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91 超级泰坦尼克号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美利坚洛杉矶,名为超级泰坦尼克号的大船停靠在距离码头一海里的海面上,它是这个世界有史以来最大的船只,中央公国的三仙岛虽然也在海面上移动,但其本身是由海岛改建而成,不被大多数人认可为船只。超级泰坦尼克的外型像是游轮,设计建造也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前,但是,它的建造初衷从一开始就是针对类似于第三次世界大战这般混乱的局面。公开的具体资料不多,不过,有许多线索表明,美利坚政府早在第三次世界大战打响之前,就开始进行的试验计划之一。它的存在并不奇怪,就如同中央公国同样在没有中继器,第三次世界大战也没有开启的时候,就一直筹备三仙岛计划,最终才在战争打响的第一时间就宣告完成。

    世界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或许对普通人来说,是他们在过去难以想象的,但对一些超级大国政府而言,却又不是多么深奥的变化。正如第二次世界大战被认为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不够彻底,第三次世界大战也在某种意义上,被认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不够彻底的缘故。胜利者阵营没能全歼纳粹,没能阻止他们逃亡月球,这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最直接的导火索。

    信息封锁,政策变化,休养生息,安稳的时光将近百年,但是,曾经深入接触过纳粹的人。倘若一直可以活下来,一定能够理解如今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成因——它并不突然,也不难以想象,而是一种必然的趋势。继而也可以认知到,从战争开始到现在,每一次胜负。每一次形式的微妙转变,也都不是什么巧合和偶然,完全符合这近百年时间推演的结果。联合国和纳粹的战争,每一步都很精确,也很细致,每一张底牌打出来,都是为了达成某个目的,而掐准了最佳的时间。

    过去的和平,或许对一部分人而言。从来只是假象。

    超级泰坦尼克号就是“真相”的一部分,是美利坚种种方案假设中,真正投入建设的极少部分之一,同时也是这些实验性的计划中,最终没有彻底完成的一部分——并不是没有足够的实力去完成,也不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完成,而仅仅是被其他的试验计划取代了。超级泰坦尼克号所隶属的试验计划早在十年前就已经终止,相关的资料被封存。人员也已经驱散,只留下这个巨大的半成品残骸。但是,在新的一轮计划里,这个苟延残喘的船只也终将迎来自己的任务。

    高川将要乘坐这艘完成改装的大船,横穿太平洋,前往澳大利亚附近的海域。中央公国的三仙岛正在那里等待着他的到来。与此同时,如此大张旗鼓。不加掩饰的行动,必然会极大地引起敌我双方的关注,这是故意的举措,是必然的陷阱,但高川不觉得是什么为难的事情。毕竟。在什么地方,怎样的情况下去打仗,对高川而言,已经不是需要太在意的事情了。

    诚然,成为众所瞩目的目标,无法躲藏,只能正面承受敌意的攻击,是一种极为危险的行为。可是,如今在做这种事情的,又不止是高川一个人。而高川所在的战场都是第一线的正面战场,所谓的隐秘行动,在那种惨绝人寰的厮杀中根本就不存在。四面八方都是敌人,自己就好似汪洋中的一条小船,载着自己和几个同伴,等到风平浪静的时候,剩下的就已经没几个人了——举目望去,都是沉船和伏尸,遍地的血腥让人作呕。

    这样的经历,也不止是一两次了。

    被针对,被关注,被围攻,全都是习以为常的事情。然后,在这种扭曲的日常中,始终保持着平静的心态存活下来,救助了许多人,歼灭了无数残忍的纳粹,虽然是人的模样,也认同其还有情感,但却不得不视其为怪物的存在,就是高川。

    谈不上冷酷,也谈不上疯狂,只是单纯的强,在单纯的强大中,却拥有被人们视为奇迹般的平静,心理评估中,不是圣人,也不是狂人,不是刽子手,也不是军人,就仅仅是一个普通人。正因为太正常了,太普通了,就像是完全不受到惨烈战场的影响,完全没有后遗症,才显得不可思议。

