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11 亚极峰会2
    中国东南沿海一带某处,统御整个亚洲区域包括神秘学在内相关人文哲学领域之事物的庞大组织“亚极”一如既往召开会议。自从三仙岛计划开始以来,在这里召开的会议已经不下万次。所谓的“三仙岛计划”也并不仅仅是将“三仙岛”制造出来就结束,如何运用三仙岛达成目标,更重要的是,要达成怎样的目标,这些都需要各方不断的思考和博弈。在这里,没有人可以贯彻一个人的意志,但却可以用磋商和妥协的方式,迂回去制造一个接近自身目标的过程,去描绘一个让他人认可的前景。

    三仙岛计划以“一年”、“三年”、“五年”、“十年”、“五十年”和“一百年”的时间长度对阶段性目标进行规划,而今年正巧又是一个五年计划的尾声,其将要达成的,是对“五十年计划”的筹备,而最终目标自然是指向“百年大计”。

    倘若说纳粹的回归是联合国最顶尖的国家都有所准备,那么,新世纪福音在这个时候重回世间,无疑是出了大多数人的意料。即便如此,在一个五年计划达成既定目标,并完成了五十年计划的筹备的前提下,对亚极众人而言,新世纪福音已经不算是最直接的,最重要的敌人。通过非常规的手段,他们在不到二十四小时的时间内,就已经对新世纪福音的结构,以及其中重要人物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并完成了对其领袖的初步评估,这个效率倘若让其他神秘组织知晓,必然惊为天人。

    网络球也算是擅长情报的收集和管理,他们和各国政府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五十一区则是依托于美利坚政府,是政府某个部门的下属机构,但是,亚极是不一样的,它本身不是一个独立的神秘组织机构,和政府的关系也不是“合作”和“下属”,而是其本身就是政府核心机能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更是亚洲地区精神文化保存和发展领域的管理者。它的声音,就是中央公国乃至于整个亚洲地区的声音。

    如此存在的亚极,有着单独政府,单独神秘组织,亦或者政府和神秘组织的“联合”所不具备的强大动员能力,它们的触手无形无状,就存在于对亚洲文化的认同感之中。如果从意识态的层面去看,那么,虽然不算是“人类集体潜意识”这么一个巨大的概念,但却绝对算得上“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偏向于亚洲文化”这一略小部分。

    仅仅是以个人能力行走于人类潜意识之中的任何人,亦或者,哪怕可以用神秘组织的力量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进行干涉,都无法和亚极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所占据的份量比拟。这不仅仅是质的差距,更是量的差距。而这份无论哪一个神秘专家,哥特少女一样的单体怪物,以及号称全球神秘组织联合的nog全都无法比拟的质量,正是三仙岛计划的底气,也是“三仙岛”被认为足以抗衡中继器的重要原因之一。

    除非成为亚极的一部分,不,应该说,从现有存在的层面,包括人和非人,尚未出现一个可以证明自身足以理解亚极的大角色。因为,要理解并完全观测亚极,就必须深刻理解包括中央公国在内所有亚洲地区数千年发展出来的各种人文哲学。然而,这些人文哲学的数量和深度,实在太过可怕了,乃至于历史和今天,虽然都会有人去尝试,却没有人敢于放言,自己已经做到博学通晓。

    亚极从意识态层面去观测,就是如此恐怖的东西,而其表面的亚极,也就是如今做在这里商讨事务的代表们,虽然不能完全掌握这种深度的恐怖,但仅仅是调动一部分,就已经足以让任何神秘组织都感到敬畏。

    正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到底有什么,所以,对新世纪福音的挑衅和伎俩,完全没有高川等人所想的那般纠结或如临大敌。他们甚至可以仅就哥特少女的“气魄”进行调侃,而无视她所展现的种种神秘、地位和威能。在三仙岛已经完成的现在,哪怕是中继器就在眼前,他们也不会惧怕,唯一会让他们有所顾虑的,也就是许多情报中都透露出来的那个“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而已。

    他们有办法去肯定末日到来的必然性,而目前所发生的一切糟糕情况,其背后推动的力量在他们的眼中,却并没有达到足以“毁灭世界”的程度,如此一来,必然存在一些隐藏的东西,会在某个时刻,某种程度上,进一步增强末日的趋势——这个东西,就眼下的情报来说,也就只有所谓的“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这一个了。

    在末日必然到来的前提下,这个“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怪物”也就理所当然是无法避开,无法镇压,无法提前人干扰的存在——而亚极目前所有的试探,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因此,不断因循事物发展而做出调整的三仙岛计划,最核心的目标之一,自然也是这个“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

    和这个怪物发生碰撞是必然的趋势,那么,在趋势发展成结果之前,亚极必须准备好足够的筹码。他们可以和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政府机构或神秘组织合作,但却不依赖,亦或者说,不信任这些政府机构和神秘组织。他们的决定,由始至终都是“自力更生”,他们已经做好了艰苦前行的准备。

    在如此的先天条件和精神觉悟下,新世纪福音的所作所为,或许在其他人眼中会引发巨大的麻烦,但在他们眼中,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我真是不知道这些鬼佬是怎么想的,打着他人的名义干坏事,还想着可以推脱干净?”一人面无表情地说:“如果其他人都觉得这个方法总是有用,我们还怎么发展?让我怎么去对手下人解释?他们引起的问题不是表面问题,我认为必须从严处理。”

