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06 逃
    哥特少女顿时紧张起来。她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正处于一个无比危险的境地。

    别看小斯恩特在之前的种种说辞是如此的光明正大,什么对末日的实证,什么为了跨越末日而必须了解末日,所以必须推动末日等等,都不过是幌子,是欺骗,是为了掩饰末日真理教所要达成的真正目标。因为,“天门计划”的存在注定了如今的末日真理教,已经和过去的末日真理教截然不同。

    代表末日真理教,不,应该说是代表玛尔琼斯家,前来此处的小斯恩特,其目的绝对不可能是中继器,那么,他有为何来此呢?这一行为绝对不会是毫无目的性的,甚至不应该是模糊的目的。之前他顾左右而言它,编造一个又一个无法让人信服的理由,如今,哥特少女知晓了这些理由所掩饰的东西——

    “……看来被察觉了。”小斯恩特的脸部肌肉明明没有动弹,却让那平静的表情陡然涂抹上了一层更加怪异浑浊的色彩,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只觉得这张明明是正常人五官的脸,变成了一张充满了非人恐怖的脸。

    哥特少女抓紧了身边的阳伞,分心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针对五十一区中继器的攻势戛然而止,一种看不见的信号从这座物质态基地中的每一条缝隙快速弥散出去。

    “你们的目标是我,真是好大的胆子!”哥特少女厉声说到,“你是在拖延时间吗?小斯恩特。”

    “为了我们未完成的事业,我们恳求您的协助。您是如此的令人尊敬,我们不应该采取太过强硬的手段,而仅仅是恳求您。”小斯恩特的脸颊就好似皮筋回缩一样抽了抽,唇线勾起深深的弧度,“让我们携手共进,就如同当初的誓言。我们是见证者,是执行者,是引导者,是共进者,我们发誓追寻真理,直到世界的终结。”

    没有听完小斯恩特的狂言,哥特少女在自己的话音刚落时,身影就已经从物质态的观测中消失了。通道处传来轰鸣声,那是黑水在奔涌,下一眨眼,被狭窄入口挤压的黑色浪潮就咆哮着冲了进来。小斯恩特面不改色,他十分清楚哥特少女在玩什么把戏,对这个名义上的末日真理教的三巨头之一,玛尔琼斯家已经做了周密的调查和详尽的计划,如果对方没有用女巫vv的身份再度步入尘世中,它们大概也难以找到她的所在吧——无法锁定位置,无法确认其存在,就无法对目标施以有效的打击,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末日真理教按照固有计划的发展,有一部分目的,就是为了让这个新世纪福音的领导者以如此确定的姿态出现在自己面前。

    末日真理教对包括网络球、纳粹和新世纪福音在内所有神秘组织,乃至于常识社会中的任何国家组织都没有兴趣,这些组织势力和神秘专家所拥有的神秘,在末日真理教的神秘面前,连独树一帜都谈不上。末日真理教所有针对性的计划,并不是针对某个目标进行打击,而仅仅是为了让它们如期成长,变成真正对“天门计划”可以起推动作用的祭品。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末日真理教在执行“天门计划”之后,就没有再对任何可见的神秘抱有足够的兴趣。

    单单是“天门计划”就已经让它们穷尽了精力,而如今祭品成熟,便是采摘之时。如何培育,如何采摘,如何保持一个对献祭仪式最为有效的新鲜度和神秘度等等问题,并不是一时的突发奇想,亦或者是针对当下现有情况进行灵活行动,就能够解决的。从一开始,末日真理教的远瞩和布置,就超乎这些自视为反抗者和阴谋者的猜测。

    也许末日真理教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是以一个可以预见的威胁,但是,如果在预见的同时无法准备好比末日真理教更周密的抵抗计划,那么,当末日真理教发动计划的时候再逃跑就来不及了。

