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80 福音
    三级魔纹使者的锉刀,静止超能比以往更加强大,哪怕是高达百米,自身的强烈运动能够撕碎多数物质的液态金属壁,也不得不在这股神秘力量的强制作用下臣服。哪怕已经落入陷阱中也没有太多的困扰,正是因为这种功效强大的神秘,让她拥有如此信心。在高川和牧羊犬的注视中,被强制停下的液态金属和仍旧极速运动的液态金属产生了明显的冲突,急促而剧烈的变化,正在导致扭曲和崩溃在整个笼罩三人的金属壁上蔓延。

    如果被围困的人只有高川一个,仅凭自己的能力,要破除这个囚笼应该也是可以的,但总归没有锉刀出马这么省事。不同的神秘力量,在面对不同的困境时,能够发挥出的效率也不尽相同,这正是神秘专家也需要组队的初衷,当然,换做是陌生的神秘专家,也有不希望自己所掌握的力量效果因此暴露出来的。

    不过,高川、锉刀和牧羊犬三人已经不是第一次组队了,对彼此之间的品性和能力如何都有所了解。正因如此,这个看起来仅仅是针对高川的囚笼,仅仅存在了不到一分钟就宣告破解。

    液体金属垂死挣扎地扭动,龟裂的部分越来越多,到了末期,在高川三人的眼中,它就好似一层层的墙纸被剥下来,又过了几个呼吸,就轰然崩解。飞溅的液态金属如同密雨打在丘陵的土地和植被上,硬生生开凿出无数的孔洞来,反而在牢笼内部,无需考虑这股冲击——在锉刀的控制下,所有液体金属的溅射方向都被固定而来。

    由此才能证明,锉刀的超能可不是常识下的“静止”这么简单。

    至于牢笼内部一直和三人纠缠不清的尸鬼,也被一片浓郁的阴影覆盖,宛如陷入了阴暗的沼泽中。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片阴影从牧羊犬的脚下扩散,在三人周边营造出一条宽约十米的防御带。这些仅能在地上爬动,攻击方式就是用身躯缠住他人的怪异之物,一旦踏入这片阴影的沼泽,就会被某种力量拖入“下边”。

    至于阴影沼泽的“下边”到底是什么,就不是其他人可以知晓的了。

    目前为止,所有从泥土中爬出的尸体,都不具备跨越这条防御带的能力。而在液态金属壁崩溃后,由牧羊犬控制的阴影甚至如同藤蔓般,爬上了半空,就仿佛那里有一个个无形的木架。高川意识到,其实那就是之前阻挠自己离开的无形力场墙。

    这个力场墙之前是液态金属墙壁的支架,但如今已经变成了阴影藤蔓的支架。宛如活物般的影子一条条,一片片,一圈又一圈,勾勒着原本无形的东西,而当猎物变得有形之后,便被回缩的阴影藤蔓扯入了阴影沼泽中。

    高川还记得,牧羊犬曾经表现出的能力,就是自身可以不断在阴影之间跳跃穿梭,表面看上去,就和“高川”曾经拥有的使魔夸克一样,但眼下的情况,却也同样可以证明,两者虽然拥有性质相似的能力,却在实际效果上,有着一些差异。

    至少,高川觉得牧羊犬可以做到使魔夸克所能做到的事情,但反过来,使魔夸克却无法做到牧羊犬可以做到的事情。

    尽管之前看似狼狈的样子,但两人开始行动的时候,却三下五除二地就解决了所有近在咫尺的麻烦。在高川的眼中,这正是遍历战场而不死的神秘专家应该具备的素质水准。

    “阿川,找到他们了吗?”在解除围困的同时,锉刀如此问到。就如同另外两人都清楚她的本事有多大一样,她也十分了解自己的两个同伴。高川在速度和侦测方面的能力,可以说是三人之中最强大的一个。要打跑来到跟前的敌人,要破解自己刚刚踏入的陷阱,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做到,但是,要弄清楚远在千万米之外的敌人的具体位置,并在第一时间对其追击,只有高川才能做得又快又好。

