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53 真实谎言
    锉刀不太明白这个厅室内正在发生的事情,从神秘专家的直觉来说,魔法少女小圆所做的事情无疑是一种献祭仪式的变种,周遭也有许许多多让人不清楚其用途的设备,但从整个厅室的杂交风格来说,并不具备过去常见的献祭场所都具有的意象。毫无疑问,此时此刻,呆在这个厅室里的人都必然和“时间机器”有关,一想到“时间机器”,锉刀的头就不由得疼痛起来,她知道自己对这个词语有着更多的,和常识不一样的理解,明明清楚这是由近江主导的一个机密计划,但是,继续深入思考,就会感到一阵恶寒和抗拒这不是正常的情况,锉刀有一种自己已经深陷泥潭的感觉。

    仔细想想,仔细想想,锉刀不动声色,但是,其他人也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锉刀下意识觉得,如果自己可以回想起更多的事情,应该可以拉上魔法少女小圆,做一点更有意义的事情。但下一刻她又有一种直觉,所谓“有意义的事情”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实际上,如今的情况已经没有一个可以谈得上“稍微好一点”的了,只不过是在“坏”和“更坏”之间做一个选择。

    是的,情况就是如此糟糕得无以复加。正是因为自己毫无办法,并且继续探究会让自己陷入更不利的状况,所以才会出现自己的思维受到限制的状况。尽管不能深入思考,就无法解明关于自己此时状况的太多疑惑,但有一点,锉刀十分肯定,自己绝对不是受到了某种外力的强行压迫,才导致如今的状态,也许不能说一点都没有外力的作用,但关键还是出于自身的选择在一种朦胧的,接近无意识的状态,或许就是昏迷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做出了选择。

    因此,如今所看到的,正在经的事情,只不过是那个选择的后继发展,正因如此,所以锉刀哪怕确定了,魔法少女小圆正在做的事情,是一种自我献祭仪式,也没有产生阻止她的想法,尽管,她的内心仍旧有些不安,不去阻止这个女孩正在做的事情,真的没问题吗?自己在昏迷时所做的选择,真的是正确的吗?

    好想思考,好想深入去探究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好想将自己记忆身处,被自己埋藏起来的那些信息全都挖掘出来强烈的冲动让锉刀头疼欲裂,浑身发热,思绪就像是被搅拌得浑浊的泥水,连自己都无法理清头绪。就在她觉得时间一晃就过的时候,桃乐丝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锉刀,你的脸色不太好,身体不舒服吗?”

    “不……”锉刀下意识就想否认,但顿了顿,还是说到:“我有点担心其他人。”说起其他人,锉刀觉得自己似乎遗忘了什么,但自己到底遗忘了什么,一时间又想不起来。有一块沉重的石头,在思考的冲动和抗拒之间摇摆,扯得她的心脏也无法齐整地跳动。

    “……不用担心。”桃乐丝用安慰的语气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到底是在做什么啊?锉刀尽量对其他人做出平静的回应,一边扪心自问到。

    “可以了,小圆,记住现在的状态,当你许愿的时候,要尽可能符合现在的心情。”另一边的近江一边读取仪器设备上的数据,一边提醒到。小圆像是松了一口气,默默点了点头,她的脸色也同样不太好,锉刀感觉到,这个女孩不是没有犹豫,仅仅是,她强迫自己将那份犹豫扔出脑外,就像是带着孤注一掷的心态来做现在的事情。

    “魔法少女十字军怎样了?”锉刀不由得问到。

    “失去联系了。”桃乐丝说:“之前的冲击几乎让我们失去了所有对外联系的能力,需要一定时间恢复。”

    “冲击……意识冲击……”锉刀陡然意识到,自己在喃喃自语着什么,可是,同样是那种法子内心身处的抗拒,让她拒绝继续深入思考。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不,我想知道的是,我留在这里有什么用呢?”锉刀只能转移话题,向其他人问道,“我应该做点什么?”

