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10 亚极峰会
    比高川进入至深之夜更早,时间追溯到三信使之一的“司机”觉醒到耳语者临时的宿营地被袭击的这一段时刻。中央公国东南沿海一带,原日本特区,如今的中央公国十一区,原本是由四个大岛和数个小岛构成的岛屿群,大四岛分别是:北海道、四国、本州和九州。中央公国的三仙岛计划正是抽离了日本四岛中的九州岛,将之改造为三仙岛之“方丈岛”。日本列岛因为九州岛上的大动作而一度陷入频繁且大规模的自然灾害中,直到方丈岛的岛基完全建成,才逐渐恢复往日的平静——在官方记录中,这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而今,以“蓬莱”、“金鳖”和“方丈”组成的三仙岛已经远离大陆,前往更前线的澳大利亚,和思想、行为、能力和生理结构完全不同于人类的敌人作战,试图将敌人拒于国门之外。政府当局的这种想法是否天真,自有他人评述,而当初提出三仙岛计划的人们,也并没有在三仙岛离开后就停止自己的行动。

    中央公国拥有悠久的历史,历史底蕴和人文思想的深度,让这个国家无论改换了怎样的政体,无论如何去吸收国外的精神和文化,都无法动摇这个国家的人们对本国神秘学的坚持,哪怕他们口口声声说自己不相信任何神秘学,但大体上,这种“不相信”的程度仅仅是“不肯定也不否定”的暧昧态度罢了。哪怕在一生都无法接触到神秘的情况下,也仍旧有太多人抱持着“宁可信其有”的想法。

    中央公国的神秘学看似分成三个庞大的体系,但体系内部可谓是博杂精深,甚至于三大体系在某些思想哲学上,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他,完全将一个体系单独拿出来看待,是无法透彻理解这个体系的。在中央公国,所有有兴趣研究本土神秘学的人,都会将三个体系摆在一起对比辩证,试图从足够细微的角度,将这三个体系进行拆解和精研,然而,哪怕是极有天赋又肯努力之人,想要从理论角度弄清楚三大体系,也必须花上数十年的时间。中央公国的神秘学,深度牵扯到中央公国的哲学、文化学和风俗学,而受到中央公国在历史地位上的影响,整个亚洲地区的文化圈都被这些中央公国的人文辐射,并在本土加以异化,这些异化的人文回馈到中央公国后又进一步加深了中央公国人文的多样化,和人文密切相关的神秘学,自然也免不了变得更加光怪陆离。

    无论内在如何复杂,外在的表现,都是以三大体系为主的中央公国神秘学,有着比海外之国所想的更加隐晦深沉的灵魂。那是思想,是魄力,是面临绝境时爆发出来的力量。在末日步步逼进的今天,三仙岛计划应运而生,但是,倘若三仙岛仅仅只有这么一个坚固的轮廓和国外神秘专家眼中“极为强大”的能量,那么,三仙岛自然也不可能成为中央公国的杀手锏。

    提出并执行三仙岛计划的组织,是中央公国的“有关部门”和一个简称为“亚极”全称不明,实体为亚太文化圈神秘侧的共同体。但是,“亚极”并不是欧美神秘专家所熟悉的那种神秘组织,“亚极”虽然有神秘侧的力量,但其组织却是以被中央公国文化辐射的整个亚洲文化圈为基础和纽带,神秘学仅仅是这个庞大的,看似松散,但其内部存在无比紧密的人文纽带的共同体的一小部分而已,所有关于神秘方面的动作,也都来不会以“神秘”的名头行事,而是以“文化”的名义。因此,欧美地区的神秘组织无法观测中央公国的神秘学组织,乃至于无法观测到大部分亚洲地区的神秘组织。

    在亚极和中央公国的有关部门紧密合作之后,所有事关“神秘”的情况,都会被“亚太文化”这一存在感更加强烈的名义覆盖。这让欧美方面的神秘专家难以摸清中央公国方面所掌握的“神秘”的底细。他们既然不清楚中央公国的“神秘”是如何的程度,自然也就无法真正理解三仙岛的能耐,也无法理解中央公国方面对三仙岛的态度。

    虽然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压力下,联合国在催促中央公国登场的同时,也在勾心斗角,试图让三仙岛从中央公国的控制下独立出来,但是,在经过了利益交换后,中央公国竟然真的转移了三仙岛的控制权,反而让人感到莫名惊诧——他们本以为会更加艰难,亦或者中央公国根本就不可能答应这种事情。

    中央公国花费巨大代价,建设了三仙岛,然后,将三仙岛交给了一个名义上的大人物——这个叫做高川的年轻人,在国外战场战无不胜,被赋予“世界英雄”的荣誉,但这个名头显然不应该是中央公国将三仙岛交给他的原因。甚至于,从欧美国家的角度,完全没想过,中央公国竟然从更早之前,就没有打算以国家政府的力量把持三仙岛。

    将这么一个国之重器交给一个年轻的小毛头,哪怕对方在战场上表现突出,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头,也仍旧是不可思议,无法想象的事情。

    从后继情报来看,中央公国做出这个决定的时间在比他们所想的更早。为了让高川和三仙岛的适应性达到最佳,委托了网络球对高川进行全方位的调整,如今那个年轻人百分之六十的部分被义体化。而事实上,中央公国竟然不是让高川在本国接受调整,而是委托扎根伦敦的神秘组织网络球,也是难以事先想到的情况。

    当然,如果要说理由的话,知道当时各国处境的人,都能说出一大堆看似有道理的理由。但这毫无意义,在欧美的国家政府来看,中央公国的决定是不可理喻的,是疯狂的,简直就像是上帝在说“我开了个玩笑,所以世界就末日了”。