    一个普通人,可以做到这种程度吗?显然不可能。仅仅看评估数据,高川在所有参战的人士中,也是极为独特的。

    将要和这样一个怪物搭乘超级泰坦尼克号的人们,在对这场诱饵般的旅程感到担忧的同时,也怀抱着见证奇迹的惊疑。在这次横跨太平洋的旅程中,船上的其他人都是高川的陪衬,这一基调在他们踏上这艘大船的时候,就已经被确认了。同样的,超级泰坦尼克号会和它的同名前辈一样,沉沦******之中的命运,也有高达百分之九十的几率

    这一次作战,究竟要达成怎样的结果,才算是胜利呢?全员死亡但只要高川还活着?成功将高川送达三仙岛?或者全部死亡,但只要可以歼灭那些如飞蛾扑火般的纳粹?高川出身于中央公国,至今也仍旧是中央公国的公民,被祖国召唤,带着战争英雄的勋章,击穿整个太平洋的封锁线,这其中的政治意义和思想意义,对于许多人而言是可以想到的,但是,没有人真正明白,高川抵达三仙岛,会有怎样重要的意义。

    仿佛是为了证明“高川有多强”一般,这次航行没有任何护卫,就只是超级泰坦尼克号独自驶向纳粹在太平洋上布置的重重封锁。对许多人来说,都是一场疯狂的行动。

    高川走上码头,他转身看了这个城市最后一眼。他从授勋处转移到这个城市,在这里停留的几个小时,完全不足以让他对这个城市留下一个深刻而明确的印象。自己就像是一个过客,但是。如果自己不是过客,那么,这个城市说不定会在更短的时间内就被毁灭吧——如果自己不去阻挡纳粹,死在纳粹手中的人们会更多,而只要自己踏上大船,进入深海。敌人的目光就会被自己吸引,从而让许多人得到一时的安全。

    原来我已经成为了这么重要的大人物了吗?这么说来,其实也挺赞的——高川不由得这么想到。

    又有多少人的一举一动,能够在世界范围内产生如此之大的影响呢?能够在产生巨大影响力之余,被大多数人认可和称道呢?哪怕因此要成为诱饵,高川也觉得是值得的。如果没有成为英雄的念想,大多数人会选择逃避吧,躲起来,泯然众人。如林中之木,就不需要率先承受可怕的敌意和风暴。出头鸟会被一枪打死,但反过来说,不会被打死的出头鸟,才拥有真正意义上成为英雄的契机。

    但是,我已经是英雄了啊。不是获得契机,而是真正被人们认可,被许多人期许的英雄。高川摩挲着口袋里的英雄勋章。一步步踏上了快艇。陪同他一道的工作人员早已经等候多时,当他坐稳。快艇便划出一道水线,朝超级泰坦尼克号驶去。

    数分钟后,超级泰坦尼克号降下机械臂,连快艇带人一起收纳进船舱内。职介是少将的老船长已经恭候多时,嘘寒问暖一番后,便确认启程。虽然超级泰坦尼克号的外表显得粗大笨重。不像是美利坚军工的风格,但内部却显得极为精细,种种高科技给人的感受,完全符合人们对美利坚的印象。高川在老船长的引领下,参观了几个重要的内室。就不打算再继续下去了。虽然这艘船被打造得固若金汤,超乎寻常,但是,高川同样明白,自己面对的敌人会是什么人。在那种数量和质量的敌人面前,超级泰坦尼克号的沉没几乎是必然的,而船上的人也随时做好了准备,哪怕他们都希望不要出现那样的情况,在沉没之前坚持久一些都是更好的。

    希望和坚持,并不足以跨越困难,这就是众人如今所要面对的局面。

    希望和坚持无法得到想要的结果,付出了一切,却在毁灭面前显得无力,这才是真正让人感到绝望和恐惧的情况。

    在破灭到来之前,人们意图出现侥幸的奇迹和偶然,为了搏取这个奇迹,就如同要燃烧掉自己的生命般行动着,他们的情绪和心理产生了不正常的活跃,高川很直接地就感受到了。高川仍旧是这群人之中,最平静的那一个。

