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60 领路人2
    近处看,洋馆告诉人们,它是这般样子。然而,在更早之前,从千米外看,洋馆所告诉人们的,又是另一种样子,明明在外观结构上不存在变化,却因为观察者自身的主观认知产生差异性。在极短时间内的不同印象,极大地冲击着高川和司机的想象。这里藤蔓纠结,但肯定不是什么废弃的馆所,想要打开大门,不是翻墙进入,就得先铲除这些藤蔓。这让他们有些犹豫。

    两人所犹豫的东西并不相同。

    在洋馆是女巫住地的前提下,司机觉得无论是清除藤蔓还是翻墙而入,都是一种不道德的入侵行为,怕引来洋馆主人的不满。他对确对女巫的故事燃起了熊熊的好奇心,但却也因此忌惮着故事中女巫所带来的种种厄运和不可思议。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走入了传奇的冒险之中,注视的是只属于少数人的宝物,虽然他不是神秘专家,但是,女巫vv的故事之稀罕,甚至就连见识多广的神秘专家也鲜有听闻——这次,是他第一次向他人讲述童年时偶然听到的故事,并亲身经历着这么一个故事。

    是的,司机认为,眼前的一切,都在证明女巫vv的存在。

    “……要不我们先找找门铃?”司机这么问到,只换来高川的白眼。

    “我倒是觉得放在那边的斧头或许可以利用一下,也许是主人刻意提示我们用它。”高川指了指门内一侧,用视线可以看到的角落里,嵌在半截树桩上的斧头。清冷的夜光下,斧头竟然给人一种寒光流动的感觉,没有半点腐朽,围绕着树桩,还有多条被劈砍成条状却没有收拾的木柴。

    高川觉得,斧头的样子明显和这个宛如废弃般的庭院模样不太相符,仿佛是借由这种不相符凸显自身的存在——它或它的主人想让来访者使用它,当然,首先得把它弄出门外才行。

    “你在开玩笑吗?”司机瞪大了眼睛,“要拿那把斧头就非得进去不可,既然都进去了,又何必再用斧头?”

    “你知道,我们这些人,总有一些古古怪怪的小伎俩。”高川平静地回视他,说:“只要你愿意,我有一百种方法从外面拿走那把斧头。”

    “不,还是算了吧。不管是什么技巧,总觉得用斧头劈门不是什么好事——”司机断然拒绝了,“换做是我肯定要生气。我可不想惹怒一个女巫,我还希望她能帮帮我的儿子。”

    高川点点头,至少这样的想法还算是正常的。他差点儿觉得,司机拒绝的理由会是更匪夷所思。

    司机来到这里,不是带着单纯探访传闻真相的心理,而是抱着祈愿的心态。这种情况下,他能有多恭谨,就会做得多恭谨。

    “为了儿子啊……”高川突然有些犹豫,他起先不太明白自己到底在犹豫什么,似乎之前的对话,让他产生某种想法,对什么情况有些质疑,但问题在于,一时间想不出来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妥。总之,内情就是从刚才的对话联想到的,是灵光一闪,差一点点没有捕捉到。

    另一方面,这种犹豫的产生,也加重了洋馆的可疑性,乃至于进一步验证着高川的猜测:洋馆主人在意识干涉层面的造诣,已经到了无孔不入的程度。

    高川也不想以太过粗暴的方式打开某个不知名,但的确怪异且强大的东西的住所,无论它是不是女巫,亦或者是不是人类。

    “小心点。”高川不由得对司机说:“我感觉到了,在这里的任何想法,都会带来某种反馈。”

    “当然。”司机只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说:“那可是女巫,女巫都会读心术。”

    “可没有读心这么简单。”高川说着,但也知道,眼下的司机早就被对方的力量干扰了,不可能将自己的话听进去。

    虽然司机看起来像是“主角”,但另一方面,他也像是“领路人”——带领高川来到这里面见主人的领路人,而司机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就是“领路人”。

    “好吧,让我看看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总呆在外面猜测也不是事儿。”高川再次看了一眼空荡荒芜的庭院内里,遂将目光落在藤蔓上,他伸手摸了摸,植物特有的触感十分真实,这些藤蔓可以明确分辨出新旧来,新枝和老枝以一种不自然的方式纠缠打结,让人觉得如果不是人为引导,它绝对不会长成这副样子。

    “它动了吗?”司机突然问。

    “什么?”高川一时间摸不着头脑,他想问什么?

    “它可能是女巫的宠物。你看,就像是故事里说的那样,它看似死气沉沉,但其实只是它的伪装,真正的它又聪明又敏锐,还会吃人。”这么说着,司机倒退了两步,用怀疑的目光盯着高川和藤蔓,就像是把自己想象的当真了。

    “那只是故事。”高川说,就想一口气将藤蔓拽下来。反正他的力气够大,而且,也觉得这么做不比用斧头劈砍,亦或者用脚踹,亦或者火烧和翻墙而入更加礼貌——当然,他心里觉得,如果换做自己是洋馆主人,也许会有少许不舒服,但也不会太在意。

    不过,在他那么做之前,就被司机看穿了。这个男人用力喊到:“别动!”

