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88 探路者
    授勋酒会上,高川见到了形形色色的人们,他可以轻易就看出这些人藏匿在内心中的复杂心思和情感,比之过往更清晰的,仿佛幻觉般的景象于脑海中掠过,就好像自己乘坐在不知道驶向何方的列车上,透过玻璃可以依稀看到窗外迷雾中的轮廓,同时又有车内的景物照映在玻璃上,两相遮掩,充满了迷幻的色彩。尽管是突然间得到的意识行走能力,也无法通过脑硬体进行操控,单纯就是凭借一种仿佛本能般的感觉去感受,但是,从有许许多多的东西从那网络般的桥梁流出感受是相当清晰的。

    桥梁连接的两端,桥梁的网络则四通八达,从看不到的一端前往同样看不到的另一端,只有在这个过程中,途径高川身边的,会被高川清晰捕捉到,它所形成的幻想是重叠的,交错的,因为不同之处混淆在一起,所以也是迷乱的,但是,在这迷乱之中,又有不少部分是相似的,乃至于相同的——高川下意识就明白了,相似或相同的,是人们意识中的共性,而那些不同的,则代表了人们意识深处的个性。这一座座桥梁构成的网络构造,本身就是人们之间潜意识关联的体现——在心理学中有这么一种假说,每一个人的意识最深处,和另一个人的意识最深处是连接在一起的,甚至于任何有意识的万物,以星球为范围,也同样拥有某种隐秘又紧密的连系,而在意识行走者的实践中,所看到的深层意识态世界,也的确符合这样的说法。

    究竟是意识行走者认可了这个假说,所以意识态世界体现出他们所认可的特点,还是意识态世界本就是这个模样?大多数意识行走者其实并不太关注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们认可自己所观测到的世界,按照自己所观测到的世界模样进行活动,也仅此而已。在宏伟而神秘的事物面前,缺少时间的人们哪怕进行思考,也无法得到确切的答案,上一刻所认可的答案。下一刻可能就会被新的情况推翻,如此反复着,让人感到疲倦。

    科学的力量,在于其可证伪性。科学家也常说,当某个理论被确认时,它就已经在被推翻的道路上。在这一点上,神秘其实和科学也是十分相似的——假想中,在深不可测的未知中,必然有某个高高在上的神秘。永远不可被接触,永远不可被探究,也不可证伪,其未知性相对于已知是无限远,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神秘都是这样的。

    当神秘被证伪的时候,它便不再是神秘,然而。神秘并不只是单纯的某个事物,也并非停留不动的某种情况。只要承认“未知是无限的”这一点,神秘就永远都存在着。

    神秘专家也好,意识行走者也好,都能在自己那受迫性的生存中,深刻体会到这一点——和科学不同,科学的更迭是缓慢的。虽然可证伪,但证伪过程却会持续几年、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在期间,根据尚未被证伪的科学,可以创造对自己有益的价值。可神秘不一样。自以为的了解,会在极短时间内就被推翻,进而证明自己的无知和愚蠢。这个过程太快了,太频繁了,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承受能力。当一个人打算根据一度被证明正确的理论去面对神秘的时候,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其后果简直是灾难性的。

    放在科学中,这种现象会被视为“并没有真正认知其本质”,科学的要求是,要从看似千变万化的现象中找出其本质的规律。但是,面对神秘的时候,到底什么才是神秘现象中的规律和本质呢?没有人敢确定,在多变的局面中,在短暂的时间里,神秘专家往往只有根据已知的情况,获得两三种选择,然后选择其中一种——倘若这个选择是正确的,那就可以活下来,但是,事后再去反刍,总结,所得到的经验和规律,是否会在下一次还能用上,却又是没有定论的。

    高川一直听人说,科学是一种认知世界,理解世界,改造世界的方法论,它不是某种具体的产物,而只是一种方法。它最核心的部分,就是观察,总结,推理,实践,最终找出那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来。然而,这必须受限要建立在,目标必须拥有极高重复性的前提下。

    那么,倘若是不具备重复性,或者表面看来重复,但实质却是不同,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在短时间内,获得行之有效的成果呢?

    有时间就好了——大家都这样说。

    可是,事实却很残酷,没有时间。

    在末日面前,没有人拥有足够的时间。

    科学也好,神秘也好,大家都明白,自己的前面其实是有道路可走的。但也正因为如此,缺乏时间,反倒让可以看到希望的人,感受到最深的绝望。

    明明有机会去做的,明明可以获得胜利的,明明只要可以再前进一步,就能摆脱困境,至少可以喘上一口气,可是,时间紧迫到了,连跨出这一步的机会都不知道有没有。

    “所以,必须争取时间。”高川的耳边,依稀回响起桃乐丝曾经说过的话:“我和系色拥有这个世界上最深厚的科学知识,我们可以用这些高深的理论,去解析目前所面临的各种棘手的情况,在最近一次的推演中,只要再多一年,我们就可以察觉到‘病毒’的真相。可是我们有一年的时间吗?没有。所以我们在最近的一次推演中,所得到的结论还是失败,我们依旧无法得知‘病毒’的真相。我们在尽可能加快速度,但是,你应该明白,阿川,在我们加速的时候,‘病毒’并不会停下脚步。”

    高川对那天所发生的事情,两人的对话和动作,记得清清楚楚。桃乐丝拿出一本笔记,上面写满了幻想小说般的记录,或者说。是以“记录”的方式叙写的故事,最让高川吃惊的是,上面的许多情节,就像是有一双谁也不曾注意到的眼睛观察着自己,观察着这个变化着的世界。