    “不,你什么都不用做。”近江毫不客气地说:“你留在这里,不是因为你可以在这里做点什么,而仅仅是因为,你已经无处可去了。”

    锉刀愕然,随即一阵荒谬的情绪浮上心头,让她感到十分别扭:“我无处可去了?开什么玩笑,我还要……还要……”这么说着,她勐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说不下去了,自己还要做什么?对于这个问题,她的内心只给出一片空白。身为神秘专家,肩负战斗的职责,锉刀习惯于井井有条地做事,并且总会有事情可做,如果不是强行让自己放假,否则大概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不会真的有所谓的“空闲”,然而,此时此刻,她真的找不到任何自觉得需要做,也十分想去做的事情。

    这不可能!锉刀察觉到,自己的手指在颤抖。明明战斗还没有结束,她这么想的时候,又一个念头就从她的脑海里蹦了出来:不,战争已经结束了。

    可是,在这个念头蹦出来的时候,逻辑就直接否认了这一念头:如果战争已经结束了的话,自己等人就不应该在这个厅室里做这些古古怪怪的事情。

    锉刀觉得自己正在变得愚钝和疯狂,但是,这种变化似乎又是自己的选择。就在她思绪纷飞的时候,近侧传来搁置物品的响声,将她从那混乱的思绪中再一次拉回来。近江不知何时抱来了一个看似电子烤箱的东西,不,应该说,只是外形相似,就像是用电子烤箱进一步加工改造后所得到的某种设备。更重要的是,真正的电子烤箱绝对不会接驳“胳膊粗的线缆”。

    胳膊粗的线缆,一端接入烤箱形状的设备,另一端则深入厅室中,挡住了观察视线的障碍后,让人觉得在那些障碍后,还有更广阔的空间。更奇异的是,这些线缆中就好似有着比自身直径更粗大的物体在流动,一粒粒的鼓包不断迁移,这个运动富有节奏感,也并不算快,大概是每秒前进一米左右。

    到底是什么正在输入设备,又是什么从设备里排出,就不是锉刀可以想象的了。于是,她问了理所当然的问题:“这是什么?”

    “时间机器……的一部分。”近江也露出一副苦恼于该如何解释的表情,“总而言之,你看到的一切,都是时间机器开始预热的现象。运转的稳定程度和效率值已经达到预期,但是总能量还没有达到阈值。”

    “也就是说,只要能量达标了,随时都能正式启动时间机器的效果?”锉刀确认到。

    “理论上是这样,我也希望实际情况和理论相符。”近江的表情在这里严肃起来,“但是,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就能启动。具体来说,应该是在可以启动之前,就会遇到某些阻碍,那个时候,大概就是你大展手脚的时候了,锉刀。如果那些阻碍是可以确认的敌人,那么,我希望你能够将尽可能拦住它们。不过,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正常来说,你会输掉的几率高达百分之百。”

    “百分之百?”锉刀再一次感到惊讶,不去深入地思考问题,而仅仅去猜测,能让自己百分之百输掉的敌人会是什么东西,那么,一个相对清晰的答案,就自然而然地浮现在脑海里,“要达到这个几率,而且还是敌人……你是想说,最终兵器会出现在这里?”

    虽然这是她自然而然想到的答案,但仍旧觉得可能性不太高。因为

    “我们可是在中继器里呀!”

    “那本来就不是常理可以预测的怪物。”桃乐丝如此说到。正因为是桃乐丝说的,所以锉刀无可辩驳,她对最终兵器的了解,全都是道听途说而来,可是面前的桃乐丝,却是由网络球奠定了基础,集合nog的智慧才最终制造出来的最终兵器仿制品,也是目前为止,已知的所有对最终兵器的仿制中,最为接近原版货,但也具备独特特性的最高杰作。

