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节 道器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节道器

    “不行,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我们得主动出击,要在刑天这个混蛋还没有报复之前接引天域之外的纪元之主回归,不给刑天威胁我们的机会!”一尊尊与刑天有仇的神帝在疯狂地呐喊着,那是发生心灵的恐惧,在这一刻他们都没有了以往的镇定,一个个脸色都变得惊慌失措,毕竟这一次的意外让他们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说得好,就算付出一些代价,我们也得阻挡住刑天这个疯子对我们的威胁,我们可以动用一切底蕴,只求能够将刑天这个疯子给挡住,不能让其威胁到我们种族文明的安全!”不得不说这些巅峰神帝的强者还真是会找理由,明明是自己心中恐惧了,可是却拿种族文明来说事,仿佛是自己有多伟大一样,其实他就是怕死而已。

    先前这些巅峰神帝因为私心不愿意动用种族文明的底蕴,可是如今他们又是因为私心而不得不动用种族文明的底蕴,这实在是太讽刺了,而这就是超级文明的真实情况!

    有了刑天的威胁,很快这诸多种族文明将那些来自于黑铁文明遗族给忘记了,同时也将那还在疯狂肆虐的黑暗风暴给抛之脑后,在他们的心中只有刑天的威胁,至于黑暗风暴会给天域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这已经不是他们所观注的重点。

    刑天可不知道自己的暴发给天域的诸多种族文明带来了多大的影响,而且他也不会去在意,更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一切。刑天所重视的只有自身,毕竟想要在这疯狂而恐怖的纪元大动之中生存。一切都只能依靠自己,实力方才是最生要的。

    “好。实在是太好了,没有想到我这一次突破竟然有如此惊人的收获,仅仅只是在神帝初期就拥有了一元之力,就算是面对纪元之主也有一战之力了,若是配合内世界那庞大的力量支持,也不是没有可能斩杀纪元之主!”说话之间刑天的眼中精光一闪,突然间伸手朝着身外一颗荒芜的星辰直接轰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在拳头印在那荒芜的星辰之上的瞬间,刑天的手臂中一股巨大的劲力猛的倾吐而出。整个星辰,当场就生生裂开一道道密密麻麻的裂缝,并且在迅速蔓延着,紧接着,轰然间向四面八方崩碎出去,整个星辰在这一击之下直接四分五裂,而且那崩碎的星辰碎片,几乎都直接在刑天的这一击之下化为粉末。

    肉身大成,一元之力!无限地压制自身的境界给予了刑天最大的收获。肉身无限强大,还没有成就纪元之主便直接拥有一元之力,而且他的肉身的不死本源又强大了许多!

    就在刑天正震惊于自己这恐怖的力量时,突然间。他虚空中猛的出现一道神秘声音,伴随着这道声音的出现,刑天只看到。一道金光猛的自虚空中破空而来,在金光之中。刑天能够清晰地感受得到那是自己的证道至宝‘无上大道图’,直接从虚空穿梭而回。其速度之快就算是刑天也为之惊讶,甚至无法躲闪开来。

    自己并没有主动召唤回‘无上大道图’,而这件证道至宝却自行主动回归,这样的情况刑天还是第一次遇到上刑天也是有些不敢相信,而偏偏这一切都真实发生了。

    ‘无上大道图’在金光之中瞬息便出现在了刑天的身前,并直接钻进了刑天的身体之中,在‘无上大道图’这件证道至宝钻进体内后,刑天更是清晰的感觉到,似乎自己身上莫名的多出一些什么东西,甚至是连自己的气息都隐约产生奇妙的变化,仿佛一下子,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有着诡异的变化,让自己有些摸不着头脑。

    突然之间,刑天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心念一动立即察看起自己的身体,只见这时在刑天的手臂之上多出了一道神秘的道纹,这时刑天的眼不由的流露出一种难言的惊喜之色,口中激动的喃喃自语道:“根据远古的记载,超级天骄若是在无限压制自身之下突破境界,自身所在的一方天地会降下天赐神纹,就会在肉身之上形成独特的道纹。没想到我的身上竟然是不死道纹,这意味着,经过了这一番机缘之后,在肉身证道之路上我将走得更远,有这不死道纹相助,融合自身那诸多本源小世界就不再是问题了!”

    身体的道纹是根据着自身的情况而定,刑天的肉身已经修炼出了不死本源,所以这一次的天地赐予则是与之相合的不死道纹,道纹加身仅仅只是刚刚开始,刑天的证道至宝‘无上大道图’也发生了变化,在刑天的肉身加持不死道纹之时,那强大的气息同样做用在了这件无上至宝之上,让这原本的证道至宝发生了质的变化!

    道器,凝聚着自身大道并得到天地恩赐的无上至宝,是超越一般无上至宝的存在,这样的至宝是任何人都无法抢夺的,那怕是大道也无力夺取,因为在这道器之上凝聚着属于个人的力量大道,这大道是独属于个人,与身处的所在天地大道无关,所以那怕是大道也无力夺取这样的无上至宝,这就是道器最基本性的本质体现之一!

    感受着‘无上大道图’的变化后,刑天兴奋地说道:“好实在是太好了,没有想到这一次的突破竟然会有如此大的收获,不仅仅是肉身得到了道纹加持,就连自己的证道至宝也蜕变成道器,如此以来我的力量就更加强大,拥有更大的生存能力!”

    道纹融入到身体之后,刑天的身体之上散发出浓烈的不死气息,仿佛是这天地毁灭自身都不灭的存在,一种奇异的威压散发出来,仿佛是天地间诸多生灵之中的帝皇一样,给所有生灵一种先天之上的威慑,让所有生灵不由自主地要向其臣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