    小斯恩特从来都没有见到真正意义上能够逃走的猎物,过去没有,现在没有,未来也肯定没有。小斯恩特作为个体存在,也肯定没有哥特少女那般强大,但是,他的力量和神秘都并非来自于他自身。末日真理教在其他人眼中,或许会常识性认为,这是一个由许多人构成的整体,也可以拆分成诸多个体来看待,但在小斯恩特等人的眼中,整个末日真理教其实并没有什么个体——任何在末日真理教中看似个体的物事,都不过是一层伪装而已,包括他自身在内,一切都只是末日真理教这个整体的一部分,而那些看似个体的事物也无法从中剥离出来,再度成为一个个体。

    毋宁说,像是席森神父那样独立自主的人,从本质上就不能算做末日真理教的一员。

    在小斯恩特用那热切的声音高声宣布时,黑水已经浸过他的脚踝,但是,这个外表看起来彬彬有礼的中年人早已经不能算是人类,无论从物质层面还是意识层面,都已经不再符合“人类”范畴的定义。黑水那对人心和生理结构充满了侵蚀性的力量,哪怕完完全全覆盖他的全身,也无法消磨最外层的表皮。

    黑色巨浪冲刷下的巨大压力,也无法让小斯恩特的脚步产生半点动摇。他的目光向四周巡视,却绝非看向这些黑水,却仿佛穿透了物质态的表象,深入到意识态之中。哥特少女用她那与生俱来,磨练得无比纯熟而深刻的本领,将自己的物质态消解,进而彻底潜入人类的集体潜意识中,但是,对不是意识行走者的小斯恩特而言,这种拉开距离的方法并不是那么的有效。

    在黑水淹没了小斯恩特的头顶时,他已经确认了哥特少女的位置——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这个位置无法直接用正常世界中的坐标来描述,但是,这并不妨碍末日真理教推断哥特少女潜逃时的移动路线,并对其进行封锁。

    正如其他人所认为的那样,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已经锁定了五十一区,但是,目标不是五十一区的中继器,仅仅是哥特少女一个人而已。

    黑水已经填满了核心室内所有的空间,小斯恩特宛如尸体一样漂浮在水中,却无法浮上水面。一个巨大的身影在黑水中出现,伸手试图捉住小斯恩特,但是,小斯恩特在自己被碰到之前,也和哥特少女那般失去了身影。

    哥特少女的意识完全落入人类集体潜意识中,保持对五十一区中继器的攻击压力的身躯。在她意识到不对劲的一刻,在她怒骂到末日真理教之前,所有对五十一区中继器的攻击都已经停止。在哥特少女的意识回归的一瞬间,真个身体就开始朝着远离五十一区中继器的方向跳跃。

    一直在忧虑下一步该怎么办,如何才能击破新世纪福音的围困的五十一区中继器相关人马,都察觉到了敌人攻击的停止。在他们反应过来前,一个可怕的,比五十一区中继器还要有存在感的东西就出现在前上方——只有一支翅膀的天使好似沿着流水漂浮,又好似在无重力空间里悬浮,它全身都被一种苍白色的铠甲包裹,就宛如一具尸体。

    可是,这个尸体却突然动了一下。它徐徐睁开眼睛,让所有观测到它的人都打心底生出让人疯癫的恐惧感。

    时间在这里没有意义,就看到这一幕的人而言,这个片翼天使从出现到苏醒,都充满了不自然的感觉。

    有什么人呻吟出声,无法估测也绝非美好的预感,就已经浮现在他们的脑海中。

    “末日真理教!”

    他们之中没有愚钝的人,当看到片翼天使的身影时,他们就已经确认了,末日真理教的确就潜伏再自己身边,可自己真的没有任何办法提前将它找出来。

    不过,也正因为早有准备,哥特少女对中继器的破坏也维持在一个限度内,从而让中继器里的人能够在第一时间调整己方防御和攻击的重点。

    五十一区中继器的外在形象,已经重新变得稳定,可是,这种稳定并不意味好事,因为这代表中继器的运转效能正从一个极高的水准回落。

    “竟然,竟然在这个时候……”知晓实情的人已经为这般厄运说不出话来了。

    “不!是女巫vv!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渗透进来了!”很快就有人确认了当前情况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是女巫vv强行修改了数值。”

    “女巫vv呢?”又有人尖叫到。

    “已经离开了,混蛋,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真的是为末日真理教打前站吗?”