    但是,在考虑中央公国并不是在发神经,而是深思熟虑的可能性后,这些国家政府无法否认,从国家计划层面上看问题和处理问题,中央公国也有着截然不同的观测点和方向。他们不明白,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看到这么一个事实:中央公国一直都是这个世界的最强国之一,而现在他们需要这个强国下场,才能战胜从历史坟墓中爬出来的,宛如凶灵恶鬼的纳粹们。

    对于这些国家的想法,中央公国自然知之颇深,但他们仍旧按照自己的节奏,去执行着自己的计划。在三仙岛离开,被高川接管,乃至于之后在澳大利亚发生了一系列扑朔迷离的神秘事件的情况下,亚极和中央公国有关部门却没有国外神秘专家所想的那般陷入被动。

    毕竟,将三仙岛的权限转移到高川身上,本就不是受到什么压力和威胁,也不是受制于“拯救世界”的使命感。中央公国的目标从一开始就很清晰,对这次的世界末日也有着属于自己文化的理解,他们从来都不认为,这是一场可以“尽量减少损失”的战争。

    说得严重一点,在他们的判断中,伴随着末日脚步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严酷到了,包括本国在内的全世界,无论如何都要付出惨重代价的地步,与这种惨重的代价相比,即便高川自私地拿走了三仙岛所造成的损失,也只是沧海一粟而已。

    反过来说,哪怕高川拿走了三仙岛,只要他还在使用三仙岛,并能够很好地使用三仙岛,同样可以完美地推进他们的计划。

    这个计划的重点并不在三仙岛的归属上,也不在于高川是个怎样的人,哪怕中央公国对高川也时刻进行着严密的监视和深度的研究,也会尽力去争取高川的好感,但高川的立场对中央公国并没有太大意义。而不出身并成长于中央公国,也没有在中央公国政府占据一定高度的人,是无法拥有这种视角的。

    因此,欧美国家的政府也好,神秘组织也好,乃至于网络球、nog、末日真理教、纳粹、高川个人和耳语者等等,都无法真正看明白中央公国一系列动作和决策的用意和目标。

    坐落在中央公国东南沿海某处,外表仅仅是一个现代摩天大楼的建筑中,亚极和有关部门的代表并没有刻意用商人、军人或政府职员之类的身份掩饰自己,他们的打扮,他们的气质,他们的言行举止,只能让人泛泛联想到“精英人士”这么一个词语,而无法真正去区分他们和其他的精英人士有什么差别。这个时候,这些人各自拿到了一份情报。

    “司机,三信使,女巫vv和新世纪福音?”一人说:“终于出来了,末日真理教的最后一个巨头。”

    “为什么不是九头蛇,而是三巨头呢?”另一个人仿佛说笑话般调侃着,“对了,我儿子对我说过,说是三巨头的时候,往往都会有四个,第四个才是最强的那一个。”

    “一个年轻的小姑娘?明明年纪都比我们大了,还扮嫩啊。”又一个人嘟囔着,“而且下手还真快,竟然一口气就端掉了那个宿营地……我记得文清的小表弟在那里吧,没有被干掉?”

    “他见机得快,用文清给的符跑掉了。”有人翻了翻后附的参考资料,说:“找到了这里,他进入了一个叫做至深之夜的洞天环境,差一点就没能回来。”

    “啊,我看到了,被打得很惨呢。明明都是些看起来不强的脏物,和文清比起来好弱啊。”有人没什么同情心地哈哈一笑。

    “说起来,文清和晚晴怎样了?他们夫妇俩不是参加了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攻略行动吗?你看,这里都写着,女巫vv的三信使‘爱德华神父’和‘四天院伽椰子’都已经不在中继器里了。”

    “嗯嗯,既然爱德华神父和四天院伽椰子那种程度的家伙都能回来,文清夫妇俩也应该没问题。”

    “……你们就不能看看报告最后的署名表吗?文清和晚晴的名字就在里面啊。监控那什么三信使的司机的一直都是他们夫妇俩好不好,他们一早就觉得那个司机不对劲了,还打了报告上来,你们难道一眼都不看的吗?”

    “那时候不还只是猜疑嘛,我们要实事求是,有了证据才好说话,你看,现在证据有了,也没有浪费,对不?”

    “好了好了,大家既然看过了,就说说自己的想法。这个新世纪福音打得真是好主意,竟然用高川的名义去袭击宿营地……耳语者的那些小姑娘看来是没什么危险了,其他人……就算殉职吧,加一级荣誉。”一个在这群人中并不怎么起眼的女人敲了敲桌子,说到。

    “死者的处理按照老样子就行了。”其他人也纷纷同意。

    “高川的情况嘛……我是不觉得他会优先选择背弃国家,但是,被人架上梁山了啊。所以说,毛头小子的警惕性还不够强啊。”有人发话了,“其实,高川这个小子到底怎么选择,和我们的计划关系不大吧?”

    “是不大,我们有两手准备,两手都很硬。新世纪福音做事格局太小家子气了,说实话,我是不怎么看在眼里的。那个女巫vv,她要是敢放自己的人马到内地,我这个本地人就有一百种方法教她重新做人。”另一人一口吹牛逼的口吻说。

    “吹,你就吹。人家可是意识行走者,从人类集体潜意识的层面去干涉人类行为,这个格局还不大?”有人讥讽到:“说不定她现在就在人类集体潜意识里看你吹牛逼呢。”

    “我说你们怎么老是歪楼?现在要谈论的事情,可不是直接针对女巫vv这个人。”有人又敲了敲桌子,提醒到。

    “啊,我说,其实在这件事上,我也是觉得新世纪福音挺小家子气的,所以,我们处理的话,一是不理它们,二是给它们一个好看,没有妥协的选项,对吧?”另一人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