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57 女巫和洋馆
    司机又准备去看窗外,紧接着就听到高川说:“什么东西?”

    “vv。”司机打了个激灵,他被高川扯了一下,还没回过神来,就已经换了位置,他有点儿昏神,喃喃说:“那是vv……”他的状态有点儿不对劲,就好似被催眠了一样,一个劲地说vv,但在高川看来,这反而是最正常不过的。不仅仅是那个怪异的东西在影响他,高川也在利用自己的能力引导着他的念头。高川不认为这是催眠,他只是让司机去想“应该想”的事情,他将司机此时此刻的思维设计成一个迷宫,利用意识行走的能力,让他徘徊在一种对外界刺激朦朦胧胧的状态中。

    司机一直想着vv和w,想着自己童年时代印象深刻的,不知道从哪儿传来的女巫传说。高川认为,正因为那个怪异的东西不是他想的这样,所以反而让笃信的他在一定程度上脱离了那个怪异东西的影响。甚至于,或许在某些情况下,他这种陷入自我的想法会对那怪异的东西造成影响。

    高川不是很确定,但在过去的神秘事件中,当事人特别顽固的想法,下意识朦胧的念头,对神秘现象造成影响的情况确实不在少数——哪怕从病院现实去观测这样的情况,也是可以解释的。

    暂时就这样吧,高川这么想着。换了座位的司机抱着头,他正陷入一种癔症的状态,不过,他越是去想vv和w,就越是无法摆脱现在的状况。

    “那是w。”高川说,一边说着,一边开启了汽车引擎。

    引擎发出迟钝的声音,就好似要报废了一样,没有立刻发动起来。但在熄火之后,车子反而用力向前腾了一步,霎那间又停下,就好似突然刹车一样。没有系上安全带的司机被晃得东倒西歪,差点儿就撞上了前方的置物箱。即便如此,司机仍旧纠结于vv和w,仿佛无暇分神去注意就摆在眼前的异常。

    “不!那是vv!”他用力地说,“那是女巫,它让我们看到了不同的东西。”

    “好吧,那我们折中一下,它或许是vv或许是w,也许同时是两者。”高川说。

    “但无论哪一个都是指女巫。”司机的声音刚落下,高川就觉得那车灯和荒野黑暗之间的轮廓清晰了一些。连锁判定也开始有了些许反应。高川觉得,那无形无状的东西,因为司机的话,正在变得有形有质。这一次,神秘现象的变化似乎被他猜中了,当然,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局的情况,在神秘事件中也很常见。高川一点都不觉得被自己猜中变化,有什么该高兴的地方——最重要的问题在于,这个怪异的东西发生变化之后,到底是变得单调了?还是变得复杂了?是变得相对于自己此时的能力而显得弱了?还是针对自己此时的能力进行强化了?

    仅仅说“变化”,并不意味着有好处。而神秘现象中的变化,带来坏处的次数总比带来好处的次数要多。

    “好吧,让我们去看看,那是什么东西。”高川这么说着,再次扭转钥匙点火。

    这一次,发动机发出沉闷的咆哮声,它终于启动了,车内的一切,包括温度和各种仪器,瞬间恢复到正常的状态。但是,高川看到了,窗外层的玻璃蒙上了一层白霜,而在这个季节,绝对不可能会出现这种现象。神秘的力量比之前更强烈地笼罩四野,唯独车内显得正常,是唯一的避风港。

    高川猛踩油门,加速朝前方撞去。那怪异的东西就处于车灯和黑暗远处的交界线上,它不是站着,也不是坐着,它只是一个朦胧的轮廓,而无所谓具体的肢体。高川记得,那个方向不是它原来移动的方向,它就是在被注意到了之后,才一直在那里的,在那之前,可以感知到的它的移动,简直就像是电子云一样,陡然就出现在某一个方位上,还没来得及去确认,就已经存在于另一个方位上。

