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832章 谁是叛徒
    “现在有什么是我们能做的?”奥妮克希亚竟然有点跃跃欲试的意思。

    “大体上就是等。不过我回来了,你倒是可以替我去一趟龙眠神殿。”杜克轻轻勾了勾黑龙公主挺翘的小鼻子。

    “有架打吗?”黑龙mm一抬头。

    “你是想问有弱鸡给你欺负吗?好吧,这是有的。”杜克笑了。

    厚面皮如黑龙mm,都脸红了一下:“好的,既然是主人的命令……”

    杜克把头转回来:“她们那边情况如何了?”

    在杜克攻打火焰之地的时候,杜克不是无暇他顾,而是因为奥丹姆和瓦斯琪尔都是非常特殊的地方。除非杜克亲至,否则单纯用魔网是无法侵入那边的。

    一下子那边的情报又变成了最为原始的靠传令兵来传达。

    结果这段时间内,情报的汇总就交给吉安娜了。

    “都进入最后决战了。奥丹姆那边,托维尔失落之城和起源大厅已经搞定,奥蕾莉亚和温雷莎两位姐姐已经带人去支援希尔瓦娜斯姐姐。起源大厅那边只留下了布莱恩*铜须继续坐镇。瓦斯琪姐姐那边说是发现了两个新半神,准备回头拉拢,同时她已经攻入潮汐王座,对阵海怪宗主厄祖玛特。”

    吉安娜汇报完,补了一句:“我们要派出支援吗?”

    杜克迟疑了那么一秒,还是摇摇头:“不,既然她们选择了独当一面,她们就该拿出独当一面的气魄来。自己选的路,哪怕跪着走都要走完。”

    杜克还有一句没说出来‘除非她们自己求援……’。

    杜克抬头眺望西南远方,沉默良久。

    如果她们愿意当笼子里那美丽的金丝雀,杜克也不介意给她们一个争风挡雨的臂弯。可她们不光是他的女人,还是肩负着精灵族命运,带领族人继往开来的大英雄。

    或许,正是因为这份坚持,才显得风行者姐妹的美丽是那么与众不同,动人心魄。

    吉安娜小声问道:“那我们在深岩之洲跟艾泽拉斯融合之前,除了救灾和恢复生产,还有什么可以做的吗?”

    杜克摇摇头:“等待,并满怀希望吧。”

    杜克真的没有插手。

    如果希女王无法收拾人称‘奥垃圾’的奥拉基尔,瓦斯琪也摆平不了区区一个海怪宗主,那将来他怎能指望她们能在自己的地盘上挡住燃烧军团一次又一次的狂攻?

    夜深了,杜克心中依然有着焦躁。

    通过传送门,杜克直接拿来一大叠联盟的报告,在吉安娜留给他的书房里处理起来。

    每一位女王都在自己的王宫或者行宫里留有他的卧室和书房。这是一份尊重,也是一份荣幸。

    杜克很坦然地接受了。

    数以百计的法师之眼在检阅着报告,更多的法师之手在翻阅着这些报告。杜克就这样舒适地躺在书桌后的太师椅上,任由自己的精神浏览着那海量的报告。

    这活不是人干的,幸好杜克早就不算凡人了。

    “叩叩!”敲门声响了。

    “进来。”哪怕不用问,光凭灵魂连接,杜克都知道门口是奥妮克希亚。

    罕有地,今晚黑龙公主竟然穿了一件高开叉旗袍过来。直达腰际的开叉可以看到旗袍下的真空状态。

    堂堂巨龙,却走得像猫。

    她优雅地爬过来,钻到了杜克身前的书桌底下。

    嗯,是日常驯龙课程之一的龙吐珠。

    为了方便杜克,奥妮克希亚甚至给自己脑袋上弄出一对有趣的黑色龙角出来,正好当把手。

    敲门声又响了,自个进来的吉安娜一眼就瞥到了桌子底下的人形黑龙公主,啥都没说,直接上来,一个指头晃晃,文件堆就被两只额外的法师之手一口气搬走了。

    “呐……杜克……我想你了。”

    面对玉体横陈的弟子,杜克板起脸:“嗯,似乎为师也有一段时间没跟你讨论过‘不同个体的魔力回路在联合状况下的反应’这个学术问题了。”

    吉安娜一个媚眼:“师父,请指教。”

    杜克于是就从h-orz,变成了orz-7。

    就在杜克左手抱着坐骑,右手抱着某女王以半度假的状态等待着各地进展时,部落对暮光堡垒的进攻,终于进入到尾声。

    历经千辛万苦,在赔上将近四十万部落士兵之后,加尔鲁什率领的部落精英团终于面对暮光堡垒最后的首领大叛徒古加尔。

    如果古加尔还是那个单纯的双头食人魔,估计脑残吼自个上去都能把他砍成渣渣。

    作为一个被上古之神恩佐斯大幅度强化的boss级强者,古加尔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麻烦。

    【上古之神的腐蚀】

    【腐蚀:加速】

    【腐蚀:疫病】

    【腐蚀:畸变】

    【腐蚀:绝对】

    在他面前,每一个人都要残酷的意志考验。【变节】技能,诱使每一个意志不坚的战士当场改为信奉古加尔,向片刻前的同伴举起了手中的战斧。

    而上古之神的腐蚀,更是通过各种黑暗手段,强行逼迫他成为一个堕落者。当腐化达到第二级【疫病】的时候,就会忍不住呕吐,对前方所有被呕吐物喷到的同伴造成暗影伤害。

    第三级【畸变】发生,更是对周遭的同伴自动造成群体暗影箭的伤害。

    最后【绝对】来临,虽然自己会变成强大的战士,攻击力增加100%,但这样意味着死亡的到来。

    在同伴无端【变节】的时候,加尔鲁什选择了杀。

    当萨尔留下的顾问兼强者,老兽人伊崔格进入【畸变】状态时,加尔鲁什同样高吼着“叛徒!”。

    他将明明已经准备离开团队、大喊着“部落万岁”,即将选择自个去死的伊崔格砍掉脑袋。

    其他酋长眼睛都红了。

    可是大敌当前,他们的选择是在悲痛中强忍内心的不快,继续选择进攻古加尔。

    一番激战过后,加尔鲁什终于砍掉了叛徒食人魔的两个脑袋。问题是他将古加尔的脑袋跟伊崔格的脑袋摆在了一起。

    “哈哈哈!将这三个叛徒的脑袋都挂到奥格瑞玛的主城门上!”加尔鲁什如此下令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