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48 微澜
    当未知不被理解,而只是无限滋生出未知,那么,来自神秘的力量在摧毁自己的敌人后,也终将摧毁自己,来自未知的恐惧并非是无的放矢,那是生命对厄运的警惕。然而,当所有已知之事物,已拥有之智慧,已存在之认知,都无法抵御那来自于未知的威胁,那么,除了使用未知而神秘的力量,又能有什么选择呢?

    即便哪些未知而神秘的事物并非怀抱着恶意而来,但是,它们仅仅是以一种可以观测到的现象呈现出来,就已经让人感到,一切都在朝着糟糕的方向滑落,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这个世界是如此的残酷,让人不得不在黑暗中,借助自己双眼无法看到的光前行。这就是末日幻境,这就是高川所见证的世界。

    有一种强烈的涌入感在高川的体内肆虐,直到他解除和三仙岛的融合,但他仍旧可以清晰感知到,义体和三仙岛的联系是如此的紧密,超过负荷的信息就好似被水坝拦住,却仍旧可以从一个排水口处激涌而出,自己的义体和脑硬体,每时每刻都在处理比往时更巨量的信息。他完全不理解义体和三仙岛的连接方式,也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如何融入三仙岛,又是如何解除融合的,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自己活了下来,在三仙岛和黄色现象之间的狂暴冲突中,在这种狂暴冲突所逸散出来的,不可理喻的对冲现象里,从物质层面到意识层面上,确保了自我人格不被毁灭。

    仅仅是晕眩,仅仅是呕吐,仅仅是那劫后余生的恐惧,相对于存活的事实结果而言,无疑只是极为轻微的代价。

    只有高川知道,这不是一场正常的战斗,作为实际参与者的自己,无法观测战场上那一次次急剧又瞬息的变化,也无法确定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自己在这场战斗中所做的,就仅仅是“思考”和“想象”,甚至于,在事后也难以回想起,当时的自己具体思考了什么,想象了什么,当那在人类的思维和语言模式中不可描述的存在进入脑海的时候,就只剩下一点被称为“幻觉”的残渣,而哪怕只是残渣,也已经足以让人觉得自己的精神被抽干。

    高川从地上爬起来,他什么都没能呕吐出来,百分之六十部分义体化的身躯,连杂质都不会放过,而哪怕是脑硬体对义体的控制强度,也无法阻止如此强烈的反胃感,就好似,这种难受并非是源于身体的抗议,而是强行从外部塞进来的东西。

    高川深深吸了一口气,那晕眩的感觉没有阻止他再一次眺望三仙岛——他站在其中一个岛屿的悬崖边,可以望见另一侧的模糊轮廓。由三座岛屿构成的战争要塞体系是如此的庞大,而且出乎他意料的,在表面上维持着自然而荒凉的生态景观。在和三仙岛融合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岛屿的内部和外部是不一样的,而在内部中,也还有另一种意义上的“内部”,这个“内部”并非是从物质上挖空的岛屿中腹,而是相对于物性表象的另一种存在方式。

    倘若统治局的遗产“灰雾”,向神秘专家们揭示了一种既可以是物质也可以是非物质的存在,将物质和意识的界限变得模糊,那么,这个“内部”就是类似的存在——它就位于三仙岛这个概念所统括的所有物质和非物质的描述中,那本该清晰分明的分界线上。

    因此,三仙岛的基础构造其实是三层:介于物质和非物质之间的“内侧”,以及相对于“内侧”的,更凸显物质性的外侧,而这个物质性的外侧又分为内部和外部。

    从物质外部观测,三仙岛的确就是三个互不相连的岛屿,然而,越是向内部探索,乃至于深入内侧的时候,每一个岛屿之间的划分就会变得更加模糊,它们以一种暧昧不清的方式,成为一个整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此,才更加符合“三仙岛”这个统一性的称呼,而不是分别用蓬莱、金鳖和方丈三个名字去称呼。

    义体和三仙岛重新分离后,高川已经无法判断,自己到底是位于蓬莱、金鳖和方丈这三座岛屿的哪一座上,但他根据自己的经历和感受,却仍旧可以分辨出来,自己当初踏上三仙岛的时候,十分迅速地就从外部深入了内侧,所以才会产生那种仿佛前一步还在蓬莱,下一步就在金鳖和方丈中的错位感。

    天空一片洗蓝,海上风景依旧,仿佛那惨烈的战斗,在一眨眼中就化作了过往云烟,那阴森沉暗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没有留下半点痕迹。高川站了很久,时间最终让他相信,自己的确是回到了正常的世界里。

    大约十分钟后,有一段通讯接入进来。这是高川自打新泰坦尼克号航行以来,第一次接受到来自他方的信息。

    通讯已经恢复正常了,第一时间收到的,是来自于不列颠、伦敦、网络球的加密信号。

    高川掏出香烟,不知道什么时候,香烟盒子被斜斜削掉了三分之一,看起来就像是曾经有利刃差一点就将自己拦腰斩断——高川没有遭遇这种攻击的印象——他点燃了只剩下半截的香烟,才接入通讯。

    “我是高川,我已经进入了三仙岛。”高川一直都觉得,三仙岛突然闯入黄色现象造成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背后就是网络球的手笔。黄色现象的可怕,已经从三仙岛的战斗中体现出来,事实证明,网络球的决定是正确的——如果网络球从观测到黄色现象的时候起,就做出了这个决定,那么,网络球必然有一个极为特殊的渠道,让它能够对黄色现象这种程度的神秘现象做出正确的评估,也更证明,任何在黄色现象的等级以下的神秘现象,对网络球而言,都是可以评估的。

