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14 幽暗中追寻
    病院所在的岛屿上有一座密闭的高塔,这个高塔又是一个更宏大设备的一部分,这个设备被研究人员视为末日幻境的硬件基础,很多人都认为,是这么一个设备在管理lcl,并对lcl中的人格活动进行观测,再转化为数据反馈出来,而这个过程,就是人们对末日幻境的控制过程。为了更好地利用末日幻境才制造了“剧本”,通过“剧本”去刺激lcl中的人格,并进一步对反馈回来的数据进行处理。

    然而,这样的想法偏偏就是错误的。

    这是就连安德医生都往往下意识忽略的死角:末日幻境可不是病院发现和制造的,也并不依靠人造物维持和连接,它在末日症候群患者存在的时候就存在了。流淌于巨大的封闭管状场所中的lcl,以及约束这些lcl的机器,乃至于号称“中枢”的被改造后的系色,也不过一个强行介入末日幻境的手段而已。“系色中枢”本来就不是末日幻境的“中枢”,仅仅是一种插件,倘若将“末日幻境”看作是网络游戏,那么,“系色中枢”不过是一种外挂程序。

    阮黎医生的原本人格已经死亡,进入末日幻境的是新人格,而她进入的渠道,正是从末日症候群患者都会经过的,最寻常,也是系色中枢无法监管的渠道。

    原来对末日幻境的监控接口有两个:中枢“系色”和调制后的“高川”,就连“超级桃乐丝”进出末日幻境也是通过系色中枢,以这个接口去进行骇客行为。并且,通过“高川”这个接口,她们一度成功锁定了“江”,并在病院现实到末日幻境的“通道”中展开了一次试探性的进攻,结局自不必多说,从一开始就没有奢望如此轻易就能战胜“江”,但也并非没有收获。然而,在“高川”崩溃后,系色中枢就是仅存的接口,所以“高川复制体”才有了意义——也许对其他研究者而言,高川复制体有多种可能性,但是,对超级桃乐丝而言,“高川复制体”目前最大的用处,就是可以当作临时接口,更进一步的用处,也必然是在这个接口存在的前提下才存在。

    仅仅为了确保这些临时接口,“高川复制体”计划都必须持续下去。“至深之夜”大概是无法继续推进了,但是,“高川复制体”作为临时接口的性能,已经被证明其实用性,以及其可批量制造的工程性。超级桃乐丝不清楚阮黎医生死亡前到底有什么想法,死亡后新人格的动向又有什么用意,以及她那个明显是特别调制的尸体到底有什么用处,但是,没关系,她的计划,已经在一步步踏实地迈向深远之处。

    二十四个小时后,被应该被病院封存保管的阮黎医生的尸体被带到“超级桃乐丝”面前。在这个方位隐秘的地下室中,没有人敢于停留太长的时间,哪怕“超级桃乐丝”并不具备自由活动的能力,但是,室内的气氛,超级桃乐丝的外观轮廓,都散发出一种沉重而压抑的感觉,让人从心理上难以承受。同样也没有人可以描述如今的超级桃乐丝是什么模样,当初改造桃乐丝的研究者们都已经感染“病毒”,不是精神状态出现严重问题,就是身体已然崩溃,所有关于超级桃乐丝的资料,已经被直接或间接销毁。

    接触超级桃乐丝的人们,只知道在这个地下室中,有一个叫做“超级桃乐丝”的东西,传闻她曾经是一个人类,一个小女孩,但是,如今他们哪怕走进了这个地下室,也无法确认这个“超级桃乐丝”的真面目。地下室并不完全黑暗,金属设备运转时释放出的人造冷光,让人们可以朦胧看到许多东西,可或许也正因为仅仅是朦胧地看到,所以,反而会产生一种“房间面积太大”的错觉。

    超级桃乐丝的轮廓,就如同隔着一层纱,耸立在深处的角落里,有时会让看到它的人觉得是“盘踞在那里”,有时又会让人觉得是“蜷缩在那里”。可是,当看到这个轮廓之后,从来都没有人试图走近前去,看清楚它到底是什么模样,当他们产生走上前的冲动时,就会有一种更加剧烈的情绪,在反对他们这么做。人们以为这种情绪是本能的畏怯,是对未知之物的恐惧,是对能够伤害自生的事物所产生的警惕,但后来他们认知到,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最简单的证明,就是哪怕是通过药物和手术切割了大脑一部分,从生理上导致精神变得迟钝麻木的病人,也会在超级桃乐丝面前退缩。

    在经过种种观测后,人们最终确认,超级桃乐丝随时都在释放一种拥有极强渗透性和抗干扰性的波,这种波的频率拥有无法用现有科技造物进行观测的波峰和波谷,而人类已知的理论无法完全描述这种波的表现形式,但现有的量子理论和理论数学可以描述出一部分——正是可以描述的这部分,才让人确定了这种波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