    在高川如言停下后,他连忙解释:“你伤害了它,它会如同毒蛇一样咬你。”

    “哦,我知道了。”高川听他这么一说,反手用力一扯,就将一大片藤蔓从铁门上扯了下来,可下一瞬间,抓在他手中的藤蔓倏然变成了毒蛇,而仍旧盘踞在铁门上的藤蔓也一口气朝他席卷过来。

    “天啊!”司机的反应只来得及说这么一句。然后他就看到高川仍由毒蛇咬在自己的手臂上,仍由藤蔓卷住他的身体,而这个身材高挺的年轻人,以更粗暴的方式向后退,一边撕扯身上的异物。本来觉得会很危险,十分难缠,肯定力量极大的藤蔓和毒蛇,就好似棉线一样,轻易就被扯断了。被扯烂的藤蔓和毒蛇,一掉落地上,挣扎了几下就枯萎下去。

    司机瞪大了眼睛,仿佛不相信事情这么轻易就被解决了。

    可是,对高川来说,完全是意料之中的情况。首先,义体的力量从来都没有标注过一个明确的数值,但绝对是在所有神秘专家中都属于拔尖的批次。之后,司机提醒过他“藤蔓会反击”,在他的经验中,倘若司机不这么说,说不定不会出事,但是,当司机这么说了之后,十有**会变成确有其事。

    换一个角度,可以把这种情况当做一个小小的“预言”,那么,当它发生的时候,只要有所准备,基本都能应对过去——当然,不是百分之百。只是,高川对现况进行过评估,认为至少在这个阶段,还不会出现真正意义上出乎意料的杀伤力。

    “这样就清净了。”高川一边说着,一边打量被清理出门面的大铁门,原本还有一些藤蔓盘踞在上边,但是,在被高川清除了一批后,剩下的也如同规避风险般往两侧缩去。在连锁判定中,它们的源头是在庭院里一处难以注意的角落。

    “没,没事吧?”司机还有些胆颤心惊。他迟疑地看了一眼庭院深处的洋馆,那里门窗紧闭,却在视线移开的一瞬间,恍惚觉得有一闪而过的光照亮了一处房间,而一个人的剪影就映照在窗户上,让人悚然而惊。

    他差一点儿就要叫出来。不过,仍旧死死压抑住了心中的恐惧,对高川说:“我看到它了。”

    “女巫?”高川也扫了一眼洋馆,但他看到的洋馆同样门窗紧闭,没有半点生物的气息,甚至于根本没有打理过,窗台也落满了尘埃。

    “是的,它……”司机咽了咽唾沫,说:“它就在里面,好像是个女的。”

    “女巫当然是女的。”高川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如此说到。

    “不,女巫只是一个统称。”司机解释起来:“就我所知,女巫并没有明确性别。是不是很奇怪?”

    “啊,是有点。”高川虽然也这么觉得,但是,这个世界上奇妙古怪的事情多的是,用一个有着强烈性征的词语,例如“女巫”,来表示某一类存在,而不刻意强调其性别,无论在故事还是在现实里,都是存在的。

    在末日幻境里,人的语言词汇由意识产生,当意识可以直接呈现力量的时候,语言词汇自然也拥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在神秘学中,这样的情况叫做“真言”和“真名”。无论何时,对神秘专家来说,暴露自己的真名就和暴露自己的神秘力量一样,是一个慎之又慎,但总是难以彻底防范的事情。

    “女巫”也好,vv也好,w也好,三者合一的时候,高川相信,它拥有某种神秘力量,而无论是述说还是记录,都会产生一些看不到的影响。尤其在对方还是一个格外强大的意识行走者的时候,就越是体现得深刻。

    这个时候,高川又犹豫了,他又仿佛想到了一件事,这次犹豫的东西和之前犹豫的东西是同一回事,可是,到底是哪里不妥呢?这种突如其来,灵光一闪的迟疑,让他没有立刻推开大门,反而转身拉着司机离开到远一些的地方。

    大概有二三十米。

    司机一头雾水,就问到:“这是要做什么?”

    “问你一件事。”高川这么说到,他猛然想到自己为什么会犹豫了,那个灵光一闪的念头,仿佛冲破了层层迷障,一跃到他的脑子里,让他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同时也为之感到棘手,“你是认为女巫在这里,所以才想来的吧?”

    “当然。”司机虽然不理解,但还是爽快地回答到。

    “为什么想要见女巫?”高川再次确认。

    “当然是为了我的妻子。”司机说:“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的妻子在不久前,眼睛被有辐射的尘埃弄伤了,我不想她就这么一辈子过着黑漆漆的日子,什么都看不到。”

    “不!”高川斩钉截铁地说:“你一共告诉了我三次,可是,每一次都不一样。”

    司机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反问道:“你倒是给我说说,有哪里不一样?”

    “最先的时候,你是说妹妹,然后,就变成了女儿,紧接着,又变成了儿子,现在则是妻子。”高川平静而冷酷地盯着司机,说:“再问你一次,你是为了谁去见女巫?”

    “你在胡乱说些什么?我什么时候说那些了?我没有妹妹,也没有女儿,没有儿子,更没有结婚。”司机完全不是在作假般,用一脸气愤的表情说:“我不会用自己的亲人开玩笑,我来这里见女巫,是为了我的姐姐!”

    高川微微瞪大了眼睛,他仔细观察了司机,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没有一处是违心的表现,仿佛他也不明白自己所说的话又多么的混乱,仿佛在他的认知中,他所说出的人物关系一直都是确定无疑。

    高川隐约明白了,一种神秘力量干涉着司机的意识,而司机所说的“理由”,或许根本就不是他自己想到的。无论是妹妹、女儿、儿子、妻子还是姐姐,亦或者是别的什么人,其身份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司机要有一个“前往洋馆的理由”。他在这个被赋予的理由的督促下,将高川带到了这栋洋馆前。

    高川深吸了一口气,现在,他有点儿觉得,主角的身份正渐渐从这个司机身上转移到自己身上。身为“领路人”的司机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但是,如果他被认为是不再被需要,就有可能被杀死——高川不介意司机那混乱的意识,他想方设法寻找一个可以帮助他的方法,当然,最后的办法,就是去见洋馆主人。

    高川用力推开庭院的大铁门,这一次,他再没有半点犹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