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87 武中无相
    最终兵器十三被高川击退后,进入了某种诡异的停滞中,让高川终于可以和席森神父进行见面来的第一次沟通。而且,相比起强攻,高川和席森神父都更倾向于,利用这不知道会有多短暂的时间来稍作调整。眼前的最终兵器给了两人极大的心理压力,事实已经证明,抢攻没有任何意义,在无法破除最终兵器神秘性的情况下,最终兵器的同步性足以让它在任何时候都维持一个相对平衡的局势。

    “最终兵器的编号有几个是特殊编号。”高川完全不敢让最终兵器离开自己的视线,一边注视着对方,一边解释到:“十三号的同步是异常的。”

    “是这样吗?”席森神父的声音已经完全平静下来,高川知道,他已经从心理到身体上,都做好了再次厮杀的准备。

    “道听途说所能得到的情报,大都是最终兵器的一些共性。”高川解释到:“十三号的同步大概也是同步综合素质,但或许比其它正常编号的最终兵器更具备自由度。”

    席森神父同样对最终兵器的情况有所猜测,但是在情报上却没有高川这么透彻,过去的高川屡屡被最终兵器杀害,这些交战和死亡的经验终于在这一天,以这么一种奇特的方式融入到新的高川的意识中。高川几乎只是凭借本能,就完成了眼前这个最终兵器十三所具备的神秘性的解析,要说正确与否,当然是无法证明的,但是,高川相信自己的判断,比起其它人的判断都更接近真实情况。

    最终兵器十三的同步让它获得了不弱于参照对象的综合战斗能力,但是细节方面,却又并非和参照对象保持一致。用普通人也可能理解的形容,以席森神父为参照对象,将席森神父的综合战斗力在即时情况下量化分数为“一百”,那么,在同一时间,几乎高川所知道的最终兵器都能够达到这个“一百”的分数。仔细分析这“一百”的分数,可以细化为力量、速度、经验、判断力、神秘性等等因素,这些细节因素对席森神父而言,在即时的范围内是固定的,而大多数最终兵器也会在这些细节因素方面,达到即时性的相等。

    但是,最终兵器十三却可能并非如此。它所达到的即时性数值仍旧是“一百”,甚至于超过“一百”,却在区分其细节因素的时候,也许会是一种充满主动性的分配方式。假设构成席森神父的“一百”,其细节因素分别是力量二十,速度二十,经验二十,判断力二十,神秘性二十,那么,和大多数最终兵器也会保持这种“二十”的分配不同,最终兵器十三有可能会根据实际情况,在一个即时性的范围内,自由地将力量分配到三十,速度三十,经验零,判断力十,神秘性三十。

    理论上,如果真的可以将决定每一场战斗的因素都量化,那么,综合战斗能力相当的对手之间,其战斗应该更加焦灼难测。可实际上,席森神父哪怕手持临界兵器,也不是最终兵器十三的对手,哪怕是一个普通人都可能轻易看出,倘若战斗持续下去,那么席森神父必然会死亡。这种必然性证明了理论和实际的差异,同样也证明了最终兵器十三并非是一个单纯只靠“即时性的综合战斗能力”去获胜的最终兵器。

    “战斗的时候,总要将力量实际施加到对方身上,才会产生作用。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并不是所有的因素都是必不可少的。如果只是用拳头去砸人,那么,在拳头击中对手之前,最重要的确保拳头击中对手的这个过程能够又快又有效的达成,因此,将不必要的因素削减,把因此多余出来的部分,放在确保这个过程的因素上。”高川警惕地盯着百米外的最终兵器,对我席森神父如此解释到。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它在对自身能力的调节很拿手。但是,如果没有那种强力的抗干扰能力,它绝对无法如此精准地即时性调节自身地能力。”席森神父的脸色沉重,他的左手压在右手的黄金手镯上,也做好了随时启动的准备,“我的临界兵器没有直接的杀伤力,但这不是临界兵器太弱,它在非直接杀伤的干扰能力上要比你想象中的更强。你一路进来,应该也已经体会到了吧,那种干扰能力哪怕已经是余波,仍旧不是一般的神秘专家可以经受住的。也许你会以为,这把临界兵器只是对你的能力有强力的克制作用,但事实并非如此——”他顿了顿,用一种很奇特的语调说:“这把临界兵器是会根据目标的不同,针对性进行干涉,这种干涉并不是由使用者来决定的,而是由其神秘性所决定,所以,哪怕使用者对目标一无所知,亦或者目标是完全超乎认知的存在,它也不会失效。哪怕是对这个特殊的最终兵器,也没有真正失效,而只是……这个最终兵器的抗干扰能力,并不是硬性的抵挡,而是一种更加柔软的方式,具体我也说不清楚,但是,事实已经证明,它可以有效利用那些本来是针对它进行负面干涉的东西,不是将之有益化,就是放大这种干涉的范围,连我这个使用者都无法逃脱。”

    高川没有说话,薪王模式的倒计时很容易让人感到焦躁,由其是在并没有绝对信心,可以在有效时间内取得胜利的情况下,总会让人迫不及待就去攻击对手。即便如此,高川的内心仍旧是冷静的,过去那数不清的战斗,过去高川所留下的经验,都让他十分理解自己的战斗风格是怎样:真正的高速战,会在百分之一秒以下的时间长度内赢的胜利,而超过这个时间长度的任何行动,倘若无法直接给这千分之一秒的时机提供帮助,那就是徒劳的,无效的,乃至于可以说是累赘的。薪王模式的五分三十秒倒计时,对一个习惯于高速战斗的神秘专家来说,其实是一个相当充裕的时间了。

