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17 时间机器
    近江和桃乐丝的实验室打开了,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就传达到以走火和梅恩先知为首的一众网络球高层人员耳中。当他们齐聚在实验室外的客房时,近江和桃乐丝正在客房中摆弄着一个外观不怎么起眼的电磁烤箱。烤箱只有一根接线和房间的插座连接,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这个客房的任何一个接口在过去是直接通往这个基地的核心能源区,而如今更是直接与中继器进行物理上的连接。中继器能够在网络球内部,乃至于在一定条件下,与网络球外部进行连接,依靠一种神秘的难以想象又切实有效的方式,将自身的力量投放出去,达到干涉不同层面的物理现实的效果,但是,那些连接所用的接口,无论效能、重要性还是直接关系,都要在这个客房的接口之下。

    中继器所谓的“接口”并非可以用肉眼观测的物理存在,从中继器的本体“精神统合装置”的本质而言,它是通过“人的意识态”作为接口的,从效果上而言,理论上每一个有意识的人都会是一个“接口”,但是,这个世界上的中继器并不止一台,而人类的集体潜意识中有存在不属于人类的异物,因此,一台中继器无法将全部人类都视为其专用的“接口”。中继器之间的战斗,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为对这些“接口”的争夺。

    即便无法将所有人都当作“接口”,向所有人类足迹遍及之处投放力量,但是,在以伦敦为中心向外发散的巨大区域,毫无疑问就是网络球的这台中继器最为巩固的地盘,也是向更外围的区域扩散力量的基本盘。

    这个无比巨大,难以确定其能力极限的中继器,如今正在为近江的“时间机器”研究提供支持。最直接的体现,自然就是这一带的客房和更深处的实验室。在这些房间中不存在仅仅是让生活更便利的机器,虽然它们也可以作为民用设施使用,但这仅仅是它们最不起眼的功能而已。而这些机器的外表,也截然不同于市面上的任何一台生活设备的外观。

    当一个毫不起眼的,拥有市面上最普及外观的烤箱出现在这里时,它那和周遭一切格格不入的存在感,也在第一时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个普通的外观仅仅是一种掩饰,其内部另有乾坤的时候,桃乐丝对所有人说:“事实上,它就是一个普通的烤箱而已。”

    房间中的空气顿时凝固了一下,走火不动声色地走上去,桃乐丝和近江没有阻止他近距离观察这个烤箱,紧接着其他人也围了上去,虽然不知道桃乐丝和近江在做什么,也不敢按下烤箱的功能键,但是,他们仍旧紧盯着烤箱,试图从细枝末节找出它不普通的地方。

    然而,他们的试探只是徒劳。烤箱没有任何一点不正常的地方,也没有引起这些神秘专家对“神秘”的敏感。

    “这到底是什么?”代号猫女,刚刚触及网络球核心权限的女性,曾经的“超级系”持有者——所谓的“超级系”曾经的外观是一台平板电脑,但其拥有极高程度的神秘性,能够在世界范围内对“将要发生的事情”进行宏观调控,从细节和直接性上,其对“未来”的干预,让人觉得更强于“先知”。毕竟,“先知”仅仅是做出“某些必然结果”的预言,而无法对预言的结果进行干预。但是,“超级系”却实实在在地可以让一些尚未发生的事情,按照自己所想的那般发生。这个效果并非没有代价,但是,网络球的飞速发展和地位巩固,在很多方面都是得到了“超级系”的恩惠。至今为止,网络球仍旧不清楚“超级系”的来历,就连其曾经的持有者“猫女”,也完全没有自己如何得到“超级系”的记忆,仿佛从自己对“超级系”有所认知的时候,它就已经在自己身边了。如今,这个“超级系”更是伦敦中继器的基础核心部件之一。

    “猫女”在失去了“超级系”之后才逐渐接触到网络球的核心权限,似乎“超级系”仍旧在她身上留下了一部分力量,因此,在平时的时候,偶尔也会浮现一些有关“常怀恩”的印象。尽管那朦胧的印象无法让她深入认知一些事情,但在网络球中仍旧十分独特,这也为她得以接触网络球核心权限增加了一份重重的筹码。作为“伏子”而存在的“常怀恩”,将自身存在感从世界范围内的他人意识中摘出去,当然不可能无视这个在正常状态下,仍旧隐约可以回忆起他的“猫女”。

    “常怀恩”在认知到,哪怕是利用伦敦中继器,也无法将自身从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彻底隔离的时候,他就确定自己的策谋有了巨大的破绽,而自己当初的想法在如今看来也实在太过天真。即便如此,既然此身已经变成这样,他也只能将这个明显有了破绽的计划继续下去。

    “常怀恩”也在中继器里,观测着近江和桃乐丝的研究,虽然两人的研究借助了中继器的力量,而就“时间机器”这个名字所暗示的效果来说,也的确和中继器的功能有重叠的地方。但是,他仍旧觉得,这台“时间机器”肯定有独到之处,因为,近江绝对不是会做“鸡肋”的那种人,如果仅仅是干涉世界线,那么,她绝对不会在中继器之外又做出这么一个时间机器,仅仅是为了一圆过去的愿望。

    哪怕是变成了只在“哲学意义”上存在,而毫无物质基础的“幽灵”,“常怀恩”仍旧保持着智慧生命固有的好奇心。

    “这就是一台普通的烤箱。”近江再一次重复到。

    “那它到底有什么用?你们想要给这里的每个人来点烤肉吗?”猫女契而不舍地追问到。

    “是进行时间机器的验证?”走火突然插口到:“你们在实验室里呆了那么长的时间,既然出来了,就肯定已经拿出成果,你们是想要利用一个普通的烤箱进行最小程度的实验,以证明自己的研究成果确实没问题?”