    “不……也许……她是被末日真理教驱赶了?”这个猜测的人带着浓郁的不确定语气。

    这个时候有人跌跌撞撞地闯入会议中。

    “不不不不不不!女巫vv那家伙才是末日真理教的目标,她为了逃跑,将我们抛了出去当诱饵!”这人高声喊道。

    “怎么回事?哪来的情报?”即便这个时候,也仍旧有人不敢相信,不,毋宁说,在这个最糟糕的时候,再想办法对付末日真理教的片翼天使,似乎已经来不及了。尽管这些人都相信,哪怕是传闻中神乎其神的,神秘性和战斗力都远在末日真理教巫师之上的片翼天使,也不可能轻轻松松拿下运转效率降低的中继器,但是,一旦片翼天使开始攻击,己方要扭转攻守形势也不是轻易就能做到的。

    五十一区中继器在失去了物质态基地后,到底承受了多大的损失或损伤,这些一直呆在中继器内部的人最清楚不过了:从结构上来说,五十一区中继器的确是破绽最多,构造最为脆弱的中继器,恐怕连之前被纳粹强行改造的拉斯维加斯中继器都不如。

    五十一区中继器为了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发挥最大的效用,必须依托于物质态基地和伦敦中继器的支持,当初接受网络球的帮助去建设中继器时,就已经有了相当的准备。五十一区中继器和伦敦中继器,配合物质态基地的支持,可以达到一加一大于三的结果,这才是五十一区诸人认为的,同时直面末日真理教和纳粹的底气。

    可是,失去了物质态基地的支持,又被强行隔离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难以和伦敦中继器保持连接的现在,五十一区中继器在面对女巫vv一个人的时候,也仍旧只能采用保守的战术,迂回进行抵抗。

    以这般弱势,去面对末日真理教那完好又毫无制约的中继器,下场几乎已经可以预见。

    是的,五十一区中继器并不害怕片翼天使,假若只是它一个的话。

    然而,无论他们绞尽了脑汁,“末日真理教会在这个档口袭击女巫vv,己方因此被女巫vv当作诱饵抛向末日真理教”这一情况,也完全不在预料当中。

    为什么末日真理教会袭击女巫vv?它们彼此之间不应该是天然的盟友吗?

    为什么女巫vv会轻易就将五十一区中继器抛却?难道不这么做就没办法抵挡末日真理教吗?

    这些问题一想起来,就让五十一区众人背脊生寒。

    “确认了,是预言。”报信者回答到:“我刚才重新查阅了预言,眼下的情况完全和预言相符。”

    听闻此话,众人面面相觑。五十一区的确拥有先知,虽然没有网络球的梅恩先知那么出名,但是,也还是有预言能力的。只是,那模糊的预言,总会被更加遵从逻辑、理性和实证的五十一区当权者当作可有可无的佐料,像是“揣摩预言那模糊的语句含义,进而针对性做出布置”的行为,根本就没有过。或者,应该说,他们并不认为,那么做是有效率的行动。

    可如今,要审时度势,唯一可以依仗的,竟然就只剩下先知的预言而已。

    时间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并不存在一个线性的可以明确估算的值,这让五十一区中继器内部众人得以搞清楚眼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在他们得到一个还不够详尽的答案时,片翼天使就已经朝形象变得稳定的中继器俯冲下来。而在它身后,那个勉强可用“空间”这个概念描述的地方,裂开了一道狭长的口子,就好似人类集体潜意识被什么利器割伤了一样,黑水如同脓血一样,从伤口中喷涌出来。

    接二连三的突然事态,让五十一区中继器除了龟缩之外,完全无法做出更加正确的反应。

    下一瞬间,五十一区中继器承受了巨大的冲击,继而被黑水淹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