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04 未闻花名
    小斯恩特不紧不慢地述说着关于末日真理,关于玛尔琼斯家的想法,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在话语中膨胀。哥特少女一直在对玛尔琼斯家的末日真理教进行观测,理应对这些论述十分了解,然而,末日真理教内部的扭曲是如此的严重,而让人不得不重复去确认他们的想法——哥特少女试图从他们的论述和态度中,追溯一些蛛丝马迹,想要对他们接下来打算要做的事情,有一个大概了解。

    玛尔琼斯家领导下的末日真理教在尝试唤醒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这个判断毋庸置疑,但是,他们如何做,细节过程是怎样的,是否真的能够做到,又涉及了哪些事物等等,这些问题统统关系到这个世界的末日进程。

    哥特少女不能确定自己努力是否有意义,但是,在主观上她不想陷入被动之中。

    “这么说来,你们虽然一直都觉得,所有的行为都不应该太过专注于人类,但是,大部分行动却是从人开始的。”哥特少女说:“以人为本?嗯,我记得我说过类似的话。”

    “是的,人类不是全部,却又是重要的,所以,在追寻真理的过程中,既不能把目光单纯聚焦在人类身上,但又必须承认,从人出发,才是最快的途径。但要说以人为本,却又不尽然。”小斯恩特说:“所有以人为本的行为,都将体现在对中继器的追逐上,因为中继器是人类集体潜意识的力量,也仅仅是人类集体潜意识的力量。而我们并不追逐中继器,我们制造了它,但却并不是必须拥有它才能完成对真理的追寻——也许太长久的时光让您忘却了,所谓真理,是恒长永在的,是贯穿你我,位于所有的事物之中,它不是什么远在天边的物品,也不什么异想天开的产物,我们追寻它,并不需要去拥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也不需要特别在意某个方向,而只需要从我们身边的哪怕一个不起眼的事物中,去认知到它的存在。

    诚然,我们需要人力去完成一些辅助性的繁琐的事务,去避开阻挠者的视线,但更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逐步引导他们脱离人的局限性,以一个更广阔的视角,去注视一直存在于大家身边的末日真理。这些人并非我们的全部,但必须客观认知到,他们也是我们的一部分,不应该以无视、疏忽或溺爱和憎恨等等偏激的态度去对待,是的,我想说的是,我们爱惜所有人,就如同爱惜我们的手脚,但却不会因此就放弃去攀爬山峰,放弃面对那些会摧毁我们肢体的困难。追寻真理的过程是如此的艰难,哪怕它一直在我们的身边,也必然会让我们在追寻的过程中遍体鳞伤,只有众志成城,心坚志诚,才能做到。”

    “我觉得你已经心智混乱了。”哥特少女缓缓说到:“我记得,我曾经说过,在追寻末日真理的过程中,必须首先要明确的是,末日真理对于我们自身有什么意义。我没有从你的论述中,听出它对你们的意义。这也意味着,你们在盲目地做着对自己毫无意义的事情。”

    “不,这也是您的误解。”小斯恩特微笑着,却完全感觉不到他的情绪有所起伏,“所有追寻真理的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认知世界的过程,帮助我们从无知和愚昧中走出来,末日真理作为一个普遍存在真理,和任何意义上的真理对我们自身成长的推动作用都毫无区别。我们追寻它,认知它,理解它,推动它,成为它的一部分或跳出它的限制,都必然是在对其完全观测之后才能做到——试问,若没有一次又一次的实证,又谈何去改变呢?末日真理是客观存在的,末日无法避免,任何逃跑和抵抗的行为都是无用,只有顺从它,推动它,才能在这个过程中了解它,才有亿万分之一的机会去做点别的什么。别人认为我们在毁灭世界,却忽视了,哪怕没有我们,世界也定然毁灭。我们并不是最重要的因素,而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很重要的因素,有别的东西决定着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我们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决定了这个世界是这个样子。”

    “……”哥特少女沉默了,没想到最终从小斯恩特口中得出的结论会是这个,“有别的什么决定了这个世界是这个样子”这么一种认知,以及对这个什么的探究,也在某种角度上,和她的目标是一致的。从这个结果上,她感受到一种更深刻的恶意:她之所以成为“历史上创建末日真理教的三巨头之一”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哪怕她遵从的是自己的想法,这种想法和行为也仿佛已经是被写入某个“剧本”中一般。自己正如同一个剧中角色般,行走在一个必然的情节上。

    这样的感觉是如此强烈。

    即便如此,末日真理教的想法是否真实,不,或许应该这么问:末日真理教的认知和努力,是否真的如它们自己所言,是有意义的?

    至少哥特少女迄今为止,都仍旧没有被说服,因为,她从过去到现在,能够观测到的结果很简单:无论末日真理教对末日真理的追寻,对末日进程的推动,是否为其终极使命,当世界末日降临时,它们都没有一次能够抵达它们所论述的结局。

    假设,末日真理教热衷于对末日进程的推动,的确是出于一种主观上的,试图对末日真理进行实证的想法,那么,它们就必须确保在末日波及到自己前,就能够想出不被毁灭的方法。然而,在哥特少女所能观测到的世界末日中,它们无法做到这一点。

    所有实证行为的知识和经验,无法在末日之中保存。

    所有知识和经验对自身进度的推动力,远远比不上末日的毁灭性。

    末日真理教也许真的在自我对末日进程的推动中,得到了他人所想象不到的宝贵认知,比其他人都更快地接近这个世界的真理。但是,当末日降临时,它们会被重置到初始状态,所有已经走过的路,所做出的积累,全都化为乌有。