    因为,类似的情况,那让人疯狂的绝望和恐怖,已经在高川的生命中,上演了不知道多少次。

    高川已经习惯了。这和自己会不会死亡真的没有半点关系。

    他婉拒了各式各样的邀约,在一名女军官的带领下,去了自己的房间。他对这艘世界史上最大的船只如何乘风破浪没有兴趣,对和众多英俊美貌的乘客们吃喝玩乐也没有兴趣。他不觉得这里的食物很美妙,也不觉得这里的娱乐特别开心。他只是普普通通地走着,打开门,微笑着接受了女军官的暗示,女军官带来了更多的女军官,在一场酣畅淋漓的五人行后,众人告辞。高川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读着书柜里摆放的书——这些书的种类多种多样,有娱乐性质的,也有学术性质的,高川并没有特别喜欢哪一种,也没有特别讨厌哪一种,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是读过三遍以上的,是一名叫做“应牧”的作者写的童话,以及据说是他亲口叙述,由他的妻子“秋栖想”代笔的《心灵复制》。

    和这个作者写的童话不一样,《心灵复制》没有太多美好的色彩,集癫狂、诡异和死亡于一体,但却格外能够引起高川的共鸣,因为,那虽然是在描述一个异世界,但高川却能够从中看到许多和自己亲身体验类似的描述。在高川的世界里,在他所注视的神秘中,万事万物同样是悲鸣的,绝望而又疯狂的,处处充满了悲剧的色彩。

    “应牧”这个作家的文笔谈不上很好,故事情节也不讨人喜欢,但是,高川却能够从那字里行间,感受到一些让自己觉得唏嘘和喜欢的东西。那就像是一种意境,一种思想的表达,一种歇斯底里后的平静,一种从地狱仰望天堂的憧憬。

    高川也写过日记,也曾想过把自己的日记改编成小说——讲述神秘的故事——高川也知道,另一个自己正在这么做,贯彻着写作。但是,高川并不觉得,自己写出来的东西,在故事性上,可以超越这本《心灵复制》。

    自己的经历,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文笔,比这个作者还要晦涩而苍白。高川这么想着,就不由得有一种笑意从心中升起。

    这个时候,敲门声想起,他拿下书签,插在自己尚未看完的页面内,合起书。

    敲门声很有节奏,不疾不徐,高川从猫眼中望去,却是和自己早有准备的那般,门外没有一个人影——当航行开始的时候,高川就已经展开了连锁判定,配合安装在各个角落的监控装置,几乎可以谈得上,在这艘超级泰坦尼克号的范围内没有死角。但是,仍旧有东西潜入了,敲门的不是正常人,如果是正常人的话,在他接近之前就已经被观测到了。

    超出连锁判定观测能力的敌人,高川至今也遭遇过不少,敌人会混进船上,在航行刚刚开始的时候,就开始动手,也并不是什么意外。对方打着怎样的主意,无论怎么猜测,都一定会有出入,所以,高川从一开始,就准备好了敌人随时会动手的情况——当然,如果门外的,不是敌人的攻击,而是自己人的试探,那就是想对更好的结果了。

    “谁?”——高川本想着这么问,但却本能的一言不发。门外什么都没有,不是吗?

    门外的东西没有说话,敲门的节奏却改变了。不疾不徐,变成了有点急切,再一会就显得狂躁。高川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盯着这扇门,抓住了不断弹跳,仿佛随时会挣断的门把手。有一股力量试图破门而入,但高川牢牢抓住门把,却似乎正好掐住了对方的命脉——正常而言,暴力打破一扇门的方式要多少有多少,但眼下的并非正常情况。

    对方停止了。敲门声停下,好半晌都没有动静。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