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节 古路现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节古路现

    “不,老子不能就这样倒下,不能就如此认输,老子还有机会,本命心血给我出,血祭!”刑天一声怒吼,一道血箭从他的口中疾喷而出,一道心血融入到了石台之中,在这生死关头,刑天动用了自己的本命心血,以求能够加快空门之门的凝聚,让自己能够在那恐怖的庞然大物出现之前打开空间之门,让自己从这里离开!

    一口心血的喷出,对刑天来说可是元气大伤,先是燃烧了不死真血,又用不死真血血祭石台,现在又动用了心血,如此疯狂的暴发之下,就算是刑天拥有再强悍的肉身也架不住这样的消耗,这疯狂的暴发自然也就让刑天元气大伤,可是刑天没得选择,想要活命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若是有其他可行之法,刑天也不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去赌博。

    心血快速地融入到了石台之中,一道道神秘的力量借助着刑天的血祭不断地涌入到刑天的身体之中,对于这种情况,刑天没有心思去在意,他关心的只有一点,这空间之门什么时候能够开启,自己什么时候能够从这绝地之中脱困而出。

    “当”的一声轻响,从虚空之中传来,在刑天血祭石台之后,在那由大道凝聚的八卦之下多出了一座古朴无华的铜钟,说是铜钟,其实这并非真得是钟铜,而十分相似罢了,因为他的表面与铜钟一般无二,而实际上这钟是由大道符文所凝聚出来的。

    当这道声音响起之时。不远之处那十疯狂冲来的庞然大物顿时定住了,神色似乎有些惊疑不定。不再继续向石台冲来,仿佛是对这突然出现的古朴铜钟有着一丝的畏惧。

    刑天的精神可是无比的疲惫。要知道先前那一道巨吼声,几乎对刑天的灵魂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让刑天的灵魂被直接勾走,那个庞然大物的吼声之中有着一种神秘莫测的力量,似乎能够摄取生灵的灵魂,能够给予生灵致命的灵魂攻击!

    好在现在安全了许多,这座古朴无华的铜钟出现,化解了刑天的危机,让刑天看到了一丝脱困的希望。让刑天也不由地松了一口气,不过虽然暂时安全了许多,但刑天可没有就此停手,血祭还在继续着,只要空间之门一时没有开启,刑天就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恐怖的气息从不远处铺天盖地而来,像是海啸一般在汹涌澎湃,那个庞然大物虽然受到铜钟的威胁不再前进,停在那里。但是自然外放出自身那股恐怖的气势对刑天发动攻击,不让刑天安心血祭石台,那恐怖的气息依然让刑天无法承受,让其灵魂在颤栗。

    煞气滚滚激荡着。震动整个死去的世界,虽然这个庞然大物没有逼近到眼前,但是这种盖世的凶威。依然不是刑天所能够承受的,纵然有着铜钟的出现。刑天所面对的压力依然恐怖,灵魂依然处于危险之中。这样的情况让刑天再一次感受到了自身的不足。

    如此疯狂的纪元大劫之下,什么恐怖的存在都会不由自主地跳出来,以往纪元之主是刑天的目标与敌人,而现在纪元之主已经算不了什么,这些恐怖的存在方才是刑天的最大威胁。

    面对着如此恐怖的压力,刑天心中的狠劲全面暴发了,一口又一口心血不断地涌出,疯狂地血祭着整个石台,也就是刑天这强大的肉身,拥有着恐怖的造血功能,让他能够支撑下来,换成是其他强者,那怕是真正的纪元之主也无法支撑住这样的消耗,早已经血尽人亡。

    当然,意志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正是因为刑天拥有着坚定的意志,那怕是面对如此恐怖的压力,依然没有被打倒,依然没有生出放弃之心,所以刑天依然能够借助着石台的力量,借助着强大的光罩保住自身的安全,不被那庞然大物斩杀。

    在刑天心血的不断血祭之下,石台渐渐被染红了,如此庞大的石台竟然被刑天的鲜血所染红,这实在是太恐怖,所消耗的鲜血无比的恐怖,而刑天坚持下来了,没有血尽人亡。

    当刑天的鲜血染红整个石台的一瞬间,一道恐怖的光芒自石台之上升起,空间之门放出无尽的光华,时间与空间之力在这石台上方凝聚,时间之力归于那铜钟之上,空间之力作用在空间之门上,时间与空间之力在相互交融着,形成了强大的时空之力。

    当的一声轻响,铜钟再次响起,一阵时间之力的波动,整个石台的时间被定下来了,而那天空之中的八卦图也正好与地上的石台八卦图相合,一切都为之静止,在时间静止之时,一切的攻击都消散了,刑天身上那恐怖的压力也瞬息不见了,这时刑天感受到了身体一阵的轻松,当他抬头之时,空间之门打开,一道强烈的时空气息出现,洞开了这个死去世界的壁垒,一条幽静的古路出现在那时空之门中。

    在这幽静的古路出现时,刑天脚下的石台在颤抖着,一股无形的力量要将其抓起,整个石台给刑天一种跃跃欲飞的感受,更多的神秘之力疯狂地从石台之中向天的身体之中涌来,仿佛一种强大的传承在烙印于刑天的身体之中。

    当时空之门开始之时,那尊庞然大物终于不再被铜钟所慑,发出了一声恐怖的咆哮,它明白若是等刑天踏进时空之门一切都结束了,于是这头庞然大物再一次开始冲锋,对着石台疯狂地冲了过来,那恐怖的气息再一次如潮水一样疯狂地向刑天碾压而来。

    是时候离开了,或许这石台的传承十分强大,不过在传承与性命之间,还是性命重要,刑天没有犹豫,立即大步向石台中央的时空之门而去,在生死之间时,刑天暴发出了自身所有的潜力,无视了那头庞然大物的恐怖压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