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68 意识接口
    虽然不清楚哥特少女的名字到底是什么,对方也表示称呼并不重要,如果一定要有一个称呼的话,用女巫传说中的名字也可以,但是,对于身经百战的神秘专家高川来说,真的用“女巫”去称呼对方,总觉得有点儿不妥。在正常人的社会学里,一个人的称呼,包括自己出身时,被父母赋予的名字,周围人们给予的各种称号和绰号,乃至于自己给自己起的另外一些玩笑或正式的名字,都是有意义的。而在神秘学中,这些用来表现某个或某些事物特征,用以将事物和事物区分开来的名字,都有着更加非同一般的重要意义。

    这种“名字”的重要性,在全世界范围内的认知中,也都存在极大的共同点。在一些独特的情况下,甚至会用“真名实姓”这样的词汇,来表述一些极为严肃的情况。

    “名字”和“称呼”这一领域也同样是高川所见识过的,神秘现象和神秘学最为贴近的地方。

    高川每一次遭遇神秘现象,往往都会从目标物的细节特征着手,去揣测一些情报,而在这些揣测中,从人、非人和事物自身已经存在的称呼,以及他者对这些人、非人和事物的称呼着手,所得到的情报,也往往比较准确。在自身的经历中,原本无可名状,高深莫测,难以解释的东西,被人为赋予名字,亦或者被人得知其名后,那种无可名状、高深莫测和难以解释的地方,就会“消失”,亦或者说“下沉”,总之,就是变得不再那么显眼而强烈,从而在表面上呈现出一些让人稍微可以理解,仿佛不那么难以解释的地方。

    是的,当有了名字的时候,神秘并不会彻底被破解,但是,它那神秘的本质会变得内敛,从而腾出让人可以对其进行处理的空间。这就像是把核反应堆放进的密封箱里,虽然核反应仍旧在持续,但人们不需要处理核反应,只需要处理密封箱就足够了。这种处理没有深入本质,却的确可以解决一些问题。毕竟,诚然从本质上解决问题是最彻底的方法,但从实际情况出发,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是必须从本质上解决的。

    哥特少女就如同核反应堆,她用女巫传说给自己套上了一层外壳,高川觉得,如果自己也承认这层外壳,那么,对自己而言,这层外壳会变得更加坚固。假设双方会成为敌人,那么,虽然转换角度,直接处理外壳也许能够解决问题,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不要自行将它密封起来比较好。

    正是为了让自己拥有更直接对其进行处理的可能性,高川一直都在用“哥特少女”这个比较肤浅通俗的词汇,去称呼对方。

    不过,他可以这么做,三信使却无法这么做。哥特少女对三信使的处理十分谨慎,方式也十分特殊,高川至今为止仍旧找不出破解的方法。女巫传说在三信使的意识中有十分特殊的地位,而除了司机之外的两个信使,甚至有可能已经完成了某种契约仪式,例如让哥特少女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什么的,这么做的结果,自然是让两者和哥特少女之间存在更为紧密的关系。

    在神秘学中,这是魔鬼最常用的手段:严谨得苛刻的契约,暧昧又让人充满遐想的内容,以及完成契约后所产生强烈羁绊,再利用这种羁绊,去达成更进一步的目标。就这么层层推进,被形容为“哪怕死亡也不会结束”。

    三信使很可能就是类似的情况。

    高川仔细观察着如同人偶般,一动不动,坐在长椅上的三人:从左到右,分别是爱德华神父、四天院伽椰子和不知其名的司机。四人如今所在的地方也极为特殊,高川无法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周遭的一片大湖,明显是和荒野格格不入,截然相反的景色,而洋馆里自然是放不下这一片湖泊的。

    从察觉到司机的失踪,到这个似梦非梦的湖边,找到样子古怪的三人。环境、人选、时机等等因素,都有着极为强烈的异常感和暗示性。

    这当然不会是什么巧合。高川觉得,冥冥中,哥特少女在观察着如今正在发生的一切。

    她无处不在,就如同这片漂浮在四周的雾气。

    如果在这里叫唤她,她会给出反应吗?高川不禁这么想,但在那之前,他仍旧更倾向于自行观察一下眼前三人的情况:过去了一分钟,他们真的一动不动,不仅仅是感觉上,同样体现在更加精确的数值上——一个活着的人,哪怕静静坐躺站立,都不可能没有半点起伏,生物生理的自然运作,会体现在那常人不会注意的细微动静上,在常识中,最为符合“一动不动”这种情况的,自然就是“尸体”。

    一动不动,往往意味着死亡。

    有的时候,尸体甚至也会动起来。

    而眼前的三人的状况,完全超乎这些常识。但是,高川却觉得,他们没有死亡,坐在这里的,肯定不是什么标本。只是,三人被某种神秘力量干涉着,从自己的观测角度,无法认知他们的动静。换个简单的说法:他们其实是在活动的,只是自己无法观测到。

    为什么三信使会在这里,为什么自己会在此时此刻遇到他们,这一切非是巧合,那么,必然是在哥特少女有意识的引导下。如此一来,哥特少女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高川摸了摸四天院伽椰子,从脸部到****到腹部到腿部,亲手确认了这具身体的活性,她一动不动,但却和常人一样温暖,有着真实、美好而细腻的触感,可谓是生机勃勃。料想爱德华神父和司机也是一样,而不确认他们两人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两人的外表没有什么让人触摸的**而已。

    哪怕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也没有让四天院伽椰子表现出主动的动静——她的身体会因为高川的触摸产生反馈,但却是被动的,像是无意识的。