    正如她认为的那样,高川的连锁判定已经顺着这次突袭的运动轨迹,追踪到了产生这种运动的源头。制造了这次陷阱的,和他们预想的一样,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不是澳大利亚本地人的外貌和打扮,倒是让高川嗅出了一些恐怖主义份子的味道——刚刚才经历三仙岛的事件,这些味道让他有一股很强烈的熟悉感。

    应该就是不折手段试图谋取日本独立的那些家伙。高川这么想着,连锁判定已经给脑硬体输送了足够的情报,足以构成更强详细的图景。在视网膜屏幕上,敌人的大致轮廓正一点点勾勒出来,数据还包含了他们所在的环境信息,乃至于对他们实际能力的评估。

    根据高川所得到的资料来看,这些人的首脑是四天院伽椰子,而四天院伽椰子正是末日真理教三巨头之一“新世纪福音”的信使。在推定新世纪福音必然有所行动的前提下,这些人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当席森神父和黑巢的动静,代表了新世纪福音的动静时,哪怕包括四天院伽椰子在内的三信使全都出现在这里,也绝对不会是什么让人意外的事情。不过,倒是很难想象,这些人的统合力量可以达到三信使的水准。

    这也意味着,排出那些针对性强却没有实际没有成效的陷阱后,高川等人哪怕只有三个,也足以将所有来犯之敌歼灭。反过来说,如果是这么轻易就可以消灭的敌人,要对付耳语者所在的宿营地,也是正常情况下没可能完成的事情。

    这一带曾经是对抗纳粹的前线,宿营地里的神秘专家也绝对不仅仅只有耳语者一家,配合神秘专家对纳粹施以打击的正常部队,也必然有着高水准的战斗经验。

    能够让整个宿营地消失或转移的东西,绝对不仅仅是已经监测到的这些人。

    高川抓住锉刀和牧羊犬,只用了一秒,就速掠到已经锁定的方位坐标上。刚刚目睹陷阱崩溃的敌人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已经被牧羊犬粘接了他们脚下的影子。比起原宿营地区域那一片糜烂恶臭的景象,这个落差几十米,间隔几千米的区域,倒是充满了大自然的湿润草木泥土的气息,在阳光的照耀下,堪称休憩的胜地。

    “动,动不了……”

    “要沉下去了!”

    “这是什么鬼东西?是影子吗?”

    “他们过来了,他们过来了!”

    试图将脚拔起来的人惊愕地哀嚎着。在一秒之前,他们通过远视仪器所观察到的人,在一秒后就消失于视野,而出现在自己的身后,这种神出鬼没,迅雷不及掩耳的移动能力,让他们无法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尽管在开战前就知道对方的厉害,但是,真正体验到的时候,仍旧不免让人感到绝望。

    “很弱,他们不是用自己的能力布置陷阱。”锉刀在观察这些人的第一时间就给出了结论,“竟然有三分之一是普通人。”

    高川和牧羊犬也在随后确认了这一点,人数足足有三十多人的队伍,却有三分之一是普通人,他们用以攻击的陷阱完全是现场即时制造并进行投放的,先不提这些仪器到底都有着怎样的功用,仪器本身的样子,让人一眼看去就能确定,都是些粗糙加工的量产物。这些量产物之所以可以产生陷阱程度的神秘,正是因为内嵌有高川三人都觉得眼熟的核心。

    “s机关?”高川扯下看似坚固的仪器外皮,内部构造便彻底裸露在眼皮子下:集成的线路就好似用手工电焊,用胶布束起,回路结构与其说复杂不如说有太多的冗余,给人一种简陋的观感,而那个让人眼熟的晶体管状物就镶嵌在这样的结构中,似乎随便用手就能拔起来的样子:当然,近江制造的s机关,的确就是可以随意拔插替换的样式。