    不过,现在它呆在那里,似乎没有移动的意思,高川也不打算减速,就这么硬生生撞了过去。

    虽然车子和它之间的距离在缩短,但是,那种身处在光暗交界处的朦朦胧胧的感觉却没有变化,仿佛缩短的只是灯光。它不闪不避,仍由车子撞上,即便在和它交错的时候,那种朦朦胧胧的感觉也没有变化,反而让高川觉得,是自己开车经过了光暗交界——明明这个光暗交界是车灯营造出来的。

    那个东西就像是帷幕一样,被车子撞上,又顺着车壳滑落到后方。那种覆盖和滑动的感觉极其强烈,就像是闯入了光暗交界后,就进入了它的肚子里。之后,车子又从它的****钻出,整个过程很短暂,却又一种被黏糊糊的东西挤压的感觉。

    眼前的夜色变得清澈起来,微弱的光线似乎在述说,那黎明前最黑暗的时间已经过去,黎明即将到来,这让夜色变得清澈的光线,就是从遥远之处升起的第一缕日光,只是因为天地太过广阔,才分薄了亮度和热度。

    高川抬头从后视镜看往身后,只见那个怪异的东西仍旧站在和车身一条直线上,有一种背对车子的感觉。车子之前真的是从它的身体穿过吧?高川这么想着。尽管看起来没有撞伤对方,但高川可不会为这种事感到失望——他扫了一眼前方清澈的夜景,那已经是和撞上那个怪异的东西前,自己两人身处的荒野不太一样的荒野地区,空气也好,地质也好,植物也好,湿度和温度也好,全都有明显的区别,让人绝对不会觉得,之前和之后的是同一个地方。

    然后,在这片新的荒野上,车子的前方千米外,矗立着一栋充满了古老韵味的洋馆。无论看到了什么,都证明这次神秘事件还未结束。高川第一时间倒车,沿着来时的路线,再一次撞上那个怪异的东西,想要试试“倒退出去”。

    然而,这一次,那东西就真如幕布一样,彻底包裹了车体。它是如此庞大,从车顶一直拖到地上,车窗全被遮掩。高川再次调转车身,想利用惯性将这层幕布甩开,但是,它粘得是如此牢固。车内温度又开始上升,在义体的观测中,车内所有东西都处于一种不安定的状态,虽然它们还没有发生故障,但是,随时都会发生一些事情,更糟糕的是,发动机开始冒出火星。

    高川一拳捣烂车门,切割了遮掩车体的东西,那东西很脆弱,手感和声音就好似真的一块布料。之后,他抓起懵懂的司机速掠到车外。在几十米外站住脚时,车子就在巨大的爆炸声中变成了一团火球,在半米高的空中滚了几滚。若非高川眼明手快,飞溅出来的碎片就有好几块会直接贯穿司机的身体。

    那原本是怪异,却在第二次撞上后蒙住了车体的东西,也成为了燃烧物——熊熊大火因为它的存在更加激烈,无论触感还是视觉,它都像是一块真正的布料——而高川无法证明,它到底是不是一块布。它燃烧后变成的飞灰伴随着夜风卷起,洒落在四面八方,高川身手接住一点,这灰烬的手感很真实,根本就不像是过去那些怪异死亡后变成的灰烬。

    无论它此时显得多么正常,多么像是一块布料,但是,第一次撞上它的时候,就仿佛穿过了光暗的交界,来到一片新的荒野中,也是不争的事实。高川和司机就脚踏在这片不一样的土地上,月色和星光是如此的澄澈,却衬托得远处那孑然独立的洋馆更加诡秘了。

    有一种怪诞的气氛,融入两人呼吸的空气中,被他们吸入,在血管里翻滚。

    司机的表情油然变得清醒了一些:“这,这里是什么地方?”

