的心态,就越容易出现紧张过度,最终导致精神崩溃的情况——从紧绷到过度再到崩溃,这种发展的几率大得让人毛骨悚然,谁都不清楚,到底有怎样不正常的因素在推动这样的发展,但数据上的统计却是极为醒目且狰狞的。

    “当场就变成了精神病人,狂躁地杀死了自己的队友。”——这些战地调查结果虽然被小心遮掩起来,但对少校以上军阶的官员来说,却不是难以听闻的秘密。

    也许这两个部下有点不靠谱,但总比突然从背后给自己一枪更好。络腮胡少校是用这样的心态,接受了这两个部下不尽如己意的表现。

    络腮胡少校继续用多功能观测仪监控着前线的战斗,时不时还必须用肉眼去确认一些“必须用肉眼才能看到,看到后和监控数据进行对比才能做出结论”的情况。有纳粹的战场总是很古怪的,平时说起妖魔鬼怪和都市怪谈,都会当作是有趣而不真实的娱乐,但在这个战场上,这些不那么真实的东西,却一下子从娱乐产物变成了真正要人命的东西。虽然那些东西和传说中的表现有不少相似的地方,但是,根据传说中的解决办法去对付,根本就是自寻死路。在正常情况下,一旦有什么“异常现象”靠近,第一选择就是撤退,但是,观察员当然不能这么轻易就撤退。

    五十一区为了保证观察员的安全,为观察员配备了看起来十分周到的装备。若是一无所知就上了战场,大概会很安心吧,但是,络腮胡少校却知道自己两位前任的情况,在种种古怪的异常现象和神秘事件面前,那些装备就如同浮云一样——或许可以好运的针对几种特定的情况,可是,谁都无法肯定,出现的情况一定会是这几种。

    运气很重要,这是他的深刻体会。

    然而,这个时候,他却觉得自己这一次的运气也许不是很好。

    “那……那是什么?”络腮胡少校瞪大了眼睛,猛然从仪器上移开目光,投向那被一艘艘飞艇遮掩了上空的原拉斯维加斯城——此时的废墟面积连原本的三分之一都不到了,曾经还耸立着的残桓断壁大都已经再度破碎,留在原地的,只是一块块奇形怪状的钢筋水泥而已——然而,这个暂且在地图上表明是“拉斯维加斯”的地方,正渐渐消失。

    没有错。络腮胡少校确认了好几次,拉斯维加斯废墟不仅仅在眼前中消失,而且,在地图上的相关标注也正在淡化,就像是用一块无形的橡皮擦擦去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