    简而言之,桃乐丝并不是单纯的复制品,更像是融入了nog智慧结晶的代表作,是从属于nog这边的无可争议的最终兵器。

    “就算末日真理教会出动最终兵器……”锉刀想要说点什么,却又被桃乐丝打断了。

    “最终兵器会出现,不一定是受到末日真理教的驱使。”桃乐丝的话让锉刀不由得朝她那边望去,却又被那宛如磁石一般的眼眸吸住了,只听到桃乐丝继续说到:“还不明白吗?锉刀。最终兵器并不是末日真理教的东西,而仅仅是恰好在末日真理教之中,那不是完全被末日真理教控制的神秘,与其说是被末日真理教指使,毋宁说,至今为止,两者在行动上恰好保持一致。”

    桃乐丝的话瞬间就让锉刀的脑袋又开始疼起来,这话的内容让锉刀有一种强烈的既视感,就像是自己很熟悉,才刚刚了解过的某种情况,可是,无论如何,那种抗拒的心情都在阻止她继续深入其中。

    “最终兵器是最终兵器,末日真理教是末日真理教。”近江绕有深意地移开目光,宛如自言自语般说:“不能仅仅因为两者在行动上在很长的一个阶段的一致性和默契性,就将其视为一体同心,它们是不同的东西所以,末日真理教或许不会来袭击我们,也或许是没有能力突袭中继器里的我们,但是,最终兵器可以做到。我个人认为,它们一定会来,假如它们真的来了,反而可以证明时间机器的重要性和正确性。它们越是要阻止我们,就越是证明,我们的路线是正确的。”

    “正确的……是吗?”锉刀深吸一口气,“但是,假设敌人是最终兵器,我的确胜算不大。我该不会被当成了诱饵,白白牺牲吧?如果不做诱饵,而是正面兑子的话,让桃乐丝上不是更好吗?”这么说的原因很简单,锉刀一直都认为,拥有自己特色的桃乐丝,是完全不逊色于末日真理教最终兵器的存在。

    “一般情况下,的确让桃乐丝出面比较好。”近江的说法,果然如锉刀所想,来了个让人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的大转折,“但是,桃乐丝只有一个,最终兵器的数量可不止一个。”

    复数的最终兵器?锉刀最初听到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听错了。但是,在她的记忆里,隐约有过“最终兵器不止一个”的证明。她记不起来,可是,神秘专家的感觉不会欺骗自己,近江的话绝对不是耸人听闻。

    “虽然不知道会出现多少个,但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不会只出现一个。只有桃乐丝的话,实在太勉强了。我们要为时间机器的运转争取时间,但是,为了确保时间机器能够如预计中运转,我们实在找不到更多的人来做守门人了。”近江有条不紊地说,犹如对如此惊险的未来景象,早已经胸有成竹,“在经过复杂的判断后,我同样确定,最终兵器一定会在我们抽不出人手的时候发动奇袭。无论它们来了多少个,我们这边,都只能靠锉刀你和桃乐丝了。”

    “就只有我们两人?”锉刀不由得张大了嘴巴。

    “应该说,在最终兵器发起奇袭的时间段,就只有你们两人可以进行迎击不,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它们会在我们谁都抽不出手的情况下发动袭击,桃乐丝是最后的保险,而你,锉刀,则是一个意外。”近江平静地微笑着,“正所谓物尽其用,在梭哈的时候,尽可能多算一张牌也是好的。”

    锉刀闻言,也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她虽然无法思考太过细节的东西,却拥有一个清晰的“局势恶化”的印象,自己之所以还活着,就是因为自己还需要继续战斗,既然如此,就必然存在自己还需要继续战斗的原因。哪怕这个原因是由近江给出的一个充满了险恶味道的提案,但除此之外,自己还能做什么呢?难道什么都不做,就看着其他人去战斗,自己呆在一旁痛苦着,烦恼着,瑟瑟发抖吗?这可不是她锉刀的风格。

    “希望我会是一张王牌。”锉刀这么说了之后,反倒有一种安心感,充斥在她的内心里,仿佛在对自己说:这就是自己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未完待续。。)