    “不知道。你才是本地人。”高川说。

    司机正了正神,蹲下身体抓起一把土嗅了嗅,说:“不,我从来都没有到过这种地方,这里土地的味道是陌生的,风景也……”他当然注意到了洋馆,毕竟是如此的醒目,在此时此刻此景,它带给人的更多是不安,又让人觉得,那里面有什么在等待自己,这就是一种命运,命中注定自己必然要走进那栋洋馆中——是的,没有理由,就是一种命运感。

    可是,司机不是神秘专家,他没有必要去相信自己的感觉。对于普通人而言,感觉也往往是错觉。高川觉得,司机正陷入一种错觉中,而这又是普通人在面对神秘事件时往往会出现的情况。他们所感到的“命运”,其实并不存在。真正存在的“命运”,他们是无法感受到的。

    “我们也许应该过去看看。”司机一如高川所料般,喃喃自语着。

    “我们的车子毁了。”高川尝试转移他的注意力,所以提到车子的事情。

    然而,哪怕车子被炸毁是一件挺刺激的事儿,但在那栋洋馆的怪异吸引力下,司机对此无动于衷。他只是“哦”了一声,魔怔般盯着那栋洋馆,一言不发地向前方走去。他才走了几步,就被高川抓住手腕,他转过头时,目光有些呆滞。

    “你可以不去。”高川冷静地说。

    “不,不一样,之前我可以不去任何地方,但只有这一次——”司机的眼神渐渐恢复了神采,但声音中的意志却更加坚定:“我一定要去那里,我想看看……”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让他迫不及待想要去那个洋馆。

    “为什么一定要去?你知道那是什么?”高川反问。

    “是的,我知道……我知道!”司机有些兴奋起来,“那是女巫的房子,传说中,她一年四季都会在洋馆的花园里沉眠,因为,她的灵魂或意志什么的,一直都在外面游荡。对她来说,外面的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如同梦境。据说,无论是谁,只要可以唤醒她,就可以让她实现一个力所能及的要求。”

    “那是传闻。”高川说。

    “但是,传闻就在眼前,我们所看到的,总不可能是错觉吧?”司机还是很兴奋,说:“你不也看到了吗?我们都看到了,它就在这里!”

    “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高川仍旧紧抓着他的手腕。

    司机挣了好几下,都没有挣动,于是用哀求的语气对他说:“让我去吧,就看一眼,我想见她。”

    “你有想让她实现的愿望?”高川追问到。

    这一次司机有些犹豫,但还是说到:“我想让我妹妹的眼睛好起来。前些时候,她的眼睛进了有辐射的尘埃,现在已经快要失去视力了。现在的医疗技术根本就无法根治她的眼睛,但是,女巫的话一定能行。”

    他的意志很坚决,高川知道,就算用手铐锁住两人的手,他也会硬拖着自己向那边去——这种强烈的想要见到女巫,祈求其能为的意志,就好似信徒一样。也许,正是因为坚持着自己童年时代的传说故事,所以,才会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中变得这般狂热吧。

    “……我明白了。”看着一步也不退让的司机,高川缓了口气,说:“我跟你一起去,反正这个地方根本就不是我们原来所在的地方。我们必须弄清楚这里的问题才能出去。我们的车子没了,希望出去后,不会是被扔在荒郊野外里。”

    “放心吧,如果真的有女巫,一定不会变成那样。”司机对女巫的信心是如此的强烈,他仿佛是把自己口中的女巫当成了正义使者。可是,在高川所经历过的神秘事件中,这样的神秘角色往往都充当反派人物或大反派。

    女巫这个称呼让他不禁想到末日真理教的巫师,尽管两者或许本质上不是一回事。如果是在传说和神秘学中有过记载的东西,往往会是以一种现象体现出来,而非是一个确实存在的实体人物。可是,这个洋馆的确让人觉得,正在经历一次传说中的大发现。

    高川放开了司机的手,说:“走吧,我们去洋馆。”

    司机笑起来,一马当先向洋馆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