    在末日真理教无法找到让自己的成长和积累绕过末日的毁灭力量,得以延续和保存下去的方法前,它们在一次世界末日中所做出的种种实证,都是没有意义的。

    实际上,就哥特少女所观测到的情况,世界末日的到来总会比末日真理教的推动更快一些。末日真理教的行为在其他人眼中或许十分疯狂,但实际上,它们的行为同样拥有逻辑性,呈现出十分清晰的递进形式。它们不会一直默默无名,突然间就一口气召唤出足以毁灭世界的恶魔,也不会突然就拥有足以毁灭世界的力量。它们对末日有推动作用,但又并非直接就是末日的制造者。

    甚至于过去哥特少女所观测到的世界末日,全都不是由末日真理教最终引爆的——具体来说,当末日真理教还在执行最后那拥有毁灭世界可能性的献祭仪式的过程中,世界末日就已经降临了。就像是有这么一股力量抢过临门一脚,比末日真理教更加突然,更加强力,更加让人措手不及。

    这一次的世界末日,哥特少女仍旧觉得,试图召唤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的末日真理教是否可以成为真正意义上,最终将世界推向末日的那一只手,还有待商榷。也许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并没有自己所认为的那么可怕,也许在这个怪物开始毁灭世界之前,末日就已经降临了。

    这个世界的毁灭过程,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快速。幻想故事中所描述的末日,往往是一种“从边缘开始坍塌”的过程,这个过程也往往具备一个可以观测到的时间长度,例如几个月,几年等等。但是,就哥特少女的观测来说,世界陷入末日进而彻底终结的过程,根本就不是线性的,也没有一个具体的时间长度单位可以描述,它在感受上,更像是“人们不经意地眨了眨眼,就再也没能睁开眼睛,世界没有了,自己没有了,所有主观和客观都不复存在”这样的情况。

    在这样突然又彻底的末日之中,哥特少女唯一可以确认的,就是自我的存在,并且,她无法感知除了自我之外的任何存在,直到世界重新构成。

    而且,从一无所有到世界重构,整个过程也同样是不可计量的短暂和急促,就像是“眨了一下眼睛,世界就没有了,又眨了一下眼睛,世界就又存在了”这般情况。然而,这是从能够将观测延续整个过程,并维持自我认知的存在,才能产生的感受。对大多数人和非人而言,他们在世界结束的一刻,就已经被彻底清空,世界重构的一刻,被彻底地重置。

    末日真理教能够在末日进程中,做到哥特少女无法做到的事情。相对的,在世界末日降临后,哥特少女能够做到的事情,末日真理教也同样无法做到。并且,哥特少女作为有名无实的三巨头之一,无法深层次干涉到真正意义上的末日真理教之中,而只能作为一个历史背景人物身份存在于人们的认知中,这让她根本无法替末日真理教保管它们在对末日的实证中所收获的东西。

    无论她如何思考,都无法找到末日真理教能够积累知识和经验,最终完成对末日真理的理解的可能性。无论末日真理教对末日的推动是出于善心还是恶意,是实证还是假借实证之名,它们都无法通过这样的行为去赢得机会,末日真理教从过去到现在,每一次的世界末日都在重复着同样的行为,却不会因为这种重复性就变得熟练,也无法认知到这种重复性。

    从这个角度来说,哥特少女看向小斯恩特和其他末日真理教核心人物的眼神,是在深处带有怜悯的。

    “啊,多么熟悉眼神。我不明白,为什么您要怜悯我们呢?”小斯恩特的论述被她的目光打断了,这种淡淡的不解,是他身上唯一所能感受到的情绪波动。

    “因为,你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儿的名字。”哥特少女满含深意地说。

    “花……你是说白色克劳迪亚吗?您和我的父亲他们当初一起成立末日真理教时,所看见的花的名字。”小斯恩特脸上的疑惑平息下来,但是,他给哥特少女带来的压迫感,却渐渐消失了。不,或许应该说,玛尔琼斯家领导下的末日真理教仍旧让人倍感压力,但从心理上,哥特少女已经不觉得,自己是受制于人的那一方了。

    也许到了现在,末日真理教的确是占据上风的一方,但从他们对末日的追寻和必然承受的结果来说,他们却终将一无所获。对于仍旧可以保持如今的自我,继续进入下一次世界重构的哥特少女来说,未来的小斯恩特同样无法知晓这一天所看到的花的名字,无论,这朵花是不是叫做“白色克劳迪娅”。

    “既然你们对五十一区中继器没有兴趣,那么,究竟想要我做什么呢?”哥特少女已经确认了末日真理教的处境,无意再继续这样的话题。

    “不,不是我们想要您做什么,而是,您打算做什么?”小斯恩特从不解中回过神来,如此说到。

    “我?我想做的……”哥特少女扫了这个男人一眼,缓缓说到:“假设你之前说的是真话,那么,我想要做的,就是你们想要做的。只是在方法上,你们选择推动末日,而我只是在观测末日而已。”

    “那么,您又为什么出现呢?又为什么针对五十一区进行如此激烈的行为呢?”小斯恩特又问到,“恕我直言,您的所作所为,已经属于无法忽视的推动力了。”

    “因为,就算要观测,也要找到一个好位置,要瞄准自己想要观测的地方。”哥特少女平静地回答到:“我无意阻止你们召唤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但如果你们真的将它召唤出来,我也必须拥有应对的余地。我对那个怪物到底是不是世界末日的真凶,仍旧有所怀疑。你们呢?真的相信,它是毁灭世界的恐怖大王吗?是让这个世界必然走向末日的那个意志的体现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