    “这是高川的日记。”桃乐丝说:“我知道,你也有在写日记。但这是另一个高川写的。我用特殊的方法复制了一份,但并不完整。”

    “那个少年模样的我?”高川明白过来。

    “没错……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我也好,系色也好,无法直接找到他不是高川,而是某种像是高川的傀儡的证据。”桃乐丝说:“即便如此,我也仍旧认为,他的存在本身。就是病毒的阴谋。你看,这本日记就是证据,有某种东西,以他的思想为载体,记录着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中的一切,虽然不明白它那么做的原因,但毫无疑问的是,哪怕是离开了末日幻境。我们也仍旧在它的观测下。我们不得不怀疑,另一个高川就是这种观测的载体。”

    “我知道。我知道。”高川说:“但是,我们仍旧要成为一体。”

    “是的,我知道你会那么做的,阿川。但是,你明白什么必须这么做吗?阿川。”桃乐丝问。

    “为了成为超级高川。”高川说出早就陈述过无数次的答案。

    “那么,为什么要成为超级高川呢?”桃乐丝继续问。

    “超级高川能力更强。可以做到现在的我们所做不到的事情。”高川很直白地说,这也是十分标准的答案。

    “那么,超级高川强在哪里?凭什么可以做到我们现在都做不到的事情?他是神秘专家?是超人?不,你应该清楚,超级高川放在病院现实里。也只是一个比普通人强大,仍旧比不上神秘专家,放在末日幻境里,也不会是最强大的那一个神秘专家。”桃乐丝说:“他的身体会很强壮,意志很坚定。的确,身体强壮是好事,但是,难道你和过去的高川的意志,会比他软弱吗?”没有等高川回答,她就斩钉截铁地说:“当然不。超级高川唯一胜过你和过去那些高川的,就只有在病院现实的身体而已。知识,智慧,意志和认知,其实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也不会因为成为超级高川,就能直接在身体里产生病毒抗体,所以,超级高川其实也仍旧是末日症候群患者。”

    桃乐丝所说的,其实高川也早就明白了。所谓的超级高川,也仍旧是高川,既没有变成怪物,也没有变成超人,更没有特殊而神秘的力量,这是很残酷的事实。

    “但是,超级高川的确是拥有战胜病毒的可能性的,而且,这个可能性比过去的任何高川都要高,这是为什么呢?”桃乐丝问。

    “为什么呢?”高川也并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他只是计划的执行者,虽然可以理解最初高川的作战计划,但是,当时的计划在最初高川死去后,在一次次的末日幻境中,被桃乐丝和系色修改了多次,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超级高川,在最初那简陋的计划里,是不存在的,更确切的说,是根本就没考虑过其存在的可能性。

    “我问你,要战胜一个敌人,最基础也最核心的方面是什么?”桃乐丝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换了个角度问到。

    “找出弱点?”高川说,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回答太过浅薄。

    果然,桃乐丝摇摇头,说:“是确定敌人在哪里。”她顿了顿,继续说到:“当你知道有这么一个敌人存在时,你必须知道,它在什么地方,找到它,面对它,之后才能做更多的事情,例如去了解和分析它。但是,如果连它在什么地方都弄不清楚,又谈何对付?那么,我问你,我们的敌人是‘病毒’,那么,在分析出‘病毒’是什么之前,它到底在什么地方?”

    高川哑口无言,只能沉默,他想回答“就在我们这些病人的体内”,但是,问题就来了:有谁从病人的体内找到过“病毒”呢?没有。目前为止,任何观测都无法从病人的体内确认病毒的存在,所谓的“病毒”更像是从病情中归纳总结出来的某种病因假设——在病院现实的资料里写得很清楚,研究人员是通过对病态现象总结,得出有“病毒”引发了这一切的结论,正因为如此,所以,病毒才被打上了双引号,这意味着,它和常识意义上的病毒的不同之处。

    “无法观测到病毒的存在,可是,由它引发的现象是存在的,可以确认有这么一个源头,产生了末日症候群,并在全球范围扩散。”桃乐丝说:“也许是因为,我们的观测能力还没有达到可以观测到病毒正体的程度吧,如果有时间的话,当然可以慢慢去提升自身的观测能力,但是,我们没有时间了。所以,无法用正常的手段,去寻找和确认病毒的存在。”

    “所以,超级高川就是非正常手段?”高川意识到了这一点。

    “没错。高川是特殊的,在所有末日症候群患者中,高川的特殊是有目共睹的。”桃乐丝拿起高川的日记,扬了扬,说:“你看,很多证据都表明,高川其实比任何人都要和‘病毒’更加接近,关系更加紧密。阿川,当你承认,另外的那一个高川也是你自己的时候,你也同样是最特殊的那一个。”

    “所以,超级高川的存在会放大这种连系?”高川明白过来。

    “是的,按照我和系色的推断,超级高川会极为强烈地感受到‘病毒’的存在——仅仅是感受到还是不行的,关键在于,既然‘病毒’让高川变得特殊,那么,高川本身对‘病毒’的意义也是不一样的。它一定会来回收这个意义。”桃乐丝说,“超级高川完成的时候,被‘病毒’找上的几率极大。无论是寻找病毒,还是被对方找到,两者比过去的任何一次接触,都更加深入。这一点同样是可以肯定的。”

    “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确认‘病毒’了。”高川若有所思。

    “没错,我们会找到它,确认它,在那之后,才能做更多的事情。”桃乐丝说:“超级高川计划的真正代号是‘探路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