    这是很理所当然的想法,不过,在场人在他提起之后,也觉得应该就是这么回事。

    “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烤箱,但也可以做到不可思议的事情,这就是时间机器最好的证明。”桃乐丝说:“而且,现在中继器也没有多余力量的去支持更大规模的实验。”

    “所以,我想问的是,它能做到什么?”猫女再一次问到,“我记得,时间机器项目的代号是命运石之门吧。我知道天门计划,知道很多门,但是命运石之门到底是什么意思?直接叫命运不行吗?”

    “命运石之门……是另外一个世界线的我所起的名字。”近江如此说到,但这样的说法让其他人面面相觑,虽然在神秘的世界里,这个挺荒谬的说法也能算得上是一个理由,但仍旧让人觉得像是开玩笑一样。

    “喂,这个计划的名字是你通过的吧?”猫女对走火窃窃私语。

    走火沉默地点点头。

    “你也不知道这个名字是这般来历?”猫女满是意外地说。

    走火沉默地摇摇头。

    “这么说来,你早就已经接触过其他世界线的自己?”猫女不由得满腹疑惑地问到,她怀疑是因为这和世界线理论不太一样,虽然世界线可以发展出不同的多个,但是同一时间存在的只有一个,除了这切实存在的一个,其他的都只能算是“可能性”。这个不同点让它和“平行世界”是截然不同的理论。因此,在理论上,近江是不可能和其他世界线的自己交流的,因为,在同一个时间点上,只有一个近江,在过去的时间线上,也只有一个近江,那就是如今这个世界线的近江。

    “不是直接交流。阿川似乎见过其他世界线上的我。”近江有些怀念地说:“真是不可思议。”

    “原来如此,所以你才选择了高川。”走火恍然大悟,“他其实才是命运石之门计划的最直接参与者,你要让他成为世界线观测者。”

    不太了解其中因果故事的猫女,听起来有些迷惑,但是梅恩先知却在第一时间就梳理清楚了。

    “你其实根本不知道高川是如何抵达其他世界线的,但你相信他抵达过。”梅恩先知说:“这个世界上找不出这般经历的第二个人。”

    “是的,他是特殊的。”近江微笑着,但是,其他人都感受到这个笑容之中的冷酷,“我爱着他,我为他奉献所有,我听到了他的心声,去往其他世界线,是他的梦想,而让他前往其他世界线,也是我的梦想。在没有比之更合契的命运了,我和他的相识就像是命中注定的一样。”

    “你这个疯子,这么做会让现存的我们彻底不复存在。”猫女虽然不清楚许多东西,但是,对于强烈干涉世界线的情况仍旧是抵触的,尽管这个世界早已经被中继器接二连三地干预过世界线,就连在场的他们也不确定,如今的自己和世界线跳跃之前的自己,是否是同一个人。当世界线发生变动的时候,曾经的存在变成了“可能性”,而曾经的“可能性”变成了存在,而人们无法认知这个过程,只能认知成为了“存在”的自我。

    这种朦胧的,可以想象,却无法观测过程的变化,就像是未知一样恐怖。

    “别傻了,猫女,我们每时每刻都在更新。时间不是接续的,这一秒的我们和上一秒的我们本就不存在必然关系,现在的你只存在于现在,下一秒的你以为现在的你是自己的过去,却不知道那仅仅是一种幻觉。”近江的笑容仍旧冰冷而残酷,“你时时刻刻都在诞生,也时时刻刻都在不复存在。所以,没必要担心。”

    “真是谬论。我怎么可能和上一秒的我没有必然关系?”猫女只觉得近江疯了,这是她这一辈子所听到过的最讽刺的笑话,哪怕近江被誉为网络球中最杰出的研究人员,这种说法也无法让她信服。

    “停止吧。近江,这里没有人能够理解你的想法。”走火突然插口了,“我对现在的我、过去的我和未来的我到底是怎样一种关系毫无兴趣。我只想知道,时间机器可以解决多少我们正在面对的难题,是否可以解决这个世界的末日命运。”

    “你不会理解的,在我的心目中,命运石之门是超越中继器的存在。”近江沉声说:“只要命运石之门开始转动,我们就拥有足够的时间和可能性去面对任何难题。中继器所谓的‘控制人类集体潜意识’,不,甚至于中继器本身,也会在世界线的转移中,变得不复存在。因为,中继器只能控制人类集体潜意识,从人类意识层面去改变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人类行为,进而在人类改造世界的过程中产生剧烈影响,间接造成人类认知的世界线的改变。意识发生改变的人类,去观测和认知世界时,所看到的世界也会发生变化,而自身行为也会促成世界的变化,这就是中继器干涉世界线的本质。但是,时间机器的干涉范围,则超过了‘人类’概念,它将会利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不属于人类的异物,去完成这种超越,人类的观测和认知将无法束缚它的结果。哪怕末日在世界线的收束上是必然的结果,只要依靠这台时间机器,我们可以永远停留在末日到来的前一秒……”顿了顿,近江意味深长地说:“但是,没有人可以确认,这到底是自己永远无法观测和认知末日的结果,还是末日真的消失了,但对人类而言,效果是一样的,对人类而言,无法接触,无法看到,无法感受,自身也不会被其影响的东西,就是不存在的,不是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