    高川一直都认为,在面对未知之物时,可以观测,能够合理的审视自身,以自身为参照,对未知之物做出正确的评估,并有能力针对评估结果做出应对——能够做到这些事情的网络球,无愧于世界第二大神秘组织之称。

    “祝贺您,高川先生,您又一次拯救了世界。”说话的人声是个女性,就像是客服人员一样彬彬有礼又充满了公事公办距离感,就连祝贺的话,也仿佛在平静地念稿,“我是这一次的接线员,特来通知您尽快将这一次战斗的资讯上传。”

    “没问题,但我需要这一次神秘现象更具体的情报。”高川没有拒绝,因为近江的存在,仅仅是情报共享就不知道有多少次了。他十分清楚,自己并不特别聪明,如果没有其他人的帮助,需要花费更大的力气去分析信息,在同一时间内可以获得的情报,将会远远逊色于网络球所提供的。

    接线员处理了大约一分钟左右,才对高川说:“已经准备好了,您随时可以下载。”

    在获得高川的主观同意后,脑硬体已经开始运作,在上传资料的同时,也在下载网络球已经准备好的资料。高川在检查了资料签名后,就开始翻阅这些资料。正如他在战斗中所猜测的那样,网络球将自己通过特殊途径——资料中说是伦敦中继器的一种能力——直接观测到了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黄色现象,并在第一时间和近江观测到的海上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联系起来。

    网络球自称尝试过自行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解决黄色现象,但是失败了。黄色现象的危害,也正如高川所想,有可能直接导致成千上万人无规律的意识死亡。

    “每秒一万人?”高川皱了皱眉头,黄色现象的杀伤力比他认为的还要凶狠,他并不确定,当三仙岛解决黄色现象的时候,黄色现象是否已经达到乃至于超过了这个阈值。

    确认黄色现象的危害,和中央公国进行磋商,调动三仙岛,这一系列行动所花费的时间,要比高川陷入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后产生的时间感更长。简单来说,高川从观测到黄色现象到解决黄色现象,自我感觉连十分钟都没到。

    然而,既然事实的确经过了更长的时间,那么,已经因为黄色现象而死掉的人又有多少?网络球的初步统计结果是:一百三十万人。高川知道,这绝对不是最终的数量。

    虽然同样没有足够的证据,但是,网络球那边同样认为,是末日真理教策划了这次黄色现象,并且很可能是一种实验性的行为。哪怕这次黄色现象已经被解决,末日真理教也已经取得了足够多的验证。下一次,很可能就是在黄色现象的程度上更进一步的灾难。网络球认为,这是末日真理教试图对人类集体潜意识深处的怪物做出某种行动的前兆。

    网络球持续收集了许多的证据,去确认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非人怪物,是否真的就是世界末日,亦或者人类末日的源头。有太多的可能性指向这个怪物,然而,哪怕是网络球这么一个世界第二大神秘组织,也没有找到完美解决这个怪物的方法。更准确一点说,网络球完全没有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和那个怪物开战的把握。

    那是大多数神秘专家都无法观测到的怪物,哪怕已经拥有了进入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手段,但最多也只是感受到它的存在,并为之恐惧。在网络球的情报中特别申明过,死在那个怪物手中的人,有着明显的精神状态共性,网络球已经加速研究这种共性背后的意义,但目前都未曾得到实际有用的结果。

    下载到的情报中,网络球需要说明的情况还有很多,不过,高川已经可以从中嗅出一些关于三仙岛突然出现在这片海域的别样气味——网络球真正的用意,似乎正是用黄色现象来检验高川和三仙岛的配合,是否真的有机会去对抗那个深藏于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

    除了这些攸关于“世界安危”的情报外,也附带着通知了新泰坦尼克号成功回返联合国监控海域的消息,尽管船上的人员,比起和高川分别的时候,又少了三分之一,但是,剩余的人员中,高川熟悉的人最多也只是重伤而已。或许这是对高川而言,在接踵而至的糟糕事态中,唯一可以让自己感到些许慰藉的消息。

    除此之外,还有中央公国方面发来的简讯,大意是三仙岛上存在不良意图的人。不过高川倒是没有注意到,此时岛上除了自己还有其他人存在。在融入三仙岛的时候,他曾经以感受全岛的方式,对三仙岛进行过一定程度的检查,虽然可以确认有大量的人工建筑,但是,在这些理所当然会存在的建筑中,并不存在人类活动的迹象。

    是在三仙岛移动和变化的时候,经受不住环境的变化而死掉了吗?但是,如果不是特别怪异的死亡方式,会留下一些尸体的痕迹才是正常的情况。

    在和网络球的通讯结束后,高川决定前往岛屿上的那些人造物部分进行更详细的检查——若果这个时候还能融入三仙岛,自然不需要这么麻烦。然而,三仙岛已经进入一种自我闭锁的状态,除了和义体的冥冥联系之外,无法对三仙岛进行操控——对高川而言,那是一种自身的意识无法传递过去的感觉。

    三仙岛又开始移动了。虽然高川没有感受到更强烈的移动感,但是,“三仙岛在向着澳大利亚方向移动”认知却陡然浮现于高川的脑海中,并被他理所当然地接受了。

    高川扔掉烟头,重新检查了一边装备,便大步向着印象中人为改造过的地区行去。虽然中央公国已经发来详细的地图,但是,曾经融入过三仙岛的高川,只需要相信自己的感觉,就一定不会迷失方向。越是接近哪些依稀可以回忆起来的地方,这些回忆就越是清晰,就仿佛自己从头到尾参与了三仙岛的建成,对这些人造物的位置和共用了若指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