    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自己应该做点什么?高川一直在思考着。只有一点是十分确定的,他最初仅仅是想将司机找回而已。而现在,他想得知三人身上所发生的更多事情。

    从网络球那里得到的消息,爱德华神父和四天院伽椰子都参与了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攻略,那边的战斗十分激烈,两人最终下落不明。不久前,两个高川在新泰坦尼克号出航期间相逢,进而让高川觉得,这两人已经是凶多吉少。随后有更多的细节,似乎都能证明这一点。

    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出现于澳大利亚,而且还是以这种看似毫发无伤的方式——高川抚摸着四天院伽椰子的身体,真的没有一丝受伤的痕迹,透过肌肤感受其内部,虽然和常人内脏迥异,却同样传来一种强劲的活力。让人毫不怀疑,只要她能动起来,她便是全盛的状态。

    除了试图理解三信使的情况外,高川也还在思考另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自己如何离开这个地方。

    放眼望去,周遭是一片大湖,在雾气的笼罩下,四人所在的地方,就完全像是一个孤岛。三信使坐在岸边的长椅上,仿佛在眺望什么,那么,朝陆地深处前进,又会遇到什么呢?至少,从长椅处向里边眺望,很难拨开迷雾,看清里边的东西。

    没有提示,高川只能自己思考。

    高川尝试把三人扛起来,轻而易举就做到了。他用身上随时携带的工具,以及岸上随处可见的木料,制作了一只木筏,将一动不动的三人捆束,放上去,拖拽着向内陆行去。

    过去在迷雾环绕的环境中,往往会让人觉得心慌意乱,仿佛被无数的危险包围着,被无数恶意的目光注视着,有许许多多看不清的怪物深藏其中。可是,这片湖岸,一如荒野和洋馆般,有着类似的诡异却静谧安宁的气质。让人完全不觉得,会有不好的东西突然就从雾里跳出来。

    高川走了很久,陆地上的景状在迷雾的朦胧中,仿佛一直在重复,让人觉得自己走在一条循环往复的道路上,而并非是一条没有尽头的道路上。无论朝什么方向,都是一个样子,无法找出一个明显的可充当标志的事物——隐约看去,有树木从两侧遮挡,无论走哪个方向,哪怕突然拐弯,这些树木的轮廓也只会分从左右罗列,而人就在它们之间的夹道中行走,完全不需要担心会撞上它们,与之相对的,也完全不可能真正走到这些树木的近侧,看清它们的样子。

    这么做有意义吗?高川想着。

    也许对自己是没有意义的,但是,对哥特少女却有不同的意义吧。

    自己在这里绕圈,完全看不到终点,这本身就像是某种暗示,而凡是有暗示的事物,无论是一种现象,一种过程,是过去还是现在,是发生过的事情,还是正在经历的事情,都一定会存在意义,而从神秘学的角度,以及过去处理各种神秘现象的经验来说:

    ——意义才是最重要的。

    ——完全没有意义的东西是不会出现的。

    ——对本人而言有存在意义,却无法被旁人认知或认同这种意义的东西,是大量存在着的。

    ——无论是从末日幻境的角度出发,还是从病院现实的角度出发,与其说这个世界是由能量和物质所构成,不如说,是由“意义”构成的:从宏观和微观,从自我到他人,从形而上到形而下等等角度去观测和认知产生的意义。

    所以,如果可以感受到自己所身处的情况所包含的意义,往往能够在应对神秘现象时得到助力。

    不过,哪怕有这样的认知,但是,如何去感觉意义,是一种很感性又个性化的事情。从高川的经历来看,准确估中的比率实在很低,更多时候,只会让人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徒劳等待别的什么现象的出现,以打破当前的状况。

    因为不知道做什么,察觉不到做什么才是有用的,所以,在做了许多无用功之后,只能疲惫地在一个毫无变化又封闭的环境中等待死亡——这样的例子在人们接触神秘现象的案例中也不在少数。

    总而言之,明明有经验,有实力,有知识,却仍旧对当前情况无法准确估计,“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情况,是公认最危险的情况之一。但是,从事后的总结来看,这种情况往往并不是真的无法做任何事情,而仅仅是自己的意识产生了“死角”。

    要发现意识上的“死角”,可不是轻易就能办到的。

    高川走走停停,完全没有头绪,仅以自己的观测所能得到的资料,自己是在白费功夫,且自己的所作所为“完全没有意义”。

    他虽然还不累,但还是坐在木筏上。再想想,他点了根烟,对自己说,再想想。他觉得自己忘了什么。

    意识行走?这是最极端的办法。自己的意识行走所呈现的现象是“桥梁”,一头搭在他人的意识上,一头搭在自己的意识上。当“桥梁”出现的时候,自己的意识也是打开的,畅通的,自己可以通过桥梁抵达他人的意识中,反过来亦是如此,尤其这里环境特殊,而主人哥特少女,更是意识行走的老前辈,能力高深莫测。

    主动使用意识行走,实在太过危险了。反过来说,如果是必须使用意识行走才能摆脱当前困境,那么,哥特少女的目标九成九就是自己的意识。哪怕不是直接干涉,也是为了通过意识层面,去完成某个目的——就如同“借道”一样。

    自己的意识可以通向哪里?高川粗略盘算了一下,只觉得会出现一些意料之中的答案。至少,超级桃乐丝和系色中枢会察觉,然后是另一个高川,乃至于还有“病毒”,或者说“江”。哥特少女通过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深潜所找到的特例:高川,的确是和末日环境里的其他人,有着与众不同的地方。

    高川知道,自己很特殊。特殊的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被窥视的“接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