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835章 偏离历史的大分裂(三更)
    没有多少人看得懂刚才发生了什么,因为距离和视力的关系,大家只看到凯恩的确压着加尔鲁什打,然而在最后关头,却是加尔鲁什直接反杀了凯恩。

    人群狂烈的欢呼声掩盖了一切,包括了贝恩的大叫:“毒!加尔鲁什的斧头有毒!那个卑劣的家伙谋杀了我的父亲。”

    有人听到了吗?

    是的,周围所有的牛头人,包括不远处的沃金、瓦罗克、德拉诺什、加里维克斯等人都听到了。

    尽管周遭每一个兽人都在狂欢,都在咆哮,至少他们都注意到了这一幕。

    刚刚的决斗肯定不合理,有着巨大的阴谋。

    德拉诺什跳下角斗场,忍着内心的不快翻过凯恩的尸体,他立马看到了凯恩胸口上泛开的绿色毒液,以及大酋长高举的【血吼】边缘那一抹诡异的绿。

    沃金死死盯着这一幕,然后他猛地转头,大吼道:“瓦罗克*萨鲁法尔!”

    沃金叫的是一个名字,他不光叫的是身为公证员的瓦罗克,他叫的还是手上掌握着部落最核心兵权的大督军。

    唯有瓦罗克才有资格宣布这是一场耻辱的【玛克戈拉】,也唯有他能平反凯恩所受到的冤屈。

    瓦罗克的嘴巴蠕蠕了半天,最终一个字都没能吐出来。

    宣布这场决斗无效?

    很容易!

    这种明显的证据,只要他瓦罗克吼一嗓子,马上就能证明。

    但之后呢?

    加尔鲁什势必遭到整个部落的唾弃,然后又让谁来领导部落呢?

    部落已经没有可以当大酋长的人才了。加尔鲁什虽然鲁莽,但他至少杀了叛徒,取得了胜利。除了他,再没有任何人可以压制现在的少壮派兽人。

    或许让他继续当酋长是个错误,但换掉他,又有谁敢说一定可以带部落走出这个绝望的困局?

    沃金吗?

    不行,他巨魔的身份就是巨大的问题,他压不住这些少壮派兽人。而且加尔鲁什虽然性格糟糕,他的个人武力绝对是部落里一等一的。除非是格鲁尔出手,否则包括沃金在内,没有谁有可能在玛克戈拉里打赢他。

    脑海里转过千百个念头,最终化作一声叹息,瓦罗克深深地低下了自己的头颅。

    沃金明白了一切,他没有责怪瓦罗克的选择。

    有的,只是无尽的悲哀。

    他转身走过贝恩的身边,拍了拍这个目睹父亲被谋害的下任牛头人族长。

    “总有一天,我们会让加尔鲁什偿还这份血债的。”

    没有等贝恩有所反应,沃金径自离开了决斗场。

    毒不是加尔鲁什下的,是玛加萨*恐怖图腾的阴谋。这不重要了,因为当天夜里加尔鲁什选择在奥格瑞玛大开宴席,而且将凯恩的头颅挂在了奥格瑞玛的城门上。

    所有的一切,都算到了加尔鲁什头上。

    同一天夜里,沃金找到了瓦罗克,拿出一份用双足飞龙皮写的誓约书,向他宣告。

    “从这一刻起,我沃金代表暗矛巨魔,按照当年跟萨尔大酋长立下的宣言条款,在此正式宣告和平离开部落。如果加尔鲁什选择进逼,我们暗矛巨魔会在回音群岛等候战争的到来。当然,你也可以在此时此刻向我举起你的战斧,我也势必以我的长矛回应。”

    瓦罗克简直惊呆了,嘴唇颤动着:“这……至于吗?”

    “你已经做出了你的选择。暗矛巨魔也做出了选择。仅此而已。”

    没有接受任何的挽留,沃金昂然留下瓦罗克落寞地站在酋长大厅里。

    更震惊的还在后头,几乎是前后脚,德拉诺什也找到了瓦罗克:“被遗忘者宣布离开部落。”

    “不!这不是真的,你可是……”

    “我曾经是个兽人,你也曾经是我的父亲。但我已经死了,死人没资格拥有跟生者同等的权利,不是么?反正加尔鲁什也没把我当一回事。但我现在是被遗忘者的首领,我要对我的子民负责。就这样吧,父亲,如果你呆不下去。欢迎你来冬泉谷。要么跟我们的大酋长的父亲格罗姆一样,投靠杜克*马库斯也可以,对你来说,那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没有理会完全说不出话来的父亲,德拉诺什用他冰冷的身躯最后拥抱了一下尚有着血液流动和体温的父亲,然后丢下一份誓约书,昂然离去。

    这一天晚上,宣告离去的,还有地精和牛头人。

    加里维克斯用他尖锐的声线说道:“我不介意欠人的钱,但我非常介意人家欠我钱。部落欠我的钱太多了。萨尔是还不起,加尔鲁什是根本不想还,还要我的命!锈水财阀跟部落完了。要想锈水财阀回归部落?可以,先把欠我们的钱还了。”

    贝恩说的斩钉截铁:“这是一场不公正的决斗,牛头人不承认凯恩*血蹄是光荣的战死。牛头人无意跟部落对抗,但若是部落选择攻打莫高雷,牛头人在雷霆崖血战到底。”

    一夜之间,部落分崩离析。

    当瓦罗克把四份放弃部落身份的契约书在第二天早上递给宿醉醒来的加尔鲁什,加尔鲁什当场就大发脾气了。

    “背叛!这是无耻的背叛!到底谁给他们背叛部落的权利的?”加尔鲁什当场就发飙了。

    瓦罗克不为所动:“这是前代大酋长萨尔将四大种族拉入部落时定下的。而且当时部落所有兽人氏族酋长都签订了同意书,包括代表黑石氏族的我,代表霜狼氏族的萨尔,代表战歌氏族的格罗姆,也就是你的父亲。当年每一个酋长都同意了各种族是平等的,在部落并非进入战时状态之下,有权和平离开。”

    加尔鲁什捂着有点发疼的脑袋:“部落现在不是在战时状态吗?谁下命令解除的?”

    “是你,大酋长。你杀死了凯恩*血蹄之后,昨晚在宴会上当着数千兽人的面亲自宣布这个决定。”瓦罗克沉声道。

    加尔鲁什一张脸顿时变得通红。

    “如果我说,要惩治那些胆敢趁我神志不清离开部落的暗矛巨魔等种族呢?”加尔鲁什追问。

    “那就意味着你同时向四大种族一起宣战。而且他们极有可能倒向联盟。”瓦罗克冷冷地顶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