    “从严处理的话,高川那边我觉得是没问题,但是,欧美的nog那边或许会有别的想法——我倒是觉得,他们已经做好和新世纪福音苟合的准备了。”一个口气大大咧咧的女人如此说到,“而且,报告上不是注明了吗?新世纪福音的动作,在大方向上和我们保持一致的可能性很大。我本人是不太聪明,但这个判断,可是成百上千的聪明人做出的判断,我觉得应该重视一下。”

    “不主动,不被动,不肯定,不否定,不承诺,不背弃承诺。”另一人说着暧昧的短句,这便是他的态度。

    “嗯,我觉得还是让他们看看我们做事的气魄也好,免得新世纪福音觉得我们疲弱,就跑来这边闹事,我们是不怕,但也麻烦,对不?”又有人插口到

    “新世纪福音不就是想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以壮声色嘛,他们怎么也是半个世纪没露头了,现在露头了自然要把招牌打响。所以,他们先踩了高川的名,又想踩我们的名。其他人也在一旁看笑话呢。”有人平静地说:“高川带走三仙岛,和我国关系产生裂痕,并不会影响我们的计划,但是,我觉得要争这一口气。”

    “嗯……但是,做得太过也不好,政策上,我们不能让其他人觉得我们太过强势。”一个女人摸着无名指的翠玉扳指,缓缓说到:“让高川知道,我们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但是,继续三仙岛的工作,让高川视察一遍。新世纪福音不就是想要离间高川和国家的关系吗?他们觉得耳语者对高川的影响力很大,但是,他们却忘记了,对高川那样的人而言,一千万人的影响力同样很大。”

    “哦,这样吗?也行。我们可是拿着一千万名军人的性命在做事,高川既然接过了三仙岛,那么他当然也必须承载这一千万条性命的重量。当一千万名我**人的命摆在高川面前时,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小子有没有胆量接过去。”很快就有数人认可了翠玉扳指女人的处理意向,然后在短短的一分钟内,这个处理意向便转交给处理具体事务的人员。

    一封以神秘力量发出的信息,穿过了层层封锁,在高川脱离至深之夜前就抵达了三仙岛驻扎的澳大利亚干码头区。负责处理千万人迁移三仙岛之事务的中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从头到尾仔细审阅了三遍,然后又让秘书处拿来整理过的最新情报,在三十分钟的查询和思考后,中将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身体也放松下来,靠在宽大松软的椅背上。

    站在一旁同样研究许久的副官和政治委员主管也露出淡淡的笑意。

    “这个小高,真是让人不省心啊。”中将从上衣口袋掏出抽了一半的雪茄,剪掉烧口后,重新点燃了,就是一阵吞云吐雾。

    “他才二十几岁……按照正常的入学年龄,大学都还没有毕业呢。”政治委员主管拿着纸杯,倒了半杯白开水润了润喉咙,继续说到:“我们早就告诉他了,三仙岛可是攸关一千万人性命的大事。”

    “其实吧,也许当时往重一点说,或许效果更好。”副官插口到。

    “不,不,你不明白,话说得太重,就没有真实感了。”政治委员主管淡笑着说:“我觉得,就算只有一千万人,也让小高有些慌了。”

    “但是,一千万人不是作假的。我们也是要上岛的,必须让小高明白,包括我们在内的一千万人的性命有怎样的意义,否则他胡搞乱搞,吃苦的也是我们,对不?”中将吐了一口烟,说:“上峰给出的意见你们也看了,老胡,你可是政委,改造思想,统一精神,你是这个——”他竖起大拇指,“你得帮帮小高,免得这么一个好好的年轻人,就被敌人用那种下三烂的手段给诈了。”

    副官也将赞同的目光投向政治委员主管。

    “这容易嘛。”政治委员主管老胡无可无不可地说:“小高交游广阔,肯定有人提醒他这是怎样的一个阴谋,但肯定没有人告诉他应该怎么做。以小高的想法,肯定是想方设法从宿营地着手,但敌人准备得那么充分,他肯定要失败,他失败了,心里也不会太平静,最后肯定会急急往我们这边赶。他不是体制内的人,不明白体制内的处理方式,所以想法也会比较倾向于自身属于被动的一方,我们就要扭转这样的想法,让他知道,他才是主动的一方。”

    “怎么扭转?”副官好奇地问。

    “好好招待他,让他亲眼看看,一千万人是如何装进三仙岛的,我们又是如何被装进三仙岛的,而我们这些人在这个三仙岛上又将会是怎样的生存方式。”政治委员主管平静地说:“小高亲眼看到了,了解了,明白了,那就没事了。这个小年轻看起来很理智,但其实是个感情丰富的人,他会知道的,我们这一千万人的重量,以及他到底掌握着怎样的主动权,而在他的背后,国家是如何地支撑着他。”

    中将和副官面面相觑,两人嘀咕琢磨了一阵,却又不由得赞同政治委员主管的话,在确定高川会得到三仙岛的权限后,这个老胡就一直在研究高川是一个怎样的人。如今,他给出了一个答案:高川是一个看似理性如机器人,但其实内心深处感情丰富,是一个外冷内热的年轻人,而且,排除掉他的神秘,仅仅从其人性去看待,他也仅仅是这么一个普通的年轻人而已。外冷内热的年轻人在中央公国多吗?当然多,实在太多了,多得让看起来十分特殊的高川,一下子就变得平常起来。

    中将和副官相信着政委的眼光和能力,也会因为他的话,去相信高川就是这么一个人。

    也因为这份信任,他们有了足够的信心,去解决即将到来的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