    真正决定胜负的,不是五分三十秒,而是五分三十秒的千分之一。无论是在倒计时的开始、中间还是末尾的最后一刻,只要还剩下千分之一秒,乃至于万分之一秒的时间,机会就永远都存在。

    为了把握这极为短暂的一瞬间,高川早已经学会了,如何去度过理论上的时间长度,而只抓住实际需要的时间长度。

    对手是最终兵器十三,也许对付席森神父的时候,其速度展现只是古怪而不是高速,在自己救下席森神父的那时,展现的高速也仍旧没有超乎高川的见识,乃至于,和速掠所曾经达到的最高速根本不在同一个层面上,但是,最终兵器的神秘特性,决定了它可以像高川一样快。

    哪怕没有临界兵器的干涉,不是特殊编号,最终兵器都可以在即时性上和高川在速度上一争高下,而眼前的最终兵器拥有特殊编号,其特殊性有目共睹。如果真是如高川和席森神父所猜测的那样,那么,在无法有效使用速掠的情况下,最终兵器十三理论上有可能通过对临界兵器干涉的利用,以及对同步性所获得的综合能力进行重新分配,就会获得一瞬间真正超过两人的速度。

    高川十分清楚,最终兵器对这一瞬间的把握,绝对不会弱于任何一个专研高速战斗的行家里手。

    和席森神父的沟通是必不可少的,但是,若是为了这种沟通而从最终兵器身上转开了注意力,哪怕只是一丝,也会造成致命的结果。

    最终兵器十三似乎在聆听什么,她偏着脑袋,目光渐渐有了焦点。当这目光落在高川身上的一刹那,高川悚然间只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幻觉——最终兵器十三的脸似乎在蠕动,仿佛变成了好几个模样,但是,这种变化又快又微妙,让他再去确认的时候,则什么都没有再看到。

    高川不确定自己看到了什么,哪怕最终兵器十三的脸真的出现了那样的变化,高川也无法认出那恍惚中出现的轮廓,到底都是些什么东西:也许是其他人的脸,也许根本就不是人类的脸。然而,高川的注意力不由得在这一刹那,过多地汇聚在最终兵器十三地脸上,从而忽略了能够表现最终兵器行为动作的一部分细节。

    当连锁判定传来警告之前,危机直觉首先起了作用。高川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在这一瞬间,就连席森神父的声音都已经从他的耳边远去,他的身体已经向侧旁避开。只听到轰然一声巨响,那百米长的间距就已经只剩下一个零头,最终兵器十三出现在他原来所在的位置上。竟然先攻我这边!高川连滚带爬,脑海中只有一个本能的想法,但是,比他的想法更快的,是他的身体。当他抬起左臂挡住头顶的时候,沉重的压力已经砸将下来。

    高川的手臂瞬间失去知觉,高川亲眼看到它化作灰烬,四下爆散,紧随其后的第二股冲击就顺着断臂处蔓延到全身。如果不是薪王模式的身体,高川只觉得这一下,自己就要被打得粉碎。这个时候,高川的脑海中才浮现“敌袭”之类的字眼,紧接着就是第三第四第五波冲击涌进身体中,将拟态的脏器翻搅成浆糊,这个时候,高川才真正对席森神父所说的“临界兵器对它并不是完全没有影响”这句话有了更深的了解。

    连锁判定的观测是范围性的,哪怕高川没有亲眼去看,席森神父的动静一直都在他的脑海中呈现。

    最终兵器的突袭连席森神父根本没有来得及启动临界兵器。不,应该说,临界兵器从来都没有关闭,范围性的干涉一直存在,但却不足以抓住突袭中的最终兵器十三。席森神父本人,真的是连眼珠子都没来得及动一下。

    如果不是临界兵器的干涉,最终兵器十三的突袭会更快更沉重吧。但是,哪怕是现在的攻击力,也已经让高川瞬息间失去先机。薪王身体被真正意义上打成了飞灰,最终兵器十三的拳头就如同科幻中用一整个星球改造而成的死星武器,直接用巨大的质量撞上了一颗微不足道的陨石——高川在被打成飞灰的时候,只产生了这么一种感性。

    最终兵器十三的攻击路线在废墟中留下了深深的疤痕。一条长达一百多公尺的沟壑出现在席森神父的眼中,高川原来所在的位置除了飞扬的灼热灰烬,就没有剩下更多代表高川的东西。而这条沟壑就像是被惯性推动一样,从转折处又再度蔓延了将近百米,然而,在沟壑的尽头看不到最终兵器。

    席森神父周围的空气都狂躁起来,卷动的灰雾在一股无形巨大压力的挤压下,快速向外扩散。从头顶到脚下的气流涌动,配合临界兵器的操作,让席森神父隐约感受到了最终兵器的方位。这个时候,他已经来不及去管高川了,在他的下意识中,高川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就被干掉,尽管,这个最终兵器十三的确在这一瞬间展现了远超之前的攻击力,但在席森神父的认知中,能够成为第一个“世界英雄”的高川,哪怕没有临界兵器,也绝对没有这么简单就被击败。

    但是,如果自己没能避开最终兵器十三的突袭,就一定会死。

    席森神父似乎也看到了幻觉,最终兵器十三的身影是如此的朦胧,但又是如此的巨大,那颗仿佛破开迷雾出现在脑海中的拳头,就如同一栋十多层的建筑,向渺小的自己砸下来。他几乎无法将自己在这一瞬间感受到的强袭和恐怖,和他之前认知过的最终兵器十三联系在一起。

    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强度上,这个最终兵器前后就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存在——席森神父全身开始激放出强光和电流,利用空气增压,干涉最小的空气构成微粒,最终产生的强烈剧变,在拳头砸在身上之前,就先将他的身影淹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