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836章 秘密庆祝的杜某克(一更)
    对于四大首领的不辞而别,加尔鲁什无比恼怒。他的确看不起其它几个种族,这不代表他不享受那种指挥其它种族的快意。

    那种兽人至高无上的感觉让他很满意。

    在很多时候,加尔鲁什会觉得牛头人和巨魔一直是只会给他抱怨日子过不下去的麻烦种族。当他们真的离开部落,加尔鲁什马上又觉得恼羞成怒了。

    他想出征消灭巨魔、牛头人这些种族,却被告知没有粮食,这让他非常意外。

    他失口说出一句:“我们死了这么多人怎么还没粮食剩下?”

    这句话对于传统兽人来说不算什么,但深深地刺痛了瓦罗克*萨鲁法尔的心。有那么一刹那,老瓦罗克几乎想拔出斧头,给眼前这个白痴一样的大酋长一下狠的。

    最终他还是压下了自己的怒气。

    瓦罗克发过毒誓,无论大酋长是谁,都将尊从坐在大酋长位置上的那一位的命令。勇敢的兽人永远会遵守自己的誓言!

    瓦罗克冷着声音:“大酋长,打仗是需要粮食的。我们运输和储存粮食的手段太落后了。每运一袋粮食去贫瘠之地,我们就要在路上烂掉三袋粮食。为了消灭古加尔,奥格瑞玛的粮仓几乎空了。”

    加尔鲁什愕然:“当时我不是下令在贫瘠之地打猎吗?”

    瓦罗克:“贫瘠之地那地方根本不可能有足够猎物支撑五十万大军的消耗。哪怕大裂谷已经是绿洲也不行。我们的猎人在后期,为了捕猎每天要跑出五十里之外。”

    暴躁的加尔鲁什不死心地问了几个方法,都给瓦罗克无情地否定了。

    只剩下兽人的部落,现在完全就是没粮食没资源。

    更可悲的是,哪怕想掠夺都找不到地方。其实也不是没有,最近奥格瑞玛的富庶之地就是艾萨拉和灰谷。

    但是,兽人敢吗?

    为了应付火焰之地的侵攻,达拉然已经在海加尔山了。联盟在灰谷、艾萨拉以及塞拉摩所在的尘泥沼泽都布下重兵。

    在加尔鲁什上台并撕毁跟联盟的贸易条约之后,联盟直接就发动了冷战。

    对于越境的部落,一次警告不听,立马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击杀的。

    说难听点,联盟是等着部落开战了。

    唯一让瓦罗克庆幸的是,似乎还知道跟联盟的差距,加尔鲁什没敢擅自开启跟联盟的战端,否则那才是真真正正的找死。

    昨晚,地精撤离了,让瓦罗克感到绝望的是,锈水财团把所有地精打造的值钱东西都带走了,比如联通奥格瑞玛与各地之间的热气球飞艇。

    这让部落对各地的掌控力直接下跌好几个台阶。

    没有了飞艇,就没有了大规模的运输。

    光靠双足飞龙根本无法满足运输的速度和数量。部落又没有铁路,所有的运输都将会回到更原始的畜力时代。

    顺便一提,最能扛东西的科多兽也被牛头人带回去了。部落唯有靠苦工去扛。要么就是用战狼来拉车……

    当瓦罗克把这些报告给加尔鲁什之后,这位大酋长又大发雷霆,其狂暴的脾气,让每个不得不进入大酋长大厅的兽人都胆战心惊。

    另一面,当正在等奥丹姆和瓦斯琪尔消息的杜克,突然听到部落大分裂之后,杜克二话不说,当场乐得抱住吉安娜,原地转了好几个圈。

    “哈哈哈!喜事!大喜事!”杜克高兴得眉飞色舞:“这样的大事,应该找大家好好庆祝。”

    “大家?”吉安娜一愣。

    杜克直接打开传送门,分别跑了几个地方,从洛丹伦拽来卡莉娅、从南海城抓来伊露希亚、从海加尔山叫来泰兰德。

    当杜克把能找来的后宫都带到卡拉赞的卧室时,杜克大笑着对诸女打起破甲来。杜克神剑一处,999连击的可怕光景震撼全场。

    折腾了三个多小时,终于把四女全收拾掉之后,左拥右抱的杜克一边温存,一边打开一瓶82年的雪碧。

    哦,不!应该是杜克打开一瓶暗夜精灵以特殊手法存了82年的果子酒,给自己满满地倒上一杯。

    “嘿嘿!我忍部落也算忍得够久了。”前后足足十二年,无论是公开还是私人场合都鼓吹联盟与部落合作的杜克,终于第一次在私底下承认自己对部落的态度。

    “喔!你不说,我还真以为你杜克*马库斯是一心为公,博爱无私的大英雄呢!不过也好,证明我没有看错你……话说,你这家伙专门折腾我干什么?”吉安娜也是一边捧着酒杯,只是她不满地剜了杜克一眼。

    因为刚刚杜克折腾最厉害的就是她,几乎在她每一寸肌肤上都种上了草莓。

    “哈哈!这个,一时没忍住。哈哈哈!”杜克装傻。

    四女当中,历史上跟部落关系最复杂的就是吉安娜了。在塞拉摩吃上一发法术核弹【聚焦之虹】前,吉安娜跟部落可是有过非常长的一段蜜月期。当年被称为丫卖爹的吉安娜,某个角度上说可是跟绯闻男性朋友萨尔关系太好,才坑了自己的爹。

    当然这一世因为杜某人提前坑了吉安娜一把,让她年少的心灵受到最难以磨灭的打击,名为跟部落公平贸易的吉安娜,一直像杜克一样,表面做着老好人,私底下一直没放弃弄部落之心。

    泰兰德有点好奇:“杜克,你是从一开始就想搞死部落,还是中途变卦,又最终走上针对部落之路?”

    杜克一边用空出来的手掌握着泰兰德的海加尔峰,一边坦诚:“从头到尾,我都想灭了部落啊!可惜,一直未能彻底成功,所有都是时势决定的。”

    在贵妃椅上玉体横陈的伊露希亚笑了:“我就知道。因为在商业领域看来,杜克你一直做的就是掠夺原料。你真心想部落好,就应该像我们支援卡莉娅妹妹那样,不光收购原料,还建立铁路,以及在产地就建立工厂。在进行精细加工的同时,也提高当地的工业水平。”

    卡莉娅有点不懂,侧着头:“是这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