    高川尝试将晶体管拔下来,在阳光的照射下,晶体管内部有着紫红色的液态在动荡,这和他所知道的s机关又不太一样,这么看去,反而又更像是另一种熟悉的玩意:乐园。

    “用‘乐园’制造的s机关?”锉刀玩味地嘀咕着,随后对牧羊犬说:“保险起见,用你的方法审讯一下吧。”

    牧羊犬到底有怎样的审讯方法暂且不提,高川只见到这三十多人,全都被奇怪的力量拖入了自己的阴影中,之后,这些阴影全都回缩到牧羊犬的脚下,仿佛雪融一样淡化,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牧羊犬在呼吸间就没有了自己的影子,而牧羊犬的身体也开始出现一些异常的变化。这些细节变化是如此的微小,却又如此的深刻,从大体轮廓来看,牧羊犬的体型和外貌仿佛没有任何变化,却能在直视他的时候,以纯粹感觉的方式,深深感受到变化的发生。

    高川和锉刀没有继续理会牧羊犬的行动,各自整理了周边的器物,奇形怪状的仪器和各式各样的箱子,总体积可以堆成一座丘陵,亦或者说,因为大部分埋入了地下,所以,这片看似丘陵的立足点,确切来说,只是在堆积成山的器物上覆盖了一层掩饰的泥土而已。而且,泥土的一部分还被烧硬了,雕刻出大量类似于魔法阵的纹理,并用一些坚固的晶状物进行填充。其风格和目前已知的神秘组织的魔法阵风格都有着不同之处。

    不过,硬是要比较的话,很是有点儿兼容“网络球”和“末日真理教”的感觉。

    这样的风格很新鲜,但又不是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

    “是新世纪福音吧。”锉刀的想法和高川一样,如果要说,有什么幕后黑手在布局谋篇上可以兼顾网络球和末日真理教,那大概就是才刚刚确认过的新世纪福音了。席森神父的特殊身份,以及黑巢所占据的立场和行事风格,让他们可以获得许多不深入核心,但却又相对实用的技术和物资,导致他们出现的地方,都同时呈现出一些似是而非的现象。而席森神父和黑巢,也不过是新世纪福音的一部分而已。

    “无论效果如何,品质如何,能用就行。”锉刀撇了撇嘴说:“我倒是不讨厌这样的风格。”

    “也就是说,其实他们可以随时掏出更多类似的东西。”高川有些严肃:“我有点明白宿营地是怎么沦陷的了,敌人的人数也好,装备也好,便利得超乎寻常。他们不是以精英的方式运作的队伍,也不是军队,而就是看似在才能和装备上没什么特别的家伙,突然大量出现,以让人措手不及的方式,在十分钟内就怼死了宿营地。宿营地的人没能在之前对这些人生出防范之心,亦或者防范无法到位。”

    “我听闻说,纳粹的士兵都是在月球批量生产的。该不会新世纪福音也从他们那边获得了类似的技术吧?”锉刀的脸色阴沉下来。

    “网络球、五十一区、玛尔琼斯家的末日真理教、纳粹……如果说,全都被新世纪福音侵蚀过,也不是什么让人意外的事情。”高川说,“席森神父交游广阔,黑巢交游广阔,也意味着新世纪福音交游广阔,不是吗?”

    “麻烦了,这些人在战斗素质和战斗意识上,无论哪个方面都不是顶尖的,甚至可以说是稀疏平常。”牧羊犬的声音响起的同时,他身上的变化也停止了,阴影再次从他脚下展开,将三十多人的躯体吐出来,但这些身体上的阴影却仿佛霉菌般攀附在其外露的肌肤上,“他们的认知也谈不上拔群,总的来说,就是一群再普通不过,遍地可见的寻常人,却在某些方面特别固执,说是舍生忘死也不为过。”他顿了顿,下了定论:“他们更像是被蛊惑得无法回头的邪教信徒